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日本是如何吞并北海道的?

北海道岛是仅次于本州岛的日本第二大岛。虽然本州的东北部就近在咫尺,日本的主体民族(按官方说法则是日本唯一的民族)大和人对这座岛屿的控制却一直到近代才完成。

北海道岛是仅次于本州岛的日本第二大岛。虽然本州的东北部就近在咫尺,日本的主体民族(按官方说法则是日本唯一的民族)大和人对这座岛屿的控制却一直到近代才完成。这是日本近代国家构建过程中的大事,也为岛上的原住民带来了命运的巨大转折。

日本几座大岛中,北海道是开发最晚的

不过相对于西部,关东平原夜开发较晚

日本文明的范围大部分时段都在北海道以南▼

而在并入日本之后,北海道的命途也未能一帆风顺,从工业龙头逐渐跌落成农业基地,近年来更是已经完全跟不上日本其他地区的发展速度,成为了以种植和旅游业为支柱的退化地区。

作为旅游目的地,确实是很不错的选择

(日本—北海道—旭川市)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这是怎样一段历史呢?

当日本人遇到虾夷人

北海道是日本最北部的岛屿,并且在同纬度地区里看,气候也不算温润,冬季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可谓苦寒。

夏季和冬季,差别还是很大的

(2001年5月的北海道,图片来自NASA)▼

(2003年1月的北海道,图片来自NASA)▼

在这并不意味着北海道岛上没有原始居民居住。在大和人大规模进入北海道之前,统治这里的民族是阿伊努人。在与北海道的另一群原住民鄂霍茨克人的竞争中,阿伊努人获得了优势,将对方彻底同化,成为了岛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茂盛的须发,就很阿伊努

应该是非常适应北海道的苦寒环境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然而有鉴于北海道岛寒冷的气候和破碎的地形,阿伊努人很难自行进化出发达的农业文明。在这个族群的历史上,他们一直基本保持着渔猎民族的生产方式。这也意味着低下的生产力和存储能力,以及在与农业文明互动时强烈的依附性。

阿伊努人村的粮仓

(图片来自:Samut Tungsaleekased/Shutterstock)▼

存上一屋小鱼干,冬天慢慢吃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其民族传统服饰和个人形象

完全是极度寒冷的环境下和生产方式决定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AleksandrGertsen)▼

当14世纪大和人大规模登陆北海道南部的渡岛半岛进行早期拓殖时,双方的关系便是如此。

渡岛半岛在地质上与本州岛东北部具有更高的亲缘性,火山遍布。这放在今天意味着密集的天然温泉,再加上北海道冬日清爽的雪景,每年都能吸引全日本乃至全世界的游客前来。而火山的另一功能则是提供肥沃的火山物质,对大和族农民的吸引力不亚于对今日旅游博主的吸引力。

本州和北海道之间只隔着一条不算很宽的津轻海峡

但本州岛北部同样相当寒冷

所以当大和人开发完较寒冷的本州北部后

北上北海道也就是必然的选择了

(图片?2008-2019Chelys srl)▼

而大和农民在与东亚大陆(以朝鲜为跳板)的接触过程中,掌握了先进的育种知识,具有在纬度整体高于冬耕线北部的日本列岛农耕的能力,开垦北海道只是时间问题。而随着北上开荒北海道的大和人越来越多,农业聚落范围前线也日益北进,终于与阿伊努人出现了严重的土客对立情绪。

北海道岛大部分还是为山地所覆盖

人口集中在札幌-岩见泽-泷川-旭川一线

在日高山脉-石狩山地以东还有广大的平原地带

这里在纬度上其实接近于中国的三江平原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对于大和人来说,阿伊努人是不折不扣的蛮荒之人。他们不事农耕,终日在山林和湖泊间游荡,产出极为不稳定,甚至偶尔还有劫掠之举,绝非传统意义上的良民。

阿伊努人的体貌特征也明显有别于大和族,一个典型的阿伊努人肤色较深、眼窝立体、体格壮硕,还有一身的浓毛,很容易令大和人想起天狗厉鬼等神怪,接触体验并不好。

确实有点凶,这个大胡子也是标志性特征

大和人自认为高贵,自然不会平等看待阿伊努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Baron Raimund von Stillfried)▼

有学者认为,阿伊努人就是日本传说中的“虾夷人”。他们浓密的毛发让大和人想起了海虾,行事凶蛮则仿佛是儒家文化中的夷族。

但也有学者不同意这种看法,认为虾夷族是本州岛东北部的大和人。但无论如何,北海道在当时大和人的文献中是被称为虾夷的。从这个轻蔑的名字,便能看出大和人与岛上原住民的关系不睦。

