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柳叶刀》新研究揭示,西班牙距离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依靠自然感染来实现群体免疫被寄予了希望,这条路可行性有多大一直存有争议

关于群体免疫仍然有诸多谜题。在一些国家如瑞典,依靠自然感染来实现群体免疫被寄予了希望,但这条路可行性有多大一直存有争议。医学期刊《柳叶刀》于 7 月 6 日发表的一篇关于西班牙疫情的研究论文称,瑞典采取的群体免疫模式恐怕难以实现。

西班牙是受新冠大流行影响最大的欧洲国家之一,截至 7 月 8 日 0 时 00 分,累计确诊患者超过 29.8 万人,死亡超过 2.8 万。《柳叶刀》这项研究评估了西班牙的血清阳性率,在 61000 多例全国样本中,只有 5% 检测呈阳性,即便是在新冠疫情严重的马德里,血清学阳性率也不超过 15%。

《柳叶刀》新研究揭示,西班牙距离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图|西班牙全国新冠流行病学研究(来源:柳叶刀)

这项西班牙研究的主要作者、国家流行病学中心主任玛丽娜 · 波兰(Marina Pollán)表示:“一些专家计算出大约 60% 的血清阳性率可能意味着群体免疫,但我们离实现这个数字还很远。”

果真如此吗?争议仍存。

最大规模的血清学研究

这是欧洲国家迄今规模最大的一项血清学研究。该研究由西班牙卫生部、卡洛斯三世卫生研究所和西班牙国家卫生系统联合完成,研究时间为 2020 年 4 月 27 日至 5 月 11 日,旨在量化西班牙全国的新冠病毒的传播程度。

研究参与者来自 35883 户家庭,人数共计 61075 名。他们共进行了两项血清学测试:指尖采血的快速测试和静脉穿刺的化学免疫分析法检测。快速检测主要侧重 IgG,其对新冠病毒 IgG 抗体的特异性达到 100%,灵敏度达到 82.1%,而化学免疫检测特异性为 100%,灵敏度达到 89.7%。

结果显示,快速诊断测试的数据为 5%,免疫测试结果为 4.6%。地域差异很显著,在西班牙中部的七个省(包括马德里)中,血清阳性率均大于 10%,在沿海省份,血清流行率仅在巴塞罗那高出了 5%的水平。

《柳叶刀》新研究揭示,西班牙距离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图|即时检验和免疫分析的血清阳性率地域分布(来源:柳叶刀)

另外,在 1 岁以下婴儿中,血清阳性率为 1.1%,在 5—9 岁儿童中为 3.1%。血清阳性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直到 45 岁或以上的人群则达到稳定水平约 6%。男女血清阳性率相似,在最大的城市中最高(在至少有 10 万居民的城镇中,为 6.4%),卫生保健工作者的这一比例为 10.2%,高于其他职业群体。

这些参与者中,快速检测到的无症状阳性感染者的比例为 32.7%,免疫检测的数据是 28.5%,研究人员估计,在西班牙人群中未检出的无症状感染者在 37.6 万至 104.2 万之间。

《柳叶刀》新研究揭示,西班牙距离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图|按年龄划分的SARS-CoV-2血清阳性率(来源:柳叶刀)

这项研究显示,尽管新冠疫情在西班牙较为严重,但流行率仍然很低,显然还不足以提供群体免疫力。

德国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对 DeepTech 表示,这些数据提示西班牙人群中抗体阳性率不高,距离群体免疫还很远,同时也说明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在西班牙起了作用。

论文作者承认,此研究仅检测到 IgG 抗体,但目前尚不知道它们提供的免疫程度,并且也没有评估细胞免疫对防止新冠病毒二次感染会发挥怎样的作用。

还有不同的结论

上述论文提到,从这些有代表性的人群中得出的主要发现是,即使在病毒传播广泛的地区如西班牙,大多数人群似乎仍未暴露于新冠病毒。这可作为其他国家的参考,要想实现群体免疫,就要接受易感人群大量死亡和卫生系统超负荷运转的结果。

《柳叶刀》评论作者伊莎贝拉 · 埃克勒(Isabella Eckerle)和日内瓦大学(University of Geneva)病毒学家本杰明 · 迈耶(Benjamin Meyer)认为:“根据这些发现,任何通过自然感染实现群体免疫的提议不仅极不道德,而且是无法实现的。”

两位学者的评论文章也与西班牙的研究结果在《柳叶刀》同步发表。

评论文章称,即使没有严格封锁措施的国家如瑞典,其血清阳性率也较低。瑞典在 4 月底报告的血清阳性率为 7.3%,远远没有达到群体免疫的水平。

香港大学病毒学教授金冬雁则认为,西班牙这项研究只是一家之言,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疫情没有可比性,比如意大利贝加莫市的数据则给出了另外的结论。

贝加莫是意大利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当地卫生部门称,在 4 月 23 日到 6 月 3 日进行血液检查的 9965 名当地居民中,有 57% 的人呈现新冠抗体阳性。

贝加莫市总人口约 12 万,根据官方统计数据,6 月初该地区的新冠感染人数为 13609 人,感染率约为 10%。那么按照 57% 感染水平估计的话,大量的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者可能是未被统计在内的。

