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电影

电影冷知识:为什么要把剧本图像化?

前面说到,剧本就像是拍摄电影的蓝图,剧组会照着剧本的指示去把电影拍出来。然而,电影毕竟是以影像为主的创作,在从文字的剧本转换成影像的过程中,必定会有些出入,甚至可能会造成各个组员解读上的冲突。比如说,一场武打戏,在剧本上很难把所有动作、走位与场面调度都清楚地表示出来,难道只能靠剧组在实地即兴创作吗?因应文字剧本的不足,拍片者很快就开始用简易的线条画将剧本图像化,让剧组在拍摄的时候能更清楚每个画面应该长什么样子。

乔治·梅里叶(Georges Méliès),那位特效电影的先驱,早在电影刚被发明出来不久就开始把剧本画成图。考虑到他本身作品于道具与特效方面的复杂度,像是一九〇二年《月球之旅》(Le Voyage dans la Lune)中每个场景的布置,或者炮弹插到月球眼睛那个段落的特效,会需要有场景设计图等是很正常的事。事实上,默片时期许多大成本制作也都会把剧本画成图,但是我们今天常见的,像是四格漫画般一格接一格的分镜脚本 (storyboard),却要到有声电影当道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出现。

电影冷知识:为什么要把剧本图像化?

分镜脚本这种格式是怎么被发展出来的呢?说来并不意外,它是从一个动画工作室里孕育出来的。毕竟,动画的制作比实拍电影更需要画概念图,无论是角色、场景与道具等等都必须有参考用的图像,自然就更容易产生如分镜脚本一般的剧本系统了。是哪一间工作室想到这个好点子?没有别的,就是那间 动画工作室——迪士尼 (The Walt Disney Company)。迪士尼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为了《汽船威利号》(Steamboat Willie)等动画作品画了许多故事概念稿(story sketches)。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迪士尼的画师韦博·史密斯(Webb Smith)开始把这些概念稿一格一格地画在一张张的纸上,然后把这些画满分镜的图钉到墙上去,用以说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完全是字面意义上的“故事板”(storyboard)!这样的做法,很快便受到华特·迪士尼本人的青睐,更变成了迪士尼的标准做法。一九三三年的《三只小猪》(Three Little Pigs),就是第一部全用分镜脚本来做的影片。

在迪士尼之后,其他的动画工作室也纷纷从概念稿转为画分镜脚本。到了一九三八年的时候,所有动画工作室的拍摄用剧本都改成以分镜脚本为主。而迪士尼本身并没有停下革新的脚步,从动画部门中独立出一个新的故事部门,主要职责即是画分镜脚本。实拍电影业界也很快就追上这股潮流,一九三九年的《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就是第一部全程使用分镜脚本制作的真人电影。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分镜脚本正式成为实拍电影制作流程中的一环,并且对电影中的美术设计方面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一直到今天,分镜脚本除了是影像制作中的必备工具,其概念还传至跟电影截然不同的业界。除了同是艺术创作的剧场、漫画、动画、游戏等媒体业界,商业界或甚至软件工程业界也都有各自变形过后的分镜脚本用法。

说了那么多,分镜脚本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呢?它通常是由连环的分镜图所组成,在每个分镜旁边标有分镜描述,包含对话内容、动作、摄影机运动或者其他附注。有些分镜脚本会标上该格的预估秒数,这对抓拍摄预算与片长而言是很有用的工具。分镜图上会有线框来代表摄影机的景框,所以线框的宽高比应该要跟银幕宽高比一样。虽然这样说,线框的描绘其实是很自由的,你可以把线框画成波浪线,以代表摄影机摇晃;或者在线框上画出箭号,以代表摄影机移动的方向,镜头要拉近还是拉远。一切以分镜脚本的读者——也就是剧组——的习惯为准。

有些分镜图只有火柴人,有些则几乎把分镜图画成美术概念图。分镜图可以简陋,但也可以详细,虽然这并不一定是评价绘画技巧的时候,但仍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比方说:要能看得出该分镜是特写还是全景,或者角色是朝哪一个方向说话等等。比较详细的分镜图则会带入场景的空间感,让场面调度也能在分镜图阶段就先设计好,并记录下来。事实上,几乎每个组别要做的事都可以先画或写在分镜脚本上,比如说灯光的层次、美术的布置与色彩设计,都可以借由分镜图传达给负责的组员知道。甚至,声音设计也可以预先写在附注的部分。

这样说起来,画分镜不就等于是在告诉每一个剧组的组别要做什么事吗?没错,所以画分镜其实是导演的责任。当然,导演不一定有时间与精力去把整部片的分镜画出来,一部长片的分镜脚本可能有超过两千格的分镜图呢!所以制片方通常会雇用一位或好几位分镜师来协助导演画出分镜。比如说,美术设计出身的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是出名的仰赖分镜脚本的导演,而帮他画分镜脚本的人,正是好莱坞电影业内最著名的平面设计师索尔·巴斯(Saul Bass)。然而,也有许多导演热爱自己画分镜,像是香港导演徐克就以充满动态的分镜图被戏称为“本业是画漫画的”。

值得注意的是,分镜脚本上的一个格子代表的并不是一颗镜头,而是一个动作或者一个构图。为什么不是一颗镜头一个格子呢?因为无论是拍长片或短片,除了利用剪辑去连接不同的镜头之外,摄影机运动——包含水平摇摄(Pan)、垂直摇摄(Tilt)、轨道或手持等等,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所以一个有摄影机运动的镜头,通常就需要好几格的分镜图来表示不同时间点的各种构图与动作。另一种情况是:虽然摄影机没有动,但演员或道具等在景框中有移动,那也可能需要多画几格分镜图去表示整场戏的动作。

分镜脚本虽然是电影拍摄时的蓝图,但这不表示它必须遵从所有拍摄时的限制。毕竟,分镜脚本首要的目的是把导演内心想见的景象给具体化,并以图像方式来说一个故事。奥森·韦尔斯(Orson Welles)的《公民凯恩》(Citizen Kane)与希区柯克的《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的分镜脚本在被画出来的时候,都被摄影指导认为技术上拍不出来,但在尝试之下都造就了拍摄技术的突破。

电影基本上是一个视觉的媒体,因此经常会碰到文字性的剧本没有办法精准传达意念的时候。这时,分镜脚本便能够补足文字剧本的缺陷,让投资人得以在拍摄(撒钱)之前先对最终产品有个基本认识,也让剧组人员彼此之间能够更顺畅地沟通。由于分镜脚本有容易创作、容易理解,并且格式化等种种特性,让它不只在电影、动画业界流传到今天,更成为一种基本的叙事概念,被套用在许多需要用视觉来说故事的场合呢!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2137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