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

浙江省青田县,有“石雕之乡、华侨之乡、名人之乡”的美誉。这片总人口50万左右、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堪称中国最富盛名的“侨乡”。

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

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青田县位于中国浙江省东南部,瓯江中下游,东接温州,北接台州,西临丽水。青田是中国著名的华侨之乡、石雕之乡、田鱼之乡,生态环境优美。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青田县位于中国浙江省东南部,瓯江中下游,东接温州,北接台州,西临丽水。青田是中国著名的华侨之乡、石雕之乡、田鱼之乡,生态环境优美。

石雕之乡

浙江省青田县,有“石雕之乡、华侨之乡、名人之乡”的美誉。这片总人口50万左右、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堪称中国最富盛名的“侨乡”。据1935年《中国年鉴》(英文版)记载,在17、18世纪,就有青田人循陆路经西伯利亚前往欧洲从商,多“贩卖青田石制品”。《华侨经济年鉴》记载更为详细:1888年,山口村石雕艺人林茂祥“携销其作品……远适美洲。不数年,长次令嗣,先后遍历五洲,所谋皆遂。”至1912年,移民欧美的青田人已达近万人。随着时代和社会的进步,交通和通讯的愈发便利,青田人如今已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2009年,青田华侨总部经济发展论坛组委会决定将青田县火车站前广场命名为“青田华侨广场”,建成了一处挂满在世界各国的青田商会会旗的“旗林”,看上去颇为壮观。与此同时,这些青田华侨从未忘记自己的中华血脉。身居海外,心怀桑梓,处处表现赤子之心,为国家建设和民间外交也贡献了诸多力量。

相对“侨乡”这一称呼,青田县更为收藏界乃至全世界所知的,当属特产“青田石”了。这种特殊的石材久负盛名,与巴林石、寿山石和昌化石并称中国“四大名石”。新中国成立以来,青田石雕以其独特的质地和精湛的工艺,多次被外交部作为国礼赠与他国领导人。1956年印尼总统苏加诺访华;1957年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访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1978年中国领导人访问朝鲜,皆以青田石雕赠送。自古以来,青田县就仰仗这一天然资源进行发展,在当地形成了非常庞大的产业链,也是地方支柱产业之一。毫不夸张地说,青田石在当地甚至起到了通货的作用。

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乾隆皇帝80寿辰大典的珍贵贺礼《宝典福书》。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各类青田石品种。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紫檀木雕龙纹图案宝匣,宝匣中有两层内匣,内有青碧晶莹、彩光闪亮的奇石印章两套,每枚印章上都刻着带有“福”字的诗句。

在这种环境中出生成长,陈富平自然也是耳熏目染,他从小就接触包括青田石、寿山石等各类石料。少年时期,还特意向工匠师傅学习过石雕技术,手艺也算小有所成。2007年,为了配合家族的整体规划,他毅然前往西班牙发展事业,先后从事过进出口贸易、餐饮等多个领域的经营。直至2013年前后,凭借各方面机缘和自身的努力,陈富平也完成了初期的资本积累,开始考虑自立门户,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向个人的理想迈进。

得益于童年时期的环境熏染以及石雕技术等专业领域知识,加上多年从商培养出的敏锐观察力,陈富平终于在收藏行业及青田石交易市场上看准了时机。他回到了祖国,投身于赏石收藏和经营之中,但过程也可谓是跌宕起伏。

温润如君子的青田石

青田石作为观赏石的历史由来已久,使用历史可以追溯到1700多年前的“六朝”時期,当时多数雕刻成各种动物造型以供殉葬使用。到了文化和艺术成就高度发达、交流广泛的唐代,石雕艺术开始向着更加生动、写实的方向发展,转而以文房用品等实用器和宗教艺术品为主。南宋时建都临安,以至于现浙江省地区的手工业和商业十分繁荣,青田石雕行业自然也是近水楼台,步入飞速发展的时期。同时受到文人雅士的品味影响,石雕制品无论从艺术造诣还是商业流通上逐渐趋于成熟,成品也开始脱离实用主义,出现了大量以观赏和收藏为目的的作品。

真正以青田石作为章料,普遍替代金、银、铜、玉、牙、角等材质成为主流则是在明代,不同类型和档次的石料不仅供民间百姓选用,而且开始在宫廷中流行成风,为上层人士所青睐。

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青田石与巴林石、寿山石和昌化石并称中国“四大名石”。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印度青田石雕摆件,由于矿物含量的细微区别,印度 产的石料具有一些青田石料不具备的优点。石之美者  ——藏石与玩石除了在中国得到认可之外,得益于青田商人在国际市场上的推广和交易,青田石在海外也得到了艺术届的重视。

