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同时喜欢不止一人,可能吗?

在电影或文学领域,同时爱着两个人的故事比比皆是;而现实生活中的情感关系则更为复杂。

        最近看到一篇人类学的研究报告,标题是:你能同时爱超过一人吗?        关于这个问题,何书桓同学有话说。咳,没错。人类学家William和Gerth就发现,在电影或文学领域,同时爱着两个人的故事比比皆是;而现实生活中的情感关系则更为复杂,人们也越来越不愿意结婚了。

娱乐圈中,陶虹和徐峥的“宽容式婚姻”为人津津乐道。

为了探索“并存的爱”(concurrent love)的可能性,研究者猜想:人们可以在不同恋人之间层次分明地来回切换自己的爱,而且每个人都能深刻地描述自己爱的体验。

于是乎,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一所大学中展开了研究:

“第一阶段,他们找到37名表示自己曾同时爱超过一人的参与者,然后发问卷询问ta们如何遇到自己的恋人、每个恋人的性格、如何做到同时爱着、有没有什么焦虑、对这段经历满不满意;第二阶段,剩余27个人进行面对面的深度访谈。每个人会被问到对爱的定义、与爱人互动的体验以及如何平衡这样的关系。”

研究者从所有访谈故事中发现这样的共性:

  • 有两种类型的爱,一种倾向于安慰和陪伴,另一种是热烈和激情的。

  • 并存的爱在ta们眼中,都是精神上理想的且完整的爱情。

  • 和不同恋人互动时ta们会表现出不同的样子。

研究者因此得出结论:人有能力同时真正地深入爱着多个人。

这种“复数的爱”的可能性让我想起,在《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君同时爱着直子和绿子。村上春树这样写道:

“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荡舟于美丽的湖面,

我们既会觉得蓝天迷人,又深感湖水多娇。”

弗洛姆在《占有还是生存》中提到:

“重‘占有’的生存方式所体验到的爱则是对‘爱’的对象的限制、束缚和控制。”

他认为,爱应该是一种积极力量,是具有创造性的活动。Nathaniel Brandon教授在《罗曼蒂克心理学》中指出:

“浪漫之爱的核心是心理可视性(Psychological Visibility)。”

爱既让你在他人身上看到了自己(“Ta好像我”),又让你从看到他人眼中的自己感知自我(“Ta理解了我,原来我是这样的”)。

这样来说,爱不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对象,而是针对所有人而言的一种态度、一种性格特征的倾向性。

其实,同时爱着几个人的稳定关系形式,在现实生活中早已存在——

多元伴侣

p o l y a m o r y /p o l y a m o r o u s        

Polyamory的骄傲旗帜。2014年由Jim Evans设计,蓝色代表开放和诚实,红色代表爱与激情,黑色代表团结一致,中间金色的希腊小写字母符号“pi”代表polyamory的第一个字母。

Polyamory一半希腊词根poly“多”,一半拉丁文词根amore“爱”。又称多边恋、多角恋、多角忠诚、多重伴侣关系。

它指的是,关系中人数大于“两人一对一”且参与者皆“知情同意”的恋爱、交往、伴侣的关系。

本文提到的多元伴侣制

和某些不包括

性别平等和知情同意的婚姻

不能混为一谈

比如,在某些宗教文化(伊斯兰教)和地区(非洲、中东),一夫多妻制仍具有合法性;而罕见的一妻多夫制,至今还在中国西藏和印度南部盛行。

尽管备受争议,多元伴侣制符合人类的本性,这个观点得到了多个学术领域的认可。

动物学家、心理学家Barash和精神病学家Judith Lipton等人研究发现,近5000种哺乳动物中,绝大部分物种倾向于多偶制,且这种倾向并没有体现出雄性和雌性的区别。只有3-5%的动物一生只有一个配偶,比如狼、狐狸、水獭等,也包括人类。

即便如此,当这些动物的配偶突然死去或者失去性能力时,它们也会迅速找到新的伴侣。
        多元伴侣制,其实属于“自愿/道德的非一对一关系”(consensual / ethical non-monogamy, CNM/ENM)中的一种。

下面这张图就为我们展示了“自愿/道德的非一对一关系”的详细分类,“多元伴侣制”就是其中紫色的部分(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你品,你仔细地品。

Franklin Veaux. 

