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中国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了吗?

2013年,中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低于30%,按照一份广为流传的联合国粮农组织标准,中国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真的吗?

恩格尔系数是最广为人知的统计指标之一。多数人都从中学课本上读到过它,如人教版九年级政治课本,第四课“走向小康”中,恩格尔系数是“感受小康”一节的重要知识点。

“恩格尔系数是指购买食物的支出在消费总支出的比例。其数值越小,说明生活越富裕;数值越大,则说明生活水平越低。”

经过政治课本的一番分析,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已经匹配“在温饱的基础上,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达到丰衣足食”的小康水平,符合邓小平同志“三步走”战略。

现实的步子似乎更快一些。2013年,《经济学人》依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作出22个国家恩格尔系数对比,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已到“富裕”水平,迈入发达国家行列。

2013年《经济学人》发布的全球22国恩格尔系数数据对比(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

然而,从上图可知,恩格尔系数的高低并不一定与经济发展水平匹配。人均收入和GDP更高的沙特、匈牙利,恩格尔系数反而高于墨西哥、越南、伊朗。

恩格尔系数在中国的适用性也一直有争议。2012年的统计中,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最低的是内蒙古,广东、上海均处于排名的中下游。而甘肃的恩格尔系数一直与全国金融中心上海相仿,略低于经济非常发达的广东。

2012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恩格尔系数是否能够衡量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平?

【特殊国情】

大体上,恩格尔系数可以作为生活水平的反映。但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社会经济状况差异,降低了横向对比时恩格尔系数的有效性。

中国各省之间的差异就很明显。经济明显不够发达的甘肃,恩格尔系数居然和广州差不多。

这其实是和饮食消费习惯关系很大——广州人以讲究饮食著称,其社交性活动多数在餐厅、茶点中举行,这部分消费也被计入饮食支出。甘肃人均收入低,部分农村地区为了应付这些开销,可以省吃俭用,反而降低了恩格尔系数。

广州的茶餐厅客人总是络绎不绝

至于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属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富裕水平”,则和中国城乡居民收支结构变化有关——相对于食物,近年的住房、教育、医疗等价格的增速远超收入增速。

同时,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非常不完善,为了应对风险,居民储蓄率一直很高,相比之下,食品支出占的比例也就“被”减少了。

实际上,对于恩格尔系数对中国生活水平的适用性,学界一直存在争论。一些案例也显示了令人困惑的一面: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大跃进造成了大面积饥荒,生活水平当然一落千丈,却并没有让恩格尔系数大幅上涨;90年代初,中国发生的通货膨胀只让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小幅反弹。

三年困难时期正在捡剩菜叶的居民

至少,这说明恩格尔系数衡量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时,并非那么有效。

为什么会这样?

一般来说,任何经济理论都与其出现时的社会经济情况有关。150年前的欧洲,由于科技和文化发展所限,商品种类有限,非食品支出远比今天要少。

同时,统计数据的可靠性,一直都存很难保证。居民消费结构的数据并没有可靠测量方法,调查问卷又很难做到可靠地样本量,目前中国的数据基本靠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平均值计算。

更关键的是,学界对中国官方统计数据的质量问题一直持保留态度。一个笑话曾广为流传——谎言分为三种:谎言,弥天大谎,(中国)统计数据。

2015年4月初中国公布的第一季度GDP数据引发了经济学家对官方数据的广泛质疑

诸多统计层面、社会层面的问题,降低了恩格尔系数的可信度,因此,它很难真实精确地反映两个地区和国家生活水平的差别

那么,恩格尔系数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吗?

【统计数据会说话】

当然不是。不过,它目前在学界和政策制定领域,作用却有着明显差别。

作为经济学最早确立的两个函数关系之一,恩格尔系数已提出了150余年,是应用最广泛的指标之一。

恩斯特·恩格尔,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经济学家

1857年,恩格尔在分析比利时不同阶层的消费水平时,发现不论哪个阶层,普通消费品(衣着、住宅、燃料)的比例类似,但是收入越高的家庭, 食品方面支出比例越低,减少的那部分食品支出都用于文教、卫生、娱乐,这无疑提高了生活水平。

