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德国情况怎么样了?

但如今德国的确诊数量已经超过法国成为了欧洲第三,死亡数据也早已破零。随着疫情进入爬坡期,确诊和死亡人数开始增长,前期的种种赞誉似乎也显得站不住脚了。

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德国可能是位于鄙视链顶端的国家,几乎是高效有序严谨匠心的代名词。本次疫情在欧洲传播的初期,德国也以其较早出现病例但长期零死亡的成绩,赢得了一波赞誉。

但如今德国的确诊数量已经超过法国成为了欧洲第三,死亡数据也早已破零,打破了国内德国医疗不可战胜的神话。随着疫情进入爬坡期,确诊和死亡人数开始增长,前期的种种赞誉似乎也显得站不住脚了。

今天,法国突破了一万例

(昨天是德国突破一万例)▼

德国到底在用什么方式防疫?德式防疫中有哪些成分被夸大?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呢?

德国疫情的发展

德国是欧洲最早出现本土疫情的国家之一,目前一种观点认为,意大利神秘的零号病人也来自于德国。

2月25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海因斯贝格县(Kreis heinsberg)一名47岁男性患者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确诊之前他曾两次进入医院检查慢性病,之后又参加了临近县中举办的约三百余人参加的狂欢节,成功成为了超级传播者。

从这天起,德国也被迫加入与病毒斗争的阵营

(图片来自Reuters/twitter)▼

更不妙的是,他的妻子是一名幼儿园老师。

虽然当地政府采取了紧急停课措施,并对密切接触者展开排查,排查却很难做到完全追根溯源。而当时的患者可能并不止这名男性一人,疫情自此在缺少戒备的德国传播开来,以24万人的海因斯贝格县为中心,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成为了德国疫情最重的地区。

德国西部疫情明显比东部严重

交通发达、人口稠密、始发在西部,都是原因

且德国各地的疫情明显在同步恶化

(左图为3月9日状况,右图为3月20日状况)▼

随后的几天,德国南部的两个州也出现了疫情,西部和南部各州开始出现个位数确诊。除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柏林外,经济水平较低,交通条件也稍差的原东德地区最后才出现疫情。

到3月8日,德国的确诊人数已经破千,疫情集中在西部与南部,明显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但是大部分德国人并没有对疫情采取相应的措施,甚至并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多可怕,觉得它不过是流感病毒。德国人的日常生活也并未打乱,反而出现了声势浩大的妇女节游行。

照常举行,没有人可以阻挡游行

病毒更不可以

(图片来自Dante Busquets / Shutterstock.com)▼

德国人的佛系与媒体的态度息息相关。此时,发行量极大的报刊南德意志报依旧在强调不要因为疫情恐慌,防疫的重点在于勤洗手,不建议健康的人戴口罩。其他报刊所持观点与之大致相同,反而是德国之声有记者建议参考中国防疫经验,但是很显然,中文版德国之声并不是德国人常看的媒体。

官方的态度一直如此,媒体对病毒更不懂了

(图片来自https://www.berlin.de/corona/faq/)▼

此时, 南部经济发达的巴伐利亚州与巴登-符腾堡已经成为德国疫情严重程度位列二三名的州,比柏林更严重。也是在同一天,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及11省已经全面封城。

意大利尤其伦巴第大区当时已经相当严重

离开米兰的人给欧洲其他地区输入了不少病例

(意大利3月6日疫情状况)▼

但德国政府的反应依旧比较平淡,病毒监测也并不积极,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症状的患者,如果未到过疫区按照流感处理。在第二严重的巴登-符腾堡,政府只是建议不要囤货。

两天后,德国的态度变得认真了起来,新冠病毒危机小组建议取消一切千人以上大型聚会、严控南方边界,而总理默克尔“如果这情形继续下去,该人群就面临较高的感染比例,专家预测可达60%-70%”的言论着实有些吓人。

靠近意大利的两个州(巴伐利亚、巴登-符腾堡)