虾夷是古代日本倭朝廷对其东北方族群的鄙称

在当时大和人的认知里:阿伊努人=虾夷人=蛮族低等人

(向王子行礼的虾夷族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

其实类似的矛盾在很多大型民族向边疆地区扩张时都出现过。但基于大型民族和原住民的规模比例不同、生产方式不同、文化适应性不同,矛盾的处理手段也大相径庭,有时会爆发激烈的局部战争,有时则是以怀柔、通婚、贸易等和平方式化解。

老实说,明治天皇也有标志性的大胡子

简单以外貌区别族群还是有偏颇

(图片来自:Wikipedia)▼

东洋版土客战争

起初在北海道岛上势单力薄的大和人尝试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以农业产出换取阿伊努人的渔猎产品,互通有无。然而这种鸡犬相闻和平共处的局面到15~16世纪发生了质的转变。

其实这么冷的环境下,无论你是农民还是渔民都不好过

互通有无本应是这里的生存之道

(北海道北部的沿海农田)

(图片来自:NASA)▼

对于日本本土来说,诸侯争霸的战国时代,本就是一个混乱不堪的年代。

当时日本的政治中心在近畿平原(代表城市京都、大阪、奈良)。相对于关东的其他平原地区,这里更靠近东亚大陆(朝鲜半岛),是农业技术从大陆进入本州的第一站。其耕地面积又大于紧邻朝鲜半岛的九州北部,是传统上具有更高农业水平和经济底蕴的地区。

西部是日本最早充分开发的地区

其后政治与经济重心逐步东移,再向北扩展

(图片来自:NASA Goddard/MODIS Rapid Response Team)▼

但随着日本与元、明两朝关系不佳,联络断绝,原有的技术优势开始丧失。而条件均衡的浓尾平原(代表城市名古屋,是织田信长的基地)和面积广大的关东平原(代表城市东京,后来成为了德川幕府的基地)开始崛起,失控的地方诸侯(大名)蠢蠢欲动,日本著名的“下克上”传统初步显现。

德川家康也是靠下克上上位

其重大意义在于在自己这里终止了下克上的乱局

(图片来自:wikipedia)▼

而在当时的交通水平下,日本山地极多,平原盆地破碎的宏观地貌,也让政治中心通过政治改革实现中央集权的梦想未能实现,全国弥漫着乱世即将到来的焦虑感。

鉴于全日本都处于如此破碎混乱的状态

结果就是得关东者得天下

(图片:2008-2019Chelys srl)▼

为了争夺土地控制权,各诸侯国在大名的带领下进入了无序军事扩张的阶段,一系列军事压力从这三个本州中部的平原开始向日本东西两侧延申。而北海道上的大和人势力,也不得不显示出对北海道的兴趣,加强了对阿伊努聚居地的压迫。

温情脉脉的面纱终于被撕下,大和人与阿伊努人的地权战争一触即发。

其实是压力向外传导

向北是传导至北海道,向南其实是琉球方向

其后就是北海道被征服,而琉球危矣

(图片来自:NASA Goddard/MODIS Rapid Response Team)▼

终于在1457年,双方因一桩商业纠纷爆发了胡奢麻尹之战,并以大和人获胜告终。矛盾既已明面化,且大和人又赢得了胜利,大和氏族便在政治上获得了空前的地位。当地的大和人豪族首领蛎崎氏不仅完全控制了北海道西部,还在此后的战国时代获得了丰臣秀吉承认的“虾夷岛主”印绶。

这便是在后来幕末维新运动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松前藩的前身。

1785年的虾夷国全图

在松前藩的长期经营下

日本人对北海道以及更北方海域和岛屿已经颇为了解

(其实需要横过来看)▼

此后这个藩镇与阿伊努人的战争不断,但军事科技和农业实力远不如大和人的阿伊努人屡战屡败,防线节节向东败退。原本的平等贸易关系也已不复存在,阿伊努人在大和人城市里只能当苦力与奴仆,成为了依附生存的下等族群。

真作威作福

(图片来自:wikipedia)▼

北海道从这时起就已经注定是大和人的囊中之物,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刺激日本本土加大对苦寒北海道的开发力度。

