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孙子看见爷爷从窗户离开,次日爷爷去世,道士:是时候

罗坪坝村一个小村子里住着十多户人家,百分之九十都姓罗,加上外迁户,有百余人,小小村落表面看上一团和气平静如水,实则勾心斗角,波涛汹涌。

罗坪坝村一个小村子里住着十多户人家,百分之九十都姓罗,加上外迁户,有百余人,小小村落表面看上一团和气平静如水,实则勾心斗角,波涛汹涌。

罗芬本不是罗坪坝村人,七岁那年被姑妈收养的,姑妈不能生育。罗芬己十七岁了在罗坪坝村生活十年了。

因分田到户家里没有劳动力,父母年龄大了,父亲又多病,还有一个八十多岁的祖母。在罗芬刚满十七那年,父母逼她和一个大山上的男人结婚了,男人大罗芬二十岁。

人生悲催小小年纪就要撑起一个家,本该享受青春年华,沉重的家庭负担和婚姻枷锁,压得她喘不过气,父亲多病,家里十亩地全靠罗芬和丈夫乔明。

每天早上五点,母亲就喊罗芬和乔明下田干活,乔明在前面牵着大水牛,罗芬后面跟着,如果干一天的活母亲看了不满意,回家被三个老人骂,罗芬说她不想活了,说太累,看见和她同龄的人还在读书。

她常常用羡慕的眼神望着她们,再看看自己蓬头垢面的小女人,两行泪水无声的流淌。

十八岁那年罗芬生了儿子,取名乔飞,看着小小的儿子自己什么也不懂心里深深担忧,

时间一晃儿子四岁了,罗芬二十一岁了,生活的压力让她己成熟不少。某天下午五点的样子罗芬父亲在门前刚进房间躺床上,这时儿子罗飞在门前坝子上玩,他突然站着不动,眼睛惊恐的望向墙上的窗户,眼睛一直顺着什么东西在看,还边望边走向坝子外,还在张望,也不开腔。

罗芬在儿子厨房门前摘菜,看儿子反常就问:“飞飞,你怎么了,在看什么?”

乔飞跑到罗芬面前,说:“妈妈,爷爷怎么被两个长的很丑的人带走了,手上还有铁圈一样的东西,被两个人牵着,从窗户出来走了。”

罗芬一听就大声喊妈:“你在哪里?”

妈说:“我在上厕所。”

罗芬一听:“妈你快点来,爹可能不行了。”

边说边往父亲房间里走,一眼望去父亲己不行了,身上还有余温,母亲着急忙慌的边走边提着裤子,从厕所跑出来一看老头子不行了就大哭起来。大叫老头子的名字,刚才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这时罗芬告诉母亲父亲刚走,飞飞看见两个人把爹从窗户架走了。母亲一听,大惊失色,什么?

在门外的飞飞害怕的不敢进爷爷房间里了,罗芬知道儿子看见脏东西了把儿子吓住了,赶紧走出房间把儿子抱在怀里,母亲在房间里嚎啕大哭。孙子看见爷爷从窗户离开,次日爷爷去世,道士:是时候

这时和乔飞一起玩的小朋友兵兵回家告诉妈妈,他看见罗飞的爷爷被两个人从窗户弄走了。

玉兰一听往罗芬家里去,她知道罗芬父亲一直病着,想去看个究竟,刚走到路口就听见罗芬母亲在哭,玉兰赶紧抱着儿子回家,知道儿子看见脏东西了。

看儿子玩累了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就给儿子洗了一下脸和手,把儿子衣服脱下来,放扫帚上,无论魂跑多远都可以被扫回来,做完这一切玉兰吐了口气进屋守着儿子睡觉。

乔明从田里回家时走在路上,疑似父亲的声音在山坡上叫了一声自己,他驻足望去什么也没有,他回家看见母亲在哭,罗芬去村里请人去了。

父亲的尸体在床上,他跪地上给父亲叩了三个头,在母亲的指挥下在家里忙起来。

天己黑暗下来村里帮忙的人都来了,准备将罗芬父亲装棺,一帮男人去屋檐下抬棺材,当人们打开棺材时让人们大吃一惊,棺材里面一条大黑蛇,又粗又长,不知怎么进去的,人们把蛇打死了丢到后山树林去了。

接下来怪事发生了,罗芬父亲装棺后,收拾床时死蛇在床底下,人们惊吓之余匪夷所思,有人又把蛇丢茅坑里,这下安全了。

可晚上打三鼓时,人们总闻着棺材里有大粪臭味,人们又打开棺材一看,死蛇在棺材里,身上有大粪,罗芬父亲身上全是大便。

刚好一道士路过发现有人死了在办丧事,他看见屋顶上有一股黑烟在盘旋,有妖作怪,道士拿出符走进大门贴到死者棺材上,让人们打开棺材,是一条一尺长又粗又黑的蛇头部。

道士命乔明快用桐油炸死,道士做着法把炸死的蛇用符包住放进自己包袱里准备带回去超度。

人们不解问道士怎么回事,道士说:“死者今天阳寿五点钟结束,是时候去阴间报到了,他生前打死过一条大黑蛇,蛇王来讨债要让死者死后不得安宁,今天我帮助解决了。你们在死者坟周围埋一些雄黄以绝后患,以免多年后起祸患。”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24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