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九桩奇案

约翰·施尼博格于1999年被控犯下两桩性侵犯罪。

九桩奇案

案1 狡猾恶医

约翰·施尼博格于1999年被控犯下两桩性侵犯罪。在这之前,他是加拿大吉卜林地区一名颇受欢迎和尊敬的医生。据说,他对23岁女性坎达丝施用毒品,然后在诊疗室里骚扰、侵害她。他的第二名受害人是他自己的13岁继女,他残害她的手法和第一桩案件一样。

九桩奇案

在坎达丝报案后,警方强制施尼博格抽血接受DNA检测。当两次检测结果都呈阴性后,此案了结——施尼博格无罪。警方对此很困惑,坎达丝则雇佣一名私家侦探提取施尼博格的另一份DNA样本。侦探设法从施尼博格的润唇膏上提取了一份样本,结果它与来自犯罪现场的DNA匹配。但由于是非法提取的样本,此证据未得到法庭采信。1998年1月,丽萨·施尼博格控告施尼博格医生性侵犯她的13岁女儿。为此,施尼博格被强制接受又一次DNA检测。这一次,警方十分小心。他们没有从施尼博格的胳膊抽血,而是从指尖抽,还提取了毛发和唾液样本。检测结果呈阳性,施尼博格因此再度受审。面对确凿的证据,施尼博格不得不坦白了自己的计谋:他收集患者的血液,通过手术在胳膊皮下的静脉旁边植入一根细细的橡胶管;当法医第一次抽取他的血样时,实际上抽出的是他人的血液。施尼博格最终被判强奸和妨碍司法两项罪名成立,因此得坐牢6年。

案2 人格分裂

20世纪90年代,美国田纳西州东部城市诺克斯维尔以东发生“动物园恶男”奇案。这一年的10月20日,一名猎人发现了一具正在腐烂的女性尸体。她最终被核实是最近失A踪的当地妇女帕蒂·安德逊。在她的尸骸被发现近一周后,警方又发现了两具尸体,两者都被捆绑并扔进树林。其中一名受害者是最近被杀死的,另一名受害者则已经死了一段时间,其部分尸骸失踪。10月27日,第四名受害人的接近完整、已经腐烂的尸骸在同一地区被找到。警方最终认定:这四桩案件的元凶都是托马斯·迪·哈士奇。此案的审判是田纳西州有史以来最离奇、最耗钱的司法审判之一。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法医人类学家比尔·贝茨苦思这些妇女怎样被杀害、她们被害之间的关联和她们的尸体为何会遭受如此暴虐。他最终得到结论:这些女性都是妓女。她们颈部的伤痕暗示她们是被勒死的,她们的尸体被离奇“肢解”是野生动物“作案”的结果。但有一个问题:因为尸体被动物破坏得面目全非,所以警方无法从尸骸上提取DNA证据。不过,由于哈士奇的臭名昭著,警方最终认为他是这些系列杀人案的凶手。该地区的妓女称哈士奇是“动物园恶男”,原因是他惯于在动物园背后挟持妓女并蹂躏她们。被捕并受审时,哈士奇承认谋杀了这四名妇女,但他又声称实际上是他的另一个“自我”——凯尔实施了这些谋杀。因陪审团不同意一项判决,法官宣布审判无效。在2002年的第二次审判中,哈士奇的谋杀陈词被认为不可接受。目前,哈士奇正因为三桩强奸罪坐牢,刑期44年。检方尚未决定是否再次以谋杀罪名审判他。

九桩奇案

哈士奇的辩护律师杰弗里·埃里克森医生作证说,哈士奇患有一种脑病,这在1977年就被他首次检测出来。埃里克森首次见到哈士奇是在他16岁时,当时哈士奇入室盗窃。埃里克森还说,哈士奇年轻时被迫加入施虐受虐狂卖淫团伙,身心遭受永久性摧残。在哈士奇于1992年10月被捕后,心理学家戴安娜·麦考伊博士多次检查了哈士奇,发现他患有多重人格(一种心理疾病)。她认为,哈士奇在杀害四名妇女时处于癫狂状态。

