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在手机行业,总有人能让情怀和理想主义继续走下去。

在手机行业,总有人能让情怀和理想主义继续走下去。

中国做手机的企业家中,罗永浩是个异类。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自己做手机的时候,他可能是最爱批评他人产品的企业家之一;但现在,他反而变成了国产手机的忠实「吹」,前几天还为一加手机做了广告。

在罗永浩那波创业者之前,中国的手机企业是不打「情怀」牌的。

现在,还有谁在扛起中国手机「怀」与产品理念的大旗?

【一次有关手机的对谈】

就在一加 OnePlus 8 系列发布之前,前手机企业家罗永浩,与一加科技的创始人刘作虎进行了一次对谈。

一个是极具号召力的意见领袖,一个是技术出身的低调理工男。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企业家相对而坐,视频弹幕就调侃:「老罗酸了!」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相比个人得失,拥有野心的角逐者,往往更看重自身理念在行业内得到共鸣。老罗之所以愿意站出来,就是相信「功成不必在我」。

刘作虎和他的产品——一加手机一样,低调而又了不起。他是做产品的人,在创立一加之前,他带领 OPPO 的蓝光碟机团队做出了可能是当时全球最强的蓝光碟机,蝉联美国消费者报告的最高评价,甚至连「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都是它的忠实用户。

2013 年底,一加科技正式成立,比风口晚了将近一年。在手机创业大潮中,刘作虎仍然像从前一样,对产品有执着追求,却不会爆金句。

在微博上,刘作虎有个外号叫「张老板」。国内的发布会经常他还没露面,台下就开始高叫「张老板」。据说这是因为有网友搞不清他姓什么,在评论中叫他「张老板」,被他反手一个赞送上了热评,最后被粉丝们当成了梗。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刘作虎不擅长自我营销和自我包装,也不需要立人设。一加手机就是他的人设:内敛,高级,不张扬却有口皆碑。

他的发布会只在讲到产品的时候才充满激情,但这唯一能牵动他激情的内容——一加的产品,是他的骄傲。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和锤子不同,一加产品前期的发力点主要在海外市场。在 2017 年之前,各大国产品牌都处于上升阶段、营销战打得最火热时,一加在深圳安安静静地做产品,并卖到了全球各地。

在美国,它是少数能引发彻夜排队购买的手机品牌之一。一加从线上社区发迹,拥有超过 500 万用户的论坛。2014 年,刘作虎在微博上透露,亚马逊公司有两千名员工购买了一加 1 手机。这时,一加还没有进入美国的运营商市场,主要靠官网销售。

美国人的消费习惯与中国人很不一样,他们的手机主要是在运营商市场(类似于中国的移动或联通营业厅)购买。四大运营商垄断了 70% 以上的智能手机销售。

大多数厂商为了进入运营商市场,都要经历两到三年的谈判。但在 2018 年,一加只用了 11 个月就拿下美国通讯巨头之一 T-Mobile,成功进入了美国运营商销售系统。今年,一加和美国运营商 Verizon 也达成了合作。

在印度,这个年人均收入只有 1600 美元的国家,2019 年一加在高端手机市场上的全年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超过了苹果和三星,2019 年出货量同比 2018 年增长 28%。

这就是产品的魅力。

不管在哪国,一加的营销力度都不算大;但在不管哪个国家,一加都有一群死忠粉。2018 年,一加在 33 个国家举办 OnePlus Pop-up 活动,累计超过 25000 人排队体验新品。

在访谈中,刘作虎一直聚焦于产品。他和罗永浩都是「产品匠人」,在 2013 年左右靠着情怀与梦想,硬从当时的国内外大厂中间挤出一条缝,为整个行业注入了新的理念。

罗永浩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对谈者。面对实干类型的刘作虎,他丝毫没有抢话、故作深刻,而是循循善诱,把大多数高光时刻让给了对方。

这两人一个马上要发布新产品,一个已经不再做手机。但这次对谈分明是拥有相似产品理念的企业家对彼此的认可。

【怎样做出不将就的手机】

乍看上去,刘作虎和罗永浩是截然相反的两类人:不善言辞对妙语连珠,成熟稳健对张扬叛逆。但两位在做产品的精神气质上高度契合。

一加目指高端,锤子也目指高端。两者都强调「质感」、使用细节,以及软性的主观体验。

造体验是最难的。手机产品有很强的「狄德罗效应」:当你收到一件华贵的睡袍,就会觉得自己的卧室里的摆设与之不配套,最终将全家都更新一遍。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手机也是这样。单独升级一个功能或把最新技术攒到一起,都不能造出好手机;它需要整体、配套的产品体验。

这就意味着一加要实现的目标——让整体体验好一点点,往往要付出远超提升单一功能的代价。

正像刘作虎在访谈中所说,「如果(手机的)参数很漂亮,但拿回去发现不是喜欢的,那就违背了用户价值。」

一加的标语是「不将就」。做「不将就」的产品,连最低调的配置都不能将就。

比如说,屏幕在手机里可能是最低调的,它的升级被行业普遍忽视;但屏幕又高度影响流畅性,因为用户时刻都在看它、触摸它。

刘作虎带火了一个词,叫「旦用难回」,意思是「一旦用了这个,就很难用回原来的」。

用一段时间的「高刷」之后,再用低配屏幕,就会明显感觉到后者显示不细腻、触感不流畅,产生「旦用难回」感。

一加独家定制的高刷新率屏幕带来就是这样「旦用难回」的体验。7 Pro 已经用上了刷新率 90Hz 的配置;8 Pro的屏幕使用的更是目前最高级的 120Hz 高刷新率、超 10 亿色彩精度的瞳孔屏。

