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

回溯过往,《肖申克的救赎》“真人版”在美国犯罪史中曾经留下过浓墨重彩的数笔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电锯狂魔”理查德·马特(左)“高智商男色”大卫·斯威特(右)

回溯过往,《肖申克的救赎》“真人版”在美国犯罪史中曾经留下过浓墨重彩的数笔,最典型的当属1962年被关押在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湾内“恶魔岛”上的三名囚徒,他们用建筑工地碎料做成几个仿真头颅、收集到四十件雨衣和摘掉簧片的手风琴制造坚固的充气阀,凭借去掉手柄、磨尖柄端的汤勺在墙上挖了一个大洞,随后便永远消失在茫茫大海上,其“心灵手巧”的程度令FBI创始人J.埃德加.胡佛都叹为观止。

鉴于诞生过如此成功的“越狱艺术”,在半个世纪之后,有两名重刑犯如法炮制,以更为精彩绝伦的方法逃出铜墙铁壁式的最高级别监狱,再现了当年恶魔岛的“传奇”。这段公案的神奇之处在于,它集越狱、高智商谋略、反侦察技巧,及无间道于一身,演绎出了美国越狱记录上的新高度。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

克林顿监狱位于美国纽约州丹尼莫拉。纽约州警局动员了超800名执法人员追捕这两名越狱犯,此前克林顿监狱一直是纽约州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

飞越囚室的一百万种方法

2015年6月5日凌晨五点半,对于纽约丹尼莫拉克林顿惩戒监狱的狱警来说,是永生难忘的时刻,他们在清点人数时发现,两名重刑犯在自己的单间里凭空消失了。如果说“恶魔岛”上逃离囚室的三名犯人是利用当时陈旧的砖土墙和海风腐蚀的建筑逃出升天,那么对于用上了先进监控技术的克林顿监狱来说,“越狱”几乎相当于“伪命题”。

这座建成于1865年的监狱,外部筑起的围墙高达九米,共有929名警员轮流值班,设了12座警卫塔放哨。内部牢门都用上了厚度达到95厘米的钢板,所有电话都有及时录音监控,控监室内犯人与探视者之间隔了三到六英寸的防弹玻璃,整个监狱都装置摄像头,几乎无死角,其中一些重犯每天被单独囚禁的时间长达23个小时。如此滴水不漏的固防,使得克林顿监狱在一百多年来都无人可以成功越狱,直到两个亡命之徒打破了它的“权威”。

“消失”的两名男性囚犯中,理查德.马特是1997年因杀人罪被判25年监禁的要犯,他曾经用一把电锯把自己的前任上司切成碎片,被称为“电锯狂魔”;另一名叫大卫.斯威特的抢劫犯,在一次犯案时受到警方围剿,他的反击也是相当彪悍,不仅用枪射杀了一名警察,还开着车反复碾压尸体。

由此可见,马特与大卫是标准的“危险分子”,为了不用吃一辈子牢饭,他们可以做出任何事。

狱警搜查他们消失的囚室时,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真的就在靠床尾的墙壁下方发现了一个大洞,钻入洞中爬一段路,可以看到一截钢制管道,管身被整齐地割开了一个长方形大缺口,犯人就是从这个缺口进入,再通过一把梯子,抵达位于监狱围墙南边152米处的一个井口,推开井盖,奔向自由。

最可气的是,被割开的钢管上还贴着一张黄色小便条,上面写着一句话——“祝大家今天开心哟”。这种充满幽默感的挑衅,表达了逃犯对于监狱的蔑视,也激起了狱警们的愤怒。

当时的州长安德鲁.科莫在勘察了这条挖开的通道之后,不得不向丹尼莫拉市的市民发出警告。由于这座小城市距离美国和加拿大边界线只有30公里,犯人如果想全身而退,肯定会想方设法跨境逃亡,如果真让他们出了国,事情就麻烦了。

关乎抓越狱犯这件事上头,美国警方其实有着丰富的经验,毕竟这样的事情在恶魔岛逃狱事件之后的五十年间碰上过太多了。一般来讲,只要行动得力,越狱犯中有六成可以在一小时内被捕,八成能在一周内被捕,所以搜捕行动是越迅速效果越好。

于是,当地动用了两百名探员,外加两架直升飞机,在全城展开大搜索。

不幸的是,即便布下天罗地网,马特与大卫还是不见踪影。这跟丹尼莫拉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一来那儿四周都是广袤的大森林,飞机在上空根本看不见底下的情况;二来,监狱内部虽然都装上了监控,但外墙却没有摄像头,也就是说压根儿没办法搞明白两个犯人是以何种方法在监狱外离开的。

