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伊朗毒品为何屡禁不止?

对比饮酒更加误事的吸毒,虽然政府屡屡打击,成效却不显著。近年来,伊朗政府缴获的毒品却越来越多,毒品泛滥甚至扩展至全境所有省份,吸毒者也以青壮年为主。

在当代社会,吸毒和贩毒被普遍认为是违法行为,即使曾以毒品出口获利的国家也在大力禁毒。

但各国对该犯罪行为的处罚力度是不一样的。比如在法制严苛的新加坡,无论是携带、制造还是贩卖毒品,只要超过一定标准(如海洛因15克)就会被判绞刑或者死刑,未达到则按犯罪程度在犯人的臀部进行鞭刑或处以监禁。

伊斯兰世界的禁毒严厉程度也不遑多让。比如在社会生活高度伊斯兰化的伊朗,对毒品的高压打击由来已久。2016年2月,伊朗政府就将一个村庄中犯毒品罪的所有成年男子全部处死。

2017年颁布了新的法案

加大禁毒力度,但减少死刑数量

(图片来自@http://www.iranobserver.org/new-drug-law-to-decrease-number-of-executions/)▼

但即使是这样,伊朗的吸毒人数反而不断增长,2017年为220万,2020年达到300万。

究竟是什么人,在伊朗如此猖獗地吸毒贩毒呢?

“金新月”地带的毒品走廊

《古兰经》禁止饮酒,因为饮酒有诸多弊端:容易使人丧失理智、危害健康、耽误礼拜、道德沦丧等等。但这条戒律在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执行并不严格,神职人员只会禁止喝醉的信徒祈祷,在日常生活中则不加约束。

如果在仪式中出现失态事件就太糟糕了

(图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直到近现代,禁酒才被作为伊斯兰教的一种象征得到重视。比如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社会的完全伊斯兰化强化了人们的宗教信仰,回归虔诚信仰的穆斯林即使政府不禁酒,也会自觉约束饮酒欲望。即使在伊朗的地下市场,有心人可能可以找到啤酒,但很难找到烈性酒。

在伊朗,超市里可以买到的啤酒都是无酒精的

(图片:Grigvovan / Shutterstock)▼

但对比饮酒更加误事的吸毒,虽然政府屡屡打击,成效却不显著。近年来,伊朗政府缴获的毒品却越来越多,毒品泛滥甚至扩展至全境所有省份,吸毒者也以青壮年为主。据禁毒指挥部官员介绍,每小时就有超过60人因毒品问题被拘留。

在古兰经中没有禁止吸毒贩毒,建议加上这一条…

(图片来自:Associated Press/ youtube)▼

能自我约束饮酒,却忍不住吸毒,这实在是有些矛盾,其背后也必有原因在。

最直接的原因是伊朗独特的地理位置。

世界毒品主要来自东南亚的“金三角”、西南亚的“金新月”、拉丁美洲的“银三角”和黎巴嫩什叶派聚居的贝卡谷地四个地区。其中,金新月便是指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三国交界长达3千公里形似月牙的狭长地带。这里部落氛围浓厚、人们生活贫困、政府管理薄弱、恐怖组织盘踞,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变成了毒品的出口地,其泛滥程度早已超越国人熟悉的“金三角”。

伊朗的大部分人口和城市在国家西部

东部人口较少、控制较弱,且部落氛围更浓厚

而这些部落往往与阿富汗交往密切甚至地跨两国

东面国界确实是伊朗的一个薄弱环节▼

而金新月毒品问题的核心又是常年动荡的阿富汗。从塔利班时代以来,该国生产了世界上七成左右的鸦片和海洛因,九成的欧洲市场毒品都来源这里。这为当地不法分子带来收入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地区安全稳定,更让邻国伊朗跟着受害。

阿富汗国内民族构想相当复杂

且各地军阀各自为政,毒品收入自然颇为重要

而这些民族往往都是跨国民族

相比于国界他们更认同自己的部落,跨国走私难以禁止▼

伊朗与阿富汗的共有边界长达900公里,人口流动频繁,部分阿富汗难民便裹挟着毒品进入伊朗。他们来到伊朗后处于社会底层,在贫病交加中被迫贩毒来谋求生存。

在阿富汗,出门买个菜都能在桥下顺道买点毒品

伊朗作为邻国,又在通往欧洲的路线上

受到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可滑动查看图片)

(图片来自:Jordi Bernabeu Farrús/ Flickr)▼

据美国国务院2019年的报告数据,每年大约一半的阿富汗毒品进入伊朗被消费或走私(由于众所周知的美伊关系,这个数字可能被夸大,但仍然具有参考价值)。而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中东地区的鸦片消费量就占到全球的40%,其余的毒品则沿着“巴尔干路线”走私到欧洲。

鸦片如今最大产地就是阿富汗

而阿富汗就在伊朗的旁边

再向西直至巴尔干,就成了一条毒品走私通道..

