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冷知识网首页
  2. 百科

抑郁症的成因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抑郁症的成因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它是环境所致,亦有人觉得遗传才是它的主因

大家对“抑郁症”(depression)这个词一定不会陌生,有趣的是,大家初次认识这个疾病通常都不是因为医学书籍,而是通过娱乐新闻,有时是抗病成功的振奋故事,有时却是无可挽回的人间悲剧。随着科学的进步和社会的宣传,人们对于抑郁症的认识和关注在近年已经提高了不少,然而,抑郁症在科学界依然是充满谜团。

抑郁症的成因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抑郁症的成因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它是环境所致,亦有人觉得遗传才是它的主因,那谁是谁非?至今依然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对此,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UBC)的医学院教授提出了“抑郁瓶子”的疾病模型。在这个模型中,我们可以把人的心理健康比喻成一个玻璃瓶子,遗传因素(Genetic
factors)是瓶子内的石块,而环境因素(Environmental
factors)就好比瓶子周遭的沙粒,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困难,例如面对工作压力、金钱烦恼、甚至楼价、政治纷争等等,我们都会无意识地把环境因素的沙粒加进瓶子之中,当瓶子装满了沙石,我们就会患上抑郁症。

抑郁症与“电脑”

想要治疗抑郁症,最有效的做法就是把瓶子内的沙石取走,然而,人心和瓶子终究是不同的事物,实行起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提出了脑磁激疗法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简称TMS。听到这个古怪的名称,大家可能会想“电椅”“科学怪人”等可怕事物,然而,实情远比我们想像中简单。

众所周知,人的大脑与情感是息息相关,而所谓的脑磁激疗法,正正就是利用短暂的磁场,以刺激特定位置的神经元
(Neurons),从而令患者的情绪得到正面影响,好让他们更有效处理生活中的压力,令到那瓶子再一次回到半满的状态。相比起传统疗法,例如服用精神科药物和接受心理咨询,TMS的创伤性和副作用都较少,成效亦较为显著,但另一方面,由于TMS需要特别的仪器和专业的操作,患者可能要一星期往返病院多次以进行治疗,故此,TMS暂时未能够取代传统的治疗方法。

Blue Blood—抑郁的血

尽管TMS疗法广为大众接受,部分科学家认为抑郁症的治疗不应只局限在大脑,而是应该扩展到整个免疫系统。据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显示,我们血液中的C反应蛋白
(C-reactive
protein)浓度与患上抑郁症有直接关系。你可能会问:什么是C反应蛋白呢?简单来说,C反应蛋白是血液中的血浆蛋白,它的浓度高低反映了身体的炎症反应
(Inflammatory
response)。不良的生活习惯,例如酗酒和过量的工作压力,有机会诱发身体的炎症反应,从而产生更多的C反应蛋白,并持续影响我们的情绪,在某些病人身上,C反应蛋白更有可能左右抗抑郁治疗的成效。由此可见,环境因素、炎症反应和抑郁症三者之间是互为因果。至于消炎药物能否有效的治疗抑郁症?这就需要进一步的科学研究了。

抑郁症的成因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我们从上述的研究可以得知,科学界对于抑郁症的成因依然没有确切的说法,暂时来讲亦不存在什么完美的解决方案,因此,愈来愈多抑郁症患者决定采取另类的治疗方法,其中最为流行的就是精神暴露疗法
(Psychedelic therapy)。在治疗的过程中,患者首先会服用一种称为“迷幻蘑菇”(Psilocybin
mushroom)的真菌,再配合舒适的环境和轻柔的音乐,让自己身心都处于一个绝对放松的状态。患者借此面对日常生活中不敢正视的问题,从而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以改善抑郁症的病情,情况跟坊间的冥想有点类似。

看到“迷幻”、“冥想”这些词语,读者可能会对这个疗法抱有怀疑,甚至觉得它不科学,认为它只是某部分人的吹嘘和迷信。然而,事实刚好相反。据伦敦帝国学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在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
的研究显示,迷幻蘑菇含有化学成分裸盖菇素
(Psilocybin),尽管这种蘑菇成分不能够像马里奥兄弟一样,令我们变大缩小爬进水管,它却可以“重置”我们的脑部活动,令抑郁症的病情得以舒缓。无可否认,迷幻蘑菇的研究仍是处于发展阶段,科学家对它的认识依然非常有限,至于它在将来能否成为主流的治疗方法?那就需要一众科学家的努力了。

抑郁症的成因是什么?应该如何治疗?

看了多种创新而有趣的治疗方法后,让我们再次回归到瓶子理论。除了取出瓶子内的沙石,其实我们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方法去应付抑郁症,那就是扩大瓶子的容量。所谓预防胜于治疗,防止自己患上抑郁症永远是对抗抑郁症的最佳办法。为此,我们应该多与身边的人沟通,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更重要的是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兴趣,可以是看球赛,可以是看电影,亦可以是看漫画。虽然这些建议就像老调重弹,但却是最为有效的。每当我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实即是为那瓶子加上堆叠环,如此一来,抑郁瓶子就会愈堆愈高,抑郁症亦会离我们愈来愈远。

“不管白猫黑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或许,治疗抑郁症本来就没有一种绝对的方法,有人会寻找科学的意见,亦有人会追求心灵的慰藉,而在众多科学家的努力下,抑郁症终有被根治的一天。我认为,患上抑郁症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不肯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实,只要我们肯正视抑郁症这个疾病,办法一定总比困难多。

参考资料:

Carhart-Harris,
R. L., Roseman, L., Bolstridge, M., Demetriou, L., Pannekoek, J. N.,
Wall, M. B., … & Leech, R. (2017). Psilocybin for
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 fMRI-measured brain mechanisms.
Scientific reports, 7(1), 1-11.

冷知识网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ngzhishi.net/1017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