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史前人类牙痛时怎么办?

对于牙痛,在医药卫生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用服止痛药或去看牙医来轻松解决,可是史前人类呢?他们是不是疼得手足无措、满地打滚?

人类的牙痛史

对于牙痛,在医药卫生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用服止痛药或去看牙医来轻松解决,可是史前人类呢?他们是不是疼得手足无措、满地打滚?从有文字记载直至今天,人类已经和牙痛斗争了几千年之久,所以有人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牙痛史”。

人类牙痛始于何时?

虽然现在大部分人都尝过牙疼的滋味,但是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牙疼可能远没有如今这么频繁。直立人、尼安德特人的化石很少出现龋齿的迹象。就连人类以外的灵长类动物都不如现代人这么容易牙疼。农业革命后(大约1万年前),现代人类的龋齿率开始上升;到17世纪以后,随着高度精制的碳水化合物融入我们的日常饮食,牙病的发病率更是一路暴涨。

5万年前:史前人类牙疼时会使用“止痛药”

通过研究尼安德特人的牙结石发现,约5万年前,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在有牙龈脓肿困扰时,会服用含有天然抗生素和止痛成分的草木来进行治疗。他们会食用能产生抗生素的青霉属真菌,咀嚼含有水杨酸(水杨酸是现代止痛药阿司匹林的有效成分)的白杨树碎屑来治疗脓肿。

1万年前:人类开始牙齿治疗

考古学证据显示,我们的祖先可能早在1万多年前便已经开始接受牙医治疗了。考古学家发现的证据表明,旧石器时代的人们不仅已经理解了蛀牙的坏处,他们甚至还会进行一些处理,如挖除受感染的蛀牙组织等。考古学家发现了一枚距今1.4万年前的古人类牙齿,这枚牙齿取自在意大利境内出土的一具古人类遗骸。在这枚牙齿上,科学家发现了由燧石工具切割留下的痕迹。科学家认为,这颗牙齿上留下的一些痕迹表明当时此人正试图将一小块蛀牙的区域去除,以减轻牙痛的困扰,这也是人类迄今发现的最早的牙科治疗的线索。

这张图像上显示这枚牙齿上的一个空洞,科学家认为这是使用某种微小且尖锐的工具挖除龋齿区域留下的痕迹。研究人员使用电子显微镜仔细观察这枚牙齿,发现许多道独特的刮擦痕迹。另外,在龋齿蛀洞周围的牙釉质经过了磨损,显示在这次“手术”之后,这名患者又存活了非常久的时间之后才去世。

研究人员表示,当时古代人类正在经历主要进食种类的转变,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明显增加了,这将会大大增加蛀牙的风险。专家研究表明,基本上来说,这块被感染的牙组织是被人使用某种很小的尖锐石器工具小心地从牙齿内部抠除的。这表明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当时的人类已经意识到龋齿的有害影响,并使用侵入性手段进行干预,对龋齿孔洞进行清理和处置。史前人类牙痛时怎么办?

人类关于“牙痛”的记载

目前已知最早关于“牙痛”的记载,是距今7000多年前的苏美尔人用楔形文字镌刻在黏土板上的。由于牙洞的形态和被虫蛀的木头极为相似,当时的人们相信牙痛是由藏在牙齿里的“牙虫”引起的,所以这块有着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黏土板也被称为《牙虫传奇》,听起来好像是在歌颂牙虫!

到了距今约4000年前的巴比伦人,他们琢磨出用一种古老的啤酒与食用油混合制成一种药剂敷在病牙上,同时琢磨出一种非常高大上的办法来治牙痛——咒语。上药之前,需要吟唱一段关于世界起源的咒语:

阿努造天空,天空造地球,

地球造江河,江河造水流,

水流造沼泽,沼泽造地龙(牙虫)。

地龙去找沙麦斯和埃, 哀求哭泣泪涟涟。

……

之所以会有这么一段把天地江河都扯进来的咒语,实在是因为牙痛起来实在是太痛苦了。巴比伦人相信这种痛只有邪灵能引起,他们希望借助天地江河的神力来解决这一痛楚。

考古学家通过X射线对不少古埃及木乃伊的牙齿状态检查后,发现有些法老木乃伊生前都是一嘴可怕的坏牙,他们生前龋齿状况严重,普遍遭受牙病困扰。原因很简单,那个年代只有法老才吃得起石磨制面包,当时面包多掺杂石子沙粒,极易磨蚀牙釉质,故而法老们往往年纪轻轻就已经满口坏牙。