案3 女生之死

九桩奇案

琳恩·蒂尔南是英国利兹市西利兹高中的一名学生。当地时间2000年11月26日,她与好友——15岁的莎拉·怀特豪斯去利兹市中心购物,然后乘公共汽车返回布兰姆利。两人在霍格里路分手。怀特豪斯最后见到蒂尔南是在下午4时50分,当时蒂尔南沿着一条没有光照的小路离去,这条路穿越一片名叫霍格里·吉尔的林间荒野。怀特豪斯到家后打电话到蒂尔南的家,但对方说蒂尔南还没回家。这让怀特豪斯很吃惊。下午5时20分,蒂尔南的妈妈拨打女儿的手机,听到一会儿振铃后电话断了。她再次拨打,响铃四声后电话也断线了。傍晚7时,她报了警。

警方立即开始寻人,全面搜索蒂尔南最后出现的区域,但一无所获。这场调查逐渐演变成西约克郡警方进行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侦讯之一,其参与者包括200名警员和数百名志愿者。警方调查了超过1400户人家,其中800户分布于蒂尔南可能出现过的路径。警方还调查了霍格里·吉尔荒野周围800米半径以内的800间小屋、停车场、户外建筑和150处商业场所。警方提取了140名男子的DNA,对利兹市内12个地方进行了搜查。警方还搜索了利兹与利物浦运河中长达5千米的一段,其中近4千米河段的水被排掉了1米深。警方也搜索了现在使用的32条排水道,以及弃用的排水道和水井。11月26日当晚,警探还给蒂尔南的手机发短信。这部手机当时已关机,但在11月27日那天曾短暂开机。

为了让警方搜查案发区域内的所有垃圾桶,该区域内家庭垃圾的清收曾一度暂停。这场调查得到了英国水路警方、运输警方、国防部空中侦查处、搜救队、国际刑警组织以及军警联合训练中心的协助。2000年12月3日,警方发布了对蒂尔南最后活动情况的还原,由怀特豪斯和蒂尔南的姐姐米歇尔模拟,旨在激发对蒂尔南最后行踪的潜在目击者的回忆。一名当地商人悬赏1万英镑,征集此案线索。英国一家全国性超市连锁店在其所售牛奶的盒子上印刷蒂尔南的照片和此案介绍,目的也是尽可能广泛地搜集线索。蒂尔南的男友、15岁的韦恩·基利公开露面,恳求蒂尔南与他联络(前提是她还活着)。

九桩奇案

有未经证实的报告说,蒂尔南曾经出现在离布兰姆利很远的地方。但案发9个月后,仍无任何可以证实的目击报告。早在2000年12月4日,警方就发布了一名男子的电子面部合成照,此人被看见在蒂尔南失踪不久后在霍格里·吉尔区域遛狗。目击者说:此人身高1米7多一点,身体壮实,圆脸发红且可能有疤;他戴着一顶黑色帽子,穿着防水夹克和肮脏的牛仔裤。稍后证实,这张合成照非常符合一个名叫约翰·泰勒的人的特征。两名目击者说,在蒂尔南失踪的大致时刻,他们听见案发区域传出一名女性的尖叫声。然而,这一说法无法得到证实。警方也未在可能的现场发现打斗痕迹。

