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日本人为什么热衷于道歉?

汤川的父亲通过媒体向社会道歉的新闻成为焦点后,关于道歉再次成为焦点。

日本人为什么热衷于道歉

汤川的父亲通过媒体向社会道歉的新闻成为焦点后,关于道歉再次成为焦点。

早晨出门遇到邻居大伯,在“早上好”的问候语之后,接下来一句便是“对不起”——因为急着要去赶电车,没时间和邻居大伯多聊,所以很抱歉地说“对不起”。

到了车站,一直准时的电车,因故比平时晚了3分钟,于是车站广播反复道歉:“下一趟电车比预定时间晚点3分钟,为此给各位乘客带来巨大困扰,真是非常对不起。”

乘上电车之后,因为拥挤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于是踩的人和被踩的人,都同时说“对不起”:踩的人说“对不起”,意思很明白:对不起,我踩到你了。而被踩的人也说“对不起”,意思则是:对不起,是我挡着你的道了。

天黑时终于下班了,去超市买菜,结果发现想买的排骨已经卖光了,平时摆放排骨的冷气橱柜里,摆放着一块手写的牌子:“今天的排骨卖完了,为此给您带来极大不便,真是非常对不起。”

看到这么多各种各样的道歉和谢罪,你现在可能已经有些明白了:日本人的抱歉,对不起,有的时候,它的确是一种道歉语,表达说话者内心的歉意;而有的时候,它则仅仅是一种惯用语,那么简单随意。

中国人说“礼多人不怪”。所以即使上厕所时跟对方寒暄说“吃了吗”,对方也会高高兴兴地回答说“吃了”,很少有人會因此皱眉头。无论如何,打招呼总比一言不发无视对方要好。日本人的道歉,也如同此理:我多检讨自己的言行,低姿态一点,显得谦虚一点,多说一句“对不起”,总比自以为是的家伙要好,在群体中不会那么招人厌。

日本小学二年级国语教科书上册,有篇课文叫《小黑鱼》,是绘本名家李欧·李奥尼的童话作品,说的是一条住在海里的叫Swimmy的小黑鱼,因为很弱小,所以小黑鱼家族里的许多小鱼,都被大鱼给吃掉了。只剩下小黑鱼一个留在黑暗的海底,后来,小黑鱼终于找到了许多同为小鱼的同伴,为了不再被大鱼吃掉,小鱼们想了个办法:它们有规则地排列起来,拼成一条大鱼的形状,行动一致地一齐游动——这些小鱼再也不怕大鱼了,因为它们团结在一起,成了海底里最大的“一条鱼”。

这条海底里最大的“鱼”,便是日本式“共同体”。每个人都是这种“共同体”的一员,在这样的“共同体”里,大家理所当然地应该遵循约定俗成的某些公共秩序,或某些不成文的行为准则。若有某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想破坏这种秩序,又或者想偏离行为准则,例如说想一个人游得快一点、游得冒尖一点,又或者想不合作地逆向而游,都是不受欢迎的。

而且,在这样的“共同体”中,每个人所取得的成绩,都会被认为源于大家齐心协力,因此人人必须懂得心怀感谢。同样,在这样的“共同体”里,一个人犯了罪,或造成了什么过失,也自然会影响到别人,会拖全体人的后腿,所以也必须要懂得及时道歉谢罪,获得“共同体”中其他伙伴的谅解。

所以,在这种纵向结构的社会共同体中,“自律”便成为能够获得和谐生活权的关键词。同时,除了自律性的自我管理,还要懂得顾及他人的情绪或情感、懂得感谢、懂得不给他人添麻烦,同时,要即时谢罪道歉——这些都是“共同体”社会不可缺少的处世哲学。也即前面所言及的“日本式常识”。

文章开头所提及的汤川遥菜,最初被“伊斯兰国”作为人质要挟日本政府支付2亿美元赎金时,日本网络上有不少人对汤川遥菜是有怨言的,有日本网民认为:汤川遥菜为了自己赚钱发财,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自己都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却要求日本政府对他的生命负责,拿着全体国民的税金,去赎回连他自己都不珍惜的生命,真是个“给人添麻烦”的家伙。

但是,自从汤川的父亲通过媒体向社会表达内心的歉意之后,日本网络对于汤川遥菜的指责明显减少了。很多人对汤川父亲的道歉表示了反省和感动:

“汤川父亲好样的!”

“人都已经遇难了,连父亲也给社会道了歉,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指责汤川遥菜的留言了!”

(露醉清秋摘自腾讯大家图/陈明贵)

作者:唐辛子

来源:《意林》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53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