(阿富汗鸦片向外传播地图)▼

在毒品外部输入不断增大和难以控制的情况下,伊朗禁毒之难可想而知。伊朗众多的国内问题又使毒品问题愈加严重。

吸毒的传统与青年的迷茫

除了无法改变的毒品外部输入问题,伊朗历史上吸毒的文化传统和经济落后、失业严重这三大因素,也使毒品问题雪上加霜。

一方面,伊朗卡扎尔王朝时期,统治阶层腐败堕落,大量吸食鸦片。社会风气也变得颇为负面,豪门富户纷纷以吸毒为荣,鸦片成为款待贵宾、相互拜见的礼品之一。

折在鸦片烟枪里的也不只卡扎尔王朝一个

(图片:Ipek Morel / Shutterstock)▼

虽然此时的毒品消费还仅局限于社会上层,也处于可控状态,但到19世纪下半叶,吸毒与优质生活和时尚行为混为一体,成为伊朗的文化传统之一,人们纷纷认可这种行为并积极效仿。发展到今天,仍有不少宗教学者固守传统思维,带头吸毒,将其视为自身影响力和权力的一部分。

在国家滥用药物和非法贩运日

伊朗燃烧大量非法药物(包括毒品)

(图片来自:https://www.unodc.org/)▼

另一方面,1979年以来,美国与伊朗关系持续恶化,后者遭受的经济制裁越来越严酷。再加上两伊战争和插手地区事务对伊朗国家经济的消耗,使其经济遭受重创,失业率居高不下。

1979年伊斯兰革命委员会

关于与政府雇员有关的鸦片成瘾的指令

上瘾者会被暂停工作或者直接解雇

(图片来自:nlai.ir / wikipedia)▼

目前伊朗官方公布的整体失业率在15%左右,但实际上应该会更高(这里面还包括大量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就在这次新冠疫情期间,很多贫困家庭的一天收入只够买两只口罩。

伊朗经济状态的持续恶化难以满足受过教育青年的就业、生活诉求,对人生感到迷茫的年轻人很多。再加上社会的全面伊斯兰化和政府对社交平台的管控,很多处在逆反期的孩子无法去发泄自己的情绪、表达自己的不满。在精神压抑、生活苦闷的情况下,便选择了吸毒来寻求刺激和欢乐。

在15-64岁年龄段人口中

按鸦片使用量所占百分比的排名

伊朗以远高于的第二名的数据名列第一

(不过要考虑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因素)

(图片来自@wikipedia)▼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女性的吸毒人数正在成倍增加。

暗淡的国家经济前景虽然使伊朗男性青年找不到出路,但由于男性在伊斯兰社会的优势地位,他们最终还是可以选择去服兵役来暂时解决就业压力。

由于伊朗在国际上的特殊性

军方一直是能拿到大额预算的部门

男性服兵役既能满足国际需求又能减轻自身压力

不过生命风险也比较大,毕竟少将都无法自保

(图片:leshiy985 / Shutterstock)▼

女性就不同了,她们同样面临严峻的就业压力,还要承受性别方面的就业歧视,以及社会和家庭整体上对女性回归传统职业的期待,不少家庭不希望她们外出工作抛头露面。

看不到希望的女性,就有不少选择吸毒来麻痹自己,或者参与贩毒行为。

此外,很多伊朗女性将冰毒视为减肥药,经常可见打扮时尚的女性走进美容院购买毒品。而由于伊朗毒品贸易的数额十分巨大,随处可见,不愁货源,因此毒品价格十分低廉、容易得手,经济条件差的女性也能够长期进行吸毒行为。据伊朗禁毒中心的数据,100个吸毒者中就有20人是女性。