2001年8月20日,有人在北约克郡的林德利·伍兹地区遛狗时发现了蒂尔南的尸骸,现场距离另一名谋杀受害者(一名妓女,其尸骸于1992年被发现)的尸骸被发现地不到100米。2001年8月22日,指纹鉴定证实新发现的尸骸属于蒂尔南。9只绿色塑料垃圾袋把这具尸骸包裹在内,外面捆有麻绳。蒂尔南的面部覆盖有羽绒面料,一只由狗项圈固定的黑色垃圾袋包裹了她的整个头部。蒂尔南失踪时穿的大衣和靴子都不见了。凶手显然用尼龙绳勒死了蒂尔南,再用尼龙绳绑缚她的双手。一条围巾缠在蒂尔南的脖子上。她的头发依然是失踪时的那种马尾辫,发夹也和失踪时戴的一样。尽管没有证据表明她受到了性侵害,但夹克、靴子不见了,再加上她的内衣移位等,让法医不能排除此案凶手的性动机。警方请求英国空军特别部队用跟踪定位仪(它在1982年帮助追踪到了一名谋杀者)辨别凶手在林地中最可能的出没路径。

蒂尔南尸体的腐败程度让一些法医专家相信,凶手将尸体冷藏了好几周,部分原因是躲避侦讯,也有部分原因是炫耀“战利品”。警方请到一名冷冻学家检验蒂尔南的心脏组织的微观结构,这名专家的结论是:考虑到从蒂尔南失踪到她的尸体被发现之间好几个月的气温,尸体应该被冷藏过一段时间。警方发出公开呼吁:请那些可能在案发前后去过林德利·伍兹的人,或者那些了解他人去过该地区的人,尽快与警方联系。

九桩奇案

发现于蒂尔南尸体上的皮革制狗项圈,是由诺丁汉郡一家公司生产的,共有220个批发商经销此产品。警探接触了所有这些批发商,询问是否有在利兹地区的销售记录。其中第112号经销商(总部在利物浦的一家邮购公司)报告说,他们在利兹市卖出3只这样的狗项圈。警探一查看买主名单,立即注意到其中一个名叫泰勒的盗猎者,因为此前有目击者说此人经常出现在发现蒂尔南尸体的区域。警方立即搜查了泰勒住处。

法医检验了系在蒂尔南颈部的围巾,在打结处发现一根了不属于蒂尔南的头发。使用常规的DNA检测技术,法医无法从发根提取DNA信息。于是,他们对毛干内部进行线粒体DNA检测,得到的结果与泰勒的匹配。对用于捆绑尸体的麻绳进行的检测发现,它的织法独特,它只可能是由德文郡一家公司生产的。该公司通常只把该产品提供给国防部,但有少批量卖给公众,用于制作捕兔网。发现于蒂尔南尸体上的麻绳与这批货完全匹配,而同样的麻绳随后在泰勒家中也被发现。

发现于蒂尔南尸体上的尼龙绳,被辨识是由意大利一家公司生产的。这家公司把99%的这种尼龙绳卖给了英国皇家邮政,而泰勒所在公司是皇家邮政的附属企业之一。同样的尼龙绳随后在泰勒家中搜出。用于包裹蒂尔南尸体的那种绿色塑料袋的碎片,在泰勒家中也发现了。蒂尔南的衣物上发现了红色尼龙地毯纤维痕迹。法医指出,由于这种纤维的染色方式不同寻常,所以这种纤维非常独特。警方在搜查中发现,虽然泰勒最近从家中清除所有地毯并烧毁,但在地板钉子上发现的少量地毯纤维与蒂尔南衣物上的地毯纤维完全匹配。法医花粉检测证明,基于在蒂尔南的鼻腔、皮肤和头发上发现的花粉类型,她在死前到过泰勒家的花园。

基于上述各种证据,泰勒最终被判终身监禁。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法医在蒂尔南的尸体上发现了多根狗毛。它们被送到美国得州大学接受DNA检测,得到了不完整的结果,未能把这些狗毛与泰勒联系起来,但主要原因是在蒂尔南失踪时泰勒所养的狗已经死了。虽然狗毛DNA检测在给泰勒定罪方面没起作用,但在英国罪案调查中这是首次把狗的DNA作为法医证据。

案4 尸“坐”棺材

1977年12月24日,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方同盟军中校威廉·西艾的墓葬被发现。美国法医人类学家比尔·贝斯受邀调查此事。此墓被发现时已遭盗掘,掘墓深度超过1米,但最惊人的是,一具身穿疑似无尾礼服的无头尸体“坐在”古式铸铁棺材顶部。

