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看花识人,见花映心。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石山猫 摄

物道君语:

牡丹与芍药,就像薛宝钗与林黛玉,一个端重自持,一个随性浪漫。宝钗写的诗,总是规矩大方。黛玉却喜欢别出新意,不被束缚。

她们没有谁高谁低,只是个性不同,偶尔相爱相杀,却又彼此映照。

四月的花神是牡丹,称为花王。

五月的花神是芍药,称为花相。

但对很多人来说,这两种花很难分清。

她们都在暮春初夏盛开,花朵皆艳丽硕美,乍一看根本分不出。

但其实,牡丹与芍药,骨子里一点都不像。都怪世人容易被外表迷惑了双眼。

不信?且听我娓娓道来。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毓-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trm用户150994319158679-摄

底气

牡丹贵气VS芍药妖气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第一,气质大相径庭:牡丹是雍容华贵,芍药是妖艳妩媚。

传说,有一天大雪纷飞,武则天心血来潮,想边赏花边喝酒,就下旨命百花开放 : “花须连夜发,莫待晚风吹。”

寒冬腊月,叶枯花落。但迫于武后的权势,百花竟在第二天都开了,除了牡丹。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硕果-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乐不疲-摄

武则天一气之下,把牡丹贬去洛阳。牡丹花一到了洛阳,就立刻盛放。

武则天下令用火烧,牡丹花丝毫不惧,反而愈开愈盛,灿若云霞。

从此,牡丹便在洛阳生了根。

世人只知牡丹雍容华贵,却不知她的贵气,不是虚荣浮华,而是骨子里的孤傲。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乐不疲-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camera-摄

但芍药,美得有一股子妖气。都是层层叠叠的花瓣,硕美的花朵,可牡丹永远是亭亭玉立,芍药却总爱轻轻歪着头,就像不好好走路的狐妖。

植物学上,是因为牡丹是木质茎杆,芍药是草本,自然托不住大朵的花,但也成就了她们不同的品性。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硕果-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摄影师风灵-摄

如此一比,芍药少了牡丹那股端重,却自风流。

何为妖气?不是斜门歪道,是真名士自风流,是妩媚到了极致,无法拿世俗的标准来衡量。一派天真,自在烂漫者也。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硕果-摄

故乡

洛阳厚重VS扬州妩媚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第二,故乡不同。牡丹之乡是洛阳,芍药则是扬州市花。

犹记得,那年扬州瘦西湖边,柳叶碧绿,翠拢水波。初来乍到,信步游走,突然在一座亭子边,看见一大丛花开。粉红、粉白,浅蓝,淡紫……风吹枝弯,妖妖娆娆,竟有点弱柳扶风之姿。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晓雾晨枫-摄

以为是牡丹,旁边的老人却说:“嗐,这是芍药,扬州市花。”

芍药的妖,是因为有扬州的媚滋养着。

“天下三分明月夜,两分无赖是扬州”。

“烟花三月下扬州”,秀气的瘦西湖边“三步一柳,五步一花”,波光潋滟,仿佛女子在暗送秋波。弯弯曲曲,羞羞答答,将芍药养得如一个个闺阁少女,眼波流转,含情脉脉。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硕果-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阳光爷爷-摄

牡丹却与洛阳有着数不清的羁绊。这座千年旧都,风吹过城池,那些旧日的丰功伟绩,早已化作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

“洛阳牡丹甲天下”,唯有牡丹,是洛阳的风骨,刻着盛唐的烙印。

即使今天的洛阳低调朴实,但只要在春天经过这里,便会望见一大片的牡丹花田。深红浅红,浅紫淡紫,淡粉冷白……盛装出席,却从容不乱,毫无小家子气。

一个人的底色,决定了他的一生。

洛阳的底蕴,孕育了牡丹的风华,让她撑起了“国色天香”四字。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沐目楼-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kismil-摄

选择

喧闹繁华VS闲适朴素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唐人爱牡丹,宋人爱芍药。如果说,唐宋是中国历史上两座美学的高峰,那牡丹、芍药便是各自时代的花魁。

李白说:“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在他们眼中,牡丹就是杨贵妃的化身。他们爱其雍容华贵,就像那个盛唐,明亮华丽。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 清 郎世宁 小品 花鸟画《仙萼长春图之牡丹》

唐人张又新有诗云:“牡丹一朵值千金,将谓从来色最深。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

他家里开了一栏的白牡丹,心急如焚,觉得辜负了看花的心情。因为唐朝人爱红色牡丹,色越深越好,且不爱白色。

刘禹锡最可恶,他喜欢牡丹,偏要拿芍药和荷花做陪衬: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这个作派,倒是一点都不“牡丹”。牡丹的美是大气的,是我自盛开,不与群芳争的气量。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牡丹 LuC摄影-摄

芍药的美,则是清雅丽婉的,像极了宋徽宗的天青色。芍药的妖,是一种剑走偏锋,美到极致的语言,暗含宋代的美学观。

北宋名相韩琦曾有一日,请了同僚来赏芍药。每个人头上都戴了一朵芍药花。后来,他们四个人全做了宰相,有了“四相簪花”的典故。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之芍药》

牡丹与芍药,就像薛宝钗与林黛玉,一个端重自持,一个随性浪漫。宝钗写的诗,总是规矩大方。黛玉却喜欢别出新意,不被束缚。

她们没有谁高谁低,只是个性不同,偶尔相爱相杀,却又彼此映照。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古城布衣-摄

牡丹贵气,选择了厚重大气的洛阳。爱牡丹的人,更喜欢喧闹华贵的生活,更向往大气繁华的天地。

芍药妖气,选择了温婉多情的扬州。爱芍药的人,更喜欢随性朴素的生活,更向往幽然闲适的世界。

看花识人,见花映心。

牡丹和芍药,你更喜欢谁?你更向往哪种生活?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雪坡书阁-摄

洛阳牡丹真国色,扬州芍药应羞死

图片|芍药 雨墨清音-摄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说明。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0302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