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这两起顶替事件中,顶替的受益者近亲都在体制内,通过运作后受益者取得了入学资格,并在毕业后进入其近亲相关的体制内岗位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重点是以权谋私

最近山东一些被冒名顶替上学的案例闹得沸沸扬扬,其中苟晶的爆料颇受关注。

她在微博上的自述称,在济宁市实验中学就读时成绩不错,曾在考前摸底中取得全区第4名,但竟然连续两次被顶替上学,拿到的成绩“都是假的”。而她的高中班主任则以苟晶的名义为女儿邱小慧填报志愿,邱小慧顶替了她入学。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在后续的爆料中,她还声称,发帖后班主任邱印林曾来到她的老家和工作地点,希望与其见面。邱印林还带了几名大汉堵在厂区门口,拿东西“贿赂”苟晶同事,称自己是苟晶老家的亲戚,来处理其与自己女儿之间的矛盾。

上述爆料中,引发情绪的点有很多,比如“成绩很好”、“两次被顶替”、“成绩都是假的”,在后续爆料中还有“大汉堵门”等劲爆情节,很快就获得了不少关注——人们对以权谋私的愤怒和对普通人受欺负的同情心理,都在听完苟晶的爆料后被点燃了。

然而没过多久,山东权威发布了《关于苟晶反映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却和苟晶的自述有一些出入。

备受关注的以权谋私是存在的。通报称,第一次高考后苟晶本人未填报志愿,选择在原就读高中复读。邱印林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以苟晶的名义为女儿邱小慧填报志愿。可见邱小慧冒名上大学这件事属实。

但是苟晶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她自述的那么好。第一次高考成绩不理想后她并未填报志愿,而是选择了复读,邱印林利用的是她第一次高考中被废弃的成绩。第二次高考,苟晶的成绩为569分(满分900分),在任城区1710名理科生中排名265名,比当年的济宁市中专(理科)委培分数线高不了多少。

第二次高考后,苟晶填报志愿并服从调剂,被录取到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上学,是按程序正常录取,不存在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学问题。

至于邱印林带了几名大汉堵在厂区门口的事情,更是子虚乌有,去苟晶厂区的只有邱印林与其次子。苟晶在这件事上明显夸大了邱印林对她的威胁。

也就是说,冒名顶替对她的伤害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严重,她的自述有所夸大了。

不少人对这种夸大的叙述很反感,甚至对苟晶的叙述感到愤怒,认为她欺骗了他们。

我倒觉得,看到苟晶并没有受太多损失,目前过得也很好,我内心还是很庆幸的。假如每一个冒名顶替的受害者都没怎么受损失,如今日子过得还不错,那真的太好了。

但显然现实并非如此,苟晶固然过得很好,但其他冒名顶替的受害者,如陈春秀,则是蒙受了很大的损失,说人生被彻底改变了也不为过。

所以,我理解很多人在苟晶事情上的受骗感受,但我更关心苟晶和陈春秀等事件背后的以权谋私,毕竟受害者还有很多,据报道山东省就有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的问题。他们不可能每个人都像苟晶那样生活还不错,更有可能的是像陈春秀那样命运被彻底改变。

说不定他们后来的人生,就像这张戏谑到让人有些心酸的图片一样: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谋私为权

如果把苟晶和陈春秀的事情放一起看,会发现以权谋私过程中一些共同点。

在苟晶事件中,改掉苟晶信息的邱印林当时是济宁市实验中学教师,受益人是他的女儿邱小慧。邱小慧1997年9月至1999年6月冒用苟晶之名就读于北京煤炭工业学校,2001年4月开始以苟晶之名在济宁市任城区教师进修学校参加工作。

在陈春秀事件中,顶替陈春秀的主导者陈巨鹏曾在冠县商业局工作,张峰时任烟庄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两人通过体制内的一些关系运作了冒名顶替,使得陈巨鹏的女儿、张峰的外甥女陈艳萍2004-2007年冒用陈春秀之名在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学习,2007年毕业后,同年12月通过村助理员公开招聘到冠县烟庄街道(原烟庄乡)工作。

