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未来,无肉?肉类替代品时代的到来?

据预测,蛋白质替代品行业下一个爆发增长的区域是亚洲。

编者按:

Covid-19 疫情的爆发凸显了野生动物交易的严重后果,同时,它也让人们意识到动物养殖和消费相关的问题,并开始进一步思考动物肉替代品的可能性。而近年来,蛋白质替代品如植物基食品、人造肉等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发表在 The Edge Malaysia 杂志上关于“无肉未来”的文章,希望该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帮助与思考。

① 肉类替代品时代到来?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畜牧业是造成温室气体和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因此,很多投资者将其兴趣转向了蛋白质替代品,比如植物基食品、实验室培养的牛奶和肉类。现在,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通过风险投资进入到这个新兴行业,这主要归功于过去几年来初创企业的涌现——它们利用技术在实验室进行肉制品制造或是在工厂利用植物生产肉类。

Michael Dean 是 AgFunder 的联合创始人,他认为可持续蛋白质的产业有望持续增长。AgFunder 公司是一家聚焦食品与农业科技的风险资本公司,在旧金山和新加坡均设有办公处。

Michael Dean 说:“我们坚信,蛋白质替代品会成功,因为乳品、肉类、鱼类及海鲜的生产过程会对环境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我们需要找到更高效的替代方案,我们相信会涌现出更多生产这些产品的洁净方式。”

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披露,全球的食品体系——包括农业、土地使用、贮存、运输、包装、加工、零售和消费——造成了总温室气体排放量的
21%~37%,远远高于我们的汽车、卡车、火车和飞机产生的总温室气体数量。这一结论很重要,因为全球各国政府于 2015
年的《巴黎协定》中承诺将全球升温限制到 2℃ 以内。

新加坡的 ID 资本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Isabelle Decitre
表示,可持续的公共和私人投资对于达成这一目标至关重要,它激励了初创企业寻找创新的解决方案来应对人口增长、资源匮乏和经济不稳定等问题。ID
资本是一家聚焦食品和农业初创企业的投资公司。

Decitre 补充说,另一些造成资本投入提高的原因,包括可持续性的大趋势和日益变化的饮食模式,如纯素食主义和弹性素食主义的兴起。

(编者注:弹性素食主义是一种主要摄入植物来源食物,同时容许适度摄入肉类和其他动物食品的饮食模式。关于该饮食模式推荐阅读:比纯素食更科学?可吃肉的“弹性素食”了解下!)

此外,还有诸如“无肉星期一”这样的活动鼓励人们在一周的开头采取素食,以及一些备受赞誉的纪录片,如“The Game Changers”,这些均展现出肉类替代品的日益流行与普及。

所以,Dean 强调说,蛋白质替代品不只是一时流行。“人们的饮食习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不只是千禧一代(指
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出生的人)和 Z 世代(指在 1990 年代中叶至 2000
年代中叶出生的人),越来越多人开始采用弹性素食饮食模式。这些人可能会采取含有更多植物成分的饮食。”他说。

Dean 补充道:“与此同时,虽然一些新兴经济体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特别是亚洲地区的中产阶级,正在寻找能量密度更高的饮食,这表明了畜牧业的发展,但是考虑到农业对地球和动物本身造成的影响,加上期望更健康的切实意愿,所以替代品依然会继续发展。”

Lever VC 公司的副总裁 Julian Ting 说,多年来,肉类一直是市场的主要蛋白质来源,这些市场对传统蛋白的需求一直在增加,但是想仅用动物蛋白来满足这些对蛋白质的新需求是不可能的。

Ting 说:“我们知道,蛋白质的产量每 30 年左右就会翻一番。随着世界人口的增加和国家变得富裕,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吃到更多的肉。”

他补充道:“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确实没有足够的可耕土地来继续传统的动物农业。到 2050 年,这些土地可能无法满足地球上 100 亿人的饮食需求。”

Lever VC 是一家投资蛋白质替代品方向早期公司的风险投资基金。该公司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办公点。

② 实践出真知

根据全球咨询公司 AT Kearney 预测,到 2040 年,由于实验室培养的蛋白质替代品和植物基产品的普及,全球传统肉制品供应的市场份额将从 2025 年 90%下跌至 40%。

植物基食物是从富含蛋白的种子,如大豆、豌豆和油菜籽等,通过干法或湿法分离获得的。人造肉(cultured meat) 和乳制品是利用组织培养技术生产的,该技术可以在体外培养单一动物细胞。这一过程模拟了动物的肌肉组织,并可以产生相同的蛋白质构成。

