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奥斯卡提名短片《勿忘我》:老年痴呆患者的世界有多绝望?

我们真的知道老去的感受吗?

?…

你可曾想过,那些患上健忘或者老年痴呆症的患者,他们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

一点一点地丢掉自己的记忆,在曾经熟悉的家中迷路,面对最亲近的人却完全想不起来她是谁。在越来越陌生的世界里,他们是否会恐惧,是否会觉得一切都在离自己而去?

当家人面对看起来有些许茫然的老人时,当年轻人说着“看起来还挺清醒的”、“精神不错嘛”、“身体没问题就行”时,我们是否真的理解这些老人家的处境——他是不是在茫然与失落中故作镇定?

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小金人被《发之恋》夺走,很多看过入选作品的观众都颇有微词。大家都觉得,今年的最佳动画短片应该属于法国导演布鲁诺·科莱特(Bruno Collet)的《勿忘我》。

看看豆瓣犹如鸿沟般的2分差距,就知道大众评审和奥斯卡评审之间的隔阂有多深。

那被冷门爆飞的《勿忘我》到底讲的什么呢?

●两部片子的豆瓣评分对比

《勿忘我》是一部12分钟的粘土定格动画,讲述的是一位年迈的画家路易,逐渐失去自己的记忆,与病共存,直至最后忘记了最爱妻子的故事。

没错,整个动画呈现了一个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路易,他眼中的世界变化。

制作团队尝试站在患病老人的眼里,用他感受到的触觉和视觉记忆演变,去描绘他脑海中一个逐渐消逝的世界。

●动画短片《勿忘我》(Mémorable)海报

导演布鲁诺在采访中说到自己的灵感来源:“我尝试把自己放进病人的脑袋里,只能看到一个外表,通常是病人看护者的样子——一个女人,她在试图帮助她丈夫保持记忆、寻找记忆……

后来,我看到了画家威廉·尤特莫伦(William Utermohlen)的画作,才触发了这部动画创作的开端。”

●画家威廉·尤特莫伦(William Utermohlen)

导演口中这位促成了电影诞生的神秘人物,是一位居住在英国的美国艺术家。

尤特莫伦在61岁时,被诊断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于是他每隔一段时间,就画一张自画像。经年累月,这些画像一部编年史,见证了他逐渐被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蚕食的全过程。

最开始,尤特莫伦笔下的自己还有清晰轮廓,自画像充满准确下笔的娴熟掌控感。但随着病情加重,自己的形象也变得模糊、抽象、扭曲,脸上的五官变得陌生,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直至2000年,他最后只能用一些简单线条和明暗对比,来勾勒那个快要消失的“自己”。

●尤特莫伦逐年变化的自画像

这与《勿忘我》里,导演体现画家路易随着病情加重,路易的轮廓笔触,从一开始的清晰精准,到后来模糊粗糙的变化,异曲同工。

病中的路易不仅自己在变化,更惶恐的是,他眼中的曾经熟悉的人、事、物也在变化。

变得陌生,变得无法理解,变得让自己恐惧。

路易想吃香蕉,但居然不剥皮就直接一口咬下去,还抱怨香蕉怪难吃的,这才让妻子意识到路易生病了。

浴室里,路易连镜子里的自己都不认识了,以为那是一个闯进家里的陌生人。他恍恍惚惚拿起洗漱台上的一把枪,顶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要开枪。

但扣动扳机,才发现,那只是一把吹风机。

手机在路易眼里更加魔幻,机器融化成一滩液体,蒸发成水滴,失重飞向天空。

周遭一切熟悉的事物都变得不可理喻。连曾经最亲密的家人,在路易眼中,都是一张张扭曲的、抽象的,甚至有些可怖的面孔。

为了掩盖恐惧,路易在家庭聚会上强自镇定,和子女们谈笑风声,开着邻居的玩笑,还跟自己眼里其实“四肢不全”的孙子套近乎。

贪玩的孙子没有搭理自己的爷爷,只是冷漠地走开。

聚会后,子女们没有觉察到路易心里的恐惧和失落。

“妈妈有些夸张了,他脑子还是很清醒的,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幽默。”

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被路易高深的演技所欺骗,还是压根儿没太在意呢?

