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油价闪崩,股市暴跌,沙特意欲何为?

沙特,至今依然是世界最为神秘、充满矛盾的国家。

2020年以地狱模式开局:

先是特朗普下令美军突然“斩首”伊朗将军苏莱曼尼,引发国际政治紧张。

扬言报复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却击中一架乌克兰客机,176人含冤而死。

之后,中国新冠疫情蔓延,全国高度警戒,社会秩序承压,经济恢复困难。

正当中国疫情好转时,病毒却快速地向全球扩散。国际市场悲观情绪蔓延,原油价格持续下跌至“欧佩克+”限产以来最低点。

本月“欧佩克+”限产协议即将到期,沙特、俄罗斯等国协商继续限产。沙特考虑到疫情冲击,提议在原限产协议基础上再缩减产能,以拯救原有市场。俄罗斯不支持沙特深度限产,二者谈崩。

于是,沙特再次祭出屡试不爽的杀招,宣布增产降价,以迫使俄罗斯屈服。

这一不合作博弈,直接导致国际油价闪崩,油价一度跌破30美元一桶,制造了黑色星期一(3月9日):

全球股票市场大跌,美股触发熔断,美国国债收益率创最低记录。

接着,疫情在全球快速扩散,迅速攻陷美国,政要、球星及知名人士未能幸免。

全球资本市场闻风而逃,再次引发历史性暴跌。俄罗斯、欧洲、法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及美国股指在周内跌幅超过15%,11个国家股指触发熔断,美股跌入技术性熊市,债券、期货、黄金、比特币均遭重创。

沙特的石油金权是否刺破全球货币泡沫?美国为何不干涉沙俄互殴?

80年之前,沙特开国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怎么也想不到,这片沙漠底下的石油能够给沙特王室带来如此翻云覆雨的权力。

沙特,至今依然是世界最为神秘、充满矛盾的国家。

这片土地上交织着美国人、犹太人与阿拉伯世界的矛盾,世俗社会与伊斯兰宗教的冲突,君主制与国家现代化的悖论,还有石油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博弈。

2001年9月11日,本·拉登领导基地组织袭击了美国双子塔及五角大楼。

小布什总统开始发动反恐战争,并在两年后对伊拉克宣战。虽然沙特国王不支持美国打击伊拉克,但因沙美关系,沙特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恶化,常遭受基地组织袭击。

伊拉克战争后,沙特向美国购买武器的同时,开始购买俄罗斯的武器。值得注意的是,苏联已经解体十年有余,美国在中东的战略逐渐发生变化,美沙关系变得微妙。

进入21世纪后,原油紧缺焦虑持续升温,油价不断上涨。2008年7月,国际油价达到峰值,从2002年的每桶19美元涨到了145美元。作为全球“唯一的石油超级大国”,沙特开足产能,阿美石油的日产量达1250万桶以上。

这时,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石油缺口巨大,一边向沙特扩大石油进口的同时,另一边开始大搞新能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油价回落。不过,各国央行超发货币救市,基建狂魔启动,石油价格迅速反弹,并长期维持在每桶100美元以上的高位。

随着经济刺激减弱,国际油价开始下跌,到2014年11月每桶跌至73美元。

造成油价下跌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爆发了页岩气革命,美国实现了石油自给,从原来的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国。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和金融危机,改变了美国的国际战略,美国重返亚太,沙美关系竞争程度加剧。美国页岩气成为了沙特提价的一道高压线。

这时,原阿美石油总裁纳伊米担任沙特石油部长,他试图让欧佩克限制产能,提高油价。

但是,他不想重复80年代让人搭便车的错误:沙特单独限产提价,其它国家扩张产能赚钱。

纳伊米说服了委内瑞拉,并试图拉拢欧佩克之外的石油国,与欧佩克一起减产提价。

考虑到美国石油商受反垄断法的制约,他们决定邀请俄罗斯、墨西哥、哈萨克斯坦、挪威等石油国,一起参加欧佩克会议商讨。

但是,2014年底的欧佩克会议并未达成共识。俄罗斯、墨西哥都希望沙特减产提价,好让他们搭便车。

纳伊米使用了亚马尼当年反向操作的策略:取消产能限制,让油价暴跌,以逼迫俄罗斯就范。

纳伊米离开会场时笑着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

消息公布当天国际原油价格下跌7%。到2016年2月,国际油价降到了历史低点的27美元一桶。

这次油价下跌,重创世界产油国。经济早已不堪重负的委内瑞拉被击溃。俄罗斯因油价下跌,外汇亏空,卢布崩盘,经济陷入困境。

就在此轮油价下跌之前,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了一份4600万吨的石油大单,协议总价值高达2700亿美元,合同期为25年。当时,油价在100美元一桶左右,中国向俄罗斯支付了700亿美元的预付款。