这两起顶替事件中,顶替的受益者近亲都在体制内,通过运作后受益者取得了入学资格,并在毕业后进入其近亲相关的体制内岗位。比如顶替苟晶的邱家,主要关系网就是济宁市的教育系统;而顶替陈春秀的陈艳萍,其家庭势力主要在基层政府。

由此可见,顶替上学不是顶替行为的终极目的。顶替上学只是给了顶替者一个获得学位的机会,并让学位成了他们的敲门砖,方便他们进入体制内工作。以现在的信息,并不清楚她们父辈在她们进入体制内工作这件事上提供了怎样的便利(工作单位是相关的),但目前来看,在进入体制内工作这一步上,相关单位对档案的审查不严是肯定的了。

既然顶替入学者最终是要进入体制内工作,那么有没有一步到位,直接顶替别人体制内工作的案例呢?

最近爆出的一则案例就是有人在体制内的工作直接被人顶替了。

菏泽的张先生,1997年退伍回到入伍所在地,1999年被分配到了菏泽牡丹区林业局,结果没想到,对方一直不让他去上班,直到2005年才由林业局介绍信分配到牡丹区沙土镇林业站。

他对此感到奇怪,找人打听后发现自己没上班的几年间“工资和保险一直正常发放”。他查到有个和自己同名、同姓、同身份证号的人在菏泽市牡丹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上班。他这才知道在1999年自己被当时只有11岁名叫邱之豪的人冒名顶替,对方从那时起就一直拿着国家工资。

而这个邱之豪是小学校长的儿子。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这几件事显现出那些年山东某些地区以权谋私的程度,连高中班主任都能做到改别人档案,小学校长都能将儿子塞入公职领工资,往上去我们都不敢多想。官僚系统对权力的滥用和以此谋私,试图让后人继承体制内身份,竟达到了这样的地步。

体制内人员子女更容易进体制

那么,体制内工作的人,他们的子女真的有更大的可能进入体制内工作吗?

答案是肯定的。

有研究表明,体制内单位存在明显的职业代际传递现象,即体制内职工的子女更可能获得体制内就业机会。而且这种代际传递呈现出部门独立性,也就是说,政府部门成员的子女更容易进政府部门,事业单位成员的子女更容易进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成员的子女更容易进国有企业,且这三者之间并不存在交叉代际传递。

老油条当年就真实地面临过来自父母双方的,发自国企和政府部门的诱惑。然而他实在对这样的生活不感兴趣,最终选择了自己北上创业。

而那些选择了这条路的年轻人,则很有可能在职位方面获得明显的代际传递性的优惠。领导及高级专业人才的子女比普通家庭子女更容易获得晋升机会。

这种体制内职工子女进入体制内的优势究竟有多大呢?

最近一项研究利用2015年进行的全国高校毕业生抽样调查数据,发现父或母在体制内单位的毕业生在体制内就业的比例为61.4%,而父母均在体制外的毕业生该比例仅为41.3%,相差近20个百分点。

造成这么大的差距,是因为父母不在体制内的毕业生不想找体制内工作吗?显然不是。毕业生在福利待遇好、能够获得权力和社会资源、工作稳定三个体制内工作具有的优势上,具有有同等的求职偏好——好东西谁不喜欢呢?

既然毕业生对体制内的偏好差不多,那么影响他们进入体制内的因素就不是自身意愿,而是一些其他条件。

这项研究表明,在影响进入体制内单位的因素中,学历层次影响最大,其次为重点院校,再次为求职信息的来源。父或母在体制内单位工作的影响与“求职信息”并列,排在第四位。

体制内父母能为子女进入体制内提供的条件还是不少的,其中包括提高子女的人力资本(学历层次、重点院校),提供求职信息,帮助子女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求职准备来实现体制内岗位的代际传递。

具体到帮助子女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求职准备,这里也有一些讲究。比如党员身份有助于进入体制内单位,而父或母在体制内工作的毕业生更有可能是党员。

而在追求体制内工作的过程中,父亲或母亲在体制内的孩子还能通过父母、亲戚获得更多可靠的招聘信息,更了解体制内单位选用员工时看重的因素,以及很重要的,那些耳濡目染的办事风格。如此他们在求职准备上能更有针对性,升职的可能性也更大。

