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面朝大海,你是否也被治愈了?

你的人生是否有这样一片海?它是你的栖息之处,也在你经历黑夜时,予以回应和陪伴。

前几天,我们向大家发起征集:在你的记忆中,一个关于“海”的故事。

海不言语,却懂得所有人的喜怒悲欢。在几千条的留言和照片中,面朝大海,一幕幕人生片段铺陈开来。海只用自己的广阔作为回应,但你却能感受到灵魂的颤栗和生命的玄妙。

你的人生是否也有这样一片海?它是你的栖息之处,也在你经历黑夜时,予以回应和陪伴。

请看今天的粉丝留言。

01.

去年国庆,跟闺蜜从不同的国家飞到里斯本。到了欧亚大陆最西点罗卡角,我们安静地坐在最高点,看一望无际的大西洋,浓烈的阳光灼热了脸庞,旁边就是陡峭的悬崖,我们的心情很无畏。

看完了大陆尽头的日落,我想起,要是前任在身边就好了,他那么喜欢海,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我们曾经说有一天要一起看日落,可惜兜兜转转几年,一直都没有这个“有一天”。

但在罗卡角的那一天,我感受到的,并不是求而不得的伤感,而是生命新开始的希望感。大概是“陆止于斯,海始于此”太美,让人相信,凡事有尽头,凡事才能有开始。

02.

三十岁的时候想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所以去了澳洲独自旅行。

傍晚悉尼歌剧院门前,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独自走上海边,静静看着落日,偶尔有海鸥停驻身边时。那一刻我感到人生如此美好:我可以一个人不做计划地走这么远,飘洋过海,享受自己给自己的三十岁的礼物。我感到自信而自在。

03.

三个月前,经历了背叛的我,一个人去了澳门散心。本想去糖果小镇拍照,却由于地图软件报站错乱,在半路下来了。

下车的地方是个盘山公路。路痴属性加上信号不好、没有导航,令我很害怕,只能向车前进的方向,沿着好像很久没人走的小路爬下去。没想到,竟然就走到了黑沙沙滩,看到了人群!

当时真的好激动,带着买好的安德鲁蛋挞飞奔到了沙滩上,一屁股坐下来开始吹着海风吃蛋挞,为自己误打误撞的好运气开怀大笑。

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开了:人生说不定就是这样,不用为错遇的难过,因为可能有更美的黑沙海滩等着我。我一口气吃掉了四个蛋挞,感受着大海带来的广阔,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始寻找下一站。       04.

挚爱的亲人在长期的病痛中自杀离世,我却哭不出来,活得像行尸走肉。有天乘了一夜船到了涠洲岛,在远离大陆的地方,打工借住。

第二天玫瑰色的晚霞落去,黑沉沉的夜幕星河降临。我一个人走到海边,看着无边无际的夜海,仿佛能化解一切。

我心里泛起很多记忆,开始流泪,再变成痛哭。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哭过那么久,就好像把心里积压的痛苦全都释放出来交给了海。海博大而温柔地接纳了一切,那个夜晚过去,我的某一部分真正开始痊愈。

05.

小的时候,整个村庄都很穷,七八岁的孩子就要帮大人干活。比如大清早去岸边等渔船靠岸,稍微晚一点就会被骂。大人经常拿“你不听话就把你送走”之类的话恐吓我,让我觉得我不属于这个家,害怕一觉醒来,什么都没了。

但是好在我还有那片海。白天能去捡贝壳、吹海风,听小贩和渔民讨价还价;晚上能感受一层一层的海浪声,听见脚踩在沙子上的咯吱声,看渔船上亮起星星点点的灯火。让我觉得自己还有归属。

小时候总想逃离,离开家以后却最想念那一片海。        06.

火车近两个小时从曲阜到日照,再打车、步行,越接近海边,海的味道就越浓烈。

我是和两个同学一起去的,其中一个是我特别喜欢的女生,此外还有我的老尼康胶卷相机。那天傍晚我们提着鞋踏着浪,还一起看了海边的月亮。

可遗憾的是,记录那天的胶圈在回来的路上丢了,喜欢的那个女生也拒绝了我不久之后的表白。当然,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大家,都在各自制造欢喜。

07.

我爷爷是一名海军干部,年轻时跟着海军部队打仗,后来就驻扎在了海边,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

暑假每次吃完晚饭,爷爷就带我去码头边看海散步。他总是穿着个背心,大裤衩,手背在身后拿着一份晚报。偶遇一两个老战友聊聊天,走累了就在海边找个长椅坐下,拿出老花眼镜戴好,翘着二郎腿摊开报纸看看,过一会儿再合上报纸,看看来来往往的船。

爷爷说,看着这些船好像看电影一样。后来长大我才明白,爷爷所谓的电影就是他的过去。

爷爷去世后,我每次想到他就会去海边看来来往往的船,然后提醒自己,要去寻找属于我的船,活出属于我自己的电影般的人生。

08.

