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说一说满清的皇室教育:清朝的皇子,要怎样用功地读书?

据载,清朝的皇子,长到六岁(当是虚岁),就要入学,跟随师傅受教。

皇子的师傅,是由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保荐的。

所保荐人员的身份:一般为翰林官员。

作者:史遇春

关于清朝皇子读书的情况,清人笔记中多有记述,未及留意,所以,一直没有形成文字。

今读福格笔记《听雨丛谈》,其卷十一《尚书房道光年奉旨改上书房》中,有清朝皇子读书的载记,这里,就写来,供读者一观。

书写之前,简单介绍一下福格极其笔记《听雨丛谈》。

福格。

福格,本姓冯,字申之,清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人,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公元1736年~公元1796年)时期大学士英廉(其孙女婿为和珅)之曾孙。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春,以惠州通判留僧格林沁军中,司理营务兼总行营发审案牍。后任山东莒州知州,卒于清穆宗(爱新觉罗·载淳)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以后。

《听雨丛谈》。

《听雨丛谈》共12卷,福格熟悉清代掌故,该书多记典章制度,尤详于满洲情况,如八旗制度、内阁官制、考选科目出身,以及顶戴服饰等都有涉及。其中,关于内务府旗鼓汉军的掌故风俗,所记尤为翔实。

下面,话入正题。

先从尚书房说起。

尚书房,在乾清宫东南廊屋北向的位置。

这里是清代皇子读书的地方。

清宣宗(爱新觉罗·旻宁)道光(公元1821年~公元1850年)之前,这里叫“尚书房”;道光年间,奉旨,改这里为“上书房”。

据载,清朝的皇子,长到六岁(当是虚岁),就要入学,跟随师傅受教。

皇子的师傅,是由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保荐的。

所保荐人员的身份:一般为翰林官员。

保荐的原则是:所保荐人员的人品优、学问好。

所保荐的名额:通常是一次数名。

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保荐人员之后,还要将所保荐者引见给主政者(一般为皇帝;有垂帘之事时,或为皇太后)。

保荐次日,主政者在便殿诏对所保荐人员,这类似于现代社会的面试。

主政者的现场诏对,主要是观察被保荐人员的器量与才识。

主政者确定最终人选的标准是:其人必须端正、谨饬。

主政者确定人选之后,钦点某位翰林官员为某位皇子的授读师傅。这位钦点的授读师傅,便成为教授该皇子学习的主要负责人。同时,内廷还会根据情况,再委派一到两位官员,作为授读师傅的副手。

皇子的授读师傅,有特定的称谓,即“上书房行走”。能够成为皇子授读师傅的人选,一般在声望上,都可与相国平齐。

每天早上,皇子在卯初时刻(早上5:00~5:40)就要进入上书房;

每天中午,未正二刻(中午14:30)才能散学。

散学之后,皇子并不能自由玩耍,还要学习步射。所谓步射,就是要徒步使用弓箭射击。

另外,每五天,皇子还要在圆明园学习一次马射。所谓马射,即骑马射击。

皇子的这种学习,无论冬寒夏暑,都不能间断。

一些时候,即使皇子已经婚娶封爵,仍然需要继续读书,不能中辍。

道光时期,惠亲王(爱新觉罗·绵愉,清嘉庆帝爱新觉罗·颙琰第五子,清宣宗道光帝爱新觉罗·旻宁异母弟)都快四十岁了,他还兼掌内廷的职务,但是,公事完毕之后,他还要照常读书。

清文宗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恭亲王(爱新觉罗·奕?,道光帝第六子,咸丰帝异母弟)被免去军机大臣职务之后,他仍然要到上书房去读书(这种上书房读书,是否有惩处的意味?)。

笔记作者福格感叹说:

清朝的诸位亲王、郡王,大都能够通达书简文翰、文雅大度、端庄稳重,这主要和皇家的悉心教育、皇子的用功学习有关。这样的良好教育条件、这样优异的学识,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士子所能达到的。

当然,福格的话,有他的道理,也自有他的时代局限,希望大家不要在此纠缠。

皇子具体读书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据说,皇子幼年入学读书时,与师傅同席位,相对而坐。本日学习的内容,师傅读一句,皇子跟着照读一句。这样反复诵读,朗朗上口之后,还要再读百遍。这种读书法以五天为期,本日学习内容完成之后,前四天新学的内容,还要一起读百遍。六天以前的学习内容,一半都称作熟书。大约每隔五天,还要复习一次熟书。就这样周而复始,没有间断。这种教习的方法、这种管理的严格,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学子可以做到的。

皇子每日的功课内容,又是什么呢?

皇子进入书房之后,先要学蒙古语两句;要挽竹板弓一定的次数;读满清文字的书籍二刻钟(半小时);从卯正末刻(早上6:45以后?)读汉字书籍;有时,要到申初二刻(下午中午15:30)才能散学;散学之后,吃晚饭;晚饭之后,还要练习射箭。

每天,皇子还要朝拜皇上,还要到皇太后、皇后的宫中请安。

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事。

一年之中,只有元旦、端阳节、中秋节、万寿节(皇帝生日或皇太后生日)、自己的生日,可以放五天假。

其他的日子,即使是除夕,皇子也要读书,不能停止。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给皇子教授满清文字的,称之为塞傅(满清语,老师);教授皇子弓马、蒙古语的,称作谙达(满清语,保傅)。

还有,清文宗同治帝即位时,尚年幼,他读书是在弘德殿。

当时,同治帝坐在书案之前,面南正坐,师傅共用一书案,在旁边坐。

这与教授皇子读书时的礼仪,又有所不同。

(全文结束)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806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