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学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不仅仅是人类,动物也喜欢围观香艳场景,且目的很不「单纯」。

我在做实验的时候,发现一旦有一个鸡舍的鸡在交配,周围三个面的公鸡都会挤破头观看。吃饭的、喝水的、打架的、睡觉的,统统放下手中的活,围在铁丝前,甚至不惜为了抢占最佳观测位置大打出手。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为了保护实验鸡的隐私,我在三个侧面围了一张深绿色的网子,遮住那群喜欢看现场小电影的公鸡的眼睛。

然而,有公鸡竟然缩着身子从网下面的缝隙钻了出来,夹在网和铁丝中间津津有味地看,有的公鸡飞到稍远的树枝上,抻着脖子看,有的公鸡踮着脚站在椅子上看。

原先我以为这只是公鸡的恶趣味,没有想到的是,母鸡也热衷于此。母鸡会啄烂边缘的网,再把小脑袋塞进来,侧着一只眼聚精会神地看着。

要知道,绝大多数交配都是强奸。母鸡们,你们没有心理阴影吗?

为什么连鸡也会对香艳场景情有独钟?

进化生物学倾向于给所有动物行为一个合理解释,偷窥,是为了学习。

热爱偷看的动物,并不只有鸡。

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不谙情事的熊猫通过看猫片学习了啪啪啪的技巧。年轻动物不靠偷窥长辈,你以为是它们怎么学会传宗接代的?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发情期大熊猫拒绝交配,看完「熊猫A片」后首获爱爱

尽管如此,学者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经验丰富的动物依然热衷于偷窥,他们提出了很多假说,但没有一种可以被完全证实。

对雄偷窥者而言,观看别人啪啪啪也许可以得到雌性是否处于排卵期的准确信息。

研究人员发现,我们那不太近的近亲猕猴(Macaca sylvanus)竟然有叫X(Copulation call)的习惯,他们立即做出假设,雌性叫X说明她正在排卵期。然而通过测量雌性荷尔蒙水平,他们发现这二者并无关系[1]。

不过,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可以从雄性的肢体动作远程判断它是否射精。观察表明,如果雌性不叫,雄性只有1.8%的概率射精;如果雌性叫了,雄性射精的概率则高达59%——四舍五入就是1啊[2]。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研究者就此提出两种假说。其一,雌性是叫给配偶听的,叫了之后配偶更可能射精,从而达成交配的最终目的。然而已有的实验只能证实二者相关,无法确证因果。

或者,在一个没有隐私的世界里,雌性是叫给围观雄性听的。多个实验证明,雌性的叫声的确可以激发雄性的性欲。

实验人员把雌猴的叫声录下来,把雌性随机分为两组,一组背景音乐是叫声,一组背景音乐是杂音。叫声组的雌性和数量更多的雄性发生了关系,交配间隔也更短。

通过短时间和多个雄性交配,雌性得以触发精子竞争,有助于她筛选出质量更高的精子[3]。

可是,围观的雄性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偏偏要被利用?

答案似乎是,这是一个双向利用的过程。雄性会根据雌性的交配历史(Mating history)调整自己的交配策略,你掌握的信息越多,做出的判断越准确。

如果雌性已经接受了其他雄性的精子,又给了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为了让自己的当爹概率增大,雄性必须要增加射精量,但如果雌性已经接受了很多雄性的精子,自己一厢情愿地增加射精量未必会取得期待的效果,这时候雄性反而会抠门很多[4]。

不过,由于相关研究的匮乏,我们尚不清楚为什么雌性对这类羞羞的场景也有那么大的兴趣。

也许叫声是雌性之间沟通的暗号,用来构建一个全体雌性可见的雄性性能力评分表,以此筛除掉那些不射精的雄性。

偷窥,便成了一种性选择。

不过,鸡的偷窥动机,未必有猕猴这样复杂。

也许对雌性而言,偷窥别人交配可以知道这个雄性质量好不好。有的雄性健康状况堪忧,根本无力完成交配过程,雌性偷窥者就可以排除它了。有的雄性对雌性十分凶残,雌性偷窥者就可以远离它。

如果雌性主动对雄性求欢,那么该雄性很可能有一技之长,可以考虑考虑。

雄性偷窥别人交配固然有一部分生理因素,不过另外重要的一点是,和别人比较才能认识自己。为什么别人能找到对象我不行?我可以从它身上学到什么?今后相遇,我该战斗还是逃跑?

