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姨太太」是怎么被历史抛弃的?

从解放姨太太到嫌弃姨太太。

说到清末名妓,赛金花一定是不得不提的名字,民间有许多关于她的传说,其中之一是说她会说德语。1900年庚子事变之时,她在八国联军统帅德国人瓦德西面前斡旋,拯救了相当多老百姓。至于个中缘由,则多半解释为「她和瓦德西相好过」。但事实上,赛金花有一个更合理的学习德语以及结识瓦德西的机会:她曾经作为中国公使的如夫人(妾、姨太太的代称)出访德国。1886年,在家丁忧的前科状元洪钧结识十四岁的妓女赛金花,并在次年正月纳其为妾。

· 赛金花十三岁时小照

1887年,清廷任命洪钧为驻德、奥、俄、荷四国公使,洪钧携赛金花出洋。在德期间,赛金花曾同洪钧一起面见德国威廉皇帝二世和权相俾斯麦。然而,洪钧并未允许赛金花在社交场上有逾越礼制之处,因而她不太可能与德国上层人物达成什么亲密关系。洪钧对赛金花的遏制,缘自前一位公使如夫人的前车之鉴,而那名姨太太也没有什么过分之举,她仅仅是迈出了闺门,稍微突破男女大防,并引起了中国最早的妇女解放争论。

公使的如夫人

人类学家费孝通相信,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质之一就是「男女有别」。古书中说了,男女七岁之后,就不应同席。现实生活当然没有那么严苛,但是,男女大防总是得有。不仅是闺中待字的女儿不得和男人接触,即便已经成婚了女性,也要小心谨慎,不能抛头露面。在乡村,已经生育过的妇女的活动自由会更大,但是在城市里,尤其是在大户人家,男女接触总是有些可疑。

· 在《红楼梦》中,探春不能迈出园子,只能托兄弟宝玉为她买些「好字画、书籍卷册」

即便有什么社交场合,也总是男子与男子一处、女眷与女眷一处。出现在男性宴会中的女性,不是奴婢仆人,就是歌姬舞妓。然而,清代出现的不速之客——外国人——却让千年的男女大防出现了松动。乾隆二十四年,即1759年,朝廷下颁《防范外夷规条》,便禁止「夷妇」进入广州。因为洋商携带家眷上岸,还闹出过很多外交摩擦。

·《南京条约》抄本,其中第二条为「自今以后,大皇帝恩准大英人民带同所属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贸易通商无碍……」

鸦片战争的谈判桌上,英国代表璞鼎查提出要求准许商人携带家眷来华的要求。清廷代表耆英请旨禀报,认为「英夷重女轻男,夫制于妇」,如果准许夷人带着妇女来华,会更加能控制这些容易惹事的洋商。因而,夷妇就这样进入了中国。到了庚子前后,连老佛爷也得屈尊同各国公使夫人们大搞「夫人外交」。

·1900年庚子事变之后回銮入宫的慈禧同各国公使夫人见面

然而,老佛爷同公使夫人们的会面,距离中国人最早的「夫人外交」,已经有三四十年光景。大清国第一个吃螃蟹,展开「夫人外交」的人,还要数洋务名臣郭嵩焘。1875年,因为英驻华公使特派书记翻译官被杀,英国人要求清廷派出大臣前往伦敦道歉。次年,郭嵩焘以兵部侍郎兼出使英国钦差大臣,由上海乘船赴欧。上任之时,因正室病逝,郭嵩焘只携姨太太梁氏同行。在英国,这个来自神秘东方国家的使者,连带着他的姨太太,成为各种宴会沙龙的座上宾。

·郭嵩涛在伦敦画像

但西方社交场上的风俗,吓坏了跟随出访的副使刘锡鸿。他先被茶会上「肉袒」并与男子握手的女性所震惊,又认为跳舞会上「男与女面相向,互为携持,男以一手搂女腰,女以一手握男膊……女子袒露,男则衣襟整齐……殊不雅观也。」不同于郭嵩焘大受西人欢迎,刘锡鸿对洋人抵触心理极重。在两人因事翻脸之后,各自上书互参。1878年3月,在刘锡鸿的折子中曾列举郭嵩焘十大罪状,其中之一就是「令小妾学洋语,败坏中国闺教。」

· 《英轺私记》是副使刘锡鸿在英日记,记录描写了作者在英国各处见闻

斗归斗,郭嵩焘并未忘记出使大事。「居此两年,赴茶会太多」,郭嵩焘感觉有必要「稍一报之」,因而在清廷使馆也举办了一场茶会。正如刘锡鸿所记,「英俗凡宴客,必夫妇亲之,赴宴者亦夫妇偕至」,因此,郭嵩焘本想让姨太太梁氏用「郭夫人」名义下帖邀客,但被最终被「苟此信传至中华,恐人啧有烦言,不免生议」之言劝阻。于是,1878年5月,中国第一场外交招待会就在清驻英使馆举行了。期间使馆焕然一新,公使郭嵩焘同如夫人梁氏招待周到,成为伦敦社交场一大盛事。茶会次日,《泰晤士报》报道:「这次茶会是天朝使者第一次在欧洲举行的盛会……郭公使与夫人按照欧洲习俗在客厅依次会见各位来宾,女主人的服饰则是中国特色服装」。

