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为什么说傅抱石是推动中国美术史进程的国画大师?

从回溯傅抱石的画作(山水画、仕女画)与经历开始,看他是如何一步步点亮中国美术史的天空的。

中国美术史上,有一个领衔而行的名字——傅抱石。

傅抱石是开宗立派的一代艺术大师,是“新金陵画派”的杰出代表。他一生高产至极,曾诞育四千余幅画卷、两千多方印石,以及不计其数的美术著论。

● 傅抱石先生

这些稀世珍宝,是傅抱石倾尽一身之力为后人点亮的烛火,以帮助我们驱散绘画道路中的迷雾,寻得真正的艺术方向。

今天,我们从回溯傅抱石的画作(山水画、仕女画)与经历开始,看他是如何一步步点亮中国美术史的天空的。

江山风光无限,一支画笔尽显

千古第一风骚事,就是可以用小小一支画笔,描摹尽天下雄伟景致。

显然,傅抱石做到了,作为独树一帜的国画家,他尤其擅长画山、石、雨、风这四方景致。画时,不仅能穷尽山水之壮美,还能全然泼洒进男儿的淋漓元气,使人发自肺腑地动容。

●傅抱石《隔岸桃花迷野寺,乱帆争卷夕阳来》

枯笔皴擦、淡墨清染描绘出万舸争流的场景,墨色交融里,一片苍润空潆风光,像一阙激越灵动的诗。其线条飞动的同时,精益率性。虚实远近、空间层次感得当,使得整个画面看起来雄健且飘逸。

傅抱石在教育学生们常以身作则地说“画笔之大,往往保存着浓厚的史之味”,以及“顺笔成章,切忌堆砌做作,死板地勾斫”。

这是大师珍贵的启迪点拨:我们在画山水,用墨下笔时,除了遵循古法传统,自然情趣、韵律也是极为重要的,不可一味地固守窠臼,要顺笔意而画。

●傅抱石《西陵峡》

作为三峡中最奇绝的西陵峡,它的巨壑深谷,风光旖旎,令寻常画师难以下笔。傅抱石最不同凡响的在于,他敢假借山势,用笔阔绰大气。

在这幅画作中就可窥见,他一点儿也不小家子,笔触散聚得宜,质感丰厚磅礴,一改中国山水画先前的靡丽柔弱,此般美景,为高山远水的大开大合,令人叹服。

傅抱石最精彩的“风雨”作品之一是《潇潇暮雨》。暮雨酣畅、水汽袅娜、朔风依依,这份浪漫几乎冠绝古今。

●傅抱石《潇潇暮雨》

我们第一眼只见山石笔法壮阔酣畅,却不清楚其实是雨在其间统领万物,山、石、林、乃至左下的道人,皆在它掌控之中。用散锋、侧笔绘缠绵悱恻的雨,让人从雨的斜度、力道、浓淡中去感受风的存在。

傅抱石灵犀豁达,善于观察季节、天气变化,丘壑自成于胸中,朝雨、午雨与暮雨的场面更是见得太多,所以,他笔下的雨景非常成熟,雨飘摇却散而不乱,风无形却轻而不浮。拥有此“风雨山石”独特画法的画家,只他一人。

●傅抱石《西风吹下红雨来》

我们在画山、石、雨、水时一定要注重用心体验与感受,才能如傅抱石一般得其真实。无论是山、是石、是雨,还是雪,这些常见的国画意象在画家笔下具有声色灵肉,它们相互依傍、互相托付,齐心协力地缔造出一幅幅精巧高雅的画面。

山河如此壮阔,美人何其多

挥毫间,江山轮廓隐隐浮现。凝眸处,美人也款款而至。

在一众画家如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之中,惟他笔下仕女的脸美得极有辨识度——要如何一眼来分辨是傅抱石所作呢?