作为美国田纳西州的顶尖法医人类学家,贝斯在现场对这具尸体进行了初始检验。尸体已高度腐烂,部分关节脱节,但一些皮肉仍然呈粉红色,不少关节依然完整。贝斯收集了这些尸骸,但没有找到脑袋、双腿和一只手。这看来并不奇怪,因为经常有食腐动物出没在像这样的露天墓葬,很可能是它们把部分尸骸叼走了。

九桩奇案

然而,当尸骸被移走后,贝斯团队赫然发现,棺材(这类棺材俗称“菲斯克木乃伊”。请参见相关链接。)顶部有一个直径约为40厘米的大洞。它看来是盗墓贼用丁字斧或铲子凿出的。贝斯用手电筒透过棺材顶部的大洞照射棺材内部,发现了完全符合一座1864年墓葬(西艾中校的遗体下葬正是在这一年)的状况——棺材里什么都没有。从该地区南北战争时期的其他墓葬,贝斯知道田纳西州超过百年的潮湿气候应该已把尸体彻底分解,就算是骨骼也留不下来。因此,棺材内部的一层黏性物质很可能就是西艾的全部遗骸。

在清理和检测收集到的骨骸之后,贝斯下结论说,西艾墓中多余的这具尸体属于一名25~30岁、身高大约1.8米的男性。没有明显迹象能表明此人的死因,但贝斯估计他的死亡时间是在两个月到半年之前。至于他的尸体为何会出现在西艾墓中,一种推测是:此人是一名遭谋杀身亡者,谋杀他的人试图把他的尸体藏在一座旧墓葬中,并且选择的正是西艾之墓,但在掩埋尸体时恰好遇到这块地的主人或他人路过,不得不逃之夭夭。

次年,当地警方进一步挖掘此墓,却发现头骨其实就在棺材内。如此看来,杀人者当时受到惊吓,在试图把受害人尸体塞进棺材时导致尸首分离。此人的死亡原因由头骨充分揭示:子弹进入和离开头颅时留下了弹孔,头骨已碎裂成17块。但蹊跷的是,死者很明显没看过牙医,因为他的牙齿上有未经治疗的多个蛀牙洞。但如果他是一个最近才死的人,为什么他生前不去看牙医(现代牙医轻易就能消除其痛苦)?

进一步检验死者所穿衣物,法医发现它们全都由纯天然纤维制成,并且都没有标签。死者的裤子式样也很奇怪,两侧用带子束紧。到这时,贝斯开始怀疑西艾墓中的尸骸并非属于一名谋杀受害人,而正是西艾自己的尸骸,盗墓贼在把尸骸从棺材中拖出来时导致身首分离。史料明确记载,西艾中校于26岁时被他人近距离枪击身亡,并且是头部中弹。由于尸骸正是西艾自己的,也就自然而然地解释了为什么蛀牙未接受过现代医学治疗,以及为什么死者所穿衣物的式样奇怪——因为他生活在100多年前!可是,为什么100多年前的死者看上去像是才死了不到一年的?

回头来看,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尽管在西艾所处时代尸体防腐很少见,但由于西艾的社会地位,他的尸体确实得到了很好的防腐处理。他的尸体下葬时也穿着最好的衣服,这与他的肖像上所穿衣物完全一致。此外,他的铸铁棺材非常结实,密封效果极好,不仅能把所装尸体与外部湿气彻底隔绝开,而且能把昆虫和氧都完全阻挡在棺材外面,而这些玩意儿原本都会大大加快尸体的腐烂过程。

