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向城市进军的野生动物

人与动物共享的城市生态环境正在形成,保护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也是在保护我们的城市环境。

向城市进军的野生动物

人与动物共享的城市生态环境正在形成,保护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也是在保护我们的城市环境。

向城市进军的野生动物

深夜,斯坦利·格哈特驱车来到美国芝加哥市南区的一个墓地。墓地大门锁着,他从篱笆墙跳进去,在事先设置好的一个陷阱里,格哈特找到了一只被困住的雄性郊狼,他将这只狼麻醉并带走。

格哈特是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生态学家,自2000年以来,格哈特为850多条游荡在芝加哥城市周围的郊狼安上了标签或识别芯片,并用无线电跟踪技术和GPS定位项圈对其中400多条郊狼展开了跟踪调查。

郊狼是北美洲西部原野上的一种小狼,也叫丛林狼,草原狼或土狼。它们的生存环境通常需要一个广阔的自然区域。格哈特说,一开始,我不认为城市里会出现多少可供研究的野生动物,郊狼肯定不会太多。但是我错了。据保守估计,如今芝加哥郊狼的数量约为2000头,实际数量可能更多。

格哈特不是第一个为生活在城市里的野生动物的活跃景象感到吃惊的科学家。在大多数人眼里,城市是一个自然生态被破坏了的地方,不是野生动物理想的栖息地。但与人们想象的不同,城市也有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人类并不是居住在城市里的唯一公民,事实上,还有野生动物。

能够吸引野生动物的主要因素是气温和水等自然元素,而城市是否能吸引野生动物前来光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类。人们在需要的地方建设街道、建筑物和隧道。由此有了形形色色的动物栖息地,公园的石阶、高层楼房的绿化屋顶、地铁里、人行道上,都是野生动物在城市里找到的新的栖息地。

郊狼:生活在人类的地盘上

从开始跟踪郊狼的14年以来,格哈特一直追随着它们从郊区向芝加哥市中心进军的脚步。城市里摩天大楼和拥挤的交通无处不在,无论在哪里,到处都是匆匆来往的人与车。尽管如此,郊狼族群却在城市里蓬蓬勃勃地繁衍起来,它们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格哈特在城市的许多地方都看到过郊狼的身影,它们在弃用的铁路线边等待着信号灯的变化,在拥挤的十字路口等待车辆驰过,躲在车库顶上养育后代。生活在城市里的郊狼要等到夜幕降临后,才会外出觅食。在有限的黑暗时分,它们寻食的范围是在郊区时的四倍——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能为它们提供食物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格哈特在跟踪郊狼行迹的时候,也一直在研究它们的饮食情况。最初,在对郊狼粪便的分析显示,它们很少吃人类的食物。如今,通过同位素分析的技术检测,他发现不同个体的郊狼,其食物也不尽相同。芝加哥郊狼仍然主要以自然猎物为食,如啮齿类动物、其他小型哺乳动物、野生水果及其他食物。但是,在它们的其他食物构成中,人类丢弃食物所占的比例明显比以前要多得多。

在城市生存,最关键的问题是它们对人类食物的依赖程度有多大?哪里有郊狼喜欢吃的食物,就有可能将它们吸引到某个特定的栖息地里。

为了检测郊狼的食物构成,格哈特必须要捕捉到活的郊狼。在城市里要活捉到它们很困难,他不能在城市人口密集地设陷阱,那样有可能会导致人类或宠物误陷其中。如果是在农场或一些野生动物保护区,研究人员可以设置陷阱,而不必担心人们会误触机关,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将逮住的郊狼放跑。

申请城市郊狼研究资金也比较困难,政府机构的投资重点是森林地区的一些野生物种保护。格哈特说:人们仍然很难相信城市是野生动物在蓬勃发展的地方,让人们理解这些需要一定的时间。在一些人看来,野生动物一般都会避开城市地区,而不会选择城市做为它们的新家。

蝙蝠:在高层建筑上建起新家

像郊狼一样,蝙蝠也在城市中兴旺起来,特别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中部的一些城市里。该州韦科贝勒大学的生态学家发现,生活在得克萨斯州中部的9种蝙蝠中有8种已进军城市。

在城市里,蝙蝠发现人类的房屋与它们的自然栖息地有相似之处。一些穴居蝙蝠,如墨西哥无尾蝙蝠,被城市里的一些老旧高层建筑吸引而来,它们可利用这些建筑的高度在这里落脚和起飞。

一些种类的蝙蝠通常栖息在树上,如暮蝠属,它们的目标是绿化社区。但奇怪的是,这些喜爱树林环境的蝙蝠通常会被吸引到高档社区里,无论那里的绿化环境如何。据研究人员推测,吸引它们的可能是那里的高楼景观,还有那里流浪猫狗较少也是可能因素之一。

城市里的野生动物调查工作经常会遇到一些人为阻挠。你总不能说:“我想进这幢楼去抓蝙蝠。”这类调查工作必须要有业主和警察部门的配合与合作才行,而研究人员的解释往往会引起周围旁观者的极大好奇。