AT Kearney 公司的模型预估植物基肉类替代品会占据 25%的市场份额,而人工肉将占据 35%的市场份额。

Ting 指出,蛋白质替代品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去年 Beyond Meat 在纳斯达克首次亮相时也清晰陈述了其中的需求。Beyond 汉堡这家植物基生产商上市时,预估市值约为 15 亿美元。

美国的汉堡王近期推出了一款汉堡 Impossible Whopper——他们最有名的一个无肉植物基产品。据 CB Insight 披露,其中的肉饼是由 Impossible Foods 生产的,这是另一家美国植物基公司,募集了超过 7 亿美元的资金。

Ting 说,消费者的偏好出现了巨大转变,他们倾向于摄入更多的植物和更少的肉类,这意味着对蛋白质替代品的兴趣和需求都很有可能增加。

Ting 表示:“从投资的角度看,我们想知道当我们投资的时候是否有退出的机会。这主要是由于大型食品玩家的倾向,他们开始在‘蛋白质替代品’领域投资和并购企业。”

例如,素食公司 White Wave Food
被法国达能集团这家国际化食品巨头收购,而加拿大乳品替代品公司 Daiya Food Inc 被日本的大冢制药有限公司以 3
亿美元收购。这些案例指向了一个事实:这个领域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因为公司能够快速扩张并且获得可观的销量和新市场。

“我们有一个强有力的论点,就是植物基蛋白质能够替代动物农业系统的很大一部分。”Ting 说。

在亚洲地区,Lever VC 已经投资了多个人造肉公司,如正在利用细胞生产鱼肚(花胶)的香港公司 Avant Meat,正在通过细胞生产牛奶来解决动物乳品产业的低效、不可持续等问题的新加坡公司 TurtleTree Labs。

“Avant
的目标是做一个海鲜或细胞海鲜的洁净生产者。他们从干细胞分化成肌肉开始,然后这些细胞会在解剖刀上生长,形成特定的结构。之后就像你看到的大型啤酒厂一样,会放入更大的容器中,这是一个可以模拟合适的温度、压力等条件的生物反应器。然后,公司一直重复这些步骤,一直到其结果和原始蛋白是
100%相同为止。”Ting 说。

“对于 TurtleTree Labs 来说,他们不只是制造牛奶的成分,而是先制造分泌牛奶的细胞。他们将细胞放在合适的环境中,让它分泌牛奶。这是一种液体浴,可以刺激细胞分泌乳汁。然后,对生产出来的牛奶进行过滤,接着你就会得到与牛乳或人乳完全相同的乳制品。”

TurtleTree Labs 探索乳制品替代品领域,是因为没有一种乳源可以与人乳相比较。

Lever VC 并没有给那些生产昆虫蛋白的公司投资,因为他们认为大部分消费者不能克服‘心理障碍’。Ting 说:“我们也还没有投资任何一家真菌蛋白的公司,但是我们正在观望该领域的投资机会。”

真菌蛋白一般由完整的、未经加工的丝状真菌生物体组成,我们俗称霉菌。20 世纪 80 年代菌丝蛋白就已经存在,是通过生物原料的发酵产生的。

而 ID 资本不仅仅投资了那些与人类营养阶段相关的技术企业,还投资了动物营养品领域的企业。Decitre 指出,鱼饲料的价格在过去 15 年中已经增长超过 4 倍。

“过去十年,鱼饲料的价格增长了很多,这推动了该行业寻求鱼饲料中蛋白组分的替代资源,家禽饲料同样如此。”Ting 补充道。

ID 资本的投资对象之一是 ?nsect 公司,该公司养殖昆虫并将其转化为宠物、鱼类和植物饲养所用的优质、高价值的饲料。

(更多关于鱼饲料的信息,推荐阅读:未来食物:昆虫和细菌喂出来的鱼虾,你期待吗?)

Lever VC 也投资了一个通过适度发酵技术生产动物蛋白的公司——Bond Pet
Foods,该公司将宠物食品作为首要目标市场的。Bond Pet Foods
利用细胞农业来培育高品质的动物蛋白,如鸡肉、火鸡、牛肉、猪肉和鱼肉,他们会从动物中提取肌肉基因并将其添加到酵母等微生物中,然后利用微生物发酵实现这一过程。

③ 亚洲地区的无肉前景

据预测,该行业下一个井喷式增长的区域是亚洲,这里养育了超过一半的世界人口。据《2020 年亚洲地区蛋白质替代品产业报告:新时代,新蛋白》表示,这个区域正在面临着最大的威胁——食品安全问题及其相关的社会、环境和经济挑战,因此将需要大力推动可持续的蛋白生产。

