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

火车从亚平宁半岛出发,需要在意大利的“靴子尖”

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

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陶尔米纳是个山城,面临伊奥尼亚海,是一个孕育诗人和画家的地方,吕克·贝松的电影《碧海蓝天》的主要外景地就在这里。

火车从亚平宁半岛出发,需要在意大利的“靴子尖”——雷焦卡拉布里亚港口将火车车厢一节节拆下来,运上轮渡,穿过墨西拿海峡到达不远处那一头的西西里岛,位于岛东北角的港口城市墨西拿是进入西西里岛的第一站。对于外地游客来说,人也不用下火车,就能体验火车是如何下轨道上船过海的,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甚至觉得还有些新奇有趣,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可能就不是这么个想法了。曾经看过一个关于火车旅行的风光片,片中的主持人亦是如游客心态一般兴奋,同乘坐火车的当地人聊天谈到这个话题,这位乘客对多年来未能修成横跨墨西拿海峡的跨海大桥耿耿于怀。尽管这道窄窄的海峡给往来两地的人们带来了诸多不便,时间浪费良多,可计划摆在那里,每每看到要成功实施,却一直陷于不断地吵架和讨论中,乘客的各种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墨西拿是个风景秀丽的海滨小城,它是许多游客抵达西西里岛的第一站,而在黑暗的中世纪,墨西拿却成为“黑死病”到达欧洲的一个落脚点。1347年10月,一艘来自克里米亚的商船停靠在了墨西拿港口。船上的商人通过贿赂的方式使得自己的船只能够有地方停靠,因为克里米亚的加法城流传“黑死病”的恐怖传闻已经让欧洲许多地方的人们闻风丧胆,拒绝让来自克里米亚的船只停靠,因此无论是生意人还是借助商船逃难的人们,都无法找到可以收留他们的地方。据说一些船上疫病流行,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只剩下一艘无人的孤船在海上飘荡,被称为“幽灵船”。来到墨西拿港口的这艘船虽然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是鼠类和跳蚤却早已随着船员偷偷登上这艘船,携带着“黑死病”病毒进入了西西里岛。几周之后,可怕的瘟疫就传遍了这片地区。至今,西西里岛首府巴勒莫的大教堂里供奉着的圣女罗萨莉亚还被视为城市的保护神,人们认为是她将这座城市从可怕的“黑死病”中解救了出来。

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街道两旁的建筑满是岁月的痕迹,古旧的门窗,并未给人残破的感觉,却似乎在告诉我们小城故事多。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临近傍晚,阳光温柔,建筑物及山体上呈现一层蜜糖色,海天交接处一层粉色,浪漫而温馨。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著名的圓形剧场。灾难带不走西西里的阳光  ——苦难远去,迎来风光无限古老的街市就在镇中心。

3个月后,瘟疫开始在意大利本土流传,席卷欧洲大陆。中世纪的欧洲,城市的街道上屎尿横流,人们很少洗澡,有人甚至一生都没有洗过澡——因为不洗澡有利于身体健康是当时的普遍共识,使用草药会被认为是女巫的行为,因此治疗疾病的手段往往是放血,很差的卫生条件和医疗手段助长了“黑死病”的猖狂,以至于这场瘟疫整整持续了8年。万幸的是,在历经此劫之后,欧洲迎来了文艺复兴的曙光。

歌德曾经旅居西西里岛,他说过“不去西西里等于没到过意大利,西西里是美丽之源。”从墨西拿往南行,可以到达许多著名的旅游城市,比如因为曾经作为综艺节目《中餐厅》的取景地而走红的陶尔米纳。这座依山傍海的半山小城风光旖旎,它拥有在西西里岛上除了锡拉库萨之外最大的古希腊圆形剧场——歌德在自己的《意大利游记》中写道:“世界上没有哪个剧场能够像它一样为观众带来如此绝佳的美景。”在这里不但可以感受古希腊的艺术魅力,还可以看到曲线优美的海岸线和远眺萦绕着轻烟薄雾的埃特纳火山。当然,陶尔米纳最著名的还是它的“心型海湾”,从古希腊剧场一路游玩就可以到达这一“网红景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打造了这个小巧精致的礼物送给人类,让许多情侣都对这个地方趋之若鹜。

再往南走,经过西西里岛的第二大城市卡塔尼亚,就可以到达可以称之为西西里岛明珠的城市锡拉库萨,电影《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也是在这里取景的。这座古城曾经是一座著名的古希腊城邦,是地中海上的交通要冲和重要城市。 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也曾经在锡拉库萨多次对阵,而奇怪的是他们总是被瘟疫缠上。公元前396年的一次交锋中,迦太基的军队遭遇了传染病的突袭,西西里的历史学家狄奥多罗斯描述道:“起初,在太阳升起之前,由于冷风从水面吹来,他们冷得打起了寒战; 而到了中午,气温又变得炙热难耐。在疾病发作的最初阶段,患者先是出现黏膜炎、咽喉肿痛的症状,继而开始发热、后背疼痛、肢体麻木;紧接着就出现痢疾,并全身起水泡。”然后一些人会逐渐精神错乱,如此挣扎五六天之后,这些可怜的人们就走到了生命的终点。狄奥多罗斯认为这种疾病是由于人员的过度集中——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扎堆”现象。加上夏季的干燥以及锡拉库萨这个地方低洼和潮湿的特点,虽然具有强大的军事优势,但是由于疫病在军队中的传播,迦太基人不得不停下了进攻的脚步,最终撤离了锡拉库萨。

锡拉库萨是阿基米德的故乡,古希腊戏剧家埃斯库罗斯的悲剧《波斯人》曾经在这里上演,戏剧家本人也在此地亲自表演过戏剧。与其他城市相比,锡拉库萨似乎有一种更为浓郁的古韵,仿佛一个满腹经纶的智者,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自带儒雅。米黄色的石头建筑与姹紫嫣红的九重葛和天竺葵交相辉映,在蓝天白云碧海的映衬下看起来令人格外愉悦。不管过去曾经经历过多少风雨——地震、海啸、战争、瘟疫,这座城市的美都从未蒙尘。在锡拉库萨市中心的广场上,坐在阳伞下吹着清凉的海风,点一杯espresso,配上甜蜜的西西里奶油卷,细细品味其中的甘苦滋味,读着手中意大利现代著名诗人、195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夸西莫多描绘自己家乡西西里岛的诗歌,生活终将继续,苦尽甘来,依然是落花轻舐堤岸,在谧静的海湾低徊的宁静日常。

橘花

或许夹竹桃

清幽的芬芳

在夜空微微荡漾。

一湾碧蓝的流水

吹动悄然东去的玫瑰

落花轻舐堤岸

在谧静的海湾低回。

……

我赶忙潜入

留不住的迢遥往事。

——夸西莫多《岛》

作者:刘芬芬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7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