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汉语能取代英语的统治地位吗?

2025年人类说什么语言?

汉语能取代英语的统治地位吗    

导语:如果我们走进未来,即使仅在100年后,会发现地球上的语种有两个大变化:第一,语种大幅变少;第二,语言将比现在简单很多,尤其是相对于书面语言,口语会大大简化。

2015年人类说什么语言?

由于热播美剧《生活大爆炸》中四个天才屌丝的推崇,起源于《星际迷航》的外星语——克林贡语又掀起了一股热潮,甚至有粉丝专门请语言专家来研究和教授这种语言。据智商达187,情商却负无限的“谢耳朵”介绍,克林贡语一定会成为未来的星际通用语,因为它最大的优势是——一般人学不会。谁知道呢,或许你现在就应该开始系统的学习克林贡语,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就像现在的全球通用语英语在一千年以前也不过是一个在湿乎乎的孤岛上生活的丹麦某部落的不带书写的口语。

语言的旅行

1880年,一个巴伐利亚的牧师发明了一种语言,希望能在全世界通用。他把法语、德语和英语的文字混在一起,给这个语种起了个怪异的名字叫沃拉普克语。更糟糕的是,沃拉普克语很难用,发音奇怪,词尾辅音像拉丁语。

没过几年,沃拉普克语就被另外一个新发明的语种取代,这个新语种就是世界语。世界语名称响亮,简单易用。若有兴趣,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能掌握其要领。尽管如此,世界语并没有流行开来。它刚被创造出不久,英语就已经作为国际媒介语言脱颍而出。

语言的发展和扩张实际上十分微妙,它不能独立存在,也不可能由某些个人左右,而只能依附在人类进行陆路和海路军事扩张和商品贸易的行为上。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托因比在他所著的《历史研究》一书中说,航海的民族更易于将自己的语言带到他们立足的任何海洋彼岸,而能够进行航海探险的民族一般都有强大的国力和军事支撑。

现存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两千多年前,古希腊航海家把希腊语传播到地中海沿岸各地,并成为当时中东地区的国际交流语言,建立这种希腊语霸权的与其说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智慧,倒不如说是亚力山大大帝统率的军队挥动着的剑与矛。公元八世纪,摩尔人的军队一手挥舞刀剑,一手捧着古兰经,将阿拉伯语带到北非和中东。马莱水手则凭借勇猛将马莱语扩散到从马达加斯加到菲律宾的广大地区。在太平洋上,从菲济至新西兰和夏威夷的原住民讲波利尼西亚语。波利尼西亚语通过木舟传播。后来,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法国人又借助武力将他们的语言扩张到非洲,美洲和远东。他们的这些语言是跟着手持刀枪的士兵和极富冒险精神的水手的足迹扩张到世界各地的。同样,统治海洋的不列颠把英语推向了全世界,现在说这种语言的人口有20亿,几乎接近地球人口的三分之一。

消失的文化

而随着这种扩张行为开展的同时,语言的战争也在进行。在过去殖民主义是最大的破坏者,说母语的人会因此受到惩罚甚至消灭。欧洲殖民者在澳大利亚消灭了150多种土著语言,在北美扫荡了300多种土著语言。

而在现代,经济和社会的压力逼迫人们从村庄搬到只被一种语言统治的城市,他们的母语时时处在强势语言的压制之下。人们很容易认为大语种代表着机会而小语种代表着落后,结果会停止和他们的孩子们用小语种交流。一个语种除非可以书写,否则的话,只要一代人不把它传递给他们的思维可塑性极强的孩子们,这个语种就会消失,因为我们都知道成年人学语言有多么困难。

而一种语言就代表着一种文化,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斯沃斯莫尔学院的语言学家大卫·哈里森曾经说:“语言是人类数千年科学和艺术的储藏室从对生态规律的观察,到创世神话。一种语言消失,失去的不仅仅是说这种语言的社群,还有人类关于数学、生物、地理心理、农业和语言学等领域的常识。”

他将人类面临的情况称为“三重灭绝威胁”:物种和生态系统正在崩溃,随着小的、未书面化的语言的消失,人们关于这些物种和生态系统的传统知识也会失传。

比如俄罗斯的图瓦语,图瓦语里没有像英语或汉语里那种与常见颜色相对应的词,图瓦人描述牦牛颜色所用的词,对应了牦牛的皮色、花纹、头部标记和个性等综合信息。同样的,西伯利亚养驯鹿的图法拉尔人所说的图法语中,描述驯鹿各种状态的词汇,也具有非常丰富的含义。

在哈里森看来,一种语言一旦消失,随之消失的是祖先们积累了几个世纪的常识。而正是由于人类语言的多样性,才使得人类的文化、艺术以及整体的创造力充满了丰富多彩的色彩和活力。

人类学家玛格丽塔·米德(MargaritaMead),在去世之前谈到她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忧虑:“我们的世界将被冲击成同一的、没有任何色彩的地方。人类的全部想象可能要被囚禁在单一的智力和精神形态里。”

而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新发布的 《濒危语言图谱》,全世界有5651种语言,其中一半以上的语言将在本世纪消亡,80%-90%则在未来的200年灭绝。相比之下,动植物的灭绝速度慢得多。

100年以内大概还是英语吧

一些乐观人士的看法有些不同,他们认为许多语种的消失并不是必然。人们和孩子们交流的语言亲密而自然,外来语种很难介入。谁能想象没有日语的日本和没有希腊语的希腊?英语的扩散只是说明,地球上的人们将在他们的本土说当地语言,而通过英语和外部世界交流。

但是,英语和成千上万种其它语种共存的日子却真的为数不多了。如果我们走进未来,即使仅在100年后,会发现地球上的语种有两个大变化:第一,语种大幅变少;第二,语言将比现在简单很多,尤其是相对于书面语言,口语会大大简化。

当然英语是否还居于统治地位可能就有待商榷了,有些语言专家认为:由于中国人口众多,经济实力大大增强,汉语将最终成为世界语言,而不是英语。但这似乎也不太可能,英语在起步上已经占据了绝对的先机。被如此广泛地应用于出版物、教育和各种媒介,转化成其它语种代价太大。

另外,汉语的极度难学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扩张,汉语发音的声调在孩童时代以后极难学到,而要想真正掌握其书写体系,你需要有天赋之能。当然,以往有很多人会热衷于那些极富挑战性的语言,如希腊语、拉丁语、阿拉伯语、俄语,甚至汉语。但是如今,英语已经很流行,相对汉语来说,更易于掌握,因此更难以取代。强权未必一定能扩散其语言,蒙古人和满洲人都曾统治中国,但都沿用汉语。同理,如果中国统治世界,很可能也使用英语。

无论如何,语言在不断发展,即使那些大的语种英语、汉语等也在不断的改进,或许在人类的未来中某一天出现了一种全新融合的统治语,那也应该在很多很多年以后,谢天谢地,我不用学它。

作者: 江意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51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