2006年,一支考古队在埃及发现了首座牙医墓藏。这座在地下沉睡了4000多年的萨卡拉墓地,主人是3位为法老工作的牙医。墓地内有3名古埃及法老牙医各自的墓室,每座墓室的结构造型不同,一些墓门和墓室内壁上分别雕刻着反映墓地主人日常生活与古埃及人幻想的精美图画。之所以认定这个墓地的主人是牙医,是因为在墓门上反复出现两个堆叠在一起的纸草文字,形状看上去像是“一颗长牙上面有一只眼睛”,而这正是古埃及对牙医的表示。根据前后的图形推测,这种“长牙上长的眼睛”既意味着法老张开嘴让牙医用肉眼识别蛀牙,又意味着牙医使用一种邪灵之术,以邪灵驱逐牙齿上附着的恶神。

这种对牙痛的恐惧在早期文明中并不鲜见。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的古印度,人们在古代诗歌中,曾这样希望牙疼能够消失:“挖空山洞吧,让牙齿的疼痛平息。掘断山脉吧,让牙齿的怒火平息。”然而,一想到要用牙钻之类的工具来进行治疗,人们的恐惧反而会加倍而生。当时,古印度人从“钻木取火”的原理中得到启示,发明了手摇牙钻。

看牙为何让人恐惧?

牙医之所以给人某种疼痛的联想,还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是以破坏的方式来谋求牙床的安宁——无论是用牙钻除去牙锈,还是用夸张的铁钳拔去蛀齿。早在中世纪来临之前的希腊罗马时代,已出现过牙外科手术和牙医的记载。2300多年前,古希腊著名医生希伯克拉底就写下了有关牙鉗的第一部书面参考资料。这种最古老的牙科工具,既可用于拔牙,又可用于矫正牙形——当然,这都是会带来剧痛的。200年,希腊医生盖伦对口腔解剖进行分类,他描述了神经,并第一次提出牙髓才是牙齿感觉疼痛的部分——这一发现使得牙外科手术更为理所应当起来。直到今日,仍然有一种治疗手法叫作“杀死牙神经”,从而消弥疼痛。显然,这会增加动刀动钻的概率,以及人们对此的恐惧。11 世纪,阿拉伯医生扎哈拉维第一次描述了自己发明的工具,用来去除牙石,防止牙石造成的长期发炎、糜烂、出血。然而这一治疗显然会带来痛苦,于是人们将对牙疼的恐惧和对牙医的嫌恶结合起来了。

16世纪欧洲牙医是理发师

16世纪开始,理发师们往往兼职牙医。当时的理发师们精通各种牙科手术,包括拔牙、用黄金填充牙洞,以及最臭名昭著的放血疗法。如果找不到牙痛的病因,当时的人们往往认为这是身体被邪灵附体所致。而解决办法就是放血以净化躯体,有学者认为这一灵感来自于女性来月经时所排出的经血(被人们认为是污秽之物)。

阿根廷漫画家季诺画过一幅关于牙医的漫画。卧在躺椅上的病人脑海中的真实想法是化身为剑客,诊所内仗剑飞腿,杀得牙医和麻醉师无处可逃;然而他的肉身此刻却不得不任由牙医摆布。牙医之所以令人恐惧或烦恼,很大程度是因为人们怀疑其技艺不精。

人们所熟悉的理发店标志——红白条纹旋转立柱,最开始其实是用放血疗法治疗牙痛之后,牙医挂晾在外面带血的布绷带在风中飘舞的样子。在理发店里拔牙,卫生条件可想而知。不过为了牙不再疼,只能忍了。

拔牙不再疼了:笑气的发现

1772年,英国化学家普利斯特利发现了一种气体。与氧气不同的是,这种气体稍带“令人愉快”的甜味( 氧气是无味的 ),而且易溶于水( 比氧的溶解度大得多 ),当时他无法判定这是什么气体。1798年,普利斯特利的实验室来了一位年轻的实验员戴维。戴维有一种忠于职责的工作作风,凡是他制备的气体,他都要亲身“吃几口”,以了解其生理作用。戴维吸了几口这种气体后,奇怪的现象发生了:戴维在实验室里狂笑不已并手舞足蹈,持续很久才平静下来。从此这种气体被取名为笑气。

