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对自己人下手更狠:“猞猁杀手”渔貂酷爱吃同类的脚爪

小小渔貂能捕食大一倍的猫科猛兽加拿大猞猁,是个狠角色。然而渔貂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在宾州渔貂腹内发现大量同类脚爪。这是捕食还是食腐,渔貂又为何同类相残?

渔貂是一种平均体重不足5公斤的小型食肉目,在我们之前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渔貂是怎样在食物紧缺的严冬多次捕杀比自身大很多的加拿大猞猁,毫不夸张地说渔貂配得上“猞猁杀手”这一称号。今天,我们暂且撇开渔貂与其它掠食者的冲突,通过本文谈一谈渔貂对待同类的态度。

动保意识觉醒,渔貂重返故地

渔貂历史上的分布曾经横跨北美洲大部分北方森林,然而,栖息地流失、无节制诱捕以及系统捕杀导致其分布范围严重萎缩,早在20世纪初渔貂就已从新英格兰南部、阿巴拉契亚山脉中部和南部灭绝。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幡然醒悟的人类意识到动物保育的重要性,积极展开植树造林工作,在栖息地得到改善后,许多地区都陆续开始重新引进渔貂种群。

1994~1998年,位于阿巴拉契亚山脉中部的宾夕法尼亚州从纽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重新引进了190只渔貂,由于渔貂适应力很强,宾州的森林面积广阔(约占全州面积的58%),再加上保护策略得当,多年来宾州的渔貂种群一直处于稳步上升中。为了填补该种群渔貂有关食性的生态学信息,学者麦克尼尔等人检视了当地渔貂的胃容物,结果竟有了前所未有的惊人发现。

惊人发现:同类是渔貂主食之一

麦克尼尔等人在2002~2014年间收集并检查了91只渔貂的胃容物,这些渔貂主要是在秋冬季节采集,其中46例为雄性、42例为雌性,其余3例性别未知,有75只死于车祸,15只被捕兽夹诱捕,还有1只死因不明。除了6只雄性以外,研究人员在其它渔貂胃中都发现了胃容物,考虑到猎物的骨头常常支离破碎,毛发、羽毛、牙齿和爪子这类坚硬部分在识别猎物身份方面最为有用。

结果显示,渔貂食谱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哺乳动物,比例高达83.3%,鸟类只占12.2%。水果和种子的比例为12.2%,此外11%的胃中发现了叶子。猎物中最常见的是啮齿目,比例为48.9%,食肉目次之(23.3%),偶蹄目和兔形目分别占13%和12%。若以物种来看,胃中出现最频繁的是白尾鹿(13.3%)、渔貂(12.2%)以及棉尾兔(12.2%)。

我们可以看到,同类是渔貂最常见的猎物种类之一,如此频繁地吃同类是前所未见的。鉴于过去几乎没有文献报道过渔貂的同类相食行为,研究人员仔细地检查了这些胃容物,尽可能排除掉渔貂梳理毛发的例子。如果胃中只含有渔貂毛发而没有渔貂的肉、骨头或爪子,那么这可能是渔貂在理毛时顺带把毛发吃进了腹中。排查的结果显示,12个例子中只有1例是梳理毛发,其余11例确定为同类相食。

这11只同类相食的渔貂有6只是死于车祸,5只被陷阱诱捕。胃中的渔貂残骸包括大量毛发、表皮以及其它坚硬部分。8只渔貂的胃中发现了至少一只爪子,其中很多都包含了多只爪子,这些爪子大多依旧连着远节趾骨、其它趾骨以及趾垫。

由于其中10只渔貂的采集时间是在11月至2月,这显然排除了渔貂捕食新生小渔貂的可能,因为母渔貂是在春天生下幼年渔貂,通常为三月末四月初。此外,被陷阱诱捕的5只渔貂所有的爪子都是完好的,表明腹中的脚爪并非自身的,因此无法用自残行为来解释胃中的渔貂残骸。

宾州渔貂同类相食严重,加州则不这样

在渔貂腹中发现的各种中型食肉动物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同类出现的频率居然如此之高。同类相残在某些动物中不能说非常罕见,这种行为涉及种群结构、生活史、争夺交配权、领地和食物等诸多因素。但是过去的研究显示,渔貂的同类相残行为是罕见甚至可以说闻所未闻的。

