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韩国人将在2750年自然“灭绝”?

2018年,韩国的总和出生率(TFR)跌至0.9,TFR为1的“人口防线”首次被突破,这在和平年代非常罕见。

韩国人将在2750年自然“灭绝”?

2018年,韩国的总和出生率(TFR)跌至0.9,TFR为1的“人口防线”首次被突破,这在和平年代非常罕见。

总和出生率,是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的孩子数。如果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长期低于更替水平(TFR=2.2左右),这个国家的人口早晚会“灭绝”。

韩国总人口不过5000多万,可以说,这是全新的超低生育现象。

《韩国日报》对此进行民调,76.7%的受访民众认为“0.9冲击是国家危机”。

实际上,早在2006年,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就曾撰文,将韩国列为头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

2014年韩国国家立法机关研究显示,在朝鲜不与韩国统一以及没有大量移民涌入韩国的前提下,如果将生育率维持在每名女性1.19名孩子的水平,韩国人将在2750年自然灭绝。

也就是说,持续的超低生育率将导致韩国灭种?

在首尔钟路区一家写字楼里,崔德纯正在默默地清扫楼梯,一丝不苟却动作缓慢,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停下来揉揉肩膀。瘦小驼背的她今年73岁了,负责5个家庭和1家公司的清洁,是她一周六天的工作内容。

“养老补助每月16万韩元(约合985元人民币)。”崔德纯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做清扫工,一个月大概能赚180万韩元(约1.1万元人民币),勉强够我和老伴生活。”

退休前她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抚养儿女上,没有为养老做准备,如今儿子待业在家,女儿做家庭主妇,她只能趁着身体还算硬朗,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1

崔德纯并非“老年打工族”的个例。在韩国老龄化浪潮里,退休老人已经成为了劳动市场上的主力军。

出租车司机、超市收银员、快递员、清洁工,许多服务工作的从业者都是老年人。韩国还有专门为退休老人设立的“银发招聘会”。根据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2016年的调查报告,韩国人养老准备普遍不足,近四成家庭没有养老收入来源。

去年8月底,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1日,韩国65岁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上升到14.2%,进入老龄社会。从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到步入老龄社会,韩国仅仅用了17年,超过日本的24年,成为世界上转换速度最快的国家。按照这个趋势,7年后的2026年韩国可能进入超老龄社会。(注:根据联合国相关标准,一个国家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7%,即为“老龄化社会”;达到14%,即为“老龄社会”;达到20%,即为“超老龄社会”。)

伴随着严峻老龄化问题的,还有韩国的低生育率,“三弃一代”(即放弃恋爱、放弃结婚、放弃生育)“后家庭时代”“YOLO族”(You Only Live Once的縮写,是把及时行乐奉为信条的一群人)等,成了韩国出生率下降的新标签。“生育率低迷”和“人口老龄化”,就好像跷跷板一头沉一头起,生育率走低导致老龄化升高。

去年韩国全国新生儿数量勉强达到30万,2017年为35万,而1981年是86万。随着出生率降低,韩国0-14岁青少年人口持续下降,已低于老年人数量。按照人口发展规律,当总和出生率低于1时,社会将迎来人口断崖。

“人口危机不仅影响经济发展,还会动摇韩国根基。”韩国总统文在寅说。2017年12月27日,文在寅召开总统直属组织“低生育老龄化社会委员会”恳谈会,认为韩国人口危机已十分严重,当前是解决问题的最后黄金期,必须全力应对。如果再不行动,将对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2

韩国的人口危机未曾停止,危机的形式却出现了急转弯,其历史脉络十分清晰。

上世纪60年代,韩国遭遇人口过多的压力,总和出生率在6左右,政府全面推行少生政策;60年代到80年代的经济腾飞阶段,总和出生率下降到1.6左右,政府从90年代中期取消生育限制;经过10年左右,生育率不仅没有回升,反而继续下降,印证了一些人“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的说法。

2005年,韩国政府开始鼓励生育,成立由总统担任主席的“低生育老龄化社会委员会”,十几年来出台多项针对性措施。

2006年和2010年,韩国政府分别制定推行第一次和第二次“低生育和高龄社会基本计划”,投入高额预算,力图逐步恢复生育水平。以鼓励女性生育措施为例,包括女性有一年产假、每月领取底薪并保留原先职位,多生家庭在购房、购车等方面享受一定优惠或补助等。

十几年来,韩国投入百万亿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61.8韩元)用于奖励生育孩子的家庭。然而,韩国依然没能走出低出生率泥潭。相反,低出生率与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

“现在很多年轻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生活压力也很大。”40岁的首尔市民刘宰铭说,“更别说结婚生子了,抚养的开支更大。”

韩国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大多数父母都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个孩子每年的教育开支约占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从而导致家庭压力很大,生育意愿降低。

有分析指出,韩国面临的人口断崖危机不是单纯的低生育率问题,它是韩国就业难、就业不稳定、养育子女负担重、婚育观念发生变化等各种社会问题共同作用的结果。

韩国一些社会学专家认为,从出生率不断下降的现实来看,过去20多年韩国政府应对人口危机的政策并未取得明显效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将提高生育率预算主要投入到生育奖励补贴和育儿补贴等短期政策上,而年轻人的生活质量、子女入学等问题没有得到改善,导致结婚和生育意愿难以提升。

3

目前,在欧洲、日本、韩国等地,到处可以看到人口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人口减少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劳动力市场、养老、税收、卫生保健,以及住房市场。

韩国东国大学社会学教授金益基在一次座谈会上表示,战后中、日、韩三国虽然发展道路不同,但都遇到了人口问题,低生育率和老龄化并存的现象普遍存在。韩国目前正在借鉴日本经验,研究近十年来日本老龄化案例,作为制订政策的重要参考。

一些专家认为,除了直接发放补贴,更应该从新生儿保育、教育、女性工作岗位和社保等方面着力构建有利环境,不断降低生育门槛。

以教育为例,幼托资源短缺和入学难,是抑制生育率的重要因素,需要着力破解。目前,韩国政府已逐渐认识到问题的症结,正在转变政策方向。

文在寅表示,提高生育率涉及到多重因素,之前的政策着力点集中在减轻结婚、生育和养育负担上,事实证明这些远远不够。下一步会从工作岗位、保育、教育、居住、医疗等多个领域着手改革,不断改善鼓励国民养育子女的社会氛围。

(综合摘编自《环球》、瞭望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东西南北》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426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