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老鼠身上映射出人性 ——动物实验的道德成本

在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自2000年以来,“英雄鼠”已找到超过9000枚爆炸物。因为老鼠具有极灵敏的嗅觉并且非常聪明,所以教他们识别爆炸物很容易。

老鼠身上映射出人性

——动物实验的道德成本

老鼠身上映射出人性  ——动物实验的道德成本在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自2000年以来,“英雄鼠”已找到超过9000枚爆炸物。因为老鼠具有极灵敏的嗅觉并且非常聪明,所以教他们识别爆炸物很容易。它们还被训练用嗅觉来检测肺结核病样本。

上世纪90年代末,情感神经科学之父雅克·潘克塞普(Jaak Panksepp)发现老鼠会笑。这件事情不易被察觉,因为老鼠笑时发出的鸣叫是我们听不到的超声波。潘克塞普实验室成员在老鼠的社交游戏中监控它们发出的声音时,不可思议地发现了与人类的笑相似的声音。潘克塞普和他的团队开始给老鼠挠痒痒,监测其反应,发现它们被挠痒痒时发出的声音比平时增加了一倍多,它们还会黏着挠痒痒的人,想多挠两下,这些老鼠很享受。但是这个发现遭到了科学界的反对。世界对会笑的老鼠还没有做好准备。

会同情的老鼠

而这个发现只是冰山一角,现在我们已知,老鼠不仅生活在现在,还能重温过去经历的记忆,并在脑海中预先规划它们接下来要走的路线。它们会互惠互利地彼此交换东西,不仅知道自己欠另一只老鼠什么,还明白可以用不同东西来偿还。当它们做出错误选择时,会表现出非常接近于后悔的样子。虽然老鼠的大脑比人类简单得多,但它們对有些学习任务可能会表现得比人还要好。老鼠能学会高认知要求的技能,比如驾驶交通工具到达指定目的地,跟人类玩捉迷藏,使用适合的工具获取够不着的食物。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发现是,老鼠具有“共情”的能力。自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行为研究的结果一直在证明老鼠与它们往常被塑造的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形象相去甚远。这一发现始于这项研究:当按下杠杆会让隔壁笼子里的老鼠遭遇袭击时,它们会拒绝按下杠杆来获取食物。老鼠宁愿饿着也不愿目睹另一只老鼠痛苦。后续研究还发现,老鼠会按下杠杆来降落一只被悬吊起来的老鼠;如果走进迷宫中的一条路会让另一只老鼠受到袭击,它们会拒绝走下去;自己遭过袭击的老鼠不太愿意让其它老鼠受到袭击,因为它们也经历过这种不适。老鼠会互相关心。

但是关于老鼠同理心的发现也受到了质疑。一只老鼠怎么可能会有移情心理?一定是实验的程序有问题,因此,关于老鼠同理心的研究项目停滞了约50年,就像无法接受它们会笑一样,这个世界对于老鼠的同理心更加无法接受。

2011年,当一组科学家发现老鼠能够解救出困在管子中的其它老鼠时,它们的共情问题再次浮上水面。它们并不只是好奇或者想玩玩这个设备,如果里面是空的,或有一只玩具老鼠时,它们就无动于衷,而且这个管子很难打开,需要技巧和努力,这些老鼠仿佛是真的想要救出同伴。然而,大多数科学家并不信服,认为这些老鼠也许只想找到能出来玩的同伴,或者是因为被困老鼠发出的非常喧扰的噪声让它们很烦。

对于科学家来说,怀疑态度总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却为老鼠带来了不幸。自2011年实验以来,将老鼠放在有害环境中看其它老鼠是否会帮助它们的研究层出不穷。而他们发现了同样的规律,被浸湿过的老鼠更有可能、也会更快速地去救一只溺水的老鼠,这表明它们理解溺水老鼠的感受。老鼠甚至还会在有机会逃跑和躲避的时候去帮助一只被困的老鼠,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这些研究的结果很有说服力,但他们得到的结论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实验无异,依然是:老鼠是有同理心的。与此同时,这些研究对老鼠持续造成巨大的恐惧和痛苦。