雄性鱼也会偷窥同类雄性打架。知悉谁是强者谁是弱者,才能更准确地恃强凌弱。形成一个社会的关键在于阶级明确,这样资源分配的矛盾更少。社交能力的一大体现就是找准定位,去干这个位置该干的事情。偷听得多了,对自我的判断也更准确一些[5]。

不过自然条件下,公鸡不会偷窥别人交配。它们会直接冲上去把情侣拆散,趁机和雌性交配,如果被暴打一顿,就赶紧逃跑。因为被偷窥的雄性赶走了入侵者还要和雌性温存,大概率不会追上来打。

在更多的情况下,性选择的双方更喜欢偷窥的场景,是两个雄性打架

这种偷窥并不限于高级的脊椎动物可以做,科学家发现,连小龙虾(Procambarus clarkii)也可以从纷扰的环境中提取出对自己有用的讯息。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一般情况下,雌性小龙虾并不能一眼看出雄性小龙虾的质量好坏,简直是闭着眼睛挑选老公。但是,如果让她们有机会偷窥两个雄性打架,她们有大概率会选择获胜的一方[6]。同样的情况在鱼类中也有发生[7]。

比武招亲是众多生物采用的挑选夫婿的好方法,有的雌性甚至故意激起两个雄性为爱决斗

乍一看,这种策略无本万利。如果一个雄性战胜了另一方,雌性就挑选出了好基因,如果两方都战死了,雌性离开寻找下一个猎物就可以了。

然而,雌性对雄性的摆布并不总是能如愿。如果两个雄性联合起来,这个雌性就遭殃了。有些雄性一旦看到雌性在旁边,连打架都不顾了,屁颠屁颠跑来示好,雌性就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了。

男性学者对雌性的操纵行为深恶痛绝,女性学者也对雄性的强奸行为一样愤慨。而偷窥,至少在人类的道德观念下,就要顺眼多了。

暴力是对抗的最后一步。雄性如果有可能,会采取更温和的方式,比如斗歌。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大山雀来源:LuontoPortti

雄性大山雀(Parus major)主要靠唱歌吸引配偶,他pk掉的对手越多,歌唱地位越高,歌唱比赛的规则是,两个雄性唱歌,声音能盖过对方的获胜。

研究人员把一片林子里的鸟家庭分为两组,他们给一组的雄性放录音,录音的声音总是盖过雄性,显示录音是赢家,雄性是输家。另一组刚好相反,雄性一唱歌,录音就卡带,录音只敢在雄性短暂休息的时候唱两句,显示录音是输家,雄性是赢家。

其实两组雄性的唱歌质量并无差异,全是人为操纵。雄性的老婆们偷窥了这一切,然后万恶的研究人员就开始分析老婆们的出轨概率,喜大普奔地发现,老公是输家的老婆更容易出轨,她们的主要出轨对象是赢了的邻居雄性[8]。

冷知识:动物也爱看黄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参考文献

1. Pfefferle, D., et al., Female Barbary macaque (Macaca sylvanus)copulation calls do not reveal the fertile phase but influence mating outcome.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08. 275(1634): p. 571-578.

2. Pfefferle,D., et al., Male Barbary macaqueseavesdrop on mating outcome: a playback study. Animal Behaviour, 2008. 75(6): p. 1885-1891.

3. Semple,S., The function of Barbary macaquecopulation call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Sciences, 1998. 265(1393): p.287-291.

4. Pizzari,T., et al., Sophisticated sperm allocationin male fowl. Nature, 2003. 426(6962):p. 70-74.

5. Peake,T.M., et al., Do great tits assess rivalsby combining direct experience with information gathered by eavesdropping?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02. 269(1503): p. 1925-1929.

6. Aquiloni,L., M. Buřič, and F. Gherardi, Crayfish females eavesdrop on fighting males before choosing thedominant mate. Current Biology, 2008. 18(11):p. R462-R463.

7. Doutrelant,C. and P.K. McGregor, Eavesdropping andmate choice in female fighting fish. Behaviour, 2000. 137(12): p. 1655-1668.

8. Otter,K., et al., Do female great tits (Parusmajor) assess males by eavesdropping? A field study using interactive songplayback.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Sciences, 1999. 266(1426): p.1305-1309.

本文作者:王大可

作者:大象公会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399457/answer/667371434
来源:知乎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40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