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一剪梅》是如何翻红的?

《一剪梅》是如何翻红的?

《一剪梅》翻红了,翻红得一塌糊涂,同时也翻红得糊里糊涂。

来看看一组数据——

拥有近3亿用户的音乐平台Spotify显示,《一剪梅》在挪威热门歌曲排行榜中排名第一,在新西兰热门歌曲排行榜中排名第一,在芬兰热门歌曲排行榜中排名第二,在瑞典热门歌曲排行榜中排名第二……

相信这几天大家也已经被“《一剪梅》在海外翻红”的消息刷了屏,脑洞大开的网友们自己玩梗还不过瘾,开始了各种《一剪梅》与电影大片的适配,并纷纷表示:毫无违和感,而且怎么比原版更虐了呢?

不过,这首神曲是怎么迅速蹿红的呢?这问题可能小哥本人都只能回复一句“嘿嘿嘿”。

△图片来源:微博

其实《一剪梅》的2020海外翻红,颇具魔幻色彩。

为什么用到“魔幻”二字呢?实在是因为其翻红的契机,并不是来自歌曲本身,而是因为一名特型演员。

先梳理一下《一剪梅》2020海外翻红的路径。

2020年1月6日,特型演员张爱钦(蛋哥)在某平台上传了一则自己在雪中深情演唱《一剪梅》的视频。数天后,国外网友Buhj将其搬运到了YouTube。

由于“蛋哥”的外型十分喜感,神似英文童谣《Humpty Dumpty》里的蛋头先生,因此该视频迅速引起了YouTube网友们的注意。

而后,国外的创作者发现喜感外表+忧伤旋律的套路很容易吸引流量,因此一批创作者以此为蓝本二次创作出了大量搞笑视频。

此类视频有一个共通点,即先营造某个让人无奈的场景,然后用《一剪梅》中的高潮唱词“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作为引爆情绪的收尾。

△TikTok网友@_Spalding的作品“为什么历史老师多为女性?因为他们爱翻旧账”

如此风潮持续了一两个月之后,才有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歌曲本身。

2020年5月,国外某网友将《一剪梅》中的歌词“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用拼音标注了出来,并将其翻译成了一句英文诗“Snow petals drifting:the north wind whistles”。

同时该网友还为此做了注释,之所以翻译成这样的诗句,是因为“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的意境为“环境恶化,人生低谷,我们却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发展”。

国外网友猛然惊醒,原来自己疯狂恶搞的歌曲竟然如此凄美且深邃。

不少人因此对《一剪梅》产生了代入感。他们认为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时时顺风顺水,总有那么一刻会像“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那般瑟缩。

甚至还有网友表示,会将《一剪梅》作为自己的送葬曲。

不过大多数的网友等不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他们希望《一剪梅》可以尽快融入自己的生活,于是很多人将“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制作成了表情包。(看来在表情包这件事上,国内外达成了一致)

不用不知道,用起来都称妙。国外网友欣喜地发现“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表情包几乎百搭任何场景。

比如我们被老妈吐槽的时候,我们便可以使用“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此时这八个字相当于anyway。

再比如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失误、挫折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使用“”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此时这八个字相当于let it go。

甚至说当一些人通过女友发现自己隔壁的邻居姓王的时候,也可以使用“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此时这八个字相当于oh my god。

也正是因为“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的百搭,让其被Urban Dictionary正式收录。

其实在国内,《一剪梅》并不是头一次翻红。

《乘风破浪的姐姐》看了吧?王智姐姐一出场,你敢说脑子里没飘过《一剪梅》的bgm?

