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请回答2020:学术不端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近日,中科院上海神经所杨辉研究员被指控学术剽窃,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议。《返朴》收到一位生医领域任教多年的教授的投稿,现原文登出。

近日,中科院上海神经所杨辉研究员被指控学术剽窃,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议。《返朴》收到一位生医领域任教多年的教授的投稿,现原文登出。学术道德建设任重道远,欢迎读者朋友通过投稿或留言参与讨论。

撰文|焦宇学

1. 老师,知乎上又爆出了大瓜,付向东教授实名举报杨辉研究员学术剽窃,各种微信公众号都传开了,您怎么看?

答:发生了这样的事当然很遗憾,从现有的公开信息看,我个人认为杨的行为属于学术不端。如果杨只看过付已发表的论文,没听过那个报告,不知道付已经取得但未发表的实验结果,而是独立地进行实验,可以认为是正常的竞争。但他的论文选择了与付不同的视网膜神经节细胞,最后又跳到了帕金森,就不能不让人有“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感觉。还是那句话,既然听过了人家的报告,看过了人家的结果,据说还问了好多问题,就应该给人家credit(功劳),等人家的论文发出来再发,或者至少商量协调好一起发。如果我是杨,我会先联系付,说:

“您的工作非常出色,我受到您报告的启发,用我熟悉的CRISPR-CasRx方法成功敲低了PTBP1,并且已经在视网膜神经节细胞的诱导中得到非常令人兴奋的结果,您报告中的信息对我们非常有帮助。如果您愿意,我想和您交流一下实验结果并且协调投稿时间,希望从多种角度展示PTBP1的重要性和应用价值。”

2. 如果付不愿意呢?如果付的论文先发出来,那杨不就发不了Cell了?

答:我认为付是否愿意都不应该影响杨做正确的事。即使人家不愿意,你也不能因为“怕抢不上就不告而抢”。反过来说,正是这一类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越来越接近剽窃的抢发造成了大家彼此不信任。

退一步说,即使付的Nature先发,杨也未必发不了Cell;就像现在杨的Cell先出来了,付也照样可以发Nature封面文章。再退一步说,发在CNS上真的那么重要吗?发在CNS上的文章就一定是最好的吗?你看现在杨的文章虽然发在Cell上了,也因为有剽窃嫌疑而被人诟病。论文发在哪里并不影响研究内容的本质,论文本身的科学性和价值才是重要的。科研人员应该更看重发表的内容,而不是只关心期刊这个载体。

3. 当年CRISPR-Cas9不也是好多人抢嘛,学术界难道没有统一的标准吗?学术道德规范的课也没少上,但我还是判断不了谁对谁错,我们到底应该遵循什么标准?

答:的确现在有很多标准是已经在学术界形成共识的,但这些标准也是随着科学的发展逐渐形成并且不断变化的,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一条线,而是存在相当宽的灰色地带。从杨的第一份回应看,他似乎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许是大家的标准不一样。但在我的标准看来,杨的行为已经构成学术不端了——所以我之前都在说“我认为”,但在有些人的标准看来可能这样做没问题。而当人们需要用道德尺度衡量自己或“自己人”的时候,却往往又因为各种考量而放低了标准。

对学术不端事件处理得越公开、越清晰,这些标准也就越公开、越清晰,人们去触犯这些道德标准的可能性就越小。不对这些事件进行认真公开的调查处理的话,再多的学风建设和学术规范教育都是徒劳。如果说“明知故犯”是个人的责任,那么“不知而犯”则可归咎于导师教导的缺失或者说是整体科研环境的问题。作为导师,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一事件在我的标准看来是学术不端,我们应该遵循尽量高的标准,不要触碰红线也不要走进灰色地带。

4. 国内这些年陆续曝出不少造假、剽窃等学术不端事件,这些事件最后到底怎样了?什么结果?为什么不宣布呢?

答:要是知道什么结果,你还会有这些问题吗?具体什么结果我们也不知道,也无处可问。但可以猜。我猜可能也有调查吧,就是没公开,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要“注意负面影响”要“维护单位声誉”。

至于处理嘛,不是特别恶劣的,能不处理就不处理,能私下处理就私下处理。所有单位都喊着要“壮士断腕”,但轮到自己下决心毕竟不容易,毕竟“肉疼”。但长此以往,这些事件都不了了之的话,前面说的道德底线和标准就会越来越低,越来越模糊,特别是对你们这些青年学生、研究者来说影响是非常负面的。

5. 有的时候确实挺难调查也挺难判断的,公开处理的话轻了重了都不好啊,万一处理错了呢?