· 郭嵩焘在欧日记后被出版为《使西纪程》,其中便有茶会风波一事的详细记载

然而,等到8月此事见于上海《申报》头版,熟知内情的中国人并没有叫梁氏为夫人,而是以「如夫人」称之:

接阅英国邮来新闻,知驻扎英京之郭侍郎星使于华5月19日在公廨内设席宴客,此乃抵英后初次之盛举也。公廨中一切布置,悉照西式,焕然一新。由穿堂以至楼阶俱铺红氍毹,台上排列盆景,大厅二间,爇以明灯,照耀如白昼,侍郎与其如夫人暨英参赞官马君(马格里)出至厅室,接见男女诸尊客……

· 刊登《钦差宴客》的申报

三天后,申报又以《论礼别男女》为题发表文章,用郭嵩焘姨太太梁氏之例,讲中外社交场合男女地位之不同,号召国内女性解放。《申报》写道:

昨报述郭钦使驻英,仿行西礼,大宴英国绅商士女,令如夫人同出接见,尽欢而散,英人以钦使能行是礼,津津道之。此一会也,假在中国官衙宴客之所,则传为笑柄,而群指郭公为淫佚放荡之人矣……

随后,此事被清流派张佩纶知晓,并引茶会为词对郭嵩焘弹劾。郭嵩焘大为恼火,外忧内困之下,不得不辞官回国。刚返回上海,郭嵩焘就雇了律师,想要在租界和《申报》打名誉侵权官司,但此事随着《申报》公开道歉而结束。就这样,中国第一个在公众场合出现的姨太太,随着郭嵩焘短暂外交生涯的结束而销声匿迹,甚至没有留下一张小照,半幅画像。

民初政界的姨太太们

民国肇造,似乎应当是百相皆新,但社会风气改变非一朝一夕之事。直到1931年,鲁迅还略带嘲讽地写道:「但从小就听说中国人是有尾巴的(即辫发)。都要讨姨太太的。女人都是小脚。跑起路来一摇一摆的。」

·电影《一步之遥》中,上海军阀武大帅和他的若干个姨太太

对中华民国来说,辫子和小脚倒是好办。1912年3月5号,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发布了《大总统令内务部晓示人民一律剪辫文》,要求「凡未去辫者,于令到之日,限二十日,一律剪除净尽。」隔了几天,孙中山又发《大总统令内务部通饬各省劝禁缠足文》,要求妇女放足。但是,姨太太却难办了,毕竟,国父孙中山自己的婚姻状况也一团乱麻。有姨太太,能养得起姨太太者,大抵非富即贵,不好得罪。于是,虽然舆论屡屡讨伐姨太太,但在1912年4月3日的参议院会议上,还是决定「嗣后凡关于民事案件,应仍照前清现行律中规定各条办理。」也就是说,民国政府默认了小妾的存在。

· 孙中山与宋庆龄、日本夫人大月熏合照。除二人外,孙中山还有原配夫人卢慕贞和妾室陈粹芬

相反,因为解放女性、男女平权的思潮,与外国人的更多接触,又加上礼教有所松动,姨太太们反而在民国初年大放异彩。民国第一如夫人黎本危,曾是风月欢场中的女子。据说,在武昌起义之时,革命党人从姨太太床下揪出了黎元洪,因而黎元洪一直被叫做「床下都督」,而这姨太太,就是黎本危了。黎本危原名危文绣,是汉口「书寓」春院的名妓。据说这位民国第一如夫人也是女中豪杰,曾代表黎元洪慰问将士。

·黎元洪与其夫人、子女合照,其中没有黎本危

黎本危在社交方面的天赋和手段,为黎元洪赚取了不少政治资本。在1912年4月,辞去大总统职务的孙中山应邀来到武汉,黎本危款待了孙中山夫人和两个女儿后,还决定同孙中山的女儿共同办一所女校。袁世凯上台后,黎元洪迁居北京,黎本危成为京津社交场上的政治名媛。时人都知道,副总统夫人黎本危女士,已经学习了英、法语言,能和外国人直接对话。每次有社交舞会,黎夫人就招待女宾。因黎夫人长袖善舞又熟谙西方礼仪,每每宾主尽欢。在民国的五位大总统中,只有黎元洪与外交界感情甚笃。另一位仅仅当了十一天的第一如夫人的周顺勤,也出身欢场,乃是天津的一名鼓伎。周顺勤本姓可能是李,入门后跟随丈夫周自齐改姓周。周自齐乃北洋重臣,外交名宿,是清华大学第一任校长,也曾经以财相身兼民国代总统十一天。

