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天山深处的那拉提“空中草原”上的公主往事

800 多年前的一个初春,成吉思汗率领大军西征。春寒料峭,风雪弥漫的天山山岭让蒙古战士们举步维艰。

天山深处的那拉提“空中草原”上的公主往事

800 多年前的一个初春,成吉思汗率领大军西征。春寒料峭,风雪弥漫的天山山岭让蒙古战士们举步维艰。正当疲惫不堪的战士处于崩溃边缘,眼前突然云开雾散,艳阳高照,出现了一片繁花似锦的草原,让他们仿佛来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战士们欣喜若狂,纵情高喊:“那拉提!那拉提!”(蒙古语意为“阳光照耀的地方”)。从此,在天山深处,就有了“那拉提”这样一个温暖的名字。

那拉提位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境内,与瑞士山地齐名,是世界四大高山河谷草原之一。这里景色迷人,不仅有被誉为“空中草原”的牧场,还在大鹏半岛长达133 公里的海岸线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沙滩和海湾,如下沙、西冲、东冲、桔钓沙、大澳湾、金沙湾等。由于生态资源得到严格的保护,大鹏半岛成为深圳市目前面积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生态乐土,被誉为“深圳最后的净土”。

诗情画意的“空中草原” 欧亚大陆上最大的野果林

那拉提草原总面积约960 平方公里,地势由东南向西北大面积倾斜。远远望去,终年积雪的喀班巴依峰如屏障般守护着这片草原,雪峰之下,奔腾的巩乃斯河一路呼啸着奔向远方。依山傍水的草原上,山泉密布,溪流纵横,雪白的毡房珍珠般散落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牛羊悠闲地嚼着草,苍鹰在蓝天慵懒地盘旋……只有当纵马驰骋的牧民飞驰而过,这里的安宁才会被惊动。

在这片迷人的大地上,分布着许多独特的景点,其中最著名的是恰普河夏季牧场。由于牧场的平均海拔在2000 米以上,所以人们便赋予它“空中草原”这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在空中草原以南,是美丽的雪莲谷。雪莲谷四面环山,因谷内有雪莲花常年盛开,且地形宛若一朵盛开的雪莲花而得名。在当地人心中,雪莲谷神圣无比,能够让人远离尘世烦恼,回归心灵的纯净。传说古时草原上若有人违反了法规,就会被送往雪莲谷,辟谷修行3 天,以洗脱罪恶……最主要的观景区沃尔塔交塔,集合了坡地景观、盘山密林和山顶观光3 个区域,因为风景迷人,很快成为年轻人青睐的婚纱摄影地。有趣的是,“沃尔塔交塔”还被新人们浪漫地称为“我爱他,找他”(谐音),因此自然就成了那拉提的爱情圣地。

在许多摄影师眼中,那拉提所在的新源县是他们向往的“摄影天堂”,这里有欧亚大陆面积最大、最密集的原始野果林,面积约10 万亩,而野果林中的一小部分,就分布在那拉提。

那拉提的野果林约有1 万亩,以野苹果树为主要种群,另外还不乏野杏、山楂、忍冬、蔷薇、木枸子、悬钩子等乔木和灌木。这片野果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其中最大的一棵野苹果树周长已经达到6.7 米,树龄超过580 年,至今依然硕果累累。每年6 月,随着那拉提黄金季节的到来,野果林也迎来了一年中最好的时光。漫山遍野的树木争先恐后地开出绚烂的花朵,粉的、红的、白的……林海一夜之间变成了花海。此时,随便按动快门,就可以获得一幅绝美的风景照。置身其中,淡淡的花香弥漫在整个野果林,蜜蜂嗡嗡叫着采蜜,蝴蝶翩翩起舞,鸟鸣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繁忙的自然景象。

哈萨克人口最多的草原 巫师医士、少年骑手和冬窝子

自古以来,那拉提草原就素有“哈萨克族摇篮”的美誉。从西汉时期开始,哈萨克族人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事实上,那拉提草原也是我国哈萨克族人口最集中的地区,2005 年4 月,那拉提草原被上海基尼斯世界总部授予“哈萨克人口最多的草原”的称号。

草原独特的风光孕育出哈萨克族独特的民俗,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图腾崇拜,这也是哈萨克族最早的崇拜习俗。在哈萨克族的传说中,天鹅是所有族人的祖母。相传哈萨克人的祖先在身负重伤濒临死亡时,幸运地得到了天鹅的帮助,随后与天鹅化身而成的女子结为夫妻,生下了名为“哈萨克”的男孩,哈萨克后来又生了3 个儿子,分别成为哈萨克族3 个部落的始祖。