答:调查是个技术活,需要更多专业人才和专职人员。要不,培养你做中国的Bik吧?话说回来,警察不能因为案子难破就不去破,法官也不能因为案子复杂就不判了。在我看来,只要公开调查处理就有不断完善的可能,标准就是在这样不断讨论和完善中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对后人才有警示作用;而“不公开回应”“不了了之”“私下处理”是最不可取的,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有损“单位声誉”的“负面影响”。

6. PubPeer网站上曝出来的好多都是“大佬”甚至“巨佬”,大部分问题也不是太严重,比如对照多用了几次,补充材料里有点小问题,基本上都不影响论文主体结论,算瑕不掩瑜吧;有些是发在小杂志上的小文章,而且好多也是学生或助手把具体数据搞错了,算情有可原吧。因为这些偶尔的“学术不端”就否定通讯作者的重要贡献是不是不合适?这对国家培养这些“顶尖科学家”所做的投入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浪费?

答:所以说调查是个技术活,需要有能力和责任心的专业人员去具体判断。但我认为,保证数据的真实性是科学研究最基本、最重要的底线。如果连数据都是不真实的,甚至是伪造的,那还做什么科研?

不影响论文主体结论的错误就不严重吗?在补充材料里的数据有问题就不严重吗?不同实验的对照用了多次难道不严重吗?有多少同行因为认认真真辛辛苦苦准备对照数据和补充材料而被scoop(别人先发)的?有多少同行是参考你论文里的对照或补充材料里的数据而继续进行后续实验,却浪费大量科研时间和经费的?有多少学生是按照你的标准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又要求自己的学生的?前浪在做,后浪在看啊。

作为实验室PI和通讯作者,最重要的责任就是确保论文数据的真实可靠。如果连论文都不仔细看仔细改,出了问题甩锅学生,为何要还做通讯作者?一篇两篇不小心出一些小错误也许难免,十几、二十年里,数十篇上百篇都被曝出来还“情有可原”?不管是一两篇出错还是系统性出大问题,且不说如何处罚,当事人至少应该公开道歉吧?发了论文知道大张旗鼓开新闻发布会宣传,出了问题怎么不知道开新闻发布会道歉呢?

对于基金委、科技部这样有监管责任的机构来说,科研管理就像种地,肥料施下去,庄稼和杂草都会长,刚有一点点杂草的时候不及时除,杂草就会越来越猖狂越来越难除,和庄稼竞争阳光和养料,总有一天会盖过庄稼毁了整片地。早一点除,狠一点除,收集起来堆肥说不定还能还田。

7. 如果发现别人论文里的数据有问题怎么办?怎么防止有人学术不端对我产生伤害?

答:当然要先和通讯作者联系,回答读者的问题是他们的责任。如果得不到回复,PubPeer是个发表意见的好地方,但要实事求是,有理有据。我相信科学界大部分论文还是可以信赖的。

对自己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数据要谨慎判断,不要盲信盲从,必要时应该重复再现,以验证其准确性。至于怎么防止scoop,简单的办法就尽量少做热门、竞争太激烈的领域;如果有好的想法要做热门领域,就认认真真地努力做出来并及时发表。有的时候审稿和修改的时间确实很长,所以正式发表前上传预印本网站也是不错的选择。

还是那句话,发表的期刊本身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研究本身的学术价值。当然如果你将来做reviewer也要注意,不是一篇论文就能解决所有相关问题,要帮助作者认识并解决对论文关键性的问题,同时允许论文及时发表。

8. 如果不去做热门领域,又发表不了CNS,我怎么知道什么课题值得研究呢?

答:我认为兴趣是科研最根本的出发点,是科学家的初心。如果你对这个课题感兴趣,它就值得研究。除了兴趣之外任何以“发文章”“争帽子”“拿奖项”等名利为目的科研,都有可能导致科学价值观异化而误入歧途。在各种学术不端丑闻层出不穷的今天,更加需要科学界不断地“自我净化”,更加需要科学家“返朴归真”,回归以兴趣为目的科学研究,通过在领域里孜孜不倦的长期研究建立良好的个人信誉和学术口碑。希望公开公正地调查处罚学术不端、回归科研本质能让科学家重新得到社会的尊重,让你们年轻一代真正感受到科学研究的乐趣和纯粹,而不是烦恼和丑陋。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798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