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真的是太太太太太难了。

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全球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存在睡眠问题,据估算,中国有1.3亿90后年轻人晚睡熬夜。

不过,中国年轻人还算不上熬夜最狠的。

世界熬夜总冠军是韩国人。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在韩国,普通上班族在凌晨一两点走出办公楼是常见的事,学生补习班在这时也才刚刚下课。但早上六七点钟行走在韩国道路上的,依旧是这群人。

国学生群体中有个流行词叫“四当五落”,意指每天睡4小时就能考上理想大学,要是每天睡5小时则会落榜。对他们来说,凌晨2点能睡觉称得上是一种奢侈,可到了8点又该前往学校上课了。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这句话,在韩国同样适用。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上班族也是熬夜狂魔,加班和“会餐”文化是他们的睡眠杀手。

韩国上班族的人均年均劳动时间是2092小时,比以“过劳死”著称的日本社畜们还多300多个小时。

受儒家传统文化浸濡,韩国社会很注重长幼及上下级关系。职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使到了下班时间,只要上司不下班,下属也不能下班。即使是不需要加班的员工,下班后也得耗在办公室给领导上香。

韩国职场的“会餐”活动,对这些加班族来说更是噩梦。

在会餐时,一茬二茬三茬要一直不停地喝酒。从聚餐餐厅到K歌房再到啤酒屋,烧酒米酒洋酒轮番上,不喝到凌晨四五点不算完。更可怕的是,第二天还要照常上班。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同样状况下,国内的社畜还能借着午休时间补补眠,韩国的上班族却连午休都不能拥有,修仙般地度过上班时间。

OECD调查发现,韩国人均睡眠时间在7小时49分,在成员国中排名末尾。而incruit的民意调查结果更加惊人,白领一天只睡6个半小时,工人则平均凌晨12:15睡觉,早上6:19起床。

难不成韩国人都是夜来香?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事实上,韩国人并非不爱睡觉,而是他们真的不能睡觉。

在韩国,很多上班族将自己形容成“虫”,没有私人生活,每天在公司和家之间爬来爬去。

可能变成“虫”,对于韩国年轻人也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2019年5月,韩国统计厅的调查数据显示,韩国年轻人(15—29岁)失业率高达11.5%,15至29岁年轻人有多达154.1万人无业,大概每4人中就有1个没有稳定工作。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韩国的年轻人丧失了和他们父辈一样的机会。有时就算进入企业也不意味着一定能成为正式职员,只能做临时工,工资福利也比正式职员低得多。

他们就像宜家的产品,在行业不景气时,被裁掉也是分分钟,毫无职业安全感。

害怕被辞退的年轻人,不得不透支自己的休息时间,像机器人一样加班。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图片来源@梨视频

据《韩国咖啡白皮书》显示,为了应付超高的工作强度,76%的20岁以上韩国人平均每天要喝两杯以上的咖啡。

久而久之,稳定的工作更受青睐,公务员成了韩国最受欢迎的职业。

2010年,韩国报考公务员(中央直属部门)的录取比例为1100:1。韩国的鹭梁津,以拥有四十多所专为大学毕业生求职培训的“考试学院”闻名,这里也几乎成了韩国考试的代名词。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图片来源@新浪视频

在韩国,公务员也被称为“神的职业”。

今年8月5日,韩国《中央日报》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2019年大学生及应届毕业生中,有四分之一的人在为公务员考试做准备。

2018年,韩国每个公务员岗位有20—100名申请人。毕业生甚至待业四五年来备考公务员,每天学习超过13个小时。

有人说,想要获得最终的胜利,就必须做好死的觉悟。

即便拥有了稳定的工作,房子则成了普通人们的另一个奢望。2019年5月,韩国房屋平均交易价为8.11亿韩元。有人算过一笔账,一名普通上班族不吃不喝19.5年才能买到一套房。

为了不让孩子重蹈自己压力的覆辙,教育被韩国人视为打破阶层固化的首选,甚至产生病态的迷恋。高文凭意味着好工作,SKY这三所韩国顶尖大学算是大企业的敲门砖,每一个家长都迫使自己的孩子考上这三所大学。

韩国青少年自杀倾向的调查中发现,升学压力是引起青少年自杀的主因。

年轻族的压抑程度可见一斑。

于是,在生存和睡眠之间抉择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当失眠都变得奢侈时,更不用说睡眠了。

于是,韩国年轻族之间开始流行一个新名词“全抛世代”。

全抛世代,是绝望的代名词。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2016年,韩媒将这届年轻人称为“全抛世代”,在各种社会压力下,他们抛弃了恋爱、结婚、生子、人际关系、买房,甚至连梦想和希望等精神层面的项目也被放弃。最终,剩下的是生命。