我个人认为,假如体制内的父母在帮助子女进入体制内时,只是为他们更好的教育条件、更多的求职准备和求职信息,适当的时候加以提醒,甚至去疏通疏通关系,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样录取的公职人员,程序上还是公平公正的。

但是假如体制内的父母亲戚以权谋私,通过类似“萝卜招聘”的方法为子女“量身定制”体制内的职位,那就是比较严重的以权谋私了。

更恶劣的是,有些体制内的父母在为子女进入体制创造条件时,采取的以权谋私手段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比如陈春秀事例里,为了让陈艳萍符合进入体制内的学历,陈艳萍顶替掉了陈春秀入学。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又比如菏泽张先生的分配名额被11岁小孩占用。

这些就更加过分了,有时候甚至会改变别人的命运。

体制外的出路

大家应该能认清这个现实:体制内职工的子女进入体制比非体制内人员的子女更容易。这其中有一定的合理因素,毕竟走合法程序,体制内职工的子女也更有优势。从某种程度上说,王侯将相确实没种,但有些人总比另一些人有点种。

这一点也没什么好指责的,毕竟在现在这个阶段,“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也是人之常情。没人不愿意帮一把自己的孩子,而在合法范围内,体制内父母显然更能帮助子女进入体制内。

而且在合法程序下,即使这些子女登堂入室,也不妨碍另有一批不是关系户的年轻人进入体制。

最怕的就是,连程序公平都不要了,直接扭曲规则,破坏规则。山东省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的事件,就是以权谋私破坏规则的例子。为了进入体制铺路,把别人的一生都给改变了。

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但不知是谁的种

这些事发生在山东,倒也让人联想起山东人对体制内的痴迷。

苟晶的故事到这里反倒成了一个正面例子:山东人不进入体制也能混得好好的——只不过他们很可能要离开家乡,去那些体制外发展空间很大的地方,比如浙江。

可能有山东人看到这里会跟我急,这是劝山东年轻人离开山东吗?

也不用我劝,今天参加高考的山东考生估计很想离开山东考试——毕竟山东高考学生实在是太多了。

我在上面把体制内工作比作“王侯将相”不是很恰当,但是体制内工作确实以社会地位高、稳定性强、福利保障好等优势而深受青睐。

假如无论体制内外,都可以基本上过好日子、生活稳定、福利条件好,那么大家也不必挤破头去体制内,也不用羡慕体制内,类似以权谋私顶替体制内名额的事例也会消失吧。

假如无论什么学历,都能有体面的生活、稳定的收入、令人安心的社会保障,那么顶替入学这种事也减少吧。

但现在,上述条件都不成立,那么,如今高考的考生们,比较现实的思路还是要好好高考,尽量取得好成绩,进入更好的大学。如果你家里关系不够硬,又在十分看重体制的地方高考,就请考到不那么看重体制,在体制外也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地方上学吧。

最后,作为一个山东人,我也很理解山东考生抱怨本省高考难度大。高考本质上也并不能做到绝对公平,毕竟各省分数线和招生名额摆在那里,山东考生面对的难度在全国都算前列。另一个让山东考生感到压力很大的因素是,假如高考不理想,以后进入体制的难度就会大增,而省内除了体制内,高端岗位确实相对较少——这是山东考生的另一重难处。

在这些压力下,要是还来绕那些花花肠子,就让读书人太寒心了。

参考文献

山东校长安排11岁儿子顶替他人入公职,被顶替者系退伍军人_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s/2020-07-05/doc-iircuyvk2098042.shtml

山东通报两起冒名顶替上学问题调查处理结果 46人被问责_新闻中心_中国网 http://news.china.com.cn/2020-06/30/content_76217453.htm

五个关键点!解读”苟晶事件”的官方通报 http://sd.people.com.cn/GB/n2/2020/0703/c166192-34132197.html

刘彦林, 马莉萍. 体制内工作的代际传递及机制研究——基于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调查数据[J]. 教育与经济, 2018, 145(05):40-47.

本回完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80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