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堪察加火山下的“驯鹿人”

走进科里亚克人(Koryaks)的传统帐篷,屋子中央堆满了柴火,熊熊火焰释放出的袅袅炊烟径直顺着帐篷顶的圆洞飘散到空中

堪察加火山下的“驯鹿人”

科里亚克人用歌舞表达对大自然的情感。

走进科里亚克人(Koryaks)的传统帐篷,屋子中央堆满了柴火,熊熊火焰释放出的袅袅炊烟径直顺着帐篷顶的圆洞飘散到空中。四周挂满了兽皮制品和各种捕猎工具,身下垫着整张的海豹皮。科里亚克老妇人拎着水壶,为每个人倒满玫瑰色的果茶。这是由当地一种浆果制成的饮品,酸酸甜甜的味道勾起了我的回忆,想起了20年前第一次走进芬兰北极圈内拉普兰人的小屋,两者之间似乎有某种联系。然而这次的主人却是完全不同的容貌,面前穿民族服装的科里亚克老妇人,典型的亚洲蒙古人种,宽宽的脸庞,颧骨突出,鼻梁不高,眼睛很小。

老妇人手持皮鼓,在鼓声中吟唱起科里亚克歌谣,时而悠扬,时而活泼,时而沧桑,歌词大意是关于他们的日常生活。她的脸在烟雾中时隐时现,唱着唱着,开始舞蹈起来,虽然姿态算不上优美,但从她那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中很容易猜出歌词大意:弯腰手背在身后,不停扇动着,发出“咕咕”声,模仿的应该是野鸡;手放在头上支起,警惕地巡视周围动静,好像驯鹿;身体扭动着,屁股上下蹭着身后的木桩,这是棕熊在蹭痒痒;手比划着游动的鱼,意思是河里的鲑鱼很多。这些形体动作和声音是模仿狩猎过程中,向远处的同伴示意猎物的位置和数量。

虽然这种民俗演出的表演性质很浓,但老妇人的全身心投入还是打动了观众:迷离的眼神,质朴的吟唱,扭动的肢体,如入无人之境。歌谣的节奏不属于通常的视听范围,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引领你走入森林和湖泊,这正是他们丰富想象力的源泉所在。我们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就这样围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感受着古老歌谣的魅力。

科里亚克人的家乡在那壮观的火山腹地,一片片翠绿的山谷中。茂密的森林,静谧的湖边,驯鹿游牧者和捕鱼者过着年复一年淳朴简单的渔猎生活。直到300多年前,这里的平静被一位俄罗斯探险家伊凡·伊凡诺维奇·堪察基(Ivan Ivanov Kamchaty)的闯入打破了。这位来自叶尼塞河畔的西伯利亚哥萨克商人,向东来到鄂霍次克海北部寻找海象牙,1658年进入了这个山峦起伏、位于白令海和鄂霍次克海之间、向南延伸到太平洋的半岛。虽然连海象牙的影子也没有找到,但却使得整座半岛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堪察加半岛”。他不知道,人类在此定居的历史已有上千年了,原住民除了科里亚克人,还有楚科奇人(Chukchis)、伊捷尔缅人(Itelmens,又称堪察达尔人Kamchadals)、埃文人(Evens)和通古斯人(Tunguses)等,同属古亚细亚人。

17世纪末到18世纪初,俄国并吞此地时,科里亚克人约有13,000人。然而抵抗俄国人的入侵,被北邻楚科奇人袭扰,加上18世纪末天花流行,使得科里亚克人口总数减少了一半。今天的堪察加半岛绝大部分居民都是俄罗斯族,少数民族加起来还不到人口的10%,尽管科里亚克人是最大的一支,也仅9000人而已。被俄国吞并后,科里亚克自治区曾经一度横跨俄罗斯远东地区,边界扩展到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尼夫赫人地区,现在大多数住在堪察加半岛北部的科里亚克自治区。

堪察加火山下的“驯鹿人”堪察加半岛上的间歇泉谷。河岸上有强烈的间歇喷泉活动,大小间歇泉总共有120多个。

科里亚克人是一个以鹿为图腾的民族,Koryaks的字根“Kor”指的正是驯鹿。“驯鹿人”(Reindeer People)是外界对他们的称呼,道出科里亚克人赖以为生的方式:飼养驯鹿。驯鹿提供了他们生活中的一切:从帐篷、交通工具到衣履、食物。驯鹿皮连帽服宽大结实,冬季保暖性很好,虽然完全遮盖住身材,但北方游牧民族对于服装的第一要求是功能性,严酷的生存环境下,保暖实用是最重要的。服装上装饰有珠子串成的太阳纹图案,寓意吉祥、美好。只有内陆的科里亚克人是游牧民族,随驯鹿迁徙,沿海捕捞的科里亚克人则有固定居所。

屋外传来雪橇犬的狂吠,它们是北方游牧民族最好的朋友和帮手。这个基地并非为了游客观光,而是专门饲养用于雪橇犬大赛。女主人为我们一一介绍着这些精力充沛的家伙,它们中的不少曾经拿过重大比赛的奖杯。21世纪的今天,仍没有一种交通运输工具可以完全代替寒冷北方的狗拉雪橇。冬季漫长,很多城镇间的道路被大雪覆盖,交通方式只能依靠传统的雪橇犬,或者是昂贵的直升机。早期的雪橇犬大赛并非纯粹的速度比赛,而是肩负了人道主义使命。现在参赛者仍需要沿着指定的路线将书籍、学习用品、体育器材等拉到人迹罕至的北部居民定居点。堪察加半岛的“白令杯”极限狗拉雪橇赛已经举办了五届,长度创了此类比赛之最,从以往的1100公里到2018年的2100公里。这样的比赛是传统文化的一种延续,也是原住民的精神寄托之一。

堪察加原住民的宗教信仰通常都和自然万物有关,崇尚萨满教。科里亚克人认为狼是他们的近亲,视渡鸦(raven)为神。科里亚克神话内容多是围绕半人半鸦神“库特赫”(kutkh),库特赫被视为万物创造者,一片羽毛从它身上掉落入大海,都可以形成堪察加半岛。他还创造了人类,奇怪的是以男人为主,只有一个女人。而且所有的男人都爱上了这唯一的女人。男人们死后化为群山,但他们对女人的爱过于炽烈,爱情的火焰经久不息,于是就有了堪察加半岛上的活火山群。连库特赫的雪橇犬也与地震联系在一起,每次雪橇犬一抖落身上的雪花,大地就会随之颤抖。

万能的库特赫还缔造了库页湖湖区最特别的自然景观:白石山。沿着往西注入鄂霍次克海的奥泽尔纳亚河徒步,岸边葱绿之中赫然出现一片刀削般的山体,寸草不生。当地原住民称之为“Kutkhini Bati”,甚为尊崇,传说库特赫曾居住于此,他常在湖上泛舟捕鱼,离开时他把船立在岸边晒干,结果一去不复返,时间一久,船都变成了石头,至今仍苦守在那里等候他的归来。

最近一次来到黑沙滩,看到人们将渡鸦神的木图腾新立在海边,远处便是科里亚克火山。火山下的驯鹿人,早已不再逐鹿荒野,但精神家园依旧,对自然的敬畏依旧。

作者:陈婷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8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