“全抛世代”是韩国年轻人的自嘲。

他们最敌视的,就是韩国386世代。

韩国386世代,这种叫法最早约出现在1997年1月4日《朝鲜日报》的一篇报道上,指的是那些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在80年代进入大学,90年代正好30岁的一代人。

386世代认为现在韩国的经济繁荣是他们的功劳,而那些只知道在光化门、青瓦台前瞎叫唤的年轻人不过是群闷头青,是垮掉的一代。

年轻人并不认同,他们认为386世代是政策的受益者,他们不需要怎样努力就能轻松得到一份满意的工作。386世代创造的汉江奇迹早已是过去式,他们更是现时韩国政治黑暗、社会不公的推手。

在他们的治理下,韩国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所以导致了年轻人走出校门后,发现自己找不到工作,也买不起房,连恋爱都谈不起。

在现实面前,韩国年轻人觉得自己早已看清生活的本质,他们对枯燥的工作缺乏兴趣,觉得做什么也改变不了世界。于是,有些人就喜欢在网络世界里肆意发泄自己的愤怒。

2019年10月14日,艺人崔雪莉在家中自杀。

几天过后,韩国一个拥有300万用户的论坛“ILbe”上,她的照片被恶搞成各种表情包用以嘲笑,甚至还和前自杀总统卢武铉P成了GIF图片。在这个网站上,关于她的黑料、恶贴层出不穷。

一条生命的逝去,却成了喷子们彻夜的狂欢。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图片来源@X博士,网友将卢武铉与崔雪莉p在一起,取名“卢雪莉”

他们在网络上对别人恶毒尖酸又冷漠,就是因为在现实中生活过得十分糟糕,抑郁不得志。

这些网络喷子中不少人并不是主动放弃工作,而是实在找不到工作。在他们中间,不乏从首尔大学毕业的高学历人才。

但是,他们认为现时韩国的“劣质工作”太多,而“高质量工作”稀缺,求职还不如家里蹲。

正如韩国经济学家张夏成说的那样,韩国贫富差距所造成的的不平等,正在夺走下一代年轻人的希望。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全抛世代”是社会高度两极分化和阶层固化下的韩国青年世代的真实写照。

而阶层固化和贫富差距,最终指向的还是韩国财阀经济。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财阀企业在全国企业营业利润中的占比达到了40.8%,但其数量仅占韩国企业数量的0.2%。韩国财阀的市值在该指数中所有韩国企业市值中的占比高达77%,却只贡献了该国12%的就业。

大部分就业机会都是中小企业创造的,但中小企业一直处于被掠夺的状态下。财阀企业依靠雄厚财力复制中小企业的创新,在这种环境中,中小企业要么无法成长,要么被财阀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对于年轻人来说,进入财阀旗下企业意味着更高的工资和起点。有调查显示,其他企业的平均工资只有财阀的约60%左右。进入不了财阀,意味着他们将无法获得成功。

韩国经济学家张夏成在《愤怒的韩国》书中写到,在韩国,90%的人无法存钱,薪资就等于全部财产,家庭或个人受困于支出无法累积,无法摆脱靠薪资收入度日,阶层变成了世袭制。

当阶层固化到难以打破时,很多人自然就会失去希望。

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韩国每10万人中就有近27人死于自杀,在全国总人口大约在五千万左右的情况下,平均每天有40个人自杀。

韩国,成了世界上最喜欢自杀的国家之一。拿命换钱的韩国人,不敢睡觉?

首尔麻浦大桥,每年有接近200人在这里自杀

一面是不断上演真爱至上、美满结局的影视剧,一面又是社畜有苦难言的自杀地狱。

韩国,真神奇。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参考资料:

[1]凤凰周刊.(2019).韩国高考到底有多难?

[2]凤凰周刊.(2018).韩国绝望的“N抛世代”

[3]新浪视频.(2019).揭韩国青年就业压力,公务员成最受欢迎职业

[4]中国新闻网.(2019).自杀问题严重,韩国推出“预防自杀国家计划”

[5]X博士.(2019).雪莉死后,恶臭男在狂欢

[6]华尔街见闻.(2019).被财阀绑架的韩国经济

[7]看客inSight.(2018).韩国自杀困境:最失落的人,死在了最光明的桥上

[8]陈庆德.(2018).地狱朝鲜“全抛世代”

马路有话说:

韩国的今天,又是谁的明天?

这里是马路青年,老不正经青年人聚集地,也是一本面向青年群体的电子杂志。用独特的角度去挖掘当下流行的文化和现象,并从社会学、心理学等多元化视角进行解读,擅长用犀利的角度、一针见血的言辞戳破表相。

如果你觉得有点意思,欢迎来公众号找我唠嗑。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34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