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人体

至少要多少人才能延续文明?孤岛效应或许正在扼杀人类文明

许多科幻灾难电影,都会有一个灾后重建的设定。全球人类的命运,最后总会落到一小部分人的身上。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肩负着重建整个人类文明的使命。那么,劫后余生最少需要多少人才能维持现有文明?

至少要多少人才能延续文明?孤岛效应或许正在扼杀人类文明

在《圣经》中,只需亚当、夏娃两人,就足够孕育后代了。但这在理论上,当然是不可行的。只需要一代人,他们就会面临近亲繁殖的难题。一级亲属间(父女、母子、同胞兄妹)的近婚系数(inbreedingcoefficient)为1/4。也就是说,他们孕育的个体,其两个等位基因来自双亲共同祖先的概率为25%。这种程度的近亲婚配,会使后代患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的风险激增,让人类迟早陷入崩溃。过去为了保持血统纯正而近亲婚配的皇室贵族,就是前车之鉴。

不过,想要解决上面这些问题并不算难。

纯生物学上的答案,是很明确的——大概只需要几百人,就基本能保证人类基因的延续了。斯特拉斯堡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弗雷德里克·马林,就提出98这个最低下限人数。只需98人的健康群体,就能有足够的遗传多样性来繁殖物种并重建人口。但问题是,重建人类文明的事,可不是简单的生物学问题。

现代人类文明的基础是错综复杂的。维持医疗、电力、教育、交通、矿业等各个系统正常运转,需要无数“螺丝钉”。只剩三位数甚至两位数的人类,自然远远不够。大家勉强生存下去尚属不易,延续人类灿烂的文明更是奢侈。哪怕是将人口数量提到以亿计算,都没人敢拍着胸脯保证能重建当前的文明。

事实上,别说重建人类文明了,光是维持现有水平都不容易。文明并非线性的进步,事实上还有退化这一下场。在人类学研究中,就有这么一个的名词——塔斯马尼亚岛效应(Tasmanianeffect)。在没有外部技术输入,且人口过低的情况下,某些地区的技术水平不但会被永远锁死在某一水平,甚至还会发生倒退。

塔斯马尼亚,是南半球的一个小岛。

它与澳大利亚大陆隔着两百多公里宽的巴斯海峡,其面积是中国台湾的1.87倍。而塔斯马尼亚人,是地球近代史上最孤独的族群之一。但最可怕的不是孤独,而是封闭让他们陷入了文明的退化。塔斯马尼亚效应还有个别称,叫作“塔斯马尼亚岛逆向演化”(Tasmaniandevolution,其中devolution是evolution反义词)。

发生在塔斯马尼亚岛上的几万年文明“逆演化”历史,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些警示。考古证据显示,人类第一次踏上澳大利亚大陆至少是在6.5万年前。

在今天看来,澳大利亚大陆是遥不可及的大陆。但事实上,海平面在冰川期会下降。人们虽不能直接徒步到澳大利亚大陆,但可以将澳大利亚大陆与其他大陆之间的岛屿作为中继站,通过简单的浮筏就可以渡过。而到达澳大利亚大陆后,澳大利亚大陆土著的祖先就穿过巴斯平原的陆桥到达塔斯马尼亚。至少在4.2万年前,塔斯马尼亚岛上就已经有人类的足迹了。那时候,塔斯马尼亚还与澳大利亚大陆相连,两地的人类还有联系。

大约在一万年前,海平面的快速升起使巴斯平原变成了巴斯海峡。当时,这两个大陆的族群都还没有造出能横渡巴斯海峡的水运工具。茫茫海水把塔斯马尼亚与澳大利亚大陆的日常联系彻底切断。于是,塔斯马尼亚岛的几千人至上万人就像完全被隔绝,孤独地活在世界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塔斯马尼亚岛就是一片世外桃源,没什么不好的。岛上丰富的物资,保证所有人丰衣足食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当欧洲白人第一次登上塔斯马尼亚岛时,他们都被当地土著落后的生活惊呆了。塔斯马尼亚人过着的竟是世界上最原始的生活。

我们会根据一些特征来评估一个族群的文明水平,例如服装、工具和武器的复杂性等。当时的塔斯马尼亚人,已经失去了制作最基础的工具的技能。就连最简单的,将坚硬的石头或兽骨绑在木质把手上制成斧头或矛、箭等工具,他们都不会。

要知道,这些基础工具,哪怕是已经从地球上消失的人属都会制造并使用了。

不说尼安德特人了,就是脑袋只有咱们的四分之一大的佛罗里斯人(也叫“小矮人”)在9万年前就掌握了这些技能。

而塔斯马尼亚人,是智人。智人作为地球霸主现已登上月球,我们打造的探索装置更是飞出了太阳系。但被孤立的塔斯马尼亚人仿佛活在一个平行宇宙,就连最基础的工具都不会用。如果硬要评估的话,那塔斯马尼亚人的技术比旧石器时代还要落后。他们最先进的武器和工具,只有木制的长矛、石头和投掷棒罢了。