国际石油的采购价通常随行就市,若按现在30美元一桶的油价来说,这笔700亿美元的预付款,基本可以抵扣全款。

这次油价下跌同样打击了美国石油商。由于页岩气成本比较高,油价下跌导致大批页岩气石油商破产。

但是,沙特确实有足够的底气,阿美石油的开采成本最低,同时沙特王室还储备了8000多亿美元现金。

就在油价快速下跌的2015年,阿卜杜拉国王去世了,萨勒曼继承王位,成为沙特第七任国王。

不过,这次沙特家族宣布了下一代的两位王室成员(侄子)为王储和准王储。这一决定打破了兄终弟及的继承传统,引发了持续激烈的宫斗。

2017年,国王突然宣布,免除其侄子的王储、副首相,由自己的儿子取而代之。

油价下跌让产油国不堪重负,最终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石油国与沙特主导的欧佩克一起组成的“欧佩克+”,决定限产提振油价。

这是自2008年以来第一次减产提价,之后油价缓慢上涨。

到了2020年3月,这份限产协议到期,“欧佩克+”决定在维也纳开会商讨。

受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悲观情绪蔓延,会议期间,国际油价下跌到41美元一桶,创下了限产以来的最低价格。

沙特希望在现有基础上再度大幅减产以拯救油价,但俄罗斯只能接受现有的减产力度。最终,“欧佩克+”谈崩,沙特再次祭出反向操作的杀招:增产降价,逼迫俄罗斯就范。

沙特阿美随即宣布,沙特将把原油极限产能从当前的1200万桶/日提升至1300万桶/日。4月起,沙特的原油供应量将大幅提高至1230万桶/日。

消息一出,引发国际原油闪崩,跌幅达30%左右,国际油价下挫到30美元一桶附近。

油价闪崩引发国际金融市场大地震,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

3月9日,道指跌幅7.79%;标普500指数跌幅7.60%,触发熔断机制;纳斯达克跌幅7.29%。沙特阿美一天跌去1.2个中石油市值。

油价崩盘叠加疫情全球化蔓延加剧,全球资本市场在一周内再次暴跌,多国股市触发熔断机制,恐慌情绪蔓延,美股进入技术性熊市。

此次不合作博弈,是俄罗斯、沙特和美国上演的“三国杀”。

俄罗斯希望产能和油价维持在中位数,即在美国页岩气盈利之下,本国石油商盈利之上。沙特希望大幅度减产提价以获取最大收益。美国希望将价格提至页岩气的盈利线之上。

价位决定了三国的利益关系。沙特能否故伎重演,迫使他国在某一个价位上达成共识?当然,更多人关心的是,石油崩盘,是否触发新一轮经济危机?

80多年前,阿齐兹国王怎么也没想到,这片寸草不生的沙漠地下,居然蕴藏着无尽的财富与权力。沙特王室用谋略与耐心,以资本主义的方式,将原本属于美国人的阿美石油据为己有。

最近百年,石油国家,如委内瑞拉、伊拉克、伊朗、科威特、利比亚,或陷入资源诅咒,或被战争拖垮,几乎没有一个善始善终,沙特算是个例外。

沙特王室在美国与阿拉伯世界、世俗政府与伊斯兰教、君主制与现代化之间,将平衡术玩转到了极致。

但君主制与国家现代化的冲突依旧不断。

沙特国内贫富差距巨大,社会矛盾尖锐,改革呼声高企。

王室成员如老国王的儿子们、被废王储,试图借助改革派的力量夺取王权。就在此轮油价暴跌前夕,80后王储先下手为强,逮捕了国王兄弟、前王储、高级军官及大批沙特家族成员。

沙特王室的内外政治平衡术是一个石油帝国兴起的关键,但他们始终有一天将面临一个问题:

沙特到底是王室的沙特,还是沙特人的沙特,正如沙特阿美石油的归属权一样。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7890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