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对于留学生来说,留学投入的资金,运气好的3-4年回本,竞争能力差一点的可能要在10年左右了。一个很土的对比是假如拿这个钱买了房,回报率可能比留学高出不少。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留学生:夹缝中求生存

权力真空(Power Vacuum)在国际关系里指旧有国际秩序即将崩塌,新的国际秩序尚未建立时缺乏强有力领导的混乱状态,国际关系学家们在解释一战到二战时经常用到这个概念。

快一百年以后的今天,美国的作为世界权力中心的力量开始弥散,人们又开始用一样的概念理解今日的世界。权力流动的时候,有些人就恰好垫在了历史齿轮转动的正中间,被碾成了肉末。

本届留学生,就是这样一群人。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老布,曾经一个辉煌的学霸,就没想到自己能点子这么背。

老布是那种留学生鄙视链中的王者,本身有985/211的本科学位,而且留学的时候因为绩点完美,还申请到了美国排名前一百的一所学校的奖学金。仗着自己学术和英语水平过硬,老布是一点都没有遇到许多留学生遇到的交流问题。可老布上完研究生在申请博士的时候遇到了麻烦事。由于老布喜欢的研究领域可能在军事上应用,申请博士的时候就没过。

老布一开始觉得自己可能什么材料没准备齐,或者是不具备什么学术能力,要么论文没阐述明白,所以又做好功课又申请了几个学校,但最后都没有回音。后来有人给老布吹风说,其实之前有留学生被怀疑盗窃学术成果到国籍所在国了,所以搞得这个专业的老师们只敢要本地学生。

老布一想,如果是这样,那估计自己在美国的学术生命已经结束了,于是他就准备回国深造。

可老布在美国待了三年,搞得国内单位也胆颤心惊,就怕是什么不明势力进来,也怕被盗窃学术成果,全都婉拒了他的简历。就这么,老布搞得里外都不是人。申请欧洲的学校吧,博士奖学金都因为学校快破产给停了,无奈之下他开始高龄零基础学日语,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日本读个博。这可不是件容易事。

老布这种学霸面对的问题算是政治争锋扩散至科学领域的顶尖问题,一般人其实还轮不到。一般的留学生呢,在新冠期间在各国政策前面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说,因疫情回国终止学业的留学生,可以通过高职高专扩招计划,解决继续学习的问题。

当然,这是针对不想再回来考试转学籍的同学,想进正常本科重新考试就行。

然而可不少留学生听了这话都疯了:合着自己砸着银子砸着青春的国外学历,不仅不能对等本科,甚至小于等于大专,这实在是超出心理接受范围之外了。

所以呢,大部分人还是在等着,等着疫情散去,等着边境开放,但这一等,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现在还憋在中国无法回到学习国的留学生们,要么选择性价比极其不值的网课,要么就过个间隔年。而对于困在国外的留学生们来说,极端一些的可能有性命之忧,稍微好一点的也是有家不能回。

2020年,可能是留学生和留学产业面对的雪崩之年。

五眼联盟国,专治中国学

五眼联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二战的时候,同盟国发布的《大西洋宪章》孕育了它的形成,但这个组织主要是用来监视苏联和东方集团的。当然,现在作用也和当初八九不离十,可能就是目标监测国换了换。这五眼分别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

对于留学中介们,这几个国家的凑在一起的意义可是不同的:它们可是中国留学生最喜爱的留学国家。

美、英、澳刚好排前三,加拿大和新西兰也跻身前十。根据统计,2018/19年,美国留学人数达到了109.5万人,其中36.9万学生来自中国,每年给美国带来140亿美元的收益;英国同年总留学生人数在34.3万人左右,中国学生超过了12万;澳大利亚的总国际学生当年在81.2万人左右,其中26万人来自中国。光是五眼联盟中的三个眼,其实就占到了中国留学生群体的一半以上。

今年中国出现的疫情的时候,差不多都是留学生回家过年的时候,在三月开学前各国都基本出台了自己的边境限制,以阻挡疫情在本地的蔓延。结果中国学生就这样回不去了。

比如澳大利亚吧,在彻底关闭国境前的第一步边境管制政策是禁止来自中国的访客,但要是从第三国家中转待够14天身体没问题的,那可以入境。这是二月份的事了,当时离开学没多久了,中国留学生们没多少选择,当时谁也预料不到疫情会在全世界扩散开。所以乐观的学生选择在家继续待着,觉得等中国疫情过去,估计旅行禁令也取消了,回去也不迟,但是有些中国留学生觉得自己必须回到澳洲了,不然第一周第二周的课都落下了。

后面这批学生,很多都直接转飞到马来西亚、泰国之类回到了澳洲。前一批学生就在家里活活等了半年,都到现在了还回不来了。

当然,夹在中间的最可怜:一些留学生已经在第三国待了一周多,可是突然间澳大利亚宣布彻底关闭国境了。结果这些同学花了不少钱坐飞机,在第三国隔离,结果又不得不飞回国,回了国还得自己掏钱再隔离14天。来来回回这么折腾,一学期学费都进去了。

