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经历过不好的事,我还能获得幸福吗?

谁能够在生活中,不经历失望、悔恨、羞愧、遗憾等等消极情绪呢?通过快乐走向好生活,是需要很多幸运的。但通过成熟、通过自我的发展,却是一条每个人都可以付出努力而达成的道路。

 后台收到这样一条留言:

“KY君,我一直很羡慕身边那些简单、单纯、快乐的女孩子。因为那是我没有机会成为的。我的成长过程比较艰辛。小时候父亲经常暴打我和我母亲。

青春期因为叛逆,我早恋、纹身、抽烟。后来又被男人骗,我甚至失去过一个孩子。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复杂和矛盾的人,这种复杂让我自己感到厌恶。

每次看到那些家庭幸福的女孩子,我都羡慕得心里发疼。可是谁让我命不好呢。我很想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还有获得幸福的可能性吗。”

其实我们经常收到类似的求助信息。他们在问一个共同的问题:

“作为一个有过充满挑战的成长经历、负面的人生经历的人,到底还有没有可能过上一种好的生活。”

今天我们就和大家来聊一聊这个问题。

要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从理解“好生活”指的是什么开始。

前几天我读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写作者Laura A. King是一位心理学家,她致力于研究什么是“好的生活”,以及,什么是“健康的人”。

她指出,当下绝大部分针对“好生活(good life)”的研究,都把生活中的“好“和快乐感、满足感、积极情绪联系在一起。但以这样的方式来定义”好生活“,却造成了一些问题。

她认为,这种定义好生活的方式是不切实际的。谁能够在生活中,不经历失望、悔恨、羞愧、遗憾等等消极情绪呢?

正是因为,人们把好的生活片面地定义为积极的情感体验,这些消极情绪才被看成是不好的经历、是人们想要回避的。

而事实上一个健康的人,ta应当有着丰富的内在体验,一种值得过的生活也应当是有过挣扎、痛苦、苦乐参半的。

她提出,至少存在两条不一样的道理,都能够引导人们走向好的生活(或者说幸福的生活):一条是通过快乐,另一条则是通过成熟。(她特别提醒道,快乐和成熟是两个完全无关的维度,并不是说不快乐的人才更成熟。而存在任何一种组合的可能性:快乐而成熟的人,快乐而不成熟的人,不快乐和成熟的人,不快乐而不成熟的人,皆有)。

通过快乐走向好生活,是需要很多幸运的。但通过成熟、通过自我的发展,却是一条每个人都可以付出努力而达成的道路。

Laura A. King(2001)认为:即便经历了创伤性的生命事件,人们还是可以通过自我的成熟,去从中获得正面的东西。

例如:“对自己更深入的认知”、“对世界更丰富的理解”。从而找到这些悲剧性事件发生的意义,并有能力体会到比生活经历简单的人更丰富、更多层次、也因而更迷人的认知和感受。

更成熟的人,能够从更多不同角度的、更整合性的视角看待世界,并拥有着相对来说更为复杂的自我。

举个例子来让大家了解不成熟和成熟的区别吧。

有一个关于智慧的研究指出,智慧的思维方式有以下特征:相对主义的、不确定的、在不同的文本环境中会呈现出不同含义的。智慧的思维,就是一种更成熟的思维,它比一般的思维更大程度地容忍和直面不确定性——而另一种比较低成熟度的思维则是“非黑即白”、难以忍受没有结论的状态。

如何判断一个水果是否成熟?“望闻问切”就可以了——看颜色,闻味道,问果农,切开尝尝。但是,判断一个成年人是否成熟,却要困难得多。

人格心理学家Golden Allport(1961)曾列出“成熟的人”的5个标准:

1)能够积极但是客观、现实地看待自己(对自己的认知没有经过美化的滤镜)

2)具备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不仅限于婚恋关系)

3)具备常识

4)有幽默感

5)有自洽的一整套生活哲学

而一个人的心理是否成熟,取决于Ta的自我发展水平(ego-development)(Hammack & Cohler, 2009)。

*什么是自我发展水平?