所以问题来了,无论是挨家挨户地找,抑或拿出十万美金的悬赏,得到的线索还是寥寥无几。在举报热线收到的三百多通电话里,只有一名司机提供的消息勉强有用,该司机在位于监狱以南四十英里处的威尔斯波罗市驾车时,看到了两名可疑男子半夜在乡间徒步,司机一打开前照灯,他们就逃进了旁边的密林。原本司机打算追上去,可是转念一想,觉得不该以身犯险,于是放弃。

警方的行动非常迅速,他们赶到举报的地点,在密林里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而截止到那个时候,犯人已经成功出逃长达48个小时,逮捕归案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内鬼”的忏悔

负责追捕逃犯的警察中间,自然还是有心细如发的能人,眼看处境越来越糟糕,民众对警方的能力产生了严重质疑。所幸,还是有“名侦探”发现了这次越狱事件的蹊跷之处。

要知道,马特与大卫是用某些特殊工具凿开墙壁逃出去的,塑料餐具是不可能被用来干這个的。而通道内部的钢管,则是被启用的当时整修监狱时留在下面的未开封的旧工具破解,这些工具是早在1965年克林顿监狱大改建时被遗弃的。

很显然,越狱犯必须在谋划逃跑的时候掌握到两个重要条件,一是知道这个监狱改建时在通道里留有工具;二是在进入通道之前的挖墙工程中,他们得先通过某些手段拿到一部分越狱“利器”。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反复分析之后,警方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马特和大卫有自己的内应,也就是内鬼。

于是,监狱内部的盘查开始了。

一座监狱里出现“内鬼”,其实在世界各地都不罕见,有经验的犯人都知道,在牢里过上舒服日子也不无可能,他们只要竭力拍狱警及工作人员的马屁,适时给点小恩小惠,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所以,香烟、毒品、色情杂志之类的“违禁品”,在每座监狱都有秘密流通,收买人心的工作,对很多囚犯来说早已驾轻就熟。

很多典狱长都清楚,越是重刑犯就越有演技,他们不仅能把狱警往坑里带,还可以影响到一些刑罚轻的犯人,把他们“改造”得愈发暴敛,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犯人会反复入狱。监狱基本上就是一个大染缸,当每天接触到的都是恶人的时候,人性自然会受到更严峻的考验。也正因如此,重刑犯要被隔离开来。

很显然,马特和大卫就是囚犯中属于“演技绝佳”的那一类,他们平素在狱中的表现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积极参与各种工作,甚至还得到了可以自己做饭的特权。对于“优质囚犯”,狱警一般都会放松警惕,于是给了他们接触更多工作人员的机会,在他们接触的人当中,有一位女裁缝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这位女裁缝名叫乔斯.米切尔,是身材臃肿、相貌平平的51岁妇人;乔斯的丈夫莱尔是个狱警,利用职务之便,便让她到克林顿监狱里带领一群囚犯做衣服。之所以锁定乔斯,兼因监狱也是个巨大的“八卦场所”,犯人之间早有风传,说这位寂寞的女裁缝跟大卫走得很近。大卫正值壮年,口才很棒,能面不改色地夸赞她的“美貌”,就这样打动了乔斯的芳心。不久之后,马特也介入了他们的亲密关系,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狱中三人行”模式。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2015年6月10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左)在克林顿监狱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毫无疑问,如果真有内鬼这回事,这位女裁缝的嫌疑最大。

当警方上门找到乔斯的时候,乔斯憔悴的面容和高度紧张的失控举止,已经证明了所有的猜测。她很快就承认了自己和囚犯的非正常合作。

大卫和马特对乔斯的“承诺”是相当低级的,他们说只要能逃出去,就马上带着乔斯私奔,去往阳光明媚的墨西哥海滨度假胜地,这种拙劣的谎言居然也能让乔斯冲昏头脑。于是,她在给马特他们提供的料理食材肉糜内塞入了钢条、凿子,和一个冲床工具,通过毫不知情的狱警基尼送到了二人手上,这才使得他们完成了挖墙工作。

出逃那天,乔斯的车就停在那个井口附近,待二人打开井盖一现身,就上了她的车,被带回到她的住所。

也是在大卫和马特进入乔斯家宅的那一刻,“情郎”露出了獠牙,他们拿上了散弹枪和一些衣物,打算杀掉乔斯的丈夫莱尔,再带着她驾车去往墨西哥。

当得知两个逃犯要对亲人下手时,乔斯终于醒悟了,她这是引狼入室。谁都想不到,拯救乔斯及其家人的,居然是她的恐慌症,由于协助越狱引发的极度焦虑,乔斯没有坐上去往墨西哥的车,而是跑到医院去接受治疗,勉强算逃过一劫。