这次失手是贝斯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虽然当时他身为法医学家已超过20年,但该领域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对尸体腐烂过程都所知不多,因而无法准确估计从一个人死亡到其尸体或尸骸被发现之间的时间长度。贝斯自此下定决心填补这方面的知识空白。1981年,他在田纳西大学创建人类学研究机构,俗称“尸体农场”,专门研究动物死亡后尸体的变化,通过实验确定影响死亡时间和情况估计的因素。自开办以来,“尸体农场”得到了各方捐赠的超过1000具人类尸体。这些尸体得到研究后,骨架得以珍藏以接受后续研究。今天,美国已经有6座这样的“尸体农场”,法医学也走上了更科学的发展之路。

“菲斯克木乃伊”

1848年,美国人阿尔蒙德·菲斯克获得了铸铁棺材专利,名为“菲斯克铸铁或高级金属密封棺材”。这种也称“菲斯克木乃伊”的棺材看上去有点恐怖,因为它的形状就像是包着裹尸布的尸体。它的顶部有一扇玻璃窗,透过此窗能看见尸体的脸部,但棺材下葬时尸体面部会覆盖金属片。“菲斯克木乃伊”还附加了帷帐、红木及丝绸边缘等装饰,目的是弱化潜在顾客对棺材外观的不安。

“菲斯克木乃伊”的设计和选材,是考虑到保护尸体及阻止腐烂,从而让尸身在运输途中和迟延下葬时都能保持完整。此外,棺材中可充入气体或液体,以阻止尸体腐烂。1849年,菲斯克的纽约长岛制造厂烧毁。菲斯克在参与灭火时感染恶疾,次年死亡。到了这时,只生产了3副“菲斯克木乃伊”。随后,这种棺材停产。不过,其他一些铸造商获准生产铸铁棺材,但棺材外形不再是人形,而是改成了矩形等简化设计,以便大量生产。最终,金属棺材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富有家庭中流行起来,主要原因正是它们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盗墓,并且在运输过程中保护尸体。

案5 溶尸谜案

对就职于荷兰法医学研究院的艾文·沃梅杰来说,再奇怪的案子也不算奇怪。在院里工作的17年中,他见过尸体经过煮、烤的案例,也见过用木头粉碎机处置尸体的案例。但在13年前,当警方从一名疑似毒贩的花园里掘出一大块湿润的灰白色物体时,就连沃梅杰也困惑了。

沃梅杰首先想到的是,检测这块物体中是否包含可卡因和海洛因。检验结果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这块东西基本上就是一大块石膏。但它绝不是一般的石膏。他从这块重达5千克的石膏上取样仔细观测,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粉色和褐色斑点。透过显微镜观察,它们由沙子和形状不规则的薄壁结构组成。这些结构包含钙、磷和氟。在法医学调查中,一旦发现钙和磷,警报就会拉响——骨骼中包含这些矿物质。但是氟呢?

就在沃梅杰团队检测这块奇怪石膏的同时,有目击者向警方报告说,这个嫌疑人杀死了其副手,并且用凑合的火化炉焚尸。警方没有找到受害人的尸骸或火化炉的痕迹,但那块石膏中存在的氟给了沃梅杰一种启发:也许,杀手试图用氢氟酸溶解经过焚烧的尸体,然后把尸骸与石膏混合。由此看来,那些奇怪的薄壁结构会不会就是骨头的残迹?

这听起来真是恐怖至极。但如果你看过美国电视系列剧《绝命毒师》比较早的一集,你就会觉得这并不新鲜。在这集中,凶手用氢氟酸溶解一具有点棘手的尸体,结果就连装氢氟酸和尸体的金属浴缸也溶解了。这些液化物蚀穿房顶,最终房顶坍塌,坠落在房间地面。在酸中溶尸,看来是销毁尸体的终极手段。但在现实中,要想解决一个如此肮脏的难题,酸可能并不是一种如此迅捷和简单的办法。

最臭名昭著的酸浴谋杀者是英国连环杀人犯约翰·黑格。20世纪40年代,他涉嫌杀害了至少6人。他用浓硫酸溶尸。但警方通过筛查他所在工场的泥土,发现了13千克的人类脂肪、3块胆结石、一只左腿的一部分、18块骨片和完整的上、下义齿。黑格的确销毁了受害人的大部分尸体,但没能、看来也不可能让所有遗骸消失。由于证据确凿,黑格最终上了绞刑架。