除了天鹅崇拜,哈萨克人还崇拜牛。他们认为,史前的天地混沌一片,是一只牛用它的牛角顶开了天和地,才有了哈萨克人繁衍生息的那拉提草原。此外,狼和鹰这两种草原上常见的凶猛动物,也是哈萨克人崇拜的对象。

原始的图腾崇拜之后,随之兴起的是萨满教。哈萨克族中的巫师医士是信仰萨满教的代表,被认为是能与诸神对话的人。他们云游四方,占卜问卦,预测未来,驱邪治病。虽然哈萨克人在公元8 世纪后开始改信伊斯兰教,但在信仰中还是保留了不少萨满教的遗迹,巫师医士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直到现在,仍然有巫师医士头戴天鹅皮帽,脖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布条,手里拿着神杖,骑着马在草原上四处游走。

信仰是哈萨克人的精神寄托,马则是哈萨克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朋友。哈萨克人的孩子长到四五岁时,就要举行“阿夏麻衣明格孜”仪式,即骑马的仪式。因此,在那拉提草原,时常可以看见少年骑手策马奔腾的英姿。他们平日里骑着马、赶着牛群去上学,闲时则为游人做骑术教练,有时还兼做向导。正因为从小学习骑马,因此哈萨克人几乎人人都是骑马能手。每到夏季,牧民们就会聚集在一起,展示本部落的骏马和骑手高超的骑术。而在喜庆的节日里,赛马也总是作为压轴节目,掀起节日的高潮。

如果说马是哈萨克人离不开的伴侣,那么冬窝子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一年之中,哈萨克人在春夏两季都住在毡房内,毡房为圆锥形,用数十根木杆斜撑起骨架,然后用毡布做成墙。这种房子易于拆卸、安装,是从一个栖息地搬到另一个栖息地的简便活动房屋。但这种房屋的保暖效果较差,因此到了秋冬季节,哈萨克人就会找到避风的环形山谷或者盆地,用土块、石头作墙,建起方形的平顶房屋,他们称这种房屋为“冬窝子”。虽然冬窝子比较简陋,却在寒冷的冬季能给予哈萨克人最温暖的庇护。

乌孙国故地 两位公主的和亲故事

那拉提草原不仅是哈萨克族的摇篮,它还曾见证了一个国家的强盛,这个国家就是乌孙国。

乌孙国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当中原地带还处在战乱频繁的先秦时期,乌孙国就已经在西域悄悄地生根发芽。公元前177 年,西汉汉文帝统治时期,已经建国的乌孙国与当时称霸的大月氏发生冲突,后来大月氏杀死了乌孙国的国王,侵占了乌孙国的领地。所幸国王的亲信受命于危难之中,将新生不久的王子猎骄靡护送到匈奴,养大成人。成年后的猎骄靡胆识过人,武艺高强,他将四处失散的乌孙国人召集到一起,谋图复国。公元前160 年,猎骄靡率领数万乌孙人远征伊犁河流域的大月氏,不料遭到伏击,被围困在伊犁河畔,一连数日,粮草用尽,没有援兵,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同行的大法师举起神杖开始作法。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神杖点地之处,一股清泉喷涌而出,战士们喝过泉水后,变得力大无比,然后冲出重围,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虽然此次战争充满神话色彩,但勇敢的猎骄靡却得到了草原上众多部落的拥戴,它们纷纷聚于旗下,订立盟约。之后,猎骄靡令人在订立盟约之处用红色石头砌成一座城堡,取名为“赤谷城”,并以此为国都重建了乌孙国。

历史上的乌孙国是西域天山以北最强盛的国家,正因如此,引起了汉王朝的重视。那时,雄心勃勃的汉武帝想要征服匈奴,因此积极与西域诸国建交。猎骄靡便借此机会向汉武帝提出联姻的请求,以巩固自己的势力。于是,汉武帝将正值豆蔻年华的宗室之女刘细君下嫁给已是暮年的猎骄靡。细君公主是一位心思敏感的女子,独自远嫁异乡,始终牵挂着自己的家乡和亲人。一曲《悲愁歌》道尽了她心中的悲伤与苦闷:“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更为可悲的是,不久猎骄靡便去世了,按照乌孙国习俗,细君公主不得不改嫁给新的国王。水土不服、习俗迥异、语言不通、思乡心切,因此出嫁仅5 年,细君公主便香消玉殒在那拉提草原上。

为了保持与汉王朝的紧密联系,乌孙国王再次提出联姻请求。汉武帝爽快地把细君公主的堂妹,不到20 岁的宗室女刘解忧封为公主,嫁到乌孙国。与细君公主不同,解忧公主人如其名,聪明乐观。她与乌孙国王感情和谐,按照乌孙国的习俗,她曾先后嫁给3任乌孙国王,并一直活跃在西域的政治舞台上,积极配合汉朝,遏制匈奴,为汉王朝和乌孙国的外交关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作者:琳子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8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