即使在窒息的丧失感和孤独感中,仍有一个人,在路易眼中是如此清晰,那就是路易的妻子米歇尔。

当其他人的轮廓开始扭曲变形,甚至连路易自己都模糊不清,妻子米歇尔却是完整的。

心底爱的人,记忆中她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清晰,难以忘记。

就像是在动画最开始,镜头随着深刻而细致的纹理,蜿蜒而上,直至到达一个蓝色的漩涡——原来是路易在画妻子,那个漩涡就是妻子的眼睛。

镜头的视线仿佛变成了路易的眼睛和手,逡巡抚摸着妻子的脸庞,努力地,牢牢地,记住她每一个细纹。

但病情变得不可收拾,路易能够感知到的世界更加荒芜,甚至已经忘记了眼前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

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一堆画着陌生符号的便利贴,和一个像清洁工的“陌生女人”。

即使已经忘记妻子,路易仍旧为这位“陌生的女人”所倾倒。

“女士,我觉得您很美丽。”

路易对着自己妻子说道。

不知道,爱是不是一种本能呢?大脑忘记了,记忆也没有了,但我还偷偷藏了一份对你的直觉,从未改变过。

路易和快要消失的妻子相拥着,跳了最后一支舞蹈。妻子知道眼前深爱的人将要忘记一切,心底害怕着,流下眼泪,恳求路易:“别放开我。”

她想说的也许是:“不要忘记我,不要离开我。”

终于,那个“迷人的陌生女人”也和手机一样,蒸发成了颗颗液滴,失重飘走,消失在了画家路易的世界。

只留下画家一个人。

阿尔兹海默症在医学上是一种很普遍,但几乎不可能治愈的“老年痴呆症”。记忆障碍、失去语言功能、失去认知能力,直至仅存一点点片段式的记忆,最终昏迷,伴随其他并发症而去世。

正常人无法想象那个失常空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导演就带着观众一起,用病人的眼睛去描绘。

那个世界让人惊心。

试图通过一个玩笑掩盖的恐惧,还有略显冷漠的家人,周遭一切都晦涩难懂。这些痛苦,都将无法再向外界描述,最后甚至连痛觉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勿忘我》直观地用粘土木偶和3D技术,塑造了一个悲伤又充满想象力的阿尔兹海默症画家的世界。

粘土木偶本身的材料质感,模拟出病人触觉和视觉的变化,真挚又厚重。

以及画家逐渐对外界丧失正常认知,而失控的情绪,体现在流动的画面里。

其中更是有许多向艺术大家们致敬的细节。

路易眼中的夜晚变换不息,像是梵高流动的星空。

而动画里为路易看病的医生,形象酷似瑞士雕塑家贾科梅蒂创作的细薄、瘦长雕塑经典造型。

餐桌上家人扭曲的脸,更是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对恐惧和诡谲的最佳描述。

这样充斥着艺术形态的人物设计和画面表达,是基于导演布鲁诺的个人学习经历诞生的。

毕业于法国雷恩美术学院的布鲁诺,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正式进入美术学院进修后开始系统学习雕塑。2D到3D的转变,也让他日后动画创作获益匪浅。

“电影照亮了我的雕塑,让它们动了起来,说了话,加上音乐等等,再写一个故事——在我看来,电影就是一个完整的艺术。”

甚至我们有理由相信,相比于“导演”这个身份,说不定布鲁诺更希望观众用眼睛盯住动画里的雕塑。

即使完全不懂其中的艺术门道,看完后,许多人也会因这个故事而沉默。

而我眼前浮现的是,曾经疼爱我的外祖母去世前,总是迷惘地看着我,甚至不看我。

在那时的她眼里,我是怎样一个形象呢?如同《勿忘我》里的家人一样扭曲变形,还是轮廓清晰、色彩鲜明呢?

不敢想下去。

人们不断分开、离别,不断遗忘、被遗忘。

如果结局注定独自一人,与爱的人分别时,我们还可以说什么呢?

内容为『手望Sowarm』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7964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