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生活在这个喧嚣的时代,科技和机械常常将你我的心,侵蚀到没有一丝温度,好在还有朱炳仁,如今他的儿子也正传承着他的朱家衣钵,视铜如命。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物道君语:

有这么一个人,他每天都面对着一件冰冷的金属,却活得热烈。在与它朝夕相处中,他被它的古朴厚重感动,为了留住手艺,他赋予它更多的形状,赋予了它更多的色彩,赋予了它温度和活的灵魂。

雨停了,它伫立在西湖岸边。高高耸立着,在夕阳投射的余光下,散发着五彩幽光。每次路过,76岁的朱炳仁都会遥遥相望,盯着“它”看很久。迟迟无法离去。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 伫立在西湖边的雷峰塔

96年前,杭州西湖的雷峰塔在风雨侵蚀下轰然倒塌,如今它铜衣加身,一千年只腐蚀一毫米。

用铜再造雷峰塔,朱炳仁是中国第一人。为了最大程度还原古塔颜色,铜在他手里幻化出近50种不同的色彩:黑青色的铜瓦、暗红色的铜斗拱、幽紫色的铜门……

云光掠过,雷峰塔从此万年不倒。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一入铜门深似海,从此青铜有五彩

早在一百四十多年前,朱府大铜铺就名镇江南,走在绍兴大街上,随口一问,个个都说朱家打铜非同凡响。

一百多年过去,朱家打铜已传五代,朱炳仁是第四代。

他的非同凡响在于“熔铜添色”。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① 朱炳仁亲自题写的“第一铜楼”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② 江南铜屋

熔铜技艺是朱炳仁的独家绝学,它需要超乎常人的忍耐。

朱炳仁常把自己一人锁在车间里,系上围裙,手钳坩埚,一边忍受着1200度的高温,一边把铜水浇入不同的介质中,稍有不慎,便会被窜起的烟雾呛得不行。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 熔铜

比熔铜更难的是给铜上色。需要在成千上百种釉彩中选取多种混合,将釉粉涂至铜表面,然后通过高温烧制在铜表面自然氧化。其中微妙变化,全在掌控的一瞬间。

日复一日耐心打磨,铜形千变,朱炳仁创造了全新的铜艺《千浪卷雪》。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千浪卷雪系列

铜的颜色,除了常见的黄铜、紫铜、青铜外,很少见到别的颜色。经过朱炳仁上千次的配方和试色,铜不仅有了中国传统的五彩,还有了粉彩、珐琅彩……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朱炳仁彩铜系列花瓶

年过七旬,朱炳仁并没有止步在祖辈流传的技艺里,而是不断去熔铜、着色。

他看过梵高的画,冰冷坚硬的铜在他手里变熔成了怒放的向日葵。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向日葵系列

他遇见过金色稻田,铜在黑夜里幻化成真。

“年轻时,不曾为生命感动过,如今历经千帆,当再次遇见时,会情不自禁的流泪……”

爱铜,不仅要让其五彩斑斓,还要赋予它温度和活的灵魂。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雷峰秘技筑茶盘,山川云海百年传

如今76岁的朱炳仁,是国家级非遗铜雕技艺传承人,更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

他的一双手,不仅能修复建造恢弘建筑,也能打造一方清雅的铜器。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云上青山系列

正如眼前的铜雕茶盘,他把当年用在雷峰塔上的秘技注入其中。乌金石为托,犹如山脚沃土,苍山高耸入云海,且待一场甘霖天上来。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依南宋《缂丝青碧山水轴》设计而成。作品|云上青山系列

“这是用东川铜打造的,用上几百年都没有问题。”朱炳仁说道。

不仅如此,他还在黄铜上刻画出了柿柿如意。五颗红丹柿坠落在通体幽绿的圆盘上,每逢茶水径流,它便犹如被点亮的红灯笼,投眼处,似有果香浮动。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事事如意系列

木心曾说:“志大者,玩物养志”。

可在朱炳仁打造的铜盘上,风雅趣生。因为在他看来,人生当如铜:

“初见波澜不惊,回首芳华内敛,

远观朴素情切,细品暗香浮动。”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事事如意系列

一门手艺五代人,一生一世一件事

人生变幻,或是出于生计,或是出于兴趣爱好,铜艺,早已成为朱炳仁的一种生活习惯,一份内心的笃定坚持。

这段时间,顿感生活的无常。我问朱炳仁,有没有想过这件手艺再也做不下去了?他摇了摇头,用满是摺皱的双手摸了摸铜盘,继续陶醉在溶铜、打磨、着色、烧制,日复一日的重复工序中。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吉吉圆满系列

美国当代著名思想家理查德·桑内特说:手艺人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与时间相对抗,用一生做一件事。

越是艰难时刻,越要把手上的事情做好。手艺人便是以恒常之心,对抗生活的无常。

生活在这个喧嚣的时代,科技和机械常常将你我的心,侵蚀到没有一丝温度,好在还有朱炳仁,如今他的儿子也正传承着他的朱家衣钵,视铜如命。

没有人知道,

手艺的生命还能绵延多久。

但就像此刻,夕阳照在铜盘上,

折射出一道温润的光。

有人呵护,有人拥有,

这道光就不会消亡。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百年朱府铜艺传人:越是艰难时刻,越要做好一件事

作品|出水芙蓉系列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0203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