事隔不久,戴维患了牙病,便请来牙科医生德恩梯斯·舍派特。医生决定把他的坏牙拔掉。当时根本没有什么麻醉药,医生硬把牙齿给拉了下来,疼得戴维浑身冒汗。这时,他猛然想起前不久发生的事——同事贝多斯手划破了,闻了笑气后却一点也没感觉疼。于是,他赶忙拿来装有笑气的瓶子连吸几口,结果,他又哈哈大笑起来,同时也感觉不到牙痛了。经过进一步研究,戴维证实笑气不仅能使人狂笑,而且还有一定的麻醉作用。戴维将关于笑气的研究成果写进《化学和哲学研究》一书,立即轰动了整个欧洲。外科医生们纷纷将笑气用作麻醉药,使本来满是刺耳的喊叫声的手术室,弥漫着一片笑声,病人的痛苦也轻多了。

假牙的贡献

牙齿是野生动物获取、消化食物的重要器官,牙齿的使用期直接决定了野生动物寿命的长短。远古时代的人类也不例外。因此,从古至今,如何延长牙齿的使用寿命,尽量长期维持正常的咀嚼功能,一直是人类在努力破解的难题。而假牙,无疑是人类在此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成果。18世纪初,法国巴黎的牙科医生福夏尔,首创用铜丝弹簧将上下假牙固定成套的技术。至此,现代假牙的雏形显现。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的牙医们引进了瓷质,整个上排齿和下排齿都可以用单独一块瓷料来模制。这样就制成了一套牢靠、耐用的假牙,可它们仍令人感到不舒服。大概从1845年起,人们已开始使用大大改进了的单颗瓷牙,这种牙可以一颗颗地安在牙床上。

19世纪,牙科方面的大多数革新都来自美国。19世纪中期,成熟的牙科技术开始出现在美国。牙医们知道,如果假牙的牙托能与口腔完全吻合,吸力会牢牢固定假牙。1844年,美国五金商人兼发明家查理·古德伊尔发明了一种新型硫化橡胶。除了很快被应用到轮胎之外,它也能铸成舒适的牙托,在牙床与牙托间不留空隙,紧紧地固定假牙。此后,又出现了用赛璐璐制造的假牙,进一步提高了假牙的质量。(注:在纤维素中的部分羟根被硝化后会得到焦木素。焦木素溶于乙醇和乙醚的混合物,再加入樟脑等蒸发后会得到一种物质,它受热后变软,冷却后变硬,这种物质被称为“赛璐璐”。)

如今,随着牙科医疗技术的进步,假牙材料推陈出新,假牙和真牙越来越难以分辨。更有甚者把假牙当作了装饰品。但牙科医生提醒人们:假牙不可避免地会加重相邻天然牙的负担。因此,口腔内每一颗有功能的牙齿都要尽量保留。近年来,干细胞和分子生物学的研究进展喜人,一系列口腔颌面部组织结构来源的干细胞已经通过鉴定,在不远的将来,口腔修复专家将有可能用真牙代替假牙修复缺失的牙齿。到那时,为人类延长寿命做出重要贡献的假牙就该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了。

人类何时开始刷牙?

其實人类祖先早就有刷牙、漱口的习惯,在公元前3000年就已经有清理口腔的工具——牙棒。古希腊时代人们用动物骨灰做牙粉清理口腔,有些原始部落用木炭、盐水、细砂、树枝来清理牙齿。将树枝一端捣碎,做成刷状,用来清理牙缝及刷牙,这是一种天然牙刷,据科学家分析,这种树枝含氟及皂素,可预防蛀牙,并有止痛作用。

中国人在2000多年前就懂得了保护牙齿的重要性。《史记·仓公传》中就指出引起龋齿的原因是“食而不漱”,《礼记》上也有记载“鸡初鸣,咸盥嗽”,这说明当时我们的先辈们就已经有早晨漱口的好习惯了。敦煌壁画《劳度叉头圣图》中画有一和尚,蹲在地上,左手持漱口水瓶,用右手中指揩前齿。简单点来说,就是古人在用灵活的手指来刷牙,当然那时候也有人选用柳条来刷牙。人们把杨柳枝泡在水里,需要用的时候就把杨柳枝咀嚼咬开,杨柳枝就会支出很多细软的小条,形成了类似于现代牙刷的刷毛,兼备牙刷和牙签的功能。在当时,洁齿用的常用齿木除了杨柳枝之外,槐枝、桃枝、葛藤等都可以作为清洁牙齿的工具,这也就是古语“晨嚼齿木”的说法。

链接1

人为什么会牙疼?