2014年有统计显示,美国有120万到980万的多元伴侣。那么,多元伴侣制到底长什么亚子?

著名多元伴侣作家Franklin Veaux 称,多元伴侣是游戏规则的变革者(the gamechanger)。

只要每个人知情同意!

只要每个人知情同意!!

只要每个人知情同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形式多样到超乎你的想象。

根据Wolfe(2003)的调研,最常见的是多元伴侣制形式是以一对关系稳定的伴侣为核心,逐渐接纳他人,形成三人(Triad)或者四人关系(Quad)。

一项新的多元伴侣研究显示,尽管多元伴侣制的关系大多是分等级(Hierarchical)的,比如,主要关系会比次要关系的伴侣共享更多生活时间;但是还有一些是不分等级的(Non-Hierarchical),也就是说,每一对伴侣关系都是平等的。

Tumblr@vurren. 

事实上,关于多元伴侣制的污名不在少数。接下来,让我们通过两个误解来进一步了解多元伴侣制。

误解1:多元伴侣制没有单偶制好。

一对一关系的单偶制(monogamy),狭义上也就是我们熟悉的一夫一妻制。虽然这是现行的婚姻制度,但出轨、离婚和再婚的案例都在显著增加。

目前,我们还无法回答哪一种制度更好,因此也想打破这个误解;只是想让大家看到多元伴侣制的存在,并尝试理解多个人为爱共同生活的可能性。

有人认为,两人之间的问题就够多了,多元伴侣制的关系中少则3人,多则N种排列组合,那还不乱成一锅粥了?

Conley等人(2017)对1507位处在一对一关系中,以及617位处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进行研究,测量参与者对关系的整体满意度、承诺、激情、信任以及妒忌的情况。结果发现,在满意度、承诺与激情等量表中的得分上,两种关系中的人并无显著差异;但在信任程度这一方面,非一对一伴侣显著高于一对一伴侣。

这是因为,多元伴侣制正是基于知情同意后的信任,才能得以维持。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多元伴侣制就很理想,比起一对一关系,面对嫉妒、沟通、时间管理等问题,践行多元伴侣制的人群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误解2:多元伴侣制就是不忠和淫乱的代名词。

都2020年了,请大家扪心自问,你只会对一个人产生性欲吗?

哲学家Brake认为,多元伴侣制在性欲方面,更符合人的本性。最新的科学研究也证实,多元伴侣制给个体提供了享受更持久的激情和亲密的独特机会。

忠诚、承诺本身,从来不是排他的。透明度(transparency)是将多元伴侣制和不忠区分开的要素。多元伴侣关系中的人不接受谎言,所以只要知情同意,并诚实地信守承诺,每个人是有可能同时拥有多个性伴侣和多重亲密关系的。

此时可能有人会说,多元伴侣制的性生活这么丰富多彩,感染性传播疾病的风险肯定更大吧?

首先,多元伴侣制不代表一定要和关系中的每个人做爱;其次,科学研究证据请你闭麦:

比起多元伴侣制的人群,那些在关系中性不忠(Sexually unfaithful)的个体,更少采取保护措施,也不太和另一半讨论安全性行为,多元伴侣制的人群更倾向参加性传播疾病的筛查和检测,感染率低得多。

对多元伴侣制了解了这么多,想必有些人已经跃跃欲试了。且慢,让我们将讨论焦点从爱几个人回到人性和亲密关系本身——

有些人会人性地爱着多个人

也有人会异化地爱着一个人

人性的爱,是发自一个人内心深处最根本而真实的需要。人们需要亲密关系的独特性和真实性,并不会因为爱的对象的个数而改变。19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多元伴侣之间的依恋类型,也是彼此独立且特别的。

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指出:人性的、成熟的爱,同时具备关心、责任感、尊敬和了解这四种积极态度。

比如,你生病了,真正爱你的人不仅想知道你的状况,也不会因为你的病症而嫌弃你,还会把想让你痊愈的心愿当成自己的责任并付诸行动。        异化的亲密关系,是像商品交换一样的非人性化的工具交往行为。这样的关系被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称为“伪交往”。