而两名逃犯也嗅出了乔斯的悔意,他们的反应很快,迅速离开藏了两天的米切尔居所,再度消失在茫茫暗夜中。

就此,越狱之谜已全面破解,可是另一方面,大卫和马特已经出逃整整一个星期了,意味着终于错过了搜捕的最佳时限。

亡命大追捕

乔斯嘴里说出“墨西哥”这个国家,让警方倒抽一口凉气,因为这表示他们的搜查范围还得一扩再扩。于是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搜索开始了,探员们排查了超过一万英亩的土地,追查范围覆盖了纽约州所有的荒野地区,以及佛蒙特州、加拿大甚至墨西哥。

与此同时,热线收集到的情报已多达1400多条。

这种看起来非常“绝望”的搜捕行动,终于在十六天后有了一点成果。富兰克林市一个林中小木屋内,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屋主入屋的时候,被惊动的犯人迅速逃离现场,但屋主仍然看到了两个背影。屋内当时已被翻得一片狼藉,食物一扫而空,花生酱的瓶子打翻在地。

很明显,这两个抢劫犯不是为钱而来,而是单纯想找些吃的。

案发次日,另一个小木屋也遭到了洗劫,这次被偷走的不仅仅是食品,还有几瓶烈酒被打开豪饮的痕迹,同时一把射程20米的猎枪也不见了。现场留下了犯人的一只靴子,经过鉴定,确认它属于逃狱犯之一马特。

警方和当地市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因为他们现在要对付不仅仅是两个逃犯,而是两个持有杀伤性武器,还喝得醉醺醺的亡命之徒!

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参观了克林顿监狱,进一步调查了这两名囚犯的越狱路线。囚犯使用电动工具钻穿墙壁,并在金属墙及蒸气管上钻孔,最终穿越内部地道,沿着监狱的基础设施,从地面下水道盖逃走,这个井盖位于纽约丹内莫拉的大街上。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喬斯·米切尔在克林顿县政府中心举行的听证会上。因为她提供的越狱工具对克林顿监狱设施造成了破坏,乔斯需支付79841美元及10%的罚款。比“肖申克”更嚣张的反转 ——越狱是门手艺 逃跑需要勇气

6月26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名男子开着卡车前往马隆镇参加露营活动,中途听到枪声,他下车查看的时候,发现车子侧面有一个枪洞。这只能说明一点,在长时间的逃亡过程中,两名犯人的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已经失控到持枪袭击路人来发泄的地步了。

情况越来越危险,警方也不含糊,直接派了直升飞机抵达现场,来了场“闪电战”。

果然,警察一落地,就得到了獵枪的“问候”,也恰恰是枪声暴露了犯人的行踪,手持猎枪的马特已经心智错乱了,他疯狂逃窜,一路跑到了马隆镇,而大卫却不见踪影。

显而易见,两名逃犯已经分头行动了。虽然他们曾经是“黄金拍档”,但性格却各有特点。作为能用电锯享受虐尸“快感”的马特,骨子里的丧心病狂已不言而喻,他会荒唐到酗酒放松,开冷枪袭击路人,就必然容易露马脚。

所以,面对重重包围,穷途末路的马特竟然没有缴枪投降,还试图还击,最终得到的惩罚就是头部被打了三枪,以最惨烈的姿势当场死亡。

和马特的愚蠢行径不同,作为逃狱案的主谋,利用“男色”收买了乔斯的高智商罪犯,大卫头脑冷静,意志也特别坚定。所以警方判断,他肯定是一直致力于逃出边境。

严格来讲,大卫太聪明了,他果断地与马特分道扬镳,巧妙地躲过了大追捕,一路往自己的理想之地前进着。“可惜”的是,他没有当年逃出恶魔岛那三个囚徒那么好运,五十年前,那三个人坐着雨衣做成的小船乘风破浪,成功“神隐”于人世。但五十年后的今天,大卫却“不幸”地在阴沟里翻船了。

在马特被击毙的次日,一名叫杰的警官独自在离美加边境仅三英里的地方巡逻,当看到一个个子瘦小的男人往边境线走去的时候,他起了警觉心,于是上前喝令对方停步。未曾想,该名男子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向着边境线狂奔,这一跑动,杰警官即刻认出了他是著名的在逃犯大卫,于是火速追上前,靠近身搏击迅速将其制服。连日逃亡的饥累,让大卫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就这样回归了自己的囚犯生涯。

克林顿越狱事件以一死两逮捕的结局落下了帷幕,“内鬼”乔斯.米切尔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大卫得到终身监禁的惩罚,彻底体验到了重刑犯的特殊待遇,今后的每一天他都有23个小时被关在没有窗户的“单人包厢”里。

作者:暗地妖娆

来源:《世界博览》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3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