即使在伊斯兰化的伊朗

女性也会在时代的转变中感到巨大的压力

寻找一时的发泄是很多人无奈的选择

(图片来自:Fars)▼

可以说如今伊朗毒品问题已经跨域了性别和社会阶层,成为了一个全社会共享的大问题。

严厉打击但无法解决问题

庞大的吸毒群体以及吸毒人群的青年化和不断低龄化,也引起了伊朗政府的关注。

但受困于经济制裁和地区争霸事业的伊朗仍然很难从根源上消灭对毒品的需求——就业和心理疏导都需要强大的经济系统作为支撑,而禁毒本身也有巨大的执法成本。

人均GDP也就和伊拉克差不多

(图片来自:World Bank)▼

据统计,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40年来,毒品抓捕行动中死伤了1.2万名安全部队成员,耗费上百亿美元的财政收入。而无论是死伤的执法人员,还是被投入大牢的年轻人,最终都失去了劳动能力,反过来增加了社会不稳定。

在外部局势没有好转的情况下,禁毒是道两难的选择题,但伊朗政府仍然坚持强力打击的态势。

销毁收缴的毒品

(图片来自:https://en.qantara.de/content/iranian-society-the-islamic-republic-has-a-drug-problem)▼

首先便是完善禁毒立法,加大对吸毒贩毒的打击力度。1989年1月,伊朗政府颁布新的禁毒令,携带超过30克以上的海洛因就要判处极刑,后来这一指标变为更严厉的20克。截至2015年,政府处决了6000名毒贩。

抓个正着

(图片来自:Journeyman TV /youtube)▼

其次,政府加强了对吸毒者的教育和改造工作。除了在学校、媒体和电视中加大禁毒宣传的力度,还在清真寺的众多宗教活动中加入禁毒内容,并不断新建戒毒中心。2018年,伊朗国内存在7千个戒毒所,是世界上官方戒毒机构最密集的国家之一。

戒毒所数量如此多,但还是人满为患

(图片来自:Associated Press/youtube)▼

最后,加强边境控制和武力打击。阿富汗毒品对伊朗国内的输送使伊朗政府不断加强边界管控,派往边界的军事力量也不断从巴斯基民兵转为伊斯兰革命卫队成员。仅2019年5月,政府指挥的边境禁毒行动就超过十次。

但遗憾的是,政府管控越严厉,打击力度越强,毒品贸易反而越昌盛。

滑动查看伊朗禁毒都用上了哪些武器

(图片来自@Journeyman TV /youtube)▼

需求决定供给,承受着内外部压力的伊朗,在目前情况下仍然无法遏制国内经济衰退,赋闲在家的年轻人比例仍然高于正常水平,他们本就是潜在的毒品用户。而在伊朗发达的教育普及下,这些年轻人往往受过中高等教育,对政府逐渐放开管制的低层次(诸如看球赛、看电视)的娱乐和消费并不感兴趣,倾向于用毒品追求刺激。

伊朗有八千多万人口,且年龄结构颇为年轻

以目前的世界贸易格局

伊朗能获得的工作岗位远低于现有青年人口

保就业就是相当严峻的问题

(图片:leshiy985 / Shutterstock)▼

而随着政府禁毒力度增大,这一庞大的客群愿意为毒品支付的风险溢价也更高。而在阿富汗货源仍然充足的情况下,向伊朗贩毒就变得更加有利可图,吸引了更多不法分子的参与。这甚至催生出了跨国高组织性的犯罪团伙,在边境的话语权与军警不相上下,很难连根拔除。

每年有大量军人在禁毒线上被贩毒组织杀害

感觉禁毒压力一点不比美国轻松

(图片来自:https://www.unodc.org/)▼

总的来看,伊朗要解决毒品贸易不仅需要政府进行持续地严厉打击,更需要周边环境的根本性改变(主要是阿富汗局势),还需要西方制裁在伊朗的消失和伊朗经济状况的好转。

而就目前来看,随着美伊关系和阿富汗局势的更加恶化,伊朗国内的毒品问题会更加严重……

参考资料:

1.https://www.mei.edu/publications/irans-war-drugs-holding-line

2.https://www.narconon.org/drug-information/iran-heroin-drug-addiction.html

3.https://www.unodc.org/islamicrepublicofiran/drug-trafficking-and-border-control.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Jordi Bernabeu Farrús / Flickr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131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7397851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