在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对没回到就读国的朋友们感到惋惜。结果全球大流行开始以后,绝大部分留学生都发现还是在中国待着的朋友们运气好一些。像是在英国的学生,最后不少人启动了保命返乡计划,折腾50多个小时,硬是又飞回国内了。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当然英、澳、加、新还是给想回家的留学生留了条活路的,机票贵是贵,咬咬牙还能买得起,国家航线也一直保持一周飞一次的频率,不会有家回不去。美国就不一样了,转机地几乎都出现了非本国/地区居民转机限制,登机牌发不出来的情况时有发生,一张机票3万块钱还算是便宜的……

当然了,最头疼的美国对中国留学人员出台了签证限制,不少人可能突然一下没学上了。接下来怎么办?不行真回国上带专人上人?

留学,凉不凉?

最近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发布通报说,假如2020年秋季学期仅上网课,那么学生签证会被取消。这一下就把各个大学逼急了,美国几个大学直接联合起来开始状告政府,这么搞学生大家都直接不念打道回府了。在压力之下,政府这才把新政策给改了:假如回不到美国,那么可以在当地选择上网课。

但说实话,美国在工科、理科对中国的限制已经开始了,目前的疫情状态下,也估计没多少人想过去留学。

目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国境还是关闭的,留学生压根进不来,两国目前的打算都是:没有疫苗或者药物,边境干脆不开放了。这就是岛国强者的世界吧。

那么在读留学生们的场面就很尴尬了:掏了出国的学费,结果在家接受着线上教学。性价比上,这可是非常的不值。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一些国与国之间的冲突,也让国际交流变得很麻烦。近两个月中澳关系不太行,中国文旅部和教育部相继发布公告提醒国人,澳大利亚针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和暴力行为明显上升,留学生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该公告一出,家长们自然会很不放心,之后一些调查显示,60%有意向去澳洲留学的学生放弃了赴澳留学的计划。

总的来说对于疫情的担心,以及客观的入境限制,各国出国留学的需求都在锐减。国内出国留学的产业链正在经历大失血;国际上许多高校也因为国际留学生的流失,财政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根据2018年的报告显示,在2018年中国留学产业的行业市场规模在124.89亿人民币左右,全中国大概有662100人出国留学。

虽然比起全国人口这根本不算什么,但能负担起留学费用的中国家庭基本都是中产水平,大大小小的留学生们养活了全中国1500家规模以上的留学中介,还有无法统计的与之配套的培训服务。一些房租高、成本贵的留学“大厂”在本次疫情之中都快活不下去了,新东方的老师都表示自己工作不好做。疫情以来有需要的都直接选线上名师了,行业中等水平以下的老师,基本没什么活路。不少留学、培训企业都跟员工商量轮岗待岗,停薪留职。

各个大学目前也是叫苦不迭,一些严重依赖留学生创收的大学,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像哈佛、麻省理工甚至都发布了公开信,表示学校主要收入来源受到巨大的影响,预算将会重置,取消当年的招聘计划。

英国媒体向来对他国和本国事务都敢说话,卫报就给出了保守的预计:学生人数将减少23万,国际学生人数减少50%。至于大学老师们呢,一般来说合同到期后不会再续约,未来招聘计划暂停,部分博士生奖学金取消。澳大利亚呢,一些当地名校已经开始卖楼凑钱,就为了让学校财政继续运转下去。

这,都给未来世界学术研究埋了雷。

留学,还值不值?

当然,对于许多人来说一个问题很重要:留学对于还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作为一个财经号,如果把情感、态度、价值观先放一放,拿实际回报比分析,留学可能产生的经济价值,对个人来说可能越来越低。

首先先拿人数来说,现在每年中国会有60万左右的留学生,国家公派留学3.5万人左右,单位公派3万以下,剩下的便都是自费的留学生,且每年出国留学人数以8%的速度上升。留学生头衔的含金量和10年前是没办法比的,留学红利期算是过去了。

留一趟学,差不多就是二线城市一套房的价格,但是根据《2019年海归就业能力调查报告》来说,应届海归的工资预期也没有太高,平均期望薪资为9265元,可30%的留学生还认为第一份工作的工资未完全达到预期,27%的企业则认为海归的自我评价过高。

在夹缝中生存的留学生,惨了

对于留学生来说,留学投入的资金,运气好的3-4年回本,竞争能力差一点的可能要在10年左右了。一个很土的对比是假如拿这个钱买了房,回报率可能比留学高出不少。

当然啦,这是除去了情感、态度、价值观以外的算法,毕竟没有白费的人生,一个人跑出去留学见过的人闯过的祸都会成为无形的财富。就拿今年的留学生来说吧,火灾、疫情、暴动是什么都见识了,飞过50小时转机的航班,冲过锁边境前的时间线。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先得来点幺蛾子。