异化的关系中,人丧失了爱,沦为机械般被动地消遣。而这个人的关系对象,只会被当作让ta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零件,容易替代。不行就换,但每换一段关系却又是重复和无差别的,本质上还是僵死的。

异化的交往中,语言沦为了自说自话的独白或利益交换的手段。最直观的感受是,两个人聊天牛头不对马嘴,一方只顾自己畅所欲言而不听对方讲话。

最绝望的是,一个异化关系的人自己本身,可能看似还在努力地找人紧密结合,但ta还是极度空虚并充满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ta也意识不到自己人性的最根本的欲望。        今天我们之所以介绍多元伴侣制,并比较人性与异化的亲密关系,不是在提倡任何一种具体的生活方式,也不打算为你树立什么规范和禁忌。

而是让你看到,真实的、人性的需求是复杂的,“爱”首先必须是由人构建起的关系,亲密关系才有可能是帮助我们更好地爱和成长的契机。

话说回来,即便我们相信并想要去爱,爱的实践又谈何容易。心理学家Mary hotvedt认为,如果人真的能同时爱超过一人,这样的情况也很少是人们主动计划好的,人们也常因此会产生内心的矛盾冲突。

虽然最开头提到的那篇文献告诉我们,人能够同时爱超过一人,但其中所有访谈对象都遇到了反复出现的情感和道德困境。Ta 们感到痛苦并难以抉择,因而ta们的关系变得脆弱、不稳定,最终难以持久。所以,研究者也得出了另一个结论:

并存的爱随着时间就会陷入激情和陪伴的困境,维持这样的关系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否则很难长久。        2016. 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什么关系,“知情同意”都是一段健康的关系中的重中之重。它意味着以达成共识的承诺建立诚实且信任的关系基础。

当大家要对一个承诺达成共识,反映的是每个人主动思考后的个人意愿,承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由于关系的发展和变化,需要持续的公开沟通去调整。

相信爱的可能性

了解知情同意的重要性

是一种以洞悉人的真正本性

为基础的理性信念

脚本 / Cyte

策划 /二狗子

编辑 / KY主创们

References:

Balzarini, R., Campbell, L., Kohut, T., Holmes, B., Lehmiller, J., Harman, J., & Atkins, N. (2017). Perceptions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relationships in polyamory.PLOS ONE,12(5).

Balzarini, R. N., Dharma, C., Muise, A., & Kohut, T. (2019). Eroticism versus nurturance: How eroticism and nurturance differs in polyamorous and monogamous relationships.Social Psychology, 50(3), 185–200.

Barash, D. P., & Lipton, J. E. (2002). The myth of monogamy: Fidelity and infidelity in animals and people. Macmillan.

Brake, E. (2017). Is ‘Loving More’Better?: The Values of Polyamory. The Philosophy of Sex: Contemporary Readings, 201-220.

Branden, N. (2018). The Psychology of Romantic Love: Romantic Love in an Anti-Romantic Age. Tarcher Perigee.

Conley,T.D., Matsick, J.L., Moors, A.C., & Ziegler, A. (2017). Investigation of consensually non-monogamous relationships: Theories, methods, and new directions.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2), 205-232.

Conley, T., Moors, A., Ziegler, A., & Karathanasis, C. (2012). Unfaithful Individuals are Less Likely to Practice Safer Sex Than Openly Nonmonogamous Individuals.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9(6), 1559-1565.

Jankowiak, W., & Gerth, H. (2012). Can You Love More Than One Person at the Same Time? A Research Report. Anthropologica, 54(1), 95-105.

Moors, A., Ryan, W., & Chopik, W. (2019). Multiple loves: The effects of attachment with multiple concurrent romantic partners on relational functioning.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147, 102-110.

Veaux, F. (2015). The game changer (1st ed.). Thorntree Press.

Wolfe, L. (2003). Jealousy and transformation in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of Human Sexuality, San Francisco, CA.

埃里希·弗洛姆.(2014).占有还是存在.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埃里希·弗洛姆.(2008).爱的艺术.上海译文出版社

村上春树.(2007).挪威的森林.上海译文出版社

尤尔根.哈贝马斯.(2004).交往行为理论.上海人民出版社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71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