恩格尔在1857年提出恩格尔定律时所使用的数据

和GDP、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同,生活水平有着难以衡量的主观特性。因此,恩格尔系数对经济学者有很强的吸引力——能够以简洁清晰的数据,将含混的生活水平客观的表达出来。

但是,随着经济学的发展,研究恩格尔系数的理论文献已经基本在学术界中消失。而在实证研究中,难以获得的高质量家庭消费结构数据,因此,恩格尔系数很难精确,直接应用其衡量生活水平、经济发展的经验研究并不多见。

应用恩格尔定律简史

1857年,恩格尔用Ducpetiaux提供的199个比利时家庭和Le Play提供的36个其他欧洲国家家庭的消费数据总结出“恩格尔定律”;

1875年,麻州劳工统计局称麻省数据符合恩格尔定律。此后,研究者们尝试将恩格尔定律扩展到家庭收入和其他非食品支出之间的关系之上;

1932年,恩格尔定律在政策制定方面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福利测量工具;

1957年,受惠于家庭消费支出调查数据的逐渐丰富,各种对恩格尔定律的验证和研究如火如荼地开展;

1957年之后,恩格尔定律相关的研究重点逐渐转向数据及统计方法层面。研究者们试图用更精密的统计模型来修正数据中可能出现的不准确。

可以说,现在的学术界已经失去了一个世纪以前对恩格尔系数的热情,只将其作为参考数据之一。恩格尔系数更多与其他数据配合使用,不再单独作生活水平、富裕程度的指标。

所以,恩格尔定律逐渐从学术研究中消失。但它能够量化“生活水平”的特性,却受到了另一个领域的亲睐——政策制定。

【政策所需】

政策的制定者比学者对此更感兴趣,它们更需要这种能做横向比较的指标。

这是至今恩格尔系数仍然广为人知的原因——涉及到政策制定,媒体就需要广泛报道,恩格尔系数作为必备的政治经济常识,反复出现在新闻里,进入中学课本。

根据《南方日报》报道,2014年广东惠州恩格尔系数低于40%,步入“富裕”水平

世界各国普遍倾向使用恩格尔系数来设定贫困线——先确定人体每天所需的营养量,衡量最低限度的食物支出,之后,除以一般贫困家庭的恩格尔系数,从而确定贫困线。

这是恩格尔系数目前最主流的应用:倒推贫困线。

不过,由于恩格尔系数要求数据量大,精确度高,发展中国家往往难以提供有效数据,发达国家虽然有质量更高的数据,理论上可以提供更精确的恩格尔系数。

但比起温饱问题,这些国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显然更关心个人发展问题。关于食品消费的恩格尔系数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指导意义。

因此,许多学者、政府在研究中,会尝试用其他更合适的标准,来衡量贫困生活水平,如部分印度北部农村研究中,以成年人日均能量摄入量作指标。而非洲贫困地区,则考察儿童身高、体重、家庭电器保有量等。

中国自称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按照上面的推论,似乎天生适用恩格尔系数。

确实,中国人非常偏爱这一标准。改革开放二十年后,中国政府高调宣布基本达到“小康水平”,恩格尔系数就是其重要的衡量标准。

国人对小康的追求体现在生活的各个角落

最低工资标准也可以由恩格尔系数算出,它确实是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大的方法之一:通过标准食物谱及标准食物摄取量,参考食品价格,算出最低食物支出标准, 再通过恩格尔系数,经过部分调整,逆推最低生活费用。

而且,由于恩格尔系数能够反映“富裕程度”,政府内部也十分重视这一指标。虽然不如GDP那样硬性纳入考核,但作为报告的一部分,恩格尔系数十分受重视。

中国人对恩格尔系数太过重视,还常常搬出外面的和尚背书。一个据说是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标准广泛出现在政府报告、学术论文中:

——基于恩格尔系数,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了衡量国家(地区)生活水平高低的具体标准: 恩格尔系数在59%以上为贫困, 50~59%之间为温饱, 40~50%之间为小康,30~40%之间为富裕, 低于30%为最富裕。

然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官方文件中并没有这一说法。实际上,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联合国粮农组织,根本不提供恩格尔系数统计。

文/杜修琪 侯骏一

大象公会 | 知识、见识、见闻,最好的饭桌谈资,知道分子的进修基地。微信搜索「大象公会」(idxgh2013),接收更多好玩内容。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26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