显然不能忽视来自意大利的影响

(德国3月9日状况)▼

随后的几天,随着疫情的发展,卫生部为抗议调拨资金,并允许医院征召退休医护与实习生,各州政府陆续出台越来越严格的政策限制公共机会和商业活动,德国人逐渐开始重视疫情,也出现了抢购、囤货的问题。

来不及补货到架子上了,看着拿吧

(2020.03.18.柏林)

(图片来自Dante Busquets / Shutterstock.com)▼

3月16日德国终于封锁了边境,此时与其说德国在防止境外病例输入,不如说防止本国病人输入邻国。

17日,德国措施开始加码,联邦政府提议关闭大量商店、禁止朝拜活动、联邦要求德国医院的重症病床数量加倍、允许将疗养院、酒店改造为隔离病房、柏林把展览中心改造为方舱医院……疫情的高峰阶段似乎要到来了。

和德国联邦国防空军共建医院

确诊人数的激增,现有床位已经不足了

(图片来自:Senatsverwaltung Gesundheit Pflege Gleichstellung /twitter)▼

德国与欧洲的共性与特性

如今德国的确诊人数已经破万,死亡人数不到100,但是随着医疗资源紧张带来种种问题,死亡比例很可能会有所上升。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与欧洲其他国家的疫情存在太多共性,也有德国特色的内容。

意大利的确诊病例是德国的2倍+

但死亡病例已经是德国的8倍+(3405)

医疗系统承压过大是重要原因

(意大利,贝加莫)

(图片来自:Grabowski Foto / Shutterstock.com)▼

一方面在于,与欧洲其他国家相似,经济中心与交通中心也成为了德国的疫情中心。

最严重的北威州与比利时、荷兰接壤,人口1800万,面积3.41万平方千米。它是德国人口最集中、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著名的鲁尔区在行政上的体现,2017年GDP超过阿根廷一国,西北部重要城市杜塞尔多夫、科隆、多特蒙德、埃森都位于该州。

北威州是德国的经济发动机

伦巴第对意大利也是如此

这次这两个发动机都是疫情最严重地区之一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MarcelClemens)▼

该州的交通同样发达,拥有世界最大内河港口杜伊斯堡港、德国最密集的铁路网、公路四通八达与邻国相连,不论通往德国国内,还是去往邻国都比较方便。

莱茵河是黄金水道,杜伊斯堡是其上的铁水枢纽

下游则是低地国家

(图片来自:google map)▼

另一方面则在于民众没有做好应届疫情的心理准备。

新冠肺炎爆发突然,没有人能事先想到它会全球传播并造成如此规模的破坏。特别是当2020年2月中国还是疫情的中心时,欧洲各国显然没有做好疫情在欧洲传播的准备,相当数量的民众对于本国的医疗与自己的体质过于高估,但对于病毒过于低估,甚至会产生疫情不会出现在欧洲的错觉。

不戴口罩的他们走过来了

(图片来自Dante Busquets / Shutterstock.com)▼

这种麻痹大意显然影响了媒体对于疫情的报道,直到近期,德国媒体对于国内疫情的报道才开始变得铺天盖地,宣传起了居家隔离,民众也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出现了空荡荡的街景。

空空荡荡

(2020.03.19.北莱茵)

(图片来自Erich Teister / Shutterstock.com)▼

不过在防疫上,德国的优势在于医疗业相对发达。德国拥有较高水平的医院,包括大约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可以很大程度满足重症病人的需要。

这部分得益于德国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培育起来的高端工业体系。这个国家有类似德尔格沃克(Dr?ger)这样的精密医疗设备制造厂商,开足马力生产可以相对更好地保证呼吸机等重要医疗设备供应,这种工业能力是欧洲大多数国家不具备的。