不过,要是黑格当初用的是另一种“更合适”的酸来溶尸,或者以另一种“更合适”的方式来处置尸体,他是否就能逍遥法外?用酸溶解经过焚烧的骨头,或许更有效。“石膏案”是沃梅杰碰到的首例可能的酸浴谋杀,在破解这种案例方面他并无经验。另外,在相关文献中也找不到对酸浴溶尸时酸的效率的任何论述。于是,沃梅杰决定亲手做这方面的实验。

酸分为两大类:强酸和弱酸。取决于添加水量的不同,这两种酸都可以做成浓缩液或稀释液。在溶液中,所有的酸都会失去氢离子,但像氢氟酸这样的强酸的腐蚀性更强,这是因为它们完全离子化,而乙酸之类的弱酸只会部分离子化。酸浴溶尸依赖水与蛋白质和脂肪反应,后两者分解成氨基酸和脂肪酸。酸催化这种水解反应,溶液中的离子越多,水解反应速度越快。同时,酸也催化骨骼中的羟磷灰石溶解为钙和磷的降解过程。

理论上,任何酸都有上述效果。沃梅杰团队通过实验证明,包括氢氟酸在内的一些酸太弱,无法分解软组织中的蛋白质和脂肪。事实上,《绝命毒师》的特辑《解谜大师》就证实了这一点。诸如盐酸和硝酸之类的强酸,效果要好些。硝酸不仅是一种强酸,而且是一种强力氧化剂,能把脂肪和蛋白质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因此,脂肪和蛋白质最终就消失无影。

然而,使用强酸是有风险的。相关反应会放热,如果温度升到100℃以上,混合液就会沸腾,产生腐蚀性很强的毒烟。对于硝酸来说还有一种风险,就是可能形成像硝化甘油(炸药的主要成分)之类的爆炸物。就算用强酸溶尸,其过程也很冗长。意大利巴勒莫大学的一个病理学家团队通过实验,试图证明一名黑手党打手能用硫酸在几分钟内彻底溶尸。结果却发现,这一过程要花几周。但即便这样,胆结石、人工器官和假牙等依然销毁不了。

不过,要是蛋白质、脂肪和骨骼结构已被火毁坏,情况会怎样?在实验室里,沃梅杰团队把经过焚烧的人骨与氢氟酸和硝酸混合。由于“石膏案”嫌疑人是一名焊工,因此他能从用于处理钢铁的酸洗剂中得到这些酸的组合。不出预料,沃梅杰团队复制出了包裹在那块石膏中的怪异薄壁结构。用于分解骨骼的酸越稀,这种结构就越细密,这是由于它们是不完全水解的残留物,而稀释酸含水更多,所以能保持更长的水解过程。

这足以给嫌疑人定罪。但故事到此并未结束。不久前,警方给沃梅杰送来一包取自一所房屋下水道的黏性物质。目击者说,两名男子遭酸浴溶尸,溶尸产物倒进了下水道。这一次,沃梅杰团队在警方送来的样本中又发现了多个薄壁结构。凶手(一个母亲及其儿子之一)分别获刑,另一个儿子及那个“目击者”因伙同作案也分别获刑。

如此看来,《绝命毒师》之类的影视作品可能激发了一些不法分子企图通过酸浴溶尸毁灭证据的“灵感”。有了合适的酸,这种毁尸方法的确很有效——但绝非完美。要想彻底毁尸灭迹,其实只能是痴心妄想。所以,其他的“黑格”们在行凶之前最好想清楚。这方面还有个理由——正如本文中的案例所示,溶尸很恐怖,因此这样的阴谋很难不暴露。总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凶犯和潜在的凶犯们必须好自为之。