这份报告是由位于香港的 Green Queen Media 发布的,该报告指出,尽管亚洲地区的蛋白质替代品仍处于萌芽阶段,但是其依然认为该区域的初创企业会赶超欧美的品牌,其中中国会引领这一产业的发展。

鉴于到 2050 年亚洲地区会拥有超过五十亿人口,此外,食品安全已经是首要关注点,当地政府已经关注到食品安全,因此,亚洲地区有望主导蛋白质替代品的市场。该报告还指出,亚洲地区是全球产业发展最迅速的地区,预计到 2026 年年增长率为 9.3%。

另外,由于亚洲地区的蛋白质替代品产业已经起步,并且接入主流消费市场,因此,当地企业的单位生产成本会更低,相比于产业内的西方玩家将具有更高的价格优势。实际上,在印度这一现象已经出现,当地的植物基领域领先企业
GoodDot 已经实现了与当地肉制品同价,这可能会成为该地区许多新兴企业的一个重要目标。

此外,亚洲的玩家会迎合当地的口味和烹调方式。值得一提的是 Omnipork 的成功,Omnipork 是
Green Monday 集团研发的肉糜植物基替代品。这种糜状的猪肉替代品,是针对亚洲地区的烹饪食物如饺子设计的,现在在亚洲超过 7
个国家售卖,同时在高端的米其林星级餐厅和快餐连锁店也有提供。

Omnipork 制作的饺子现在一周售卖超过一百万份,因此,该报告作者相信,亚洲地区的蛋白质替代品初创企业有巨大的机会赶超西方的类似企业。

报告中指出:自从台湾最大的快餐连锁店八方云集 2020 年 1 月发布 Omnipork
以来,他们每周售卖超过百万的 Omnipork 饺子,这意味着该地区的年销量超过 5200
万份。这大大超过了美国企大肆宣传的成功,如Impossible Foods(2016~2018 年间售卖 1300 万份汉堡肉饼)和
Beyond Meat(2019 年 1 月售卖 2500 万份汉堡肉饼)。

但是,报告也指出,亚洲地区的蛋白质替代品产业还处于初期阶段,从产品研发到初创企业募资和消费者观念都是。ID 资本和 Lever VC,作为主要投资蛋白质替代品的风险资本,同样赞成这一观点。

来自 Lever VC 的 Ting
说,他们公司在香港开展业务主要是受到中国数十亿美元的食品市场的推动。他说:“全球有约 950
家这样的企业,其中一半在美国,三分之一在西欧。而亚洲地区没有那么多企业,但是这种情况会发生改变。随着这种改变的发生,我认为我们会看到可用性和需求的增加。“

他补充说,亚洲地区的年轻人是一个明确的红利人群。“他们有着更爱冒险的味觉嗜好,而且弹性素食的现象也不止在有钱人和
Z
世代中流行。此外,我们不把亚洲地区作为一个大规模的整体看待。我想说,在吉隆坡、马尼拉、曼谷和新加坡等城市中心,我们一定会看到菜单和超市中出现越来越多的蛋白质替代品。”

尽管对肉类替代品的需求已经非常旺盛,但是其生产成本依然很高。路透社先前报道说,位于新加坡的初创企业 Shiok Meats 在实验室培养生产的虾肉碎每公斤成本为 5000 美元,这意味着一个虾肉烧卖需要 300 美元。

Shiok Meat 公司于 2019 年 4 月从美国的种子基金资助者 Y Combinator 和菲律宾食品集团日清集团获得了 460 万美元的种子资金。

“我们需要一些思考,寻找实现成本平价的方法,因为如果你有能力生产并具有购买力,就很容易过度理想化。但是实际上,对于很多人来说,蛋白质替代品并不是他们的选择之一。很大程度上,这仍然是一个精英市场。但是,Impossible
Foods 和 Beyond Meat 正在逐步变成主流。”Decitre 说。

不过,这已经刺激了初创企业探索上游技术,以开发成本更低的人造肉培养工艺。Future Fields 就是这样的一个公司,AgFunder 的 Dean 说。

Future Fields 正在开发一种不含动物、营养丰富的培养基,通过专利技术,动物细胞可以在这种培养基中快速生长,并以与当前市场成本相同的成本在实验室生产肉类。

“那会真正的降低价格,并且提高这些细胞肉和人造肉的生产商的能力,使产品以人们负担得起的方式进入市场。”Dean 说。

Decitre 说:“洁净肉类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对健康的关注和畜牧业业对环境的影响,这也可能能够解释为什么亚洲地区在这方面仍然落后,因为许多亚洲国家并没有寻找替代品的迫切需求。