拥有生产呼吸和防护设备的领头公司

德国的医疗设备很好解决

(图片来自https://www.draeger.com/en_sea/Hospital)▼

思路与效果

积极防疫的关键在于要趁早,需要政府拥有强大的资源调配能力,还需要医疗系统与民众积极配合,通过代价较大的强力防疫措施尽早扑灭疫情。

一旦疫情已经传播开来,再使用这种方式就会造成极大的代价,且效果大打折扣,意大利就是很好的例子。

部队开始加入防疫检查

隔离和封锁会更严格

(图片来自macri roland / Shutterstock.com)▼

虽然意大利政府在本土疫情爆发的第二天就做出了封城的决定反应迅速,但是有专家认为意大利疫情已经传播了两三周,现有的医疗资源无法完全排查。加之早期民众并不重视,意大利在付出了封国的巨大经济损失后,新增确诊人数依旧高居不下,并发生医疗挤兑,成为确诊人数欧洲第一,病死率奇高的反面典型,欲哭无泪。

医院已经住不下了,帐篷隔离不得不用上

(图片来自faboi / Shutterstock.com)▼

但想在德国采取停摆式的强硬措施并不容易,且可能造成的医疗资源挤兑,甚至酿成更严重的社会危机,造成比疫情本身更严重的危害。况且现阶段德国的疫情还在可控范围内,病死率非常低,医疗资源似乎可以应付当前的疫情,强硬措施的意义不大。

但也应该看到,在大规模爆发的传染病面前,医疗资源的充足只是相对的,不足才是绝对的。医疗机构希望患者能分批次入院,病毒却不一定愿意给人类这个机会,所以德国采取了另一条抗疫思路——延缓峰值到来,尽量不采取停摆措施。

早在2月27日,内政部与卫生部就组建了新冠病毒危机小组,调拨资源、提供建议、研究对策,德国政府提前采购了医疗物资,包括从德尔格沃克采购10,000台呼吸机以提高面对疫情峰值的救治能力。

意大利很可能拿不到货

(图片来自:Reuters/twitter)▼

不过德国对于民众的防疫宣传做得有些晚,以至于后来默克尔要用恐吓式的宣传,让民众了解病毒的危害性安心宅在家。而这么做的原理是德国低密度的居住空间可以减少传播、让疫情高峰缓慢温和地来临,再配合提高医院的救治能力和容量,可以减少因为医疗挤兑导致的大规模传播、重症病人集中出现导致的医疗系统崩溃、病死率飙升。

可以看出,德国政府选择了一条颇为冒险但成本较低的防疫道路,它的成功需要中国早期疫情研究的经验、较为充裕的医疗资源、能够对疫情做出判断的专家团队、较为配合的民众和能够灵活修改对策的政府作为前提,和一定的运气成分。若真延缓疫情峰值的来临、有效救治保持低死亡率,德国方案将是非常高效的有惊无险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一旦疫情失控,德国将会付出巨大代价,未必能比意大利更好,甚至更惨痛。

各国自有国情在此,经验无法套用是常有的现象。所以重点并不在于急着争论一种手段的有效性,而在于甄别每种方法是否匹配更多本国国民所认可的成本效益比。德式抗疫具有明显的争议性,但德国联邦政府的准备也不可谓不充足,或许会成为这种特殊方式的历史样本。

但它究竟是成是败,仍需要时间给全世界答案。

参考资料:

https://www.dw.com/zh/%E6%B3%BD%E6%9E%97%E8%A7%86%E7%82%B9%E5%AD%A6%E4%B9%A0%E4%B8%AD%E5%9B%BD%E7%9A%84%E6%8A%97%E7%96%AB%E7%BB%8F%E9%AA%8C/a-52659062

https://www.sueddeutsche.de/panorama/coronavirus-news-deutschland-1.4828033

https://www.faz.net/aktuell/gesellschaft/gesundheit/coronavirus/corona-maas-kuendigt-50-millionen-euro-fuer-heimholung-von-deutschen-16682841.html

https://www.sueddeutsche.de/wirtschaft/corona-medizin-geraete-1.4843825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MarcelClemens

END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8156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