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小小渔貂凶猛,居然能捕食大一倍多的猫科猛兽

体型不是决定食肉动物种间关系的唯一因素,猫科动物经常越级打败更大的掠食者。但今天,猫科第一次被打败了。渔貂以悬殊的体重差距,完胜了强大的猫科动物。

提到动物界战神,很多人可能会想到多次杀死大岩蟒、敢与狮子叫板的"平头哥"蜜獾。其实,与平头哥、黄鼠狼同属鼬科的这个远亲,生活在北美洲的渔貂,才是真正的战神。缅因州内陆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的研究人员Scottr R. McLellan等在该州北部进行了12年的研究,发现小小的渔貂居然能捕杀比自身大一倍的猫科动物加拿大猞猁。2017年9月,这项研究在《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杂志》上发表。以下内容可能令多数读者大跌眼镜,但全部忠实于研究论文原文。

1999-2011年,动物学家捕捉了187只加拿大猞猁(83雌104雄),发现雄猞猁平均体重为11.3千克(8.2-15.0千克,n=101),雌猞猁平均为9.0千克(7.0-10.5千克,n=58)。研究者记录下了65只猞猁的死亡,确定18只被其他掠食者捕食,17只死于饥饿,17只死于未知原因,12只死于人为原因,1只死于甲亢。

18只死于其他掠食者之手的加拿大猞猁,渔貂捕杀了14只(9雌5雄),还有两只雌性疑似被渔貂捕杀,另外两只的凶手不明。这结果是令人惊异的,缅因州的渔貂虽然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渔貂,但平均体重也只有4.6千克(n=20)。

研究者测量了被杀死的加拿大猞猁身上的咬伤,并对照缅因北部各种食肉动物的犬齿间距。由于短尾猫无法适应深雪,在缅因州北部非常稀少,而美洲黑熊冬天要冬眠,因此首先排除这两种。这样,潜在的凶手就限定在郊狼、渔貂和同类之中了。经对照,这些咬伤都符合渔貂的特征。值得注意的是L8和L38两只遇害的成年雌猞猁,经检查伤口显示,凶手犬齿间距可超过20毫米,无疑是大个体雄渔貂。

渔貂杀死的14只猞猁中有13只都是成年个体,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家域(指动物的活动范围,或称为领地),而且体重和骨髓分析显示,这些个体身体状况都是健康或一般(营养不良)。

渔貂杀死的成年雌猞猁L36整尸重7.9千克,在正常雌兽体重范围内。而六具残尸平均重5.4千克,接近死于饥饿的猞猁整尸体重(5.9千克),说明这些遇害者生前体况不算差。

多数凶杀事件发生在冬天,雪地上的足迹和其他痕迹使研究者得以还原事件全过程。12个凶杀事件中,有10个发生时猞猁正在卧迹上休息,有两只雄猞猁(L156和L157)被渔貂追逐并杀死。这些事件中现场都只有渔貂的足迹;有7次渔貂拖拽了猞猁尸体并藏了起来。拖拽痕迹长达1至201米,上面常伴有鲜红色血迹。渔貂的藏尸地点包括树洞、倒木、密林或雪堆中。周围通常有大量的渔貂粪便,以及渔貂走向和离开尸体的脚印。研究者观察到洞里的渔貂身边有一具雌猞猁尸体(L44),还有两次发现死猞猁嘴里有深棕色的针毛,疑似渔貂毛(L114和L174,前者为雄兽)。最值得注意的是,尸体周围没有其他任何掠食动物的足迹和痕迹。下图为18只被其他食肉动物杀害的加拿大猞猁的尸检情况。

研究地区只有12%属于成熟针叶树,但大部分渔貂杀加拿大猞猁事件(12起)都发生在成熟针叶林中。这些森林林冠高度为12.3-18.3米,林冠郁闭率在25%至50%之间。此外,有只猞猁在再生针叶林中被渔貂杀死,还有只猞猁在成熟落叶林中被杀死。四起无法确定捕食者种类的凶杀事件,也都发生在成熟针叶林中。

这是第一份记录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的研究。之后,研究者在明尼苏达也发现了两起疑似渔貂杀死加拿大猞猁的事件。过去也有此类轶事记录。

缅因州北部位于加拿大猞猁分布南限,这里的猞猁一直没有被充分研究,这也解释了之前为什么没有被渔貂捕杀的报道。此外,近几十年缅因州的森林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这影响了渔貂的丰度、空间利用和与加拿大猞猁的互动。上世纪80年代,为防治病虫害,人们把340万公顷的森林全部砍光,90年代末开始重新种植云杉和冷杉,这为雪靴兔提供了非常理想的生境。缅因北部重新种植的针叶林中雪靴兔数量非常丰富,这有利于加拿大猞猁,同时也有利于渔貂,使得两个物种在该地区的重叠加剧了。尽管渔貂被认为是泛化捕食者,但也会受益于某一特定猎物雪靴兔数量的增长。雪深被认为是渔貂分布的限制性因素,但在缅因北部,因雪靴兔丰富,该因素的限制作用被削弱了。

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多数(12起,86%)发生在成熟针叶林中,通常是下雪季节。相反,饿死的则没有这个规律。值得注意的是,成熟针叶林只占研究区域的12%。成熟针叶林多出现在沿河地区,能为猞猁提供休息场所,尤其是在下雪天狩猎效率低下的时候。由于成熟针叶林也为渔貂提供了隐蔽和休息场所,猞猁利用这种生境增加了其与渔貂遭遇的可能性,容易被后者捕杀。