2015年上映的《夏洛特烦恼》里,《一剪梅》伴着剧中角色袁华的名台词“这道题我不会做”登场,成了一段不可忽视的梗。

△《夏洛特烦恼》中的尹正和王智

甚至直到现在,搜索《一剪梅》,跳出来的都是袁华的扮演者尹正。

△图片来源:B站

而在国外网友的脑洞影响下,大家又找到了用《一剪梅》打开影视作品的方式,于是一时之间,万物皆可雪花飘飘。

比如用《一剪梅》配上《武林外传》里的销魂舞蹈,独有一分醉人的味道。

而且任何分离的剧情搭上《一剪梅》都毫无违和感,比如《功夫熊猫》。

△来源:微博

除了玩得不亦乐乎的网友,也有一部分人表示,《一剪梅》是典型的无意义梗,属于无心插柳之举,不存在所谓的文化输出,也不存在所谓的华语音乐崛起。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是《一剪梅》?

玩嗨了的网友,结合当下的疫情,为《一剪梅》的翻红找到了令人折服的理由。

但认真研究,通过翻红的《一剪梅》,上流君竟然看到了一条清晰无比的造梗生产线。

《一剪梅》这首歌,词、曲、唱均是华语乐坛里的顶级水准。

《一剪梅》,引用了古风古韵的词牌名作为歌曲名,歌词也极其凄美动人。作曲则是出自台湾音乐教父陈彼得之手。陈彼得号称八十年代台湾歌坛的“救火队员”——无论是谁红不起来,只要陈彼得为其写首歌,便一定能让他红。

△作曲人陈彼得

《一剪梅》的原唱费玉清更是不用提,小哥的声音号称绕梁三日的清亮,情歌演绎尤其戳心。如此的三叉戟,自然为《一剪梅》成为脍炙人口的神曲缔造了坚实的基础,也许这让其有了成为梗的潜质。

《一剪梅》歌曲推出不久便被同名电视剧选中,作为片头曲进入大众视野,更进一步地扩大了影响范围。以致于很多人看到“雪花飘飘北风萧萧”这八个字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用《一剪梅》的旋律唱出来。

这种庞大的影响力,也为《一剪梅》的翻红提供了群众基础。

所以只需给《一剪梅》一个诸如“蛋哥”这样的洗脑燃点,便能让星星之火复燃。

优秀素质+广泛群众基础+让大家重拾记忆的洗脑燃点,这大概就是老梗翻红的必要条件吧。

之前B站爆火的“大威天龙”,似乎可以印证这个逻辑。

△图片来源:B站

“大威天龙”出自徐克的《青蛇》,是片中法海的一句咒语: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徐克版《青蛇》豆瓣评分8.5,是不少人心中的神作。而由于这句词阳刚之气爆棚,在B站up主推背兔の制作了一则鬼畜调教视频之后,这个词迅速翻红。

       △图片来源:B站

这个造梗逻辑大家掌握了吗?不过,至于大张伟最近在海外猝不及防走红的《阳光彩虹小白马》,又是另一个谐音空耳的故事了。

抛开这个不谈,大家不妨从记忆里挖掘一下有潜质的老梗,稍微运作一番,万一红了,岂不美哉?

[1]赵惠俊.论《一剪梅》词体的演进与定型[J].中国韵文学刊,2014,28(03):54-62.

[2]白英杰.费玉清何以成为华语流行歌坛的常青树[J].当代音乐,2016(16):82-84.

[3]阿忠.费玉清:唱出绕梁三日的清亮歌声[J].音乐生活,2011(08):15-17.

[4]年双渡. “抖音海外版”TikTok靠什么风靡全球[N]. 中国商报,2020-05-05(008).

[5]Yunwen Wang. Humor and camera view on mobile short-form video apps influence user experience and technology-adoption intent, an example of TikTok ( DouYin )[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2020,110.

[6]秦环环.语言模因论视域下“硬核”的流行与传播[J].文化学刊,2020(04):183-185.

[7]石凤玲.以“丧文化”为例谈网络语言的营销应用[J].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20,32(02):107-110.

[8]沈昭.论狂欢理论视域下的鬼畜文化[J].美与时代(上),2019(12):19-20.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67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