围观人们会提出很多问题。研究人员会解释:“如果仔细观察,蝙蝠是很漂亮可爱的生物。”有些居民甚至呼吁通过当地媒体来帮助调查发现蝙蝠的栖息地,这对研究人员帮助很大,可以方便他们确定蝙蝠所在建筑的具体位置,并获得允许进入建筑采集样本。

艾米·萨维奇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一位生态学家,她也看到了城市居民协助野生动物调查的好处。她说:城市生态学研究现在有两种主导思想,一种是让这种调查研究隐秘进行,秘而不宣,暗地里进行;另一种是让调查尽可能地明朗化——将城市野生动物存在的种种迹象告诉人们,让人们知道这是一项科学研究。开放式的方法容易导致研究受影响甚至遭到破坏,但萨维奇仍坚持认为:科学需要大众传播。

浣熊:与人类的“斗智”故事

冬天的一个晚上,加拿大多伦多市的西蒙·特雷德韦尔将一个轮式垃圾箱推到住房附近的一个被冰雪覆盖的空地上,垃圾箱里装着食物残渣混合物:一些猫粮、沙丁鱼和干了的炸鸡。特雷德韦尔检查了一下安装在附近的三个运动触发式夜视摄像机运行正常之后,回到了屋里。

特雷德韦尔正在测试一种新的盖锁,这是他为应对多伦多城市里越来越多的浣熊而设计的。为了城市的整洁,需要想办法让浣熊离开人类的垃圾箱。

10多年来,相关部门要求当地居民将一些可降解的有机材料,如吃剩下的面包和蔬菜、肉食残渣和骨头,甚至还有纸巾等,都扔进绿色环保垃圾箱内。但适应了城市生活的浣熊,已经学会了如何推倒垃圾箱,让箱盖碰到地面,然后里面的垃圾就会散落出来。如果箱盖插销还没有打开,浣熊也常常会琢磨摆弄一番,直到它被打开为止。城市环保部门打算将垃圾桶升级换代,以应对浣熊的破坏行为。

向城市大举进军的浣熊让许多多伦多市民感到恐惧,甚至连多伦多市长也向媒体承认,他的家人出去倒垃圾时,也被突然出现的浣熊给吓坏了。许多人都有将闯进家里的浣熊驱赶出去的经历。

与其他许多动物不同的是,在城市的繁荣和人类的扩张面前,浣熊不但没有被吓退,反而在人类城市里活得更加有滋有味,繁荣兴旺起来。多伦多约克大学研究动物行为的心理学副教授迈克尔·佩蒂特说:我们设计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来“保护”我们的垃圾,结果都失败了。

浣熊成功进军城市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城市环境导致了它们智力的提高。城市生活对智力的影响,在人类身上的效果是众所周知的,教育心理学家沃克莉亚·丰特斯将农村儿童和城市儿童的认知能力按两个指标进行了比较:一种是晶体智力,也叫固定智力,是与经验相关的智力,即通过掌握文化知识和经验而形成的一种能力,成年后继续增长,但速度减慢;还有一种叫液态智力,也叫流体智力,指在新情况下的逻辑思考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她发现城市里出身于富裕家庭的孩子,这两种智力都占据优势,但即使是城市贫困学生的液态智力得分也高于农村的学生。

约克大学的比较心理学家苏珊·麦克唐纳对浣熊行为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将农村浣熊和城市浣熊解决问题的能力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城市浣熊在智力和能力上都远胜于它们生活在乡村里的同类。

过去的几个夏天里,麦克唐纳用监视录像录下了农村浣熊和城市浣熊的觅食行为后发现,无论农村浣熊,还是城市浣熊,都很容易找到它们熟悉的放猫粮的容器,但对于不熟悉的盛放容器,它们的处理方式却不同。农村浣熊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发现没见过的新容器里隐藏着食物的秘密,而城市浣熊则在见到的第一眼就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

一些已经成为城市“资深居民”的浣熊甚至学会了如何打开通往麦克唐纳家车库的大门,她家的垃圾桶就放在车库里。这只经验丰富的浣熊会站到一只被翻过来的花盆上,用它的五指爪子推拉扭动有着圆形旋钮的门把手,直到将它转开。通常来说,这对于它们来说有些困难,因为它们的爪子很难握住东西。但城市浣熊能力非凡,不仅仅是因为它们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且是因为熟悉了城市生活的它们不害怕人类会突然出现,它们会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去:为了试图获取潜在的食物,它们不惜花费数小时的时间。这些城市新居民的学习速度也很惊人。对于出现在垃圾箱附近的新东西,它们会反复尝试破解它,直到找到其中的诀窍为止。

城市对于浣熊特别有利的一个可能原因是它们天生胆大。像浣熊这样大胆又好奇的动物,完全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学习者。研究人员在其他动物身上也发现了大胆与学习能力之间的联系。例如,英国利物浦大学的林恩·斯奈德恩发现,大胆的虹鳟鱼比它们害羞的同类学习能力更强。