●傅抱石《湘夫人》

“眉目传神”,只须单看仕女的上眼线与下眼线即可。

若上眼线浓重,下眼线轻佻,有五成把握是傅抱石所作。若眼神是那般灵动且锐利,勾魂夺魄,还有晋人的傲气在;再有乌黑高昂的发髻、清淡小巧的鼻子、丰满细腻的朱唇,那定是傅抱石所绘了。

针对仕女们尤为重要的“点睛”之笔,傅抱石女儿傅益瑶如是说:“这些仪静体闲的女子们,默默地,仿佛永不启齿,激荡我们心胸的是她们洋溢着丰富感情的眼睛。这眼睛把她们的人格、她们的历史与心情都倾诉给我们了。”

傅益瑶还认为,父亲的仕女面部神韵是继承了顾恺之《洛神赋长卷》的风采,若宓妃般清丽出尘。

●南宋佚名《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局部

在描绘仕女形象时,面容之中眼神最能传神,傅抱石就是把握到了这一点。我们在描绘仕女形象时,可以着重挑选一到两个五官作为特点来描摹。

除了具有鲜明特色的面部五官,仕女们的穿着,大多缓带轻裘,仙风道骨般,飞白笔法使得她们的姿态灵动俊逸,果真一如杜甫《丽人行》中所言的女子“颜值巅峰”——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

女子们的春光无限,温柔无垠,慈爱无边,尽数融合傅抱石的一众仕女图中。而这些女子们,和善典雅的同时,从眼神即可看出,她们并非柔弱可欺之辈——在那样一个压迫女性的封建时代,傅抱石画仕女,却从未说过女性是弱者之类贬低轻视的话。

傅抱石不是文人,是有温度的文化人。他极为尊重女性,在培养自己女儿时,一直要求她不能屈居人下,要有品有格、自强不息地去活。这样一位不偏私、不歧视的君子画家,他笔下的仕女们,怎么能不惹人喜爱、怎么会不受人追捧呢?

●傅抱石《湘君涉江图》

傅抱石还曾留日游学,他笔下的中华美人,本就与日本美人皮肉不同、风骨迥异,但精美程度上却难较高下。

日本的喜多川歌麻吕与鹤田一郎,二人均擅长描绘女性角色。一古一今,各有千秋。前者生活在十八世纪的日本江户,描摹出的浮世绘风格典雅柔媚;后者则完全是现代线条,笔下角色尽态极妍,更符合当下审美。

●喜多川歌麻吕的仕女图为浮世绘画风;鹤田一郎所作的美人图,现代风格明显

中国仕女图高雅,多为贵妇名流,或神话人物,体态婀娜,气度沉稳雍容;日本浮世绘却着重刻画歌舞伎等形象,千娇百媚,虽稍显轻浮,但符合当时审美,亦被时人青睐。

“名花倾国两相欢”,在画作中,无论是中华美人的大气华贵,还是日本女子的灵巧聪颖,都令人尊重。欢喜的同时,需要被赞美肯定。

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

说完傅抱石的山水画与仕女画作,他的在日本、欧洲的经历,以及国内的生活经历造就了他别样的思考方式。

曾赴日留学的中国画家,有高剑僧、郑锦、李叔同、黎葛民等人,去国外钻研艺术,蔚然成风。现今趋势,不减反增。这绝不是崇洋媚外,而是为了炼化多元。

● 创作中的傅抱石

傅抱石的家境并不算优渥,能去日本游学,是徐悲鸿一己之力造成的。此后,徐悲鸿便成为傅抱石的终身师友,二人互相扶持,交情深厚。“穷孩子,也可以拥有高贵的梦想。”这句箴言,对曾经年幼的傅抱石来说,最贴切不过。

在日本,傅抱石曾拜金原省吾为师。因受师傅西式观念的影响,他参与译制了《唐宋之绘画》《基本图案学》《郎世宁传考略》等书,并创作出有关日本美术的《日本法隆寺》等。

●金原省吾夫妇

傅抱石始终对这段历史抱有矛盾的心情。他还在世时,素来不太情愿承认日本游学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甚至一度有些鄙薄日本美术圈,认为其亦步亦趋地模仿他国、令族人蒙羞。这些想法而今看来有些偏激,却十分“真性情”。

