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物道君语:

夏日有清欢,竹风吹荷香,蝉鸣凉风来,雨打芭蕉凉。

村上春树说:

“夏天最让人欢喜。

太阳火辣辣照射下来的夏日午后,

穿一条短裤边听摇滚边喝啤酒,

简直美到天上去。”

是啊,每逢冬春,人们会有岁朝清供,摆上那个时节的梅花佛手等等。

可是,夏日清供很少被人提及,不过它也不需要被摆放着。

你只需要打开窗,打开门,一脚踏出,把自己投进外面滚烫活泼的夏天里!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

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便觉是个自由的人。

——朱自清

季羡林的荷花,是那个他花了三四年种出来的荷塘。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徘徊、静坐、闻花香。一家人的时候,可以在石头上纳凉,看银光洒在荷花上。

叶圣陶的荷花,是清晨奔向公园的动力。他可以站在那个白荷塘边上,看荷叶挨挨挤挤,想像着自己也身着白色的衣裳,在阳光里起舞,听蜻蜓说话,听小鱼讲梦。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朱自清的荷花,是心情不静时的安慰。田田的莲叶,如舞女亭亭的裙。朵朵荷花,如明珠,如“碧天里的星星”。白天里那些必须要说的话,必须要做的事,现在都可以不理了,他只管吸吮着淡淡的荷香,做一个自由的人。

夏日的荷花,是人间的清欢。

无论什么心事,无论多少苦闷,落到荷塘里,便成了一圈涟漪,淡淡淡去。

如果有一方池塘,愿日日看花。如若没有,抱得一朵,轻嗅花香,亦有清欢在心头。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夏乃声音的季节,

有雨打,有雷声、蛙声、鸟鸣及蝉唱。

蝉声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绝句。

——三毛

三毛听过的蝉鸣,是夏天的绝句。音色优美,节律明朗,它不是唐诗宋词那样的诗,而是蝉对夏天的热爱,是一首抒情诗。

作家简媜的蝉鸣,是在黄昏时边散步边听的。一会如行云流水,一会如惊涛拍岸,突然,它们戛然而止,又此起彼伏。在声声蝉鸣里,自己原先紧紧抓着的愁绪,仿佛也被一并带走了。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但是,生活在大城市的我们,经常都太忙了,“忙得与美的事物擦身而过都不知不觉。”

简媜就感叹道:“听听亲朋好友的倾诉,这是我们常有的经验。聆听万物的倾诉,对我们而言,亦非难事,不是吗?”

我们都太忙了,忙着说话,忙着表达,忙着为别人操心,却没有空和自己相处,没有空听听自然了吗?

夏天的声音,如蝉鸣、如蛙叫、如虫鸣,皆是人间的绝唱。

倾听,就已是美好。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

——李清照

作家刘墉的芭蕉,是夏日的午后,母亲在椅子上缝衣服,收音机里播着歌,院里头的芭蕉逆着光,透明得像翡翠一样。

清代文人蒋坦的芭蕉,是辗转未眠的夜里,屋外的雨打芭蕉。淅淅沥沥了听了一晚,让他写道:“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却被妻子秋芙一句话打脸了:“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只能笑笑。

记忆中最好的芭蕉,却是儿时外婆屋门口的那一株芭蕉。出去玩时,看见它,就知道到家了,马上就凉快了。下雨的时候,摘一叶挡在头上,绕着老屋,撒欢了跑,假装自己是绿叶小侠。

夏日的芭蕉,许人间丝丝清凉。

“开门看雨,一片蕉声。”有芭蕉的地方,就有阴凉。有阴凉的地方,心也清凉。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如果没有风,竹子只是竹子。

有了风,竹子才变成音乐。

——林清玄

林清玄曾拥抱过竹风。那是稻田深处的竹林,像“天风海雨"般悦耳动听。

风是指挥家,竹子是乐器,竹叶与竹叶间的空隙便是演奏家。被雨水打湿的竹子,被风一吹,互相摩擦,如笛声清脆。风穿过满天摇动的竹叶间隙,成了和音。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苏东坡曾感谢过竹风。当他被病魔缠身,百无聊赖之际,阵阵竹风吹过他耳边的发丝,吹过褰衣,如被山中林泉濯洗而过,微凉舒爽。

再看周遭,不再满目颓丧,而是脚下的草木含香,头上的榴花红透,黄鸟喜鸣,一片生机盎然。

被竹风吹过的夏天,人生便有了七分清意、三分诗情。

那是那被冰镇过的空气,被尺八吹响过的声音,它能涤荡心灵,拥抱每一颗喜欢夏天的心。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凉风,即使是一点点,也给了人们许多希望。

——老舍

“海风,蝉鸣,六月的太阳。”

看到友人的信里,寄来了这样的字眼,作家艾芜便开始了夏天的第一次旅行。只是走在泥土堆积的村道,走在荒凉的堤边里,有那么一点凉风,也充满了快乐与惬意。

若是去不了海边,便静等到那深夜,“从那槐花与荷塘吹过来的凉风儿,会使人精神振起”,这是属于老北京人的凉风,会享受便不受暑气侵袭。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更偏爱雨前的凉风,不用苦苦寻觅,就坐在屋里,突然好像有一丝丝清凉,穿过门缝吡溜进来。望一望天,远处的浓云像被毛笔蘸过墨。

等着等着,风忽然就大了起来,裹着山上的清气,田里的泥土味儿,不知谁家的茉莉花,冲冲冲……凉凉地冲向那个快被夏天热傻的我们。

夏天的风,就是人间的精灵啊,只能等待,只能遇见。

没有办法将凉风收进囊中,请进屋里,但有那么一点点凉风,便有了一点点希望。

记住拥抱凉风时那一刻的惬意与自在,便是对夏天最好的清供。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下雨天如果也能乐在其中,

任何日子都能变成好日子,天天是好日。

——森下典子

《日日是好日》里,典子学茶学了十五年,她觉得自己平平无奇,生活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那天,上着茶课时,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她心想,唉天气真不好,诸事不顺。

无奈之中,她只好认认真真地听雨,“有如聆听打击乐般,低音大鼓、定音鼓、木琴、响葫芦等各种乐器的音色明晰可辨,还与远方群聚的雨声层层交叠,构成更盛大的音响世界。”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身边的一切仿佛消失不见,自己好像被雨水冲刷着,像奔跑的孩童一样地快乐,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在意世俗定义的成功。

她突然明白,其实没有所谓不好的天气。

如果,我们能在下雨时听雨,晴朗时负暄。“下雨天如果也能乐在其中,任何日子都能变成好日子,天天是好日。”

或许,夏天的雨,便是一曲禅音。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它在说,人生可以像夏天的雨一样,也可以偶尔轰隆一声,卸下一身重担,不用什么都憋在心里。也可以像被雨滴浸润的桅子花一样,“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毕竟,这是我们自己一期一会的人生啊。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诗人罗伯特·瓦尔泽说:

“在夏天,我们吃绿豆

桃,樱桃和甜瓜

在各种意义上都漫长且愉快

日子发出声响”

我爱夏天

竹风、荷香、蝉鸣、凉风、芭蕉、夏雨

是我眼中的夏天清供

是夏天的清欢

对你来说

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对你来说,夏天的清供又是什么呢?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71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