被伤害的实验动物

老鼠是科学界最易受到侵害的动物,因为它们被看作是廉价的、唾手可得的“一次性”研究工具。在美国等国家,老鼠不受动物福利法的保护,科学家们可以对它们合法地为所欲为,包括获取、安置、操控和杀死它们。尽管科学家发现使用二氧化碳杀死老鼠会为其带来不必要的痛苦,但这依旧是它们“物尽其用”后被处置的普遍方法。新墨西哥大学心理学荣誉退休教授约翰·普·格鲁克(John P Gluck)在他的著作《贪婪的科学与易受伤害的动物》(2016)中描述了他的导师教他当氯仿(一种麻醉剂)用完时,如何将老鼠“安乐死”: “(我的导师)手中拿着一只大公鼠,转身面向建筑物边上的砖墙,略微后仰,像棒球投手扔快球一样把老鼠扔向墙壁。老鼠砰的一声撞在墙上,直直地落到沙砾覆盖的屋顶上,抖动着,然后一动不动地躺在墙壁的阴影中。”

科学家现在正在利用老鼠的同理心,来寻找治疗人类精神病理学的方法。在某些情况下,老鼠会接受镇静剂、醋氨酚(有镇痛作用)、海洛因或电击等特殊处理,让它们暂时丧失共情能力;另一些时候,伤害则是永久性的,比如刚出生的小老鼠与母亲分离,在社交隔离中成长。在有些研究中,它们的杏仁核(负责情感和联系的大脑区域)被永久损坏。这类研究的明确目的是创造患有精神疾病、精神创伤、遭受情感痛苦的老鼠群体。然而,这些研究被合理化,因为这是建立童年虐待、心理变态、阿片瘾的社会功能缺陷、焦虑和抑郁、品行障碍、麻木不仁的动物模型的方式,并能在日后理想地帮助人类治疗这些疾病。

老鼠跟人类足够亲近,所以可以被用作人类精神病理学的模型,但老鼠跟人类又相当疏远,以至于被排除在伦理关怀之外。至今研究人员几乎不会想要创造出一个人类心理变态者来研究,或者给人类对象看一个溺水的儿童以观察他会不会施救。理由很简单,人类有一种值得被尊重的共情的天性。

老鼠身上映射出人性  ——动物实验的道德成本“老鼠”一直是法国先驱涂鸦艺术家Blek Le Rat作品中的标志图案,他表示自己“开始画老鼠是因为老鼠是城市中唯一自由的生物,即使人类会消失灭绝,老鼠也会生存下来。”“30多年前,人们会问我为什么要画老鼠,他们说人们讨厌老鼠,你应该画点其他动物比如鸟和狗,但今天人们对待老鼠的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他们会让我提升城市老鼠生存的概念。”图为他早期在巴黎街头用模版喷涂的老鼠。老鼠身上映射出人性  ——动物实验的道德成本当今世界最负盛名的英国街头艺术家Banksy也受到Blek Le Rat启发,将老鼠作为其个性化的象征,用代表社会底层但具有不可消灭的生命力的老鼠形象来寓意一些社会现象和街头艺术。 图为他在旧金山嬉皮街创作的老鼠形象。

事实上,灵长类动物在受到动物福利立法的保护之前,也遭受着同样的待遇。有些老鼠研究甚至在重演灵长类动物研究历史上最具道德争议的实验:哈利·哈洛在20世纪60年代的母爱剥夺和社交隔离研究。几十年来,为了研究人类的精神病理学,哈洛不断创造心理受损的灵长类动物,例如让猴宝宝与它们的母亲分开6-12个月,来研究切断母子关系的影响;年幼的猴子常年被隔离在哈洛称为“绝望之井”的笼子里,让原本健康快乐的猴子产生抑郁。

在格鲁克的书中,他描写了博士生期间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哈洛实验室工作的经历,即使有学生提出将婴儿猴子致聋和致瞎、看猴子母亲如何抚养它们这种虐待狂般病态残忍的小实验,哈洛也从来没有提出过一次道德质疑。只要对人类有好处,这项研究就是合理的。尽管哈洛自己发现猴子“自我意识强,有复杂情感,有意识,并能承受相当大的痛苦”,但创造并治疗患有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猴子被认为是对人类有益的,只这一點就让研究合理化了。

黑猩猩作为与人类最接近的物种,也经历了几十年的医学研究,直到政府决定禁止这类研究。黑猩猩曾被感染上肝炎和艾滋病毒,还被用来测试杀虫剂和化妆品,被注射工业干洗溶剂和苯。