案6 孪生谋杀

2008年7月18日,美国小学女教师金奈·科尔曼在等待女儿到来时,一名男子枪击了她并偷走她的汽车。根据发现于被盗车驾驶座下面的一个烟头,警方确定了凶手身份。此案警探达米安·克鲁兹说,来自烟头的唾液样本与唐纳德·史密斯匹配。史密斯此前曾因毒品相关罪名被捕,而且从枪击现场的监控录像来看,凶手也很像是史密斯。他于2009年2月3日再度被捕。故事本应到此结束,但却变得越来越离奇——史密斯说,杀人者其实是他的孪生兄弟。

警方假定史密斯所言无虚,随即从被盗车提取指纹。果然,车上指纹都不属于史密斯,而是属于他的孪生兄弟罗纳德。调查人员花了3天时间,终于找到了罗纳德。他们是在罗纳德的父母家里发现他的。他的双亲和妹妹都证实,监控录像中的男子正是罗纳德。此外,罗纳德的手机通讯记录证明,在科尔曼被枪杀、她的汽车被抛弃时,他就在该区域。面对大量证据,罗纳德不得不认罪。2009年2月6日,他因谋杀罪名被捕。

案7 悲泪高速

有一段穿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荒野的高速路名为“悲泪高速”。在30年的时间里,在这段高速路上失踪的女性竟然有近50人。如果这还不够吓人,那么还有传言说,所有这些女性都是被同一个连环杀人狂杀害的。

嫌疑人波比·杰克·富勒被捕,因为他的DNA在其中一名受害女性的尸体上被检出。他还被强烈怀疑就是“悲泪高速”系列案件的元凶,但却没有证据支持这种猜测。另一个问题是,在富勒于1996年入狱后,“悲泪高速”又发生了至少3起类似谋杀案。谁是这3起案件的凶手?迄今仍无答案。为了获取哪怕最小的线索,加拿大官方甚至也开始强制出租车驾驶员递交自己的DNA样本。然而,不仅这些新案件至今未侦破,就连以往的“悲泪高速”系列案也仍然是谜。

案8 神秘之死

2013年1月,美国乔治亚州瓦尔多斯塔,肯德里克·约翰逊被发现死于他所在高中的体育馆里。这个17岁男孩的死亡被宣布为一次事故:看起来,他像是坠在了卷起来的体操垫子上,而且是头先坠上去,造成窒息。他身上没有伤痕,也无证据表明此案涉及阴谋。不过,约翰逊的家人还是对他的蹊跷之死提出了质疑。

在多次前往死者家中后,验尸官和一个大陪审团最终发布了一份新报告,声称约翰逊事实上死于“未知、显然非事故性的钝器致伤”。然而,警方没有提出谁是此案嫌疑人。更奇怪的是,进行第二次尸检时,发现死者的大脑、心脏、肺、肝及其骨盆、大脑等重要器官都不见了,而是由揉皱的报纸替换。负责保存约翰逊尸体的殡仪馆老板称,由于约翰逊死时所处体位的缘故,这些器官很可能在自然过程中损毁。然而,用报纸代替死者的器官显然不是标准的殡葬做法。所有证据都指向约翰逊之死涉及阴谋,但警方对此案的侦破至今仍无进展。

案9 海上漂足

从2007年3月开始,持续有网球鞋被冲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佐治亚海峡的海滩上。5年时间里,一共有11只球鞋冲上这片海滩,其中一些鞋子里还有腿足。大多数理论认为,这些神秘事件背后一定有一个连环杀手,而且此人有恋足癖,他杀人后砍下死者依然穿着鞋子的腿足,扔进大海当成他自己的名片。直到2012年,此案才初步破解。其中一只包含骨头的鞋子的主人身份得到确定,他的船1987年在该海域翻船沉没。验尸官认为,他的死因不过是一次事故,很可能与天气有关。其他神秘的鞋子被认为可进行同样的解释。但为什么只有鞋子被冲上岸呢?这依然是谜。实际上,海上漂足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奇怪的法医案例。显然,此案尚未真相大白。

作者: 刘安立

来源:《大自然探索》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64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