自我(ego)是一系列“自我机制的集合”,自我的发展就是自我机制发展的过程。

心理学家Jane Loevinger(1967)提出:自我不是某个固定不变的事物,自我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

在这个动态的过程中,我们“掌控、整合、理解生命中的种种经历和体验”,形成看待自身和世界的参照系(frame of reference)。

所以,自我发展水平指的就是“一个人对自身及世界的体验能够到多复杂的程度”(Labouvie-Vief,2001)。我们能够认识和接受多复杂的自己?对世界和关系的复杂有多少认知和容忍?我们能够整合多么复杂的情绪?我们对价值和人生意义的理解是否是复杂的?

一个人的自我发展水平较高,意味着Ta在责任心、忍耐力、独立成就、自我修复力、人际间诚信等方面,都能发生更多的积极变化(Bauer & McAdams, 2004)。Ta在面对世事变迁时,也会更少收到打击,具有更高的应对能力。

自我发展的过程是连续的。为了方便理解,Loevinger将这个过程分为9个阶段。其中,最早期的3个阶段,通常发生在我们出生开始到学龄前,在成年人当中非常少见。在这3个阶段“自我”的意识从无到有;1小孩子从完全被冲动主导(e.g.,“饿了要吃,不给吃就哭”), 2逐渐学会控制自己的冲动, 3趋利避害(e.g.,“哪个大人给我糖吃,我就听谁的”)。

而接下来的6个自我发展阶段,则常出现在一般成年人身上。你的自我发展水平如何?正处于哪一阶段?对照以下表格,给自己做个测试吧:

成年后的自我发展阶段

关键特征

阶段4

遵奉阶段(Conformist)

一切遵循社会规范;有绝对化的“是非对错”的概念,思维方式刻板、单一。

比如,“我爸妈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和他们唱反调的都是坏人”。

阶段5

自我觉察期(Self-Aware)

又名公正-遵奉过渡期(Conscientious-Conformist)

产生基本的自我觉察,思考也更多元化;仍受到社会规范、父母或同伴的强烈影响,但同时开始反思Ta们说的是否一定正确。

阶段6

公正阶段(Conscientious)

主动建立起自己的标准、规则,一旦违反会产生罪恶感;开始为自己的人生选择负责,希望获得社会认可的成就;

表达感受时有了更多的“我觉得”,也更理解别人有“Ta觉得”,在人际关系中更具同理心。

阶段7

个人主义期(Individualistic)

也是由公正阶段向自主阶段的过渡

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个性,但同时也重视关系,在情感上依赖他人;对自己、对他人都开始变得宽容,容许异议、容许似是而非;“我要我觉得,但我也尊重你觉得”。

对内在冲突开始有所觉察,但尚没有能力解决。比如,是独立还是依赖?是追求成就还是接纳当下的自己?

阶段8

自主阶段(Autonomous)

不再为道德规则而活,不再一味追求成就,而是走向自我实现;

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独立性,甚至意识到独立本身是有局限的——情感依赖不一定是独立的对立面,在独立的同时,关系让我们更好地支持彼此;

认识到内、外在的冲突原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能够接纳和应对。

阶段9

整合阶段(integrated)

自我显现出智慧(wisdom);

对自己和他人具备更广泛的同理心;

与自己的命运达成和解;能够调和内在的冲突,与世间种种“无解”、“求不得”和平相处。

在步入成年后,自我发展水平和年龄就不再必然相关了。

Loevinger认为,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一生的自我发展都会停留在“遵奉阶段”到“公正阶段”这个区间,不再迈向更高的阶段。

但她也指出,人群中也有少数人,可以超越公正阶段,往更高的层级发展自我,最终接纳内在、外在的冲突和混乱,理解世事的复杂。

那么,成年之后,如何才能进一步发展自我、变得更成熟呢?