对他影响最大的,倒真的不是日本美术本身,而是老师教会他要接受西式的思辨方式,与自己心中民族文化认同感的突增,还有亲眼看见日本吸收舶来文化并为其所用。种种因素让傅抱石决定一面传承中华美术思想,一面吸收外国文化,二者并辔齐驱。

●喜多川歌麻吕的仕女图

彼时的中国正在崛起之时,大量的外国文化涌入,人们眼界开拓,不再食古不化,而是愿意接纳新知识。这对于美术界来说,无疑是一大幸事。

在1957年左右,傅抱石以美术团团长身份赴欧洲写生,这段时间内的写生生涯(包括后来遍历重庆),重塑了傅抱石的写生观。他认为,中国画要改良,尊重古人技法,用心揣摩,先有基础,后去真山水中描摹。

●傅抱石《罗马尼亚风景》

傅抱石数次外出写生,总结出一套实用的写生方法—— 游、悟、记、写。

看到了,就得从中悟。悟出就记录,记在本子上,最好记心里。记录完再代入到画作中实践。其中,“悟”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深层次的,它重在了解山水风景的韵致性情,重在用自己的想法拼接重组艺术。

欧洲之行后,傅抱石悟到,西洋的画作大多写实,以真实为佳;而中国写意,不擅长用线勾勒,以奇绝取胜。若二者有机融合,那便算是珠联玉映、登峰造极。

●傅抱石《从斯摩列尼兹宫下望》

去欧洲等地观光、增长见识,在当时看来,是一件难能可贵又极其光荣的事。

现在,对于部分人而言,出国不是难事,难的是能否把印入眼帘的风景用自己的思维再加工一遍、再淋漓尽致地描摹到纸上。所以,写生重要的不是你人在哪,而是你的心在哪。

●傅抱石《傅抱石先生欧洲写生图真迹》

相信熟知傅抱石的人,定对他独一无二的“抱石皴”有所了解。

抱石皴是他遍历巴蜀,最后在重庆郊区观金刚坡山麓风雨变幻时,所顿悟出的笔法——毛笔侧锋披散用笔,笔毫变一股为多股,适合展现风雨山石的壮阔雄浑美。

●傅抱石金刚坡取景故地

抗战时期,在巴蜀故地时,傅抱石过的是清贫的日子,精神层面却是极为富足的——重庆的山与水,身边的挚友家人,都是他坚实的依傍。

傅抱石热爱巴蜀美景,也被革命与巨变打磨,他用红色画作感喟着新中国的迅猛发展:

●傅抱石《芙蓉国里尽朝晖》

除了这些沧桑巨变,傅抱石更着迷于中国传统文化,他绝对是画家中最钟情屈原的。

甚至连名字都来自于“屈原抱石沉汨罗江”的典故,他曾画屈原《楚辞·九歌》中的山鬼形象:

●傅抱石《九歌图·山鬼》,山雾蒙蒙,佳人款款

傅抱石留学日本、造访欧洲的经历,教会了他融会贯通,让他领悟到写生的真谛,而中国是他的根,最应得到歌颂爱戴。

长居巴蜀后,他又去了江苏,进入江苏国画文工团,带领团员瞻仰全国革命圣地,以激发创作灵感,对后来的红色绘画造成巨大影响。

在他身上,一直浓缩着新中国第一代艺术家的爱国内核,展现出中华画匠彪炳千古的爱国精魄。中国经典画作永世不朽,匠人传统文化历久弥新。

●傅抱石《虎踞龙盘今胜昔》

傅抱石这辈子,可算得是“抱石也抱玉,画晴也画情”。他一生怀才抱德,超群绝伦,既画得了山川河流、乍雨乍晴,又绘得出窈窕淑女、眉目含情。

后生们因他而启迪,产生出一系列“抱石文化”——抱石文化街、抱石美术学院、抱石大道等。我们感恩他,我们追怀他,我们想念他。

中国美术史的天空,得因傅抱石等艺术大家们的闪耀,而永远璀璨光明。

参考文献:

《傅抱石谈中国画》文/傅抱石

《画美人必先画出有品有格的人———谈先父傅抱石的仕女画》文/傅益瑶

内容为『手望Sowarm』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77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