人们对城市垃圾箱保护措施的改进,对于浣熊来说,实际上是一种能力的训练——学会如何打开这些垃圾箱的不断过程,也提高了它们的整体智力。

让特雷德韦尔感到幸运的是,他设计的锁扣超出了浣熊的学习能力,因为他的门闩系统需要一个可与食指相对的拇指的配合,这是浣熊生理结构上所欠缺的,它们最后只能接受这一现实,选择了放弃。

特雷德韦尔设的录像显示,浣熊努力了5个晚上,试图打开他的垃圾筒,最后失去了兴趣。到第5个晚上,它们离开了,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周围其他的诱饵上。它似乎明白,再尝试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于是选择了放弃。但要得出这个结论,首先要进行一番努力和尝试才行。

多伦多城市目前正在举办城市垃圾箱设计测试和评估大赛,对浣熊们智力的新一轮考验就要来到,届时城市里将会出现至少50万个新颖的“防浣熊垃圾筒”。

蚂蚁:城市里的清洁大军

当大多数纽约人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享受热气腾腾的热狗时,绝不会想到,他们不经意间散落在地上的面包屑对一些城市野生动物来说意味着什么。城市居民扔掉的食物残渣垃圾,大部分都被蚂蚁和啮齿动物清理吃掉了。作为城市里的微型垃圾处理队,它们有在城市存在的价值。

一位生态学家发现了衡量蚂蚁“清洁大军”对城市生态影响的一个有趣的测量方法。她在曼哈顿安放了一些小铁笼,上面覆盖着一层网眼,啮齿动物进不去,但蚂蚁和其他节肢动物可以爬进去。生态学家将热狗、饼干和薯片碎屑分别洒落在笼子里和敝开的地面上。公园里和城市马路上的食物,对于所有物种都是公平的,包括老鼠、松鼠、浣熊和鸽子。

在开阔地上,这些食物很快就消失了。但是,放在路上的一些笼子里的被节肢动物吃掉的食物残渣,几乎与老鼠和其他动物在笼子外面吃掉的食物残渣一样多。节肢动物每天清除掉的马路上的食物残渣是公园里的大2~3倍之多。

这些发现表明,蚂蚁,特别是人行道上的蚂蚁,以及其他节肢动物都很“能吃”,它们是城市街道上重要的“保洁员”。而在公园里吃掉更多垃圾的是啮齿动物,蚂蚁甚至可能与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争夺食物。节肢动物每年仅在百老汇和西街道路上吃掉的食物垃圾就多达1000千克,相当于大约2万个热狗。

城市食物垃圾是城市里的最大问题之一,事实上,生活在城市里的动物给我们提供的帮助一直被低估了。被埋在垃圾填埋场里的大量人类食物垃圾,如果不经处理,最终会分解产生温室气体甲烷。生活在城市里的任何动物,都能为减少这类垃圾贡献一份力量,它们是在为人类提供真正的帮助。蚂蚁虽小,却有可能对城市生态环境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

生态学家利用同位素技术分析蚂蚁对人类食物的依赖程度。结果发现,城市蚂蚁体内大部分的碳来自于人类的食物,这与它们那些生活在森林里的同类完全不同。

真菌:为降低城市污染作贡献

纽约还有一类“居民”,比蚂蚁更容易让人忽略,它们提供的可能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类型的服务。在纽约市的绿色屋顶上的植物和土壤将这里与下面的建筑物隔绝开来,自成一方天地,在其中生长着大量微小的真菌,其品种的多样性令人吃惊,那些落在房顶上的,变成径流流走之前的雨水,为真菌生长提供了养分。

曼哈顿高楼屋顶植物的生存环境充满压力,比如土层太浅,营养不足等,而这些微生物中的大部分却是有益于屋顶植物生长的。有益的真菌依附在植物根系上,让植物长出更多向外伸展的根系,吸收土壤养分,满足植物生长需要,而植物通过光合作用为寄居的真菌提供糖分予以回报。

研究人员麦奎尔认为,她在土壤中发现的一些真菌可以保护植物免受病原体和干旱的侵扰,她发现的其他一些真菌,其中包括青霉菌和曲霉菌,还可能拥有降低某些污染(如汽车和工厂排出的碳氢化合物)的能力。不过,这些微生物的实际作用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察。

生态学家眼中的城市生态

20世纪70年代起,生态学家就开始关注人类与野生动物共存的城市生态新趋势,但相关研究一直进展缓慢。生态学家在和城市里的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打交道后发现,它们有的是想伺机从人类这里弄点美味的“小窃贼”,有的是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而在暗处默默观察。

生态学家的研究揭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在属于人类的城市里,各种野生动物也在繁衍生息,欣欣向荣,与人类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它们中有些物种甚至在为城市居民做着清洁城市的工作,默默贡献着它们微小的力量,可称得上是城市里的“模范公民”。

随着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发达,城市生态学也将越来越重要。生态学家正在填补城市生态这一研究领域的空白,调查城市生态中动物、植物和和微生物是如何与城市人类居民分享城市空间,并为人类提供服务作为回报的。

人们开始意识到,在我们生活的城市和城郊地区,人与动物共享的城市生态环境正在形成,保护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也是在保护我们的城市环境。

作者: 方陵生

来源:《大自然探索》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64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