该区域仍然需要时间来适应人造肉的趋势。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亚洲地区有着食用发酵植物蛋白如豆豉和豆腐的文化传统,这就意味着产品创新是风味本土化和创造相似口感的关键。”

“城镇人口也许不会被 Beyond 或 Impossible 的植物肉饼的吸引,但是像素食烧麦这样的本土化产品却拥有机会。”Decitre 说,他指的是印度尼西亚的 Daai Boga 公司,他们迎合当地口味生产了素食面条。

另外,肉类替代品行业中的投资者们应该警惕的最大风险之一,很可能来自于法规监管的约束。目前,没有政府认为人类摄入人造的动物蛋白是安全的。

Dean 说,比如在美国,州立政府和说客们正在发起一场反对肉制品和乳制品替代品的法规斗争,试图禁止非乳和非肉制品贴上如牛奶、酸奶和肉这样的标签,并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控制蛋白质替代品产业。

在欧洲,人造肉制品受到欧盟新食品法规的监管。根据这项法律,公司必须证明自己的产品在 18 个月内的安全性。“但是欧洲食品安全局会接受哪些研究,还有待观察。”他说。

④ 进入蛋白质替代品领域

尽管蛋白质替代品领域前途一片光面,但是这一行业的投资机会仍然很小众。现在,唯一有意义的投资方式是通过风险资本募集或者直接的收购,然而支付能力成为了这一方式的障碍。Beyond Meat 是现在市场上唯一一个公开上市的蛋白质替代品公司。

尽管如此,风险资本公司正在通过提供较低的准入门槛,让这一领域更加大众化。“提供风险资本的渠道是有限的,因为企业往往倾向于选择少数合伙人进行的大额投资,因为他们在某个行业拥有战略利益。”AgFUnder 的联合创始人 Michael Dean 说。

“但是,我们向小型投资者开放我们的基金。只需 2.5 万美元,(经认证的)投资者就可以投资 AgFunder 的基金,并参与这些还处于初期阶段的公司的发展。” Dean 补充道。

AgFunder 去年发布了他们的蛋白质替代品募资项目——Protein Fund I——专门满足希望在这一领域不断增长的市场份额中争夺一席之地的投资者的需求。这只 2000 万美元的基金期限为 10 年。

该基金也面向家庭理财开放,最低投资额为 20 万美元,而公司的投资额是 100 万美元起。AgFunder 的投资者们中 75%来自公司和家庭理财,另外 25%来自高投资额的个人。

此外,Lever VC 也已经结束了他们初期的募资活动,目前成功募集了 2000 万美元。他们的副总裁 Julian Ting 说,目标是在 2021 年第二季度达到 5000 万美元。

“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战略。我们的基金规模较小,只有 5000
万美元,因此我们很早就开始投资,发放一些数额很小的支票,随着这些公司的规模扩大,我们也在增加对他们的投资。我们开始投资 20~25
家公司,每家公司投资 50 万美元,然后我们将从中筛选 6~8 家公司,并向这些公司投资 500 万美元。”Ting 说。

Ting 补充道:“这个方法的好处在于,你投资得早,就不需要和那么多资本竞争。所以你有了有效定价,这对投资者更有益。其次,你需要通过公司的早期阶段切实地看到公司的进展,然后对于这些公司的执行能力会有更准确的看法。”

进入 Lever VC 基金的最小投资额是 100
万美元。由于该公司投资了这些处于初期阶段的企业,所以他们的目标是为投资者赢回 3
倍的净回报。“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投资者包括一个在中国拥有庞大食品业务的上市集团、一些经验丰富的家庭理财公司和一些普通的个人投资者。”Ting
说。

所有的这些资金都面向全球的投资者开放。

⑤ Covid-19刺激需求的增加?

Covid-19
的流行凸显了野生动物交易的严重后果,它也无意中使人们意识到与现代动物养殖和消费相关的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可持续替代品的需求。因此,Lever
VC 创始人、执行合伙人 Nick Cooneyi 表示,这次的病毒流行可能会增加市场对蛋白质替代品的需求。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食用动物源的食物是造成抗生素耐药性的一个重要因素。鉴于 Covid-19 的破坏性影响,蛋白质替代品有望得到进一步发展。

“这次危机一定会改变一些事情。其中之一就是对健康安全的蛋白质供应的兴趣增长,特别是亚洲地区。”Cooney 说。

Cooney
表示:“这对蛋白质替代品行业是有益的,因为蛋白质替代品的生产不涉及到使用动物,所以不会引起人畜共患病,如 Covid-19、猪流感、禽流感和
SARS。因此,我认为在蛋白质替代品技术和生产的建立方面,我们将会看到政府支持的增加以及消费者兴趣的增加。”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31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