人的心智的成熟过程,可以简单归纳成吸收(assimilation)和调整(accommodation)两大步骤。

当所发生的事情,符合我们既有的、对世界和自我的理解时,我们感到舒服、顺利。这时这个经历就被吸收到我们既有的认识框架中去了。——这个过程就是吸收(assimilation)。

但有时,我们的经历会超越我们既往的认识框架,遇到了难以理解的经历。这时人们就需要调整自己的认知体系,从而能够解释新的经历。——这个过程就是调整(accommodation)。在调整后,我们的生活再一次变得可以让自己理解。

调整看起来很容易,在现实生活中,却往往是一个充满挣扎的艰苦的过程。调整自己原有的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体系、使其能够容纳和解释新的遭遇,是非常困难的。在调整成功之前,人们往往要沉浸在“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的内心痛苦中。

今天我们给大家提供几个能够帮助调整认知结构、以及有意识地让自己的认知变得更复杂的小技巧:

Laura A. King(2001)的衍生研究发现,只要人们在讲述自己的负面经历时,刻意地让自己去关注负面经历中可能的积极产出——比如自己获得了经验和心得认知等,就能够改善心理状态的许多指标。

此外在回顾过去经历时,更多地思考事情发生的意义,会促进自我的发展(King, 2001)。当遇到那些对我们影响重大的事件时,我们可以通过书写日记,来思考以下问题:

a)这件事为你带来了哪些改变?你获得了哪些新的经验?

b)经历了这件事,你看待自我、他人和世界的角度有了哪些变化?

c)你是如何应对这件事的?你认为自己应对得怎么样?对于自己的应对你有哪些反思?

d) 你从中获得了什么?

loevinger(1976)曾指出,人的自我只有在环境不符合他们的预期时,才有成长发展的机会。某种程度上,只有当负面的生活经历发生时,我们的自我才有进化地更为成熟的机会和可能。

因为只有当环境和生命事件挑战到了我们现有的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系统,我们才会产生调整认知系统的欲望和动力。正是这些充满挑战的人生经历,拓宽了我们的世界观、加深了我们对自我的认知,从而使我们成为更复杂、更成熟、更有能力应对世事变迁的人。

Laura A. King提出的成熟之路,给无数遭遇了负面的生活经历的人以机会和希望。但这种成熟发生的前提,是直面负面的经历、是拥抱不确定、是努力理解和消化痛苦的感受。如果对负面的经历和感受采取逃避和否认的策略,自我的成熟便不会发生。

她说,“因此,人们的个人成长,不仅仅是应对逆境的一种手段。我们应当开始认识到,这是人们艰苦地调整自己的认知框架的过程,也是人们重建一个新的自我的过程——是人们付出努力把自己再建造成了一个,有可能在当下的处境中感到幸福的人。”

生命如何不伟大?回到今天的文首提问,想对这位读者说:

我们每个人被别无选择的抛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时候,或许都被设定了不同的人生路径和模式。有的人的路比另一些人的路更艰难。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路径和模式,但只要我们积极勇敢地直面自己的人生,我们就能够获得生活给我们的那一份独特的回报。

走向成熟的道路或许艰难,但成熟而幸福的人,能够体会到简单的人生模式下无法体会到的人间百味、感悟更多的关于世间的真谛。谁能说这样的人生不值得一过呢?

References:

Allport,G. W. (1961). Pattern and growth in personality. Holt, Reinhart & Winston.

Bauer,J. J., & McAdams, D. P. (2004). Growth Goals, Maturity, and Well-Being.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0(1), 114–127.

Hammack,P. L., & Cohler, B. J. (2009). The story of sexual identity narrativeperspectives on the gay and lesbian life cours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Press.

Hauser,S. (2001).Ego Psychology and Psychoanalysis.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of the Social & Behavioral Sciences, 4365–4369.

King,L. A. (2001). The Hard Road to the Good Life: The Happy, Mature Person. Journalof Humanistic Psychology, 41(1), 51–72.

Labouvie-Vief,G. (2001).Ego Development in Adulthood.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theSocial & Behavioral Sciences, 4361–4365.

Loevinger,J. (1976). Ego Development.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710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