金冬雁告诉 DeepTech,如果贝加莫市的调查结果确凿的话,按照此前学者预估的群体免疫阈值 60%,当地可能已经接近实现群体免疫。

阈值的争议

当一个特定人群的大多数对传染病产生免疫时,群体免疫就实现了。其过程要么是因为人们已经感染并康复了,身体产生了抗体;要么是通过接种疫苗实现免疫。当群体免疫发生时,这种疾病就不太可能传染给那些没有免疫力的人。

通常来讲,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达到这一目标:广泛的疫苗接种,亦或者是更广泛的病毒感染导致群体免疫,不过新冠疫苗至少还需要近半年的研发临床试验时间。

《柳叶刀》新研究揭示,西班牙距离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图|疫苗接种的群体免疫示意图(来源:vinceandassociates.com)

群体免疫阈值为 60% 的理论来源是帝国理工学院教授尼尔 · 弗格森(Neil Ferguson),也就是说,60% 人口感染新冠病毒才能实现群体免疫。

放任新冠病毒传播来实现群体免疫是不现实的。因为这一方面意味着国家医疗体系会不堪重负,另一方面更多的健康人会在感染中死亡,甚至还有可能导致其他衍生疾病的交叉感染,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国家的防疫政策仍建议国民呆在家中,尽量避免多人聚会活动加速病毒传播。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 · 福奇(Anthony Fauci)也曾对此发言:“就目前感染者的水平,我不认为它会上升到我们所说的群体免疫保护的水平。群体免疫意味着,它将保护那些接触过病毒的人,但在社区层面上,没有足够的感染,也无法真正拥有足够的群体免疫保护。”

不过,人们对于这个 60% 的阈值数据有不同看法。5 月初,利物浦热带医学院的加布里埃拉 · 戈麦斯(Gabriela Gomes)发表预印本论文认为,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阈值为 60% 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自然感染并非随机发生,人们感染病毒的概率并非相同,而是随着年龄、身体健康状况和暴露风险等因素而变化。身体虚弱或职业高风险人群如重症监护室医务人员和看护者更容易感染该疾病,那么随着流行病的发展,这些人群中容易感染的人逐渐枯竭,病毒必须寻找那些不那么容易感染的新受害者。该研究认为,实际群体免疫阈值更有可能在 10%-20% 之间。

一个例证是钻石公主号游轮。在这艘疫情不受控制地传播的游轮上, 3711 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中发现了 712 人被感染,这个感染率为 19%。

以色列在试图全国范围内测试血清抗体率以图为下一波疫情做准备。卫生部负责此任务的小组成员雅尔 · 辛德尔(Yair Schindel)为以色列勾画了两种情况:如果 10%的以色列人具有新冠抗体,那么如果再来一波新冠病毒会让 2300 人入住重症监护室,这会是完全在该国卫生系统的能力范围内;但若只有 1%的以色列人有抗体,入住重症监护室的人数可能会超过 12000,这就会让医疗系统崩溃。

金冬雁表示,如果血清抗体率在人群中达到 20% 到 30%,就可以减缓疫情传播,再辅以较为严格的社交疏离措施的话,就会更加接近免疫阈值的要求。

一些不确定因素让业内无法做出更进一步的结论。其一是血清学检测的假阴性和假阳性问题,这有待于检测技术的进步。其二是,人们目前仍不清楚人体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能持续多久。此前有研究显示中和抗体会在部分感染者体内数月内快速衰退,而细胞记忆免疫能力仍有待确认,这些都增加了依靠自然感染实现群体免疫的不确定性。

世界卫生组织(WHO)传染病流行病学家玛丽亚 · 范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博士认为,不知道接触过这种病毒并康复的人是否会完全免疫,如果是,会持续多久仍有待研究,她说,这就是各国政府应该等待疫苗的原因,疫苗是一个更好的答案,而不是放开感染蔓延。

尽管对群体免疫的某些问题有争议,但业内对抗疫措施还是有共识的:保持社交距离、追踪和隔离新发病例与密切接触者,对于新冠疫情的控制至关重要。目前仅有瑞典等少数国家未采取严格的追踪措施。

瑞典流行病学家安德斯 · 特涅尔(Anders Tegnell)曾预计,首都斯德哥尔摩有望在 5 月份实现 “群体免疫”,但瑞典公共卫生部门发布的研究显示,截至 4 月底,在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斯德哥尔摩,出现抗体的居民比例却仅为 7.3%。截至 7 月 8 日,瑞典人群的新冠死亡率为每 10 万人 54 人,相较而言,同期更高数据如英国为每 10 万人 67 人,更低数据也有丹麦为每 10 万人 10 人。

鉴于疫情仍在发展中,得出哪个国家策略成功与否的结论为时尚早。陆蒙吉的看法是,群体免疫是一些国家最早的设想之一,不过后来确定可以依赖简单、低成本的措施阻断病毒传播,那肯定是更好的选择。

他认为,根据近期的一些研究,已经实施的新冠病毒感染的防控措施非常有效。只要保持社交距离就能很大程度阻断病毒传播,成本也非常低,那么在德国 “已经很放松”,可以不需要自然感染来实现群体免疫,同时疫苗开发也平稳推进。

不过他同时指出,如果疫苗开发失败,而疫情未能消除的话,仍然要依靠自然感染来实现群体免疫。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76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