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生活都被局限在一艘科考船上,固定的班次,固定的航线,固定的观测操作,偶尔看到卫星电视播放的新闻也觉得和自己相距甚远,好像真实世界里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

但当我躺在小小的船舱,听着夜里海浪拍打着舷窗,想着着陆之后,生活里也有如同海上一样变化莫测的风浪,便后知后觉地发现:

其实生活无处可藏,但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跃出海面的海豚,不知何时会满载的鱼箱,每一天的星空、朝阳,都会成为忍耐风浪时的希望。

那时才明白老水手倚着甲板旁的栏杆对我讲:人生不如意之事八九,但重要的是那剩下的一份甜头。

09.

15岁那年的暑假,我去哥斯达黎加待了两周。

有次和几个当地的朋友去海边玩。那是一片野生海滩,一个小哥一头扎进一个浪里,过了一会儿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笑嘻嘻地看着我们。我有心跟他比一比,就摇摇晃晃往前游,迎着浪打了个滚。

然后可怕的事发生了,我找不到水面,一想浮起来,下一个浪就打到我的头上。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想张嘴求救,可是一张嘴海水就往里灌。

虽然后来经过一番搏斗,我最终游到了岸边,但从此再也不敢靠近深海。

上岸后,因为网络不通,我无法告诉爸妈,又因为不精通语言,无法跟当地人倾诉内心的恐惧。我既害怕又生气,害怕自己与死亡如此靠近,生气自己力量有限,无法战胜风浪。

但现在的我,成了一名救生水肺潜水员。恐惧终究要被战胜,而我也重新喜欢上了一下水,整个身体就清醒的感觉。

10.

去年八月我去汤加追大翅鲸。

当时刚跟未婚夫分手,心情极度消沉,于是想在海洋中与大翅鲸邂逅。

它们身形巨大,背脊灰黑且粗糙,肚皮雪白带有条纹,完美对称的鱼尾只需轻轻摆一下就能迅速消失于眼前。它们颇具灵性,鲸歌空灵犹如天籁。

照片里,我在离它六七米的地方,与它一同潜入海中,阳光穿透海面追随我们。那一瞬间我感受到生命如此奇妙和精彩,内心满是感动与震撼,重燃了对生活的希望和活力。

       11.

第一次带着爸爸出国旅行,一起潜入海底玩海底漫步。我往前方游走时,突然感觉手被紧紧的握住了,回头一看,是戴着头盔的爸爸,一边仰着头开心地看着鱼游来游去,一边下意识地拉紧了我的手。

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他如此用力地这么长时间地握住我的手。在那一刻他似乎回到了童年,而我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手牵小手的温情。

12.

大学时,我的女友来自浙江的海岛。我喜欢她爽朗的性格,以前我常和她开玩笑:“我和你在一起,就像出海。” 我总觉得,她是大海送给我的礼物,一定要好好珍惜。

然而,感情是两个人的事,由不得一个人来决定结局。本科毕业时,她要回南方工作,我们分手了。

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偶尔联系她,她很少回应。暑假时,我对她说要去看她,她当时答应了。但当我到了,她又拒绝见面。我很伤心,就独自去了她的家乡,住在海边的小旅馆里。

白天,我到海边散步或枯坐。而印象最深的,是夜里的海。躺在床上,你看不见海,但它的声音就从外面的黑暗中一阵阵传来。它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我听不懂。我也不想听懂,年轻时的爱情,大概就是这样听不懂的。

这段感情早已过去了,而那片黑暗中的海还常常在我梦里涌动着。

13.

去北欧旅行的某天早上,跟着大伙儿去了一个海边。沿着海支出了一条长长的木质栈道,方便来玩的人们随时选择下水。我看见一对老夫妻,穿着泳衣慢悠悠地拉着手从远处走来,停下,搬出自己带的小凳子晒起了太阳。

我瞬间被这一幕治愈了,感受到了完全不同于当时我的一种生活态度。阳光洒在他们的皮肤上,尽管有些松弛了,却一定足够有故事。再看了一会儿,老爷爷下水了,我捕捉下了这张照片。        KY作者说:

有人说,“海是死者拜访生者的地方”,那么或许,海也蕴含了来自逝者的智慧。当一切返璞归真,你会感受到灵魂的舒展和释放,也会寻回生命最原始也最质朴的力量。

我整个心灵充满了你,

我要把你的峭岩,你的海湾,

你的闪光,你的阴影,还有絮语的波浪,

带进森林,带到那静寂的荒漠之乡。

——《致大海》普希金

KY作者 / Li、汁儿

编辑 / KY主创们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807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