俄国人的到来,便是这样一个契机。

北海道尽在掌握

整个德川幕府时代,位于江户的中央始终没有授权当地的松前藩拓展大和人领地。这是因为松前藩在德川系统中属于最外围的“外样大名”,即在德川与丰臣争霸期间,与后者藕断丝连的势力,是受到严格控制的。

松前崇广,江户时代末期大名

虾夷松前藩第十二代藩主

战国末期奠定下的秩序真是相当稳定传承绵远…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到了18世纪,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快速开疆拓土的沙俄已经看上了远东的外海,以渔船、货船为前导,在北海道附近试探幕府的底线,提出了通商的请求。但担心内部集权解体的德川幕府拒绝了沙俄的要求,双方在北海道附近的关系高度紧张。

当时俄国人还没在海岸站稳脚跟

即使之后从清朝手中夺得远东

和日本之间仍有很多地区有待开发

北海道、库页岛、鄂霍次克海

日俄双方都在抓紧圈地▼

为了防备俄国人染指北海道利益,幕府加快了对这个陌生领土的探索,不仅越过松前藩直接派探险家北上搜集信息,还撤销了松前藩对北海道的管辖权,将其纳入幕府直辖领地。

19世纪后期日俄竞争加剧之时

俄国人也在研究阿伊努人

还好日本提早占住了自家门前这块大岛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次探险成果颇丰,江户幕府这一次探明了日后在日苏/日俄之间纠缠多年的千岛群岛和库页岛的具体地理信息。虽然此时的幕府政府尚没有现代海权观念,且封闭自守,但即使从传统的战争角度来看,他们也意识到这些岛屿将来必有大用。

北海道以北的鄂霍次克海沿岸▼

而在日本国内部,随着美国黑船的到来,开关势所难免。但西洋列强纷纷前来,也让幕府面临的防御压力越来越大。在北海道被迫开关的城市是与本州联系紧密的箱馆(今函馆),而缺乏现代化海防设施的函馆将会成为日本海洋防御中最弱的一环。于是幕府下令在这里参照西方的星堡修建了一座星形要塞,名为“五棱郭”。

却没想到这里没有参与过对外战争,反而成为了幕府最后续命的场所。

五棱郭之图

(图片来自:Wikipedia)▼

现在则是北海道著名的旅游景点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1869年,在倒幕势力已经成立新政府之后,最后的幕府残余势力在箱馆五棱郭起义,宣布成立虾夷政权,遥奉德川后人为首领。这个政权很短命,几个月后就被击溃,新政府也由此获得了北海道的政治权威,设立政府机构,还把旧社会的武士(已经失业)迁入岛上从事农垦和矿业开采。前前后后迁入北海道的日本人共计300万。

建于1888年(明治21年)的北海道厅旧本厅舍

(北海道最高行政机关北海道厅所在地)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但对于东京来说,北海道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边疆的资源型省份,保护性开发和劳工保护都是不存在的。比如矿业开采中,为了防止工人潜逃,会将他们塞进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大木屋,手脚以铁链相连,不得自由,被称为“章鱼屋”制度。

被强迫劳动的章鱼屋工人

(图片@えんがる歴史物語)

http://story.engaru.jp/story/%E5%A4%A7%E6%AD%A3%E3%81%AE%E7%94%9F%E7%94%B0%E5%8E%9F/▼

在后来的日俄战争和二战期间,矿产丰富的北海道也长期扮演着日本工业仓库的角色。只是被关在章鱼屋里的工人,从失业武士、流放罪犯,变成了朝鲜人和中国人。而借助大规模的矿业开发,日本政府、企业也大举进入了北海道,牢牢掌握了北海道命脉,将其完全消化为本国的国土了。

现位于北海道的章鱼屋劳作模型

作为旅游景点还是美化过的,实际上要更加残酷

(图片来自:Wikipedia@663Highland)▼

其实在二战之后,北海道险些与柏林命运相仿。

战争末期,败相明显的日本帝国再也无法在谈判桌上挽留《日苏中立条约》,从西线腾出手的苏联不久后便向日本宣战。此时斯大林向美国建议划北海道南北而治,但出于种种考虑,杜鲁门总统拒绝了这个提案,决定由美国总管日本局势。

苏联人已经在出兵东北方面占了大便宜

美国人肯定是不会再送斯大林一个北海道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

这个决策对于当代东北亚的影响相当重大。苏联/俄罗斯在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尚且与日本纠缠多年,若是当年北海道分治,则远东的国际局势无疑会陷入更加难以预料的深渊……

结果就是日本失去了一些,但保住了北海道▼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END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30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