不过,光升级屏幕本身是不行的,还需要整体的配合,不然就会出现「抹布屏」。现在,最先进的理念叫「全局高刷」:全部的软硬件一起改进,来发挥屏幕的最大潜力。

做好屏幕讲究「全局」,一加当然重视这点。它使用了配置更高的硬件,开发了更好的软件和算法来支持;为了让「低配」的游戏应用视觉体验更好,还单独加了一块芯片。

手机体验更讲究「全局」。不光是屏幕,它的所有部分都要成为一体,一个短板就会抵消整体的流畅。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做产品,一点都不能将就。

最近,5G 是手机领域的热词。一加从很早就开始布局 5G,却直到 8 系列才在国内版本中上线,为的也是「不将就」。

5G 的天线组件比之前的大一倍,加上更大的数据量,也就需要更强的性能和更大的电池。这样又会发更多热,所以又需要更多组件来散热。

如果 5G 做得将就,手机就会变得又大又重。但一加 8 经过精心整合设计,只有 8.0 毫米厚,在同等配置中算罕见轻薄。

这就是刘作虎的理念——「不将就」,回归用户价值,将手机打造成体验。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设计,一种美学追求】

刘作虎是包豪斯设计理念的粉丝,他对那种兼具功能与审美的工业设计理念深表认同,在各类访谈中总是不自觉地跑题过去。在他看来,手机要美、要讲「工业设计」。

老罗还在做锤子时,也常把「工业设计」一词挂在嘴边。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两人都不喜欢「性价比」这个词。如果国产手机只是图便宜、图花哨,产品不美,那就永远没法追求更高的品牌价值和更好的体验。

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手机行业缺乏讨论审美的条件。

2013 年前后,一批国产手机品牌崛起,智能手机市场瞬间变得多样。做实业难,做消费电子更难。为了铺开市场,中国手机行业的利润率被压到极低。

苹果手机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不到两成,却分享全球行业利润的六成;剩下的四成由其它的安卓厂商瓜分,而其中三星还占据了近一半的利润。

在利润率如此低的情况下,仍旧看重设计和情怀,只可能是出于执着。

手机要用着舒服,首先要拿着舒服。刘作虎说:「每天陪伴你时间最多的可能就是手机,那每天拿在手上,手感就非常重要。」

他也是最早提出手机「无负担设计」的企业家之一,手机的尺寸、厚度、棱线和材质都要经过特别设计。

一加每一代产品的背板材料都研究了又研究,其中最经典的材质可以算是从第 1 代开始的 babyskin 白漆,因为发布会上刘作虎的一句「手感真 TMD 爽」意外走红。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实际上,这种漆是年轻研发人员的意外收获。刘作虎在偶然发现这个样品之后,兴奋得在脸上蹭了半天。

为了让手机拿着更舒服,一加尝试过各种材质——比如砂岩黑,比如竹子,比如玻璃。

最新的一加 8 和 8 Pro,有两个颜色采用了第五代 AG 玻璃,用原创的化学蚀刻工艺特别改造过,做成了类似漆面的亲肤质感。

这种奇妙的手感不仅摸起来不像玻璃,而且据说继承了 babyskin 的精髓,竟然有点软。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老罗的评价是:「很滑,然后又能在手里很舒服地呆着」。

在中国做手机,情怀不再重要了吗?

配置和设计上都精益求精的「不将就」,带来了一加的在国际市场上的口碑和销量双赢。

2014 年,一加 1 卖了 150 万台,70% 的销售来自海外。六年之后,一加 8 系列在网上进行首销,一分钟之内销售额破亿。其中,最早售罄的是近 6000 元的一加 8 Pro。

在此之前,近六千元段位的国产手机,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的只有华为。

现在,不将就的刘作虎带着一加手机正逐步「出圈」,打开国内外的市场,而罗永浩不再做手机。不过,好的产品理念不管由谁倡导,最终都会进入行业的创新基因之中。

手机行业仍然需要情怀。在 2017 年行业转折点之后,手机越来越从炫示性消费转向日常用品,公众所追求的也从噱头和硬件参数,变成了体验与美。

所以,「不将就」的理想主义依然能够走下去,并且完成商业变现,因为这种情怀直接面对的是用户价值。

正如罗永浩几年前所说:即便未来锤子科技失败了,也只能说明我们不善经营,在商业领域没做好,不能说明理想主义的失败。

罗永浩是真心敬佩自己的老同行。他曾不止一次表示,中国的手机行业有着世界上最先进、最勤奋的企业家群体之一;刘作虎就是这群人中的佼佼者。

所以,他即便不再做手机,也愿意做访谈、做直播,为一加、为中国制造继续打 call。

某种程度上,老罗在一加手机上看到了自己产品哲学上的共鸣者。一加正一步一个脚印,用不将就的产品打动用户,并像刘作虎所说,「去改变世界对中国品牌的看法」。

这,难道不是情怀的力量吗?

文|舒学南

大象公会|知识、见识、见闻,最好的饭桌谈资,知道分子的进修基地。微信搜索「大象公会」(idxgh2013),接收更多好玩内容。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031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