简而言之,因为牙齿与头发或指甲不同,它由活组织构成,一旦这些组织出了问题,就会向脑部发送疼痛信号。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牙齿的构造:牙齿的坚固外表层被称为牙釉质,它没有活性,但牙釉质里面是有神经的硬质组织牙本质,再往里就是布满血管和神经的软组织牙髓,牙髓从牙冠到牙根,直至牙龈深处。牙本质和牙髓与牙釉质不同,它们都属于活组织,在受到外部刺激时,就会向大脑发送疼痛信号。牙釉质出现龋洞是最常见的牙疼的原因。细菌会依靠残留在牙齿上的碳水化合物进行生存,并产生菌斑,这些细菌的代谢物会侵蚀牙齿造成龋洞。牙本质会透过龋洞暴露出来,当吃过冷或过热等刺激性食物时,就会造成牙疼。

当细菌侵入牙龈时,身体还会无法分辨牙龈组织和侵入的细菌,造成自体免疫疾病——牙周病。牙周病会导致牙龈萎缩,让一部分的牙根暴露在外,让牙齿对冷热刺激格外敏感。

链接2

智齿没用为何还要长?

大多数人在20多岁的时候,还会在牙齿的尽头部位再长出牙来。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生理、心理都算成熟了,所以将之称作“智齿”。但这个牙几乎是没用的,很多人还会因为它备受折磨,然后再拔掉。其实,这是我们的祖先留下的“遗产”,这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消化难以嚼烂的骨肉。人类进化到今天,精细的食物和口腔容量变小,使这颗牙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但祖先的“遗产”就这样在我们身上仍然一代代传承着、再现着。

链接3

人类牙齿在退化

研究表明,人类的牙齿已在整个进化过程中逐渐变小。最显而易见的是位于口腔后部的智齿,其尺寸变化非常明显。在现代人类中,智齿往往非常小甚至不会发育出来,而在许多其他类人猿、智人中则尺寸很大,其咀嚼表面比现代人类的智齿要大2~4倍。

以前的研究表明,现代人类智齿这种缩小趋势是由于烹饪或饮食中的其他变化导致的。然而新的研究表明,这种转变可能在人类进化更早的阶段就出现了。研究者的推测是,在某个时候,早期智人开始使用更先进的工具,使用工具意味着人类祖先并不需要那么大的牙齿和下巴。这可能使得人类祖先会花费更少的资源来发育牙齿,使牙齿逐渐变小。

链接4

牙簽是谁发明的?

牙签在古代被称为“嚼杨木”,就是饭后用牙签剔牙的意思。最早的牙签雏形源自印度,是一种即用即弃的物品,有人认为它可能与佛祖释迦牟尼给弟子们传授卫生知识有关,是释迦牟尼教导弟子们消除口臭的方法。早在两千年前,印度人已经懂得用树枝或木片来清洁口腔。后来,印度人用这种树枝来消除口臭的秘方随着到访的佛教僧人传入了中国。1872年,美国发明了第一台牙签制造机,并大批量生产,年产量达到500亿根,美国的牙签生产地缅因州自称为世界牙签制造之王。现代生活中,牙签是很多人常常使用的洁牙用品,但是由于环保意识的提升,很多牙签制造商不再使用木头来制作牙签,而是使用一些可食用或可分解的材料来制作。中国有些牙签是用竹子做的,过去中国的皇室所使用的牙签有些甚至是用象牙制作的,这也是现代很多收藏家比较喜欢的藏品。

链接5

古罗马用尿刷牙

为了治牙,罗马贵族们发明了一种重口味的办法——用尿漱口。他们认为尿可以杀菌美白,这种土办法流传甚久,直至18世纪,这种方法依然风靡欧洲。被称为现代牙科之父的皮埃尔·富查(1678~1761),曾写过长达900多页的牙科纲要,他自称替牙病患者“解除了极大的痛苦”,方法就是让他们每天漱口两次——用自己刚排出来的尿。

富查写道:“虽然味道可能不太好受,但其疗效却是非常明显的。”因为尿里含有天然的氨水成分,所以的确起到一定的美白杀菌效果。

作者:础德

来源:《百科知识》2017年第19期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7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