此外,在隆冬季节,渔貂的活动受到深而松软的积雪的限制。而这些加拿大猞猁多数(12起,86%)是在1-3月被杀的,此时积雪最深。渔貂来到成熟针叶林可能是为了寻找浅一些的积雪,这增大了其与加拿大猞猁遭遇的可能性。R. D. Weir也提到,在不列颠哥伦比亚,一只渔貂在下雪天杀了一只加拿大猞猁。

Powell曾观察渔貂捕猎,当猎物受惊从藏身之所跑出来,渔貂有时会在雪地中追赶,只有在能快速追上的时候才能成功捕杀。动物学家认为,雪为渔貂潜伏提供了掩护,使它们得以成功偷袭正在休息的加拿大猞猁。在猞猁遇害现场很少发现挣扎痕迹,说明这些猞猁是被偷袭后一击杀死的。本次研究观察到的渔貂捕猎行为与Powell相似,渔貂咬后颈或头杀死猎物,然后把猎物藏在洞里,还经常在猎物边上睡觉。

缅因州北部的严冬也促使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冬季对多数食肉动物来说都是食物短缺季节,在北方尤为严重,因为很多潜在猎物冬眠或营雪下生活。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的14个案例有12个发生在冬天,另外两个分别发生在晚秋和初春。而且,随着2006年以后雪靴兔下降了一半(从每公顷两只下降到一只),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更频繁了。之前有研究已阐明了当雪靴兔密度低时,渔貂会更多捕食替代性猎物,而食用大猎物如豪猪、鹿尸等,消化吸收效率更高。在缅因北部,加拿大猞猁就成为渔貂最经济的猎物,特别是在冬天觅食机会少、雪靴兔密度低情况下。

之前学者假设渔貂主要捕杀年幼、流浪或身体状况差的加拿大猞猁。然而,这次研究中几乎所有被杀的加拿大猞猁都是已经建立家域的定居个体,只有一只与母亲一起遇害的8月龄小猞猁例外。股骨骨髓检查也证实了,这些猞猁在遇害时都是健康个体,即使在雪靴兔密度很低的2007-2011年。

研究表明,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不可能是一两只"猞猁杀手"的特殊技能,也不是清除病弱个体的结果。相反,加拿大猞猁被杀事件跨越了整个研究期间的12年,遍及整个研究地区,囊括了多只渔貂的家域。这说明,渔貂是加拿大猞猁的机会主义掠食者。

此外,在研究的前八年,雪靴兔密度大于每公顷一只,只有雌加拿大猞猁被捕杀,因为她们体型较小。而到了后六年,随着雪靴兔密度下降,更多猞猁被捕杀(8起,64%),雄猞猁和雌猞猁都有被捕杀,说明有能力的渔貂只要遇到加拿大猞猁就会寻找机会捕杀它们。

尽管渔貂由于它们的小短腿,不如加拿大猞猁适应雪地环境,但由于脚底负荷高,还是比其他掠食者如郊狼适应雪地。缅因州北部缺少其他的猞猁捕食者包括狼獾、山狮和狼,加上得天独厚的适宜环境,便给渔貂创造了独特的机会。渔貂的体型比加拿大猞猁小得多,但种内个体变异更大,大个体雄渔貂有6-7千克,缅因州最大记录重达9.3千克。而且渔貂是一种凶狠的食肉动物,在合适的环境下,它们能战胜加拿大猞猁。这次研究就证实了渔貂在冬季确实有能力捕食加拿大猞猁,动物学家将进一步查明,在缅因渔貂能否将加拿大猞猁排挤出自己的栖息地,或限制后者的数量和分布呢?

这一研究结果是令人惊讶的,研究者对此慎之又慎,提出了很多假设并一一论证,咨询了多国的同行,直到去年9月才正式发表论文。该研究给我们动物爱好者带来的震撼甚至更大,动物志早就提醒读者,体型不是决定食肉动物种间关系的唯一因素,猫科动物经常越级打败更大的掠食者。但今天,猫科第一次被打败了。渔貂以悬殊的体重差距,完胜了强大的猫科动物,无愧"战神"称号。

动物志解读: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全部发生在寒冷季节,说明在正常情况下渔貂是难以杀死大一倍的猫科猛兽的。冬天,渔貂借助雪的掩护,偷袭加拿大猞猁并将后者一击"爆头",充分说明了渔貂杀伤力不容小觑,也暴露了猞猁防御力低的弱点。有两例渔貂雪地追逐并杀死猞猁的案例,可能是发生在特殊雪况下;深深的积雪对加拿大猞猁的活动也是一种限制。有些事件凶手指向大雄渔貂,这些个体可能重达6-7千克,与雌猞猁体重相差无几。雄猞猁被杀比雌猞猁少;两只被杀的雄猞猁现场有追逐痕迹,说明没有被渔貂一击杀死;有只雄猞猁嘴里还有疑似渔貂毛,说明生前经过了打斗。这些都证明相比雌猞猁,雄猞猁具有较强的反击能力。

然而,在美国加州,与加拿大猞猁同属且体型相近的短尾猫(又名大山猫、美国猞猁、赤猞猁)是渔貂的主要天敌,屠杀了大量渔貂。这种截然不同的结果无疑不是由于体型、硬件差异造成的,而是由于生活习性、栖息环境等"软件"因素差异造成。这也印证了很多动物学家感慨的一句话,食肉动物之间的种间竞争是难以预测的。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30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