· 周自齐之妾周顺勤,也叫雪莉·周自齐,此为周顺勤赠美国记者塞登小相

1921年,周自齐代表北洋政府出席华盛顿会议。访问期间,也是携妾同行。在华盛顿期间,周顺勤曾经出席过白宫的宴会。后来,还曾有美国记者采访了周顺勤,说这位使者夫人喜欢电影、戏剧、骑马和溜冰,懂一些欧洲音乐。古人相信,娶妻当娶贤,妾便随意的多。但是,到了民国,「贤」也成了纳妾的一个重要考量。更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出身良家并受过教育的女学生们,也不以做妾为耻。奉系军阀张作霖,曾经对一女学生一见钟情,此人便是后来的五夫人张寿懿。张寿懿原名王雅君,乃是随母姓,其父为汉军旗人寿山将军,曾与俄国人作战,又传是袁崇焕后人。张寿懿在奉天省立女子中学做毕业致辞时,被出席的张作霖看上,因而居然嫁给了张作霖为五夫人。

· 张作霖五夫人张寿懿

在人类学著作《金翼》中,作者曾经记载福建某一军阀,被人以介绍女学生为姨太太的名义诱至鸿门宴,而后被杀之事。达官贵人如此热衷娶一个女学生来做姨太太,与她们能识字、会算数、通外文、晓礼节,在社交场合更「有用处」也不无关系。

姨太太的黄昏

民国已降,越来越多的人要求男女平权,并组织了各种女性权益促进会。他们不再同《申报》一般,赞美郭嵩焘的姨太太并抨击男女之防,依附于男性的菟丝花姨太太,已经被看作是「女界」败类,国之耻辱了。《时代图画周刊》在1922年曾经报道过,在周顺勤陪周自齐出使华盛顿之时,与顾维钧及其夫人黄蕙兰同住一间旅馆。黄蕙兰看不上周顺勤这个妾室,冷嘲热讽,无法忍受的周自齐周顺勤二人只能换了旅馆。除此之外,陪同出访的周顺勤更被海外华人称为「国辱」。

· 顾维钧夫人黄蕙兰为印尼首富之女,为顾维钧政治助力甚多,曾自费修缮中国驻巴黎使馆并接待各国政要。顾维钧回国后曾经尝试组阁,有人以此问章士钊,章士钊答:「以顾夫人的多金,少川(顾维钧字)要当总统也不难,岂仅一个国务总理!」新女性已经可以胜任社交场合女主人的角色,姨太太的存在显得尴尬起来

不光是海外华人认为姨太太们败坏了华人女性的名声,在国内,新女性们也不愿意同姨太太们交往。1919年成立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就明确拒绝姨太太加入,她们担心和姨太太相提并论、同时出现会损害自己良家女性的形象。新女性排斥姨太太,整个社会风气对姨太太也并不宽容。

黎元洪死后,在遗嘱中为黎本危留下大笔遗产,但在黎本危想要再嫁之时,因财产和黎元洪之女打了许久官司。因为黎本危与其未婚夫想要举行婚礼,其未婚夫竟被投入大牢并要求和黎本危断了关系,黎本危则是被逐出居住的青岛,下落不明。

相比之下,在明清之时,夫死小妾再嫁是相当常见的现象。只有夫人有守节之义,小妾根本无需为逝夫守寡。虽然大人物的姨太太们越娶越多,但进步人士们已经在提倡男女平权、女子参政之事。受过教育,主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女性,也不再甘愿做姨太太。在和已有妻子的丈夫结婚之后,她们往往另居别处,不同原配妻子居住在一起。

· 鲁迅同夫人许广平、儿子周海婴合照。许广平同朱安都是鲁迅的夫人,不过朱安住在北京,许广平同鲁迅住在上海

另外的可能是,为了讨好新的、更加强势的追求对象,男性会主动和原来的妻子离婚。在向宋庆龄求婚之后,孙中山要求同妻子卢慕贞离婚,而后再娶宋庆龄。同样,1927年,在蒋介石与宋美龄订婚之后,第一要务就是回家同原配妻子毛福梅离婚。毛福梅除了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之外,别无他选。1927年,民国法制局在回应关于妾制是否会继续保留这一问题时,回复道:「纳妾之制,不独违反社会正义,抑实危害家庭和平;衡以现代思潮及本党党义,应予废除,盖无疑义。故本案不设容认妾制之明文,以免一般社会妄疑此制可以久存或暂存。」

1928年,民国民法典终于通过,其中确实回避妾制,规定了「一夫一妻制」。仅为了现有的妾室和庶子权益,将姨太太们安排为丈夫之「家属」,使既有的姨太太们继续得以存在。不过五十年功夫,当初被视为女性楷模的姨太太,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参考文献:

[1]姜鸣:《秋风宝剑孤臣泣:晚清的政局和人物》,香港中和出版社,2016年版。

[2]Xia Shi (2018) Just like a ‘modern’ wife? Concubines on the public stage in early Republican China, Social History, 43:2, 211-233

[3][美]格蕾丝·塞登:《中国灯笼:一个美国记者眼中的民国名媛》,中国言实出版社2015年版。

文|闻韶

大象公会|知识、见识、见闻,最好的饭桌谈资,知道分子的进修基地。微信搜索「大象公会」(idxgh2013),接收更多好玩内容。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799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