当然,这也是今年之前的说法,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会摧毁多少就业岗位现在还不知道,从经济周期来看可能只有一小部分的留学专业能够达到未来的薪资预期。

这还是其一,其二是各个高校为了不破产,已经开始划水式发offer了:现在高考400分进世界100强高校,已经不是梦了;不少国家把英语降标准到大学6级可当作申请依据了;直接调高返佣金比例,让中介进入奥利给宣传模式,也是秘而不宣的常态操作了。

最后这一条最坑人,不少学生完全依靠原来的绩点可以申请到更好的学校,但为了从介绍学校那里获得更高的佣金,中介就替学生申请很一般的学校。在中介和高校均遭遇寒冬的情况下,这种事泛滥开可太容易了。

这么一来,结果是什么自然就不用说了:出去留学,学的内容可能会变水很多,遇到的同学同事学术能力也不太行,导致整个文凭遭遇通货膨胀。国内高考考了快700分申请了国外著名高校,结果一聊天发现同学是大专的,那可会很幻灭。更惨的是,可能最后回来发现,在国内修读同等学历,就业和认可度要比出国高得多。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疫情现在朝着哪个方向走还不太容易预测,原本不少国家为了让留学生回到就读地开始了试点工程,结果第二次疫情以来不得不再次终止。由于疫情出现的政治争端,也让各国之间的民族主义越来越强。就害怕高高兴兴去留学,平白无故被歧视,等挨完了气回了国,同胞又觉得留学生政治觉悟不够高,学术水平不认可,最终搞得“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留学生啊,未来几年估计不太好过。

参考资料:

The Coming Financial Crisis For Colleges(2020)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forbes.com/sites/wesleywhistle/2020/04/20/the-coming-financial-crisis-for-colleges/#b5fa1224e686

Number of Chinese students in the U.S. 2019 | Statista. (2020). Statista.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72900/number-of-chinese-students-that-study-in-the-us/

International facts and figures 2019. (2020).Universitiesuk.ac.uk.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universitiesuk.ac.uk/policy-and-analysis/reports/Pages/Intl-facts-figs-19.aspx

Australia – Chinese students in Australia 2019 | Statista. (2020). Statista.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430276/number-of-chinese-students-in-australia-by-education-sector/#:~:text=There%20were%20more%20than%20260%2C000,the%20higher%20education%20sector%20alone.

‘I would be forfeiting my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students share how new ICE rules impact them:Hess, A. (2020). 'I would be forfeiting my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students share how new ICE rules impact them. CNBC.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cnbc.com/2020/07/10/what-international-students-have-to-say-about-new-ice-rules.html

中国教育部发布留学预警 提醒“谨慎选择”赴澳. ABC中文 (2020).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6-09/china-coronavirus-travel-ban-australia-diplomatic-row/12336586

倪闽景:建议因疫情归国留学生可入学高职高专. (2020). Edu.sina.com.cn.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s://edu.sina.com.cn/gaokao/2020-05-26/doc-iircuyvi5076743.shtml

UniCareer:2019年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 三成海归实际工资不足10万(2020). 199it.com. Retrieved 13 July 2020, from http://www.199it.com/archives/864138.html

"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情况统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 2020. Moe.Gov.Cn. Accessed July 13 2020. 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1903/t20190327_375704.html#:~:text=2018%E5%B9%B4%E5%BA%A6%E6%88%91%E5%9B%BD%E5%87%BA%E5%9B%BD%E7%95%99%E5%AD%A6%E4%BA%BA%E5%91%98%E6%80%BB%E6%95%B0%E4%B8%BA66.21%E4%B8%87,%E6%80%BB%E6%95%B0%E4%B8%BA51.94%E4%B8%87%E4%BA%BA%E3%80%8

我国留学人数不断创新高 留学中介机构发展空间巨大(2020). Free.Chinabaogao.Com. Accessed July 13 2020. http://free.chinabaogao.com/wenti/201906/062542U142019.html.

"Universities Are Expecting 230,000 Fewer Students – That's Serious Financial Pain | Jo Grady". 2020. The Guardian. Accessed July 13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2020/apr/23/universities-are-expecting-230000-fewer-students-thats-serious-financial-pain.

"RMIT To Offload Property In Melbourne CBD". 2020.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ccessed July 13 2020. https://www.afr.com/property/commercial/rmit-to-offload-property-in-melbourne-cbd-20200624-p555nk.

"2019年中国出国留学行业市场分析:留学人数超70万人 海归意向在一线城市为主_前瞻趋势 – 前瞻产业研究院". 2020. Bg.Qianzhan.Com. Accessed July 13 2020. https://bg.qianzhan.com/trends/detail/506/200417-28c92210.html.

本回完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1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