“乾隆皇帝特别喜欢青田石”,陈富平对笔者说道。确实,作为艺术品赏玩的“风向标”,乾隆皇帝对青田石的态度决定了这一奇特石料品种接下来的辉煌。

据清宫档案礼品清单记载,乾隆55年(1790年)8月13日,乾隆帝的80岁万寿节上,文武百官进献的稀世珍宝不计其数,可谓空前奢华。清宫藏品中有一幅乾隆年间的《弘历八旬万寿庆典手卷》,生动地描绘了寿宴结束后,皇帝回宫途经西直门与西华门之间的盛况。

在这些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之中,使乾隆帝倍感兴趣的除了纪晓岚的祝寿诗之外,由和珅、金简、胡季堂联合敬献的一件宝物也使他龙心大悦。

原来,和珅联合了时任清内府《四库全书》副总裁、管理武英殿刻书事务的官员——金简,共同敬献了一方紫檀木雕龙纹图案的宝匣。宝匣中有两层内匣,内有青碧晶莹、彩光闪亮的奇石印章两套,每枚印章上都刻着带有“福”字的诗句,合称“宝典福书”;另一套带有“寿”字的印章,合称“元音寿牒”。这些印章均是以青田石和寿山石制成,其上的篆刻刀法苍劲挺拔、秀雅圆润,可谓我国金石篆刻史上难得一见的巅峰之作。

除了印章之外,刑部尚书胡季堂又据此制成《元音寿牒》册和《宝典福书》册,遣用巧匠将其缂织成印谱,作为寿礼一同恭进给乾隆皇帝。此后还另行制作了和田墨玉《元音寿牒》牌匾,其印谱、印章用语、排列组合等与缂丝《元音寿牒》册相同。可见乾隆皇帝对这套珍宝的重视和喜爱程度。如今这套印谱“元音寿牒”和“宝典福书”印章,均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除了在中国得到认可之外,得益于青田商人在国际市场上的推广和交易,青田石在海外也得到了艺术届的重视。清光绪30年(1904年)比利时赛会上,青田石雕便获得了银牌大奖;次年的意大利罗马赛会上又获上等奖。1915年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上,青田石作品又再次荣获两枚银牌奖章。

那么,青田石为何自古以来就如此受到人们的喜爱,又是凭借什么特点能够与巴林石、寿山石和昌化石并称中国“四大名石”呢?

青田石的主要成分为叶腊石,伴有石英、绢云母等成分,因此色泽和质地看起来非常温润,手感柔软顺滑。随着矿石内氧化铁、铝、硅等成分的比例不同,硬度也稍有区别,但整体比较偏软,容易“吃刀”,便于雕刻。也正因为这样的特征,青田石非常适合印章篆刻或复杂造型的雕琢,却并不适合用来做成首饰,以免日常佩戴时的磕碰造成损伤。

由于矿物结构复杂,青田石通常在单块矿石上呈现多种天然色彩,多者能达十几种。因此,色泽纯净的单色石料极为罕见。青田石料讲求 “六相",既分别对应“纯”——石质结构细密,具有温润之感;“净”——无杂质,具有清静之感;“正”——不邪气,具有正雅之感;“鲜”——光泽鲜艳,具有恒丽之感;“透”——透明度,具有冰质之感;“灵”——有生命,气脉内蕴,光彩四射之感。

在青田石的多个品类当中,尤以“封门青”为上上之品。由于其出矿坑口名曰“封门洞”,石材肌理呈青色,且常隐有白色、浅黄色细纹,固得此名。清光绪年间《青田县志》载:“枫门洞在县东25里,岩穴深广,可容百余人,出冻石温润如玉。中有五塘,其水冬夏不竭,莫知其源,听之全然有声,石产塘中者尤佳,士人呼为五塘冻石云。”

相对其他品类,“封门青”石质细腻,温润微结,不坚不燥,走刀爽脆适中,是所有印石中最宜受刀之石,一直为篆刻家所青睐。然而由于其矿脉细,且扭盘曲折,游延于岩石之中,产量极为稀少。甚至当地自古流传着“处州封门冻,千载也难逢,若得一窝石,万世不受穷”的说法。

上品之石固然难求,导致其材料价值极为高昂。但除此之外,其清雅的色泽、温润的质地、中庸的石性,均隐隐契合古今文人雅士的品质和风度,因而被称之为“君子之石”。相对于鸡血石、田黄石以色浓质艳见长,尽显富贵荣华,被认为是物质追求的体现;“封门青”则以清新见长,象征隐逸淡泊,飘然出尘,是精神世界的升华。