时至今日,灵长类动物的处境已经得到改善。欧洲2001年停止了黑猩猩研究项目。1985年,美国对《动物福利法》做出实质性修订,要求所有使用动物的机构建立正式动物护理和使用委员会,来监督和管理温血动物在研究中的使用(鸟类、小鼠和大鼠类被排除在外)。2010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委托医学研究所研究黑猩猩的生物医学研究是否能产生公共利益。研究所在报告中总结道,“虽然黑猩猩在过去的研究中一直是一种有价值的动物模型,但目前大多数将黑猩猩用于生物医学的研究是不必要的。”2015年,美国为所有黑猩猩的生物医学研究项目画上句号。大多数黑猩猩退休后被送到联邦出资的庇护所,以保证它们自身的利益。私人研究机构许可的黑猩猩研究需要证明其研究是将有益于野生黑猩猩的。对猴子的保护也在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当用到猴子的研究项目结束时,研究人员会将它们送到庇护所。

但老鼠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它们被实验室大规模使用。因为实验老鼠不被认为是值得保护的动物,甚至没有老鼠使用数量的官方统计。据估计,仅在美国就有1100万—1亿只被使用的老鼠,几乎全部都是在用完之后被杀死。

老鼠也是个体

人类不喜欢老鼠是老生常谈。如果让我们列出最反感的动物,老鼠可能位居榜首。人类认为它是有害的生物,生命毫无价值,会毫不犹豫地想要消灭它们。老鼠是肮脏、疾病和恶心的同义词,是“人人喊打”的象征。

这种对老鼠关注的普遍缺乏在生物医学研究对老鼠的滥用中映射出来。大鼠和小鼠,长期以来被作为主要的模式生物使用,因为其大脑容量大,易于操作和安置,与人类在生物学和行为学上很相似。老鼠便宜又方便使用。与灵长类动物不同,它们容易繁殖,怀孕期更短,后代数量更多,成熟更快,生命周期更短;也方便运送购买,容易安放在实验室独立的盒子里。

大鼠的基因组在2004年被完全测序,让我们在理解基因如何发挥作用方面有了重大的进展。它们跟小鼠比起来相对较大的体型也使它们成为了心血管研究的理想模型,并让我们在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方面的理解也取得了进展。它们在行为学和心理学研究方面也优于小鼠,因为它们具有更加社会化的天性,能更好地模拟我们自身的社会性。所有这些优势都使质疑老鼠在生物医学研究中的用途变得困难。有些科学家甚至欢迎对老鼠的漠不关心,他们认为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一齐“提供了一种在社会认知的研究中廉价、方便且伦理争议较少的非人灵长类动物的替代品”。

也许老鼠需要一个简·古道尔式的人物大使,将老鼠作为个体呈现出来,讲述它们生命的故事,而不只是作为一个统称名词的指代。即使世界上有老鼠的拥护者,也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英国1976年成立了国家花枝鼠协会,自称是“每个欣赏老鼠这种超凡宠物和有趣动物的人的俱乐部”。1983年,美国成立了自己的美国花枝鼠协会。这些组织会定期举办展览和比赛,根据比赛的不同标准或它们的个性来评判老鼠。“老鼠跳跃”( Rat agility)现在是一项国际性的老鼠运动,YouTube上有很多老鼠在小跑道运动的视频,然而,你不会在当地新闻中听到任何老鼠表演比赛的结果。

比利时一个非政府组织APOPO专门训练非洲巨鼠来探测世界范围内的战争和冲突遗留下来的地雷,并称其为“英雄鼠”,它们拯救了许多生命。一位已因地雷失去一条腿的柬埔寨农民兰恩·萨说:“这些老鼠跑老跑去,嗅嗅这嗅嗅那,然后它们会停下,闻闻空气,接着开始抓挠地面,这意味着它们找到了一个地雷……不到两周之后,我们的地里就没有地雷了,我们的孩子安全了,地里开始长庄稼。”这些老鼠从刚出生就由人类抚养,被训练闻到三硝基甲苯(TNT,一种强力炸药)后可以得到食物。非洲巨鼠没有名字听上去的那么大,它们很轻,不会引爆地雷,在工作中不会遭遇任何损失。工作几年之后,它们就在自己的笼子里享受退休待遇,玩耍、吃零食、和人类一起社交。这些老鼠有不同的个性和偏好,APOPO主页上的一只英雄鼠Shuri的介绍是“员工们最喜欢的,有着‘厚脸皮’的个性,能给每一个遇见它的人带来欢笑。”它喜欢的零食是花生。

也许我们可以退后一步,不将老鼠看作研究工具,而是能享受丰富情感生活的有感知能力的生物。随着研究人员对灵长类动物了解的越来越多,他们意识到灵长类动物需要保护,因此建立了福利立法和监督委员会。然而,我们对老鼠的更多发现,并没有改变我们对待它们的方式。      (责编:刘婕)

作者:艾蓝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76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