当时,已经拥有丰富殖民经验的欧洲人,都为塔斯马尼亚人的落后而惊讶。后来欧洲人一度认为,这是一种极其原始的族群,或处于猿类到人类之间的过渡阶段。但是他们在外貌上,和我们又是如此的相似。在后续一百多年的考古发掘中,人类才揭露出了一个更惊人的事实。

在过去,塔斯马尼亚人的技术水平,其实与澳大利亚土著是相当的。

他们一开始就拥有先进的狩猎与捕鱼技术。但在隔绝的一万年里,塔斯马尼亚人就已忘记了他们祖先们都会的大部分技术和知识。而考古线索也显示,这些工具和技术是一步步被丢弃的。每隔一段时间,在塔斯马尼亚人这个小群体中就会有一些技能消失。

欧洲殖民者首次见到这个族群时,他们基本上已经不会穿衣服了。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塔斯马尼亚人在过去是穿得很暖和的。因为在一万多年前,这里的气候比现在要寒冷得多,岛上较湿润的部分都是长年冰封的。本来,塔斯马尼亚人也会使用骨制工具的,如骨钩、缝纫用的骨针等。但很可惜,这些技术到后来统统都失传了,没人再去缝制衣服。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变成了,塔斯马尼亚人夏天选择赤裸。到了冬天,他们也只是披着简单的沙袋鼠皮,再用碎的兽皮绑紧。就算是特别寒冷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在暴露的皮肤处涂点动物油脂就了事。塔斯马尼亚岛四面环海,海产资源是十分丰富的。但考古证据却显示,大约在5000年前塔斯马尼亚人捕鱼的频率就开始降低了。到了3800年前,他们就彻底停止了捕鱼这项活动。而与捕鱼相关的工具,如渔网、鱼叉、鱼钩等工具也随之消失。面对众多的海洋生物,塔斯马尼亚人只会拾点沿海的甲壳类动物为食。

从此,他们过上了更加原始的采集-狩猎生活,四五个家庭为单位地相依为命。

到西方人登上岛屿时,大约有4000塔斯马尼亚人生活在岛上。很难想象,他们居然能放弃营养如此丰富的鱼类。有许多记录都显示,当塔斯马尼亚人第一次看到欧洲人捕鱼时,他们就显露出了异常惊奇的神情。而以上所有的技术与工具,在离塔斯马尼亚岛不远处的澳大利亚大陆上依然都在沿用。此外,澳大利亚大陆土著的技术与工具还要先进和丰富得多,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幸好,塔斯马尼亚人还未丢失“生火”这一最重要的技能。不然,他们连挤进旧石器时代的资格都会彻底丧失。但回过头来看,塔斯马尼亚人的外貌和心智与现代人都是相差无几的。当欧洲人到来时,他们很热切地进入了快速学习的模式,并接受了许多先进的技术。只是很可惜,他们最终还是不敌欧洲殖民者的屠杀和外来者带来的病菌。

现在,已经不存在纯种的塔斯马尼亚人了。当时的塔斯马尼亚人落后得太多了。在欧洲白人看来,这甚至都算不上战争,完全是一个高级文明对另一个低级文明的碾压。从塔斯马尼亚岛的案例看来,世外可能并不存在桃源,反而是一场文明退化的灾难。没有人知道在塔斯马尼亚岛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文明就是这样一点点丢失的。

考古学家里斯·琼斯便形容道,这是一个“对思维进行慢性扼杀”的案例。而在人类学研究中,这种因环境封闭、人口规模太小而无法传承现有技术与文明的现象,则被称为“塔斯马尼亚岛效应”。

不过,塔斯马尼亚岛上的文明退化绝非孤例。20世纪以来,科学家发现在许多独立的岛屿上,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技术失传。而从化石记录看来,地球上的人类文明失传率是惊人的。“失落的文明”是个经久不衰的迷人概念。理论上,几百人足够延续人类香火。但遗失而孤立的文明,几乎注定只有日渐退化到衰亡的结果。

我们知道,人类的认知能力表现在社会学习上,每一个人都是模仿高手。新技术是不可预测的,就集体而言,更庞大的群体产生新技术的次数会更多。这些新的技术和知识,又可以通过模仿这一行为模式散布到整个族群。所以在有限规模的社会中,就很可能存在着一个文明发展的上限。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地球何尝不是一座宇宙中的塔斯马尼亚岛。

生活在地球孤岛上,人类文明或许也有一天会达到极限。

参考资料

◎ POWELL S C. How many humans would it take to keep our species alive? One scientist’s surprising answer:NBCNews[EB/OL]. [2019-08-14].https://www.nbcnews.com/mach/science/how-many-humans-would-ittake-keep-our-species-alive-ncna900151.

◎ HENRICH J. Demography and cultural evolution: how adaptive cultural processes can produce maladaptive losses: the Tasmanian case[J].American Antiquity, 2004.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2138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