学者加布里埃尔于2015年发表了一篇有关加州地区渔貂死亡率的研究,据统计当地死亡的渔貂中有70%是死于捕食(90只),在这90中有60只确认了凶手的身份,还有8只锁定为猫科,短尾猫(40%)和美洲狮(38%)杀死了绝大多数渔貂,12%为未确认猫科,郊狼和家犬分别占6%和3%,剩下1%是死于响尾蛇,没有一只显示出同类捕食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加州的渔貂种群目前陷入困境,数量比较少,而宾夕法尼亚州自1994~98年重新引入渔貂以来,当地渔貂的数量一直在快速增长,比美国西北部的很多亚种群增长快得多。宾夕法尼亚的渔貂多到什么程度呢?宾州狩猎委员会早在2011年就开放了针对渔貂的诱捕季,第一年的诱捕数量是126只,2014年高达443只,2017年为398只。

2018年2月,宾州狩猎委员会已经开始讨论是否要解除渔貂诱捕者的配额限制,同时也在考虑让猎人加入进来一起狩猎渔貂,该委员会的负责人甚至明目张胆地建议:“让我们变着法儿去捕捉渔貂吧”。因此,种群数量和密度的不同可能会造成渔貂种内冲突的程度差异。

1999年,学者杰林斯基发布了一篇有关加州渔貂食性的研究报告,文中指出渔貂的粪便中发现了同类毛发,但所有例子都归因于渔貂梳理毛发时的误吞。而在宾州,几乎所有包含渔貂毛发的胃中同时也发现了渔貂的其它组织,这直接排除了理毛时误吞的解释。

频繁同类相食,食腐还是捕食?

关于出现在渔貂腹中的同类残骸,有推测认为这是渔貂进食死去的同类,比如说进食被车撞死的同类,又或者捕兽夹上用渔貂爪子作诱饵。研究人员经过分析后认为,这两种解释都不太可能。

首先,宾州当地白尾鹿、浣熊和北美负鼠死于车祸远比渔貂常见,渔貂放弃这些更容易遇到并且更美味可口的肉,却转而大量选择死去的同类,同时还专门啃同类的爪子而不吃肉更多的区域,这似乎不合逻辑。

其次,宾州的渔貂诱捕者每年的配额很有限,每个诱捕季只能捕捉一只渔貂,爪子这东西即便不会随着毛皮一起被卖掉,但诱捕者保存的爪子也是数量有限的,况且渔貂是一种不挑食的掠食者,用常见、更易获取的肉类作诱饵比干瘪的渔貂爪子有效得多,因此诱捕者不太可能会用爪子作饵。

排除掉这两种可能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渔貂很可能是杀死并吃掉了同类的一部分,但令人困惑的是,为何绝大多数渔貂专注于吃掉对方的爪子?爪子的营养价值显然低于肉多的部位,理论上不该成为重点进食区域。此外,研究者的样本显示,渔貂在进食其它类似大小的猎物种类时,吞食脚爪的情况很罕见,这表明渔貂在进食部位上对同类是区别对待的。

鉴于这种差异,学者麦克尼尔提出一个假设,渔貂的同类相食行为可能是基于某个与摄入营养无关的驱动因素,也就是说渔貂并非因为饥饿才吃掉同类的爪子。

由于胃中的爪子和捕食者爪子的大小相近,这些种内冲突的例子很可能是成年渔貂捕杀成年或亚成年同类。此外,这些进食同类的渔貂几乎都是在秋末和冬季(11月~次年2月)回收,而小渔貂都是春天出生,短短几个月内就能迅速长大,因此这样的季节是不存在杀婴的可能的。

幼年渔貂往往在三四月份出生,到秋季已经可以独立,但年轻的渔貂直到仲冬或晚冬才会离开母亲的领地出去打拼,这段扩散期刚好和渔貂同类相食的时间点吻合。显然,年轻渔貂外出闯荡时不可避免地与其它同类产生了领地纠纷,在争夺领地的战斗中一些渔貂就此丧命。

至于渔貂为何偏偏选择吃掉脚爪这个部位,学者也给出了假设——胜利者在杀死对手后吞食爪子是为了进一步消除对方足底腺上的化学气味。渔貂的足底腺最早被确认是在1986年,当时学者巴斯柯克等人在渔貂、美洲貂、狼獾以及北美水獭的足底发现了足底腺,这种结构可以用来释放化学信号。尽管这种解释并非没有道理,但目前还不具备很强的说服力,今后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去证实。

结语

掠食动物的种内冲突往往随着种群密度的增加而增多,和大部分密度较低的种群不同,宾夕法尼亚的渔貂数量在过去20年中急剧增加,这种情况下,渔貂为争夺有限的领地和资源必然会爆发更多的种内冲突。正因如此造成了宾州和其它地区截然不同的研究结果,另外渔貂进食同类的机制以及为何偏爱摄入爪子这一点,由于当前资料的匮乏,专家还无法作出更充分的解释,希望往后的研究能进一步提供有关这方面的见解。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708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