青田石根据质地、色泽和产地等区别,经科学统计可被分为10大类108个品种。除上述的封门青之外,还有晶瑩如玉而“照之璨如灯辉”的灯光冻、色如幽兰而通灵微透的兰花青等。此外还有黄金耀、竹叶青、芥菜绿、金玉冻、白果青田、红青田(美人红)、紫檀、蓝花钉、封门三彩(三色)、水藻花、煨冰纹、皮蛋冻、酱油冻等,均与实物名称相类,较易辨别。另外还有被成为“龙蛋石”的一类,俗称岩卵,是产周村的一种奇石。其外壳为一层深褐色的硬质石皮,内藏青、黄色冻感石肉,也是十分名贵。

不过正如前文所述,由于青田石具有非常久远的开采历史,且自古以来就拥有旺盛的市场需求,多年以来的大量开采已经使得矿石资源日渐枯竭。如今为了保护生态环境,青田县本地的很多坑口已经禁止开采,使得青田石在市场上成为一种越发稀有的资源。

“既然这个行业已经非常成熟且竞争极为激烈了,那您为什么还要从国外回来、参与到青田石的收藏和经营之中呢?”笔者对于陈富平的决定表示难以理解。

陈富平笑了笑解释道:“当代人对观赏石的理解和古人略有不同。随着科技的发展,对矿物质地的检测、鉴定方法更加成熟可靠,而交通、通讯的发展也让全球各地的贸易往来更加便利。这让我看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机遇,值得尝试。”

瞬息万变的收藏市场

经过陈富平一番介绍,笔者对青田石的历史和品类有了比较初步的了解。那么他之前所说的机遇又指的是什么呢?

“解释你这个问题,先得说说观赏石和章料石目前的市场状况。”陈富平说道。

与绝大多数珠宝、玉石类器物一样,章料和观赏石的价值评估方法包括材料质地、艺术造诣、工艺水平及工匠知名度等多方面。除了石料成本和质地计算较为复杂之外,其它成本倒是很好计算。

陈富平解释道:“举例来说吧,现在做石料加工的工匠基本都是以小时计算工时的,也就是说平均为每小时多少钱的人力成本。一般的工匠经过几年学艺,出师的时候,加工费已经要每小时200-300元了。经验丰富、手艺较好的师傅工本在500元以上。至于大师级的师傅,根据知名度和认可度不同,至少要2000元以上了。”

笔者粗略算了一下,由于石料雕刻对工匠的精神和注意力要求高度集中,平均下来一天也就是4-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一件纯手工制作的器物,按照两天完成来说,光是人工成本少则大几百、多则大几千,名家制作的成本更是呈几何数翻升。当然,慢工出细活,工匠的技术也是物有所值。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顶级的好料必须配合好工才能锦上添花,否则反而有可能暴殄天物。

虽然加工成本差距极大,但终究还是有个市场定位和规律可循的。那么为什么反而材料成本、也就是材质本身的价值计算比较复杂呢?

陈富平听了笔者的疑问,慢慢解释了起来:“这要从青田石、寿山石的定义说起了。”

古时,人们以青田的地名命名了这种矿石,自此广为流传,沿用至今。实际上,如同和田玉中的“和田”二字一样,并非特指石材的产地,而是一种“品名”。换句话说,和田玉并非特指产于新疆和田的玉石,而是以透闪石、一阳起石为主要矿物成分的矿石统称。

那么,青田石除了青田县之外,还有哪些地方出产呢?

“国内除了青田外,还有四川雅安、陕西西安等地也出产一种绿色的石材,有些和青田的艾叶绿极为相似。此外,真正对国内市场造成影响的还是国外进口的品种,比如印度产的青田石和龙蛋石,老挝产的田黄石,还有西班牙、阿根廷和泰国也有少量矿产。”陈富平继续说道:“其实,现在收藏和石料市场上能看到的成品,基本有一半以上是外国石头,本地传统意义上的青田石已经是极为稀有了。”

经他这么一说,笔者心里先是对这个事实表示怀疑,但随即一想,这个结论也是合情合理。的确,如果品名不以产地为参考的话,全球各地的叶腊石类矿石资源中总会有与青田石相近甚至一样的。就如同相对于狭义上的“和田玉”来说,我国新疆、东北、青海等地,以及俄罗斯、韩国、加拿大和美国西海岸地区不是也都有“透闪石”矿出产吗?如今他们也凭借供货量和性价比优势,成为了和田玉市场上的“中坚力量”了。按照这样的逻辑看来,沉香、实木和各类彩宝市场也是如出一辙。

“您说的没错,其实产地只是一个标签,最主要还是得看石头本身是否符合青田石、寿山石的特质,要看东西说话才行。和田的白玉也不都是羊脂的,海南的沉香也不都是奇楠的。同样,国外产的也不都是低端货,顶级的上乘品质石料无论在哪里都极为稀有。”陈富平说着,从保险柜中取出一些石料一一展示,并逐個解释了其特点和区别。

“最近比较流行、供应量较大的主要是印度石,一年有上千吨进口到青田,再从这里分发,或加工后出售。”陈富平将几件印度石原料和成品拿出来,详细说明着。他也强调指出,由于矿物含量的细微区别,印度产的石料具有一些青田石料不具备的优点。

“青田的石料有点脆,加工难度稍微高点,搞不好容易崩。印度石料‘下刀’比较绵软,更容易雕琢成型。”曾亲自学习过石雕技术的陈富平对这一点颇有感触。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导致如今的成品市场上反而是印度石材比较受欢迎,特别是加工难度较大的高端成品。

其次,青田石料在一些特定自然环境下会产生裂痕,极大地影响了美观程度和成品价值。印度石料在这方面具有绝对优势,矿物结构更加稳定,不易开裂。

“还有这种老挝产的寿山石,色泽质地也非常好,几乎能和田黄媲美了。”说着,陈富平又拿出一些国内的寿山石和老挝石材进行了对比。

既然矿石的产地不同,那么即便品质差距不大,其开采和渠道成本肯定也大为不同,一定会造成市场的终端价格差异,这一点在玉料、沉香、实木市场上也是一样的情况。那么青田石和寿山石如今的市场状况到底如何呢?

“暂且不说加工成本,光是石料本身,现在真正顶级的封门青大约要2000元一克,田黄的价格更是越来越高了。这些国外石头相对便宜很多,因为国外是按分量卖,不论品质。一大批石料买回来,如果开出顶级的,那就算捡漏了。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去国外买矿的,人家不接散户。”陈富平笑了笑解释道。

“如此说来,价差不是很透明吗?市场认可度又怎样呢?”笔者继续追问。

“这个问题,我倒是有段亲身经历,可以算是‘血’的教训吧……”陈富平耸了耸肩,给笔者讲述了他回国后的一段经历。

原来,当时陈富平决定回国时所看到的机遇,便是国内外石料市场的价格差异和国内越加旺盛的市场需求。尽管他离开祖国远赴西班牙发展,但或许出于一个青田人的本能,他一直有意无意地关注着世界各地的石料市场。2012年前后,他看准印度石料的特性和升值空间,一口气收购了70吨左右,转运回国。当时青田本地对印度石料的认可度较高,这70吨石料立刻销售一空,也为他淘得了第一桶金。

第一次的成功经验为他建立了强大的信心,加上更加充足的资本,他便大大加快了入行的步伐。除了趁机收藏了数件精品之外,也开始打探起更多的市场机遇。就在这时,一种老挝出产的田黄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种老挝田黄和中国产的田黄非常像,质地也非常温润,色泽极佳,运回中国便宜点卖,一定销路特别好。”当他打定主意后就立即开始执行,通过多方渠道进口了价值几百万元的石材原料,回国进行销售。

本来这个想法也算是合乎情理,然而这种新近开发出的石料还未经受市场考验,有些问题尚未被发现,待他发现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这石头掉色!”陈富平一脸无耐地向笔者述说着他的惨痛教训。原来,这些老挝出产的田黄石,虽然色泽和质地和我国所产的石料相差无几,但由于坑口较“嫩”,石材中的矿物成分极不稳定。除非长期泡在水里,隔绝氧气,否则一旦暴露在空气当中,即便表面涂抹油脂进行养护也避免不了迅速褪色的现象。

陈富平进口了大量老挝田黄囤积在仓库之中,而就在他进行销售的时候,这些矿石开始迅速褪色。要知道,田黄石除了质地之外,那可是“一分色一分钱”,这一变故让他顿时傻了眼,手足无措起来。由于这种矿石在国内刚刚开始出现,即便是青田本地的老手们也没有处理经验,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弊病。因此,当时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人都着了道,可谓是损失惨重。

“那些老挝的新坑石头比较便宜,但是谁也不知道有这种致命问题。如果是老坑石也基本不会褪色,但是价格就非常高了。” 陈富平接着说道。

如今,这些褪色的石料已经无法在市场上流通,只能低价做成工艺品进行销售。对石料和利益的狂热追逐终将使人丧失理智,铤而走险。然而,吃一堑长一智,这盆“冷水”泼醒了陈富平的美梦,也使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投资策略与经营之道。

狂热之后,陈富平的投资和经营心态开始逐渐成熟、稳重起来。“其实,只要料好,永远是具有收藏和投资价值的,毕竟在哪里都属于稀有的东西。如果再加上石雕大师所赋予的艺术价值,基本可以说是稳固增值的东西。但是选对料、看准行情,需要很多知识和经验才行。”此后他又精挑细选地从世界各地进口了石材原料,并先后与当地雕刻大师进行合作,不仅获取了可观的经济收益,也在经